sl5oo开到了玉倩家楼下,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但女孩儿还没出现,看来迟到是她的习惯。侯龙涛把椅背儿调低了一点儿,打开车窗,把烟点上,开始仰头闭目养神。一阵香风从窗口飘了进来,男人睁开眼睛,玉倩已经笑嘻嘻的站在了车外。

    女孩儿弯腰歪头,“喂,这么一会儿都不能等,还要睡觉吗?”她今天的型又变了,最前面的两绺编成了两根儿细细的麻花辫儿,每根儿上都夹着一个小小的纯金蝴蝶卡,剩下的秀都夹在一个木卡里。

    侯龙涛嘴巴微张,香烟粘在下唇上,眼儿都直了,显得有点儿傻乎乎的,连一惯的绅士风度都没有了,没有下车去为女士开门儿。

    “你不会这么没见过世面吧?”玉倩笑的那叫一个甜啊,她以单脚为轴儿,一转身,双手背到背后,挺胸仰头的向车头绕去。

    “哎呀!”烟头儿掉到了侯龙涛的手上,算是把他烫清醒了。

    玉倩穿了一件粉红色绣着几朵金花儿的小肚兜儿,除了顶端和中段有两条细细的绳子外,整个光滑的背脊、肩头和两条秀臂都露在外面。想来她在美国游泳的时候一定是穿的“三点式”,在她的背上有一道浅浅的乳罩儿带留下的印记。肚兜儿的正面儿有一个菱形的小开口儿,露出一段美妙的乳沟。

    比起上身的暴露,女孩儿下身穿的是一条刚刚过膝的白色低腰收口儿窄裙,右边儿有一条很高的开衩儿,一直延伸到大腿的中部,这条裙子在臀部的位置收的很紧,把她高翘臀丘的曲线完全显露了出来,普通的内裤一定会在这种裙子上顶出痕迹,所以她要么是穿了一条t-back的小内裤,要么就是根本没穿内裤。

    虽然没着丝袜,但玉倩的小腿看起来还是如同绸缎般的顺滑,她脚上蹬着一双带蝴蝶结的粉红色高跟儿凉鞋。这身打扮可以说是性感的很了,但可能因为是颜色的关系,一点儿不给人过分淫荡的感觉,只是觉得很美,也许可以说是另类的纯洁,或者叫“暴露的纯洁”吧。

    “我还真是个老土,”在女孩儿上了车之后,侯龙涛还是不住的打量着她,“你穿成这样,让我很难把持的,我想抱你了。”

    “那你就抱吧。”

    “好啊。”

    男人扭着上身,张开双臂,向美女压了过去。

    “喂喂喂,”玉倩在他的胸口用力的推了一把,“我开个玩笑,你还来真的啊?别这么没深没浅的。”

    “哼,”侯龙涛无奈的坐正了,“你这种开玩笑的方式是很危险的,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我这样说停就停得住的。”

    “你干嘛啊?又给我上课?谁还敢惹我?我可不怕。”

    “你不怕,我怕,真到要出事儿的时候,没人会管你家里是干什么的,那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我不是教训你,那种事儿我见的多了,我不想你有危险。”

    “别这么严肃嘛,”玉倩双手拉住男人的右臂,探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儿,“我只跟你才开这种玩笑的。”

    “真的?”

    “嗯。”

    “那还差不多,”侯龙涛不再拉着脸了,“你就带了这么点儿东西?”他指了指女孩儿带来的一个白色的小皮包。

    “是啊,没什么可带的啊,反正是你请,我身上就二十几块钱。”

    “行啊。”侯龙涛开动了车子。“不会就咱们两个人吧?”

    “不是,我把‘记者之家’包下来了,‘东星’出钱,一百多员工中午的时候就出了,算是给他们的福利。”

    “大哥他们呢?”

    “他们能不去嘛,也早就出了。”

    “这么不仗义,也不等咱们?”

    “哼哼,那帮东西,这种事从来不等的。对了,你现在在什么部门工作?”

    “公安部呗。”

    “你为什么要当警察啊?”

    “不是跟你说了嘛,是我搬出来住的条件。”

    “具体在哪个部门?”

    “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

    “警察是很危险的职业,我不想你出事儿。”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女孩儿。

    “不危险,”玉倩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柔情,开心的一笑,“我就是个小秘书,天天坐办公室。”

    这个小区的大门外是条不算太窄的马路,但却被设定为由东向西的单行线,侯龙涛决定不顾这条规定,因为向西走实在是太绕远儿。刚开了没两分钟,他就看到一个骑警从前面的路口儿迎面拐了出来,“肏,这也太背了吧。”他才在心里骂了一句,那个警察已经到了跟前,还伸手向路边儿指了指,示意他靠边儿。

    “我小表姨,是我小表姨,”玉倩倒显得挺高兴的,拍着男人的胳膊,“快停车,快停车。”

    侯龙涛刚才就有那么一点儿预感,没想到真的这么倒楣,他呲牙咧嘴的把车停下了,“你下去跟她说说,放我一马。”

    “我叫她跟咱们一起去。”

    “嗯?”

    “一起去怀柔啊。”女孩儿都没等男人表意见,已经开门儿蹦下了车。

    侯龙涛从反光镜里看到两个美女拉着手说了两句话,然后就向自己这边的车门儿走来,知道说什么也避免不了和“仇人”面对面了,他一脸尴尬的下了车。

    “你…是你!?”冯云第一眼还没认出来,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上次那个骂过自己的狂小子,她可是好几年没听过人冲自己吼了,所以记得非常清楚。

    “嘿嘿嘿,”侯龙涛干笑了几声儿,伸手挠了挠头,“云姐,上次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玉倩的亲戚,都是我不好,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一边说话一边把面前的女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身高和玉倩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不过警服内的奶子就没有玉倩那么挺拔了,虽然不能说是“飞机场”吧,叫平胸是没问题的。

    “哼,”冯云冷冷的看着男人,“你这话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是她的亲戚,你对我那么嚣张就是应该的了?”

    “不不,当然不是了。”

    “行了,别说废话了,驾照拿出来。”

    “什么?”

    “装什么傻?这儿是单行线,有没有本儿?有就拿来。”

    “呵呵,云姐,你这是…”

    “少套近乎,咱们公事儿公办。”

    “上次真的是误会。”侯龙涛可以说是忍气吞声了,大部分因为是玉倩的面子,但也有一小部分是因为对冯云的敬佩,也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是因为不太敢惹她。

    “你耳朵出毛病了?我让你把驾照拿出来,无照驾驶可是拘留十五天的。”

    “小表姨,你不要这样嘛,”玉倩拉住女人的胳膊,“他都已经道歉了,你就放过他吧。”

    冯云瞪了玉倩一眼,“你是跟他去怀柔?”

    “嗯。”

    “你不是说和几个女朋友去吗?”

    “是啊,一百多人呢,总有几个女的的。”玉倩低着头,抿着嘴儿,灵活的眼珠儿滴溜溜的直转。

    “你什么时候学会对我说瞎话了?”

    “我………嗯嗯,我怕跟你说了,你问这问那的,你干嘛说起话来跟我妈似的?”

    “你穿成这样干什么?”

    “怎么了?”

    “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要用暴露来取悦男人的女人,”冯云一点儿不给外甥女儿留面子。

    “我…我,我这样穿,自己也觉得漂亮嘛。”玉倩并没有正面否认小表姨对自己的“指控”。

    “哼,你以为你这样,这个家伙就会重视你了?他根本就是个男性氏族社会的卫道士,你越是这样,他就越会把你看成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平等人。”

    侯龙涛算是听出来了,这个警妞是个极端的女权主义者,他虽然有点儿大男子主义,但并不反对女性争取她们的基本权利,像招生、招工时不受歧视,同工同酬一类的,但他对于那种把什么事儿都往男女平等上拉、都要压男人一头,一心想恢复女性氏族社会的女人就很反感了,在国内还不很常见,美国社会就已经有点儿“矫枉过正”了,“有必要骂我吗?我上次不过是把你当成了男人,瞧你不依不饶的,小肚鸡肠。”

    冯云扭回头来,上下瞟了男人一遍,“知不知道不允许穿拖鞋开车啊?”

    “你摆明了是找碴儿啊?”

    “什么叫找碴儿?你违没违章?这儿是不是单行线?你是不是穿着拖鞋开车来着?是就把本儿拿来。”

    “不拿。”

    “什么?”

    “你是海淀交通队的,凭什么在这儿执法啊?你不是最恨搞特权的吗?你这叫什么?上次你用上限罚我,也还说的过去,这次算什么?”侯龙涛把脖子都梗起来了。

    “我身为警务人员,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遇到违法乱纪的人、事,都有权利、有义务予以制止、纠正和处罚,你是要抗法吗?”冯云上了一步,眼睛里有亮光在闪烁。

    “干嘛啊?你还想打我是怎么招?光天化日之下,警察就敢滥用暴力?”侯龙涛也是毫不退却,做出一副三青子的样子。

    “那就要看你是不是暴力抗法了,是的话,我就不叫滥用暴力。”

    “我当然不能抗法了,但你的态度太差,我要你像一个真正的人民公仆那样客客气气的请我出示证件。”

    “好了!”玉倩娇吼了一声,双臂插到几乎贴到了一起的两个人中间,向两边儿用力一分,“你们这叫什么样子,不怕人看吗?”

    侯龙涛和冯云这才注意到,已经有不少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在驻足观望了,其实有很多男人是在看玉倩。

    “哼,本儿拿来。”

    “你怎么还没完没了的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一点儿都不顾我。”玉倩小嘴一扁,眼睛也湿润了,她现用硬的好像没什么作用,加上她知道小表姨的脾气,干脆改成了委委屈屈的腔调儿。

    “别在这儿闹。”冯云把脸一沉,很严厉的盯着外甥女儿。

    “好好,你要驾照就给你驾照。”侯龙涛从来就受不了女孩子这种软语相求的,他说着就把钱包儿从屁兜儿里扽了出来。

    “你傻啊你?”玉倩把男人向benz推了好几步,“上车等我。”

    “嗯?”

    “大笨猪,我让你上车等我,有什么听不懂的?”

    等侯龙涛上了车,玉倩又跑回冯云身边,“谢谢小表姨。”

    “死丫头,你告诉他,下次再撞到我手里,我饶不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

    “哼,你今天晚上和他过夜?”

    “什么叫和他过夜啊?”

    “你知道我的意思。”

    “是。”

    “你可得把持住自己。”

    “嗯,but he is the one。”

    “你少跟我说英文,我听不懂。”

    “呵呵,那我走了啊。”玉倩边说边笑嘻嘻朝sl5oo走去。

    “哼。”冯云无奈的摇摇头,转身上了摩托。

    “哈哈哈,”玉倩一上车就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你们俩刚才的样子像斗鸡一样,真是逗死我了。”

    “你还笑?我原来还觉得她挺正直的,现在看来,她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喂,”女孩儿打了侯龙涛一下儿,“怎么说话呢?她可是我小表姨。”

    免费txt小说下载

    “是是是,那现在怎么走?”

    “当然是掉头了,你还想再给她罚你的理由啊?”

    benz掉了个头,绕远儿也没办法了。玉倩看到男人皱着的眉头还没有展开,便伸手刮了刮他的脸颊,“你不羞啊?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治气。”

    “切,”侯龙涛笑了出来,“还说我,你一会儿凶的不得了,一会儿委屈的不得了,一会又傻笑,你都不羞,我羞什么?再说了,你那个表姨也叫娇滴滴?那我真不敢想象母老虎是什么样儿了。”

    “说什么?”玉倩一下儿揪住了男人的耳朵,用力的扯着。

    “啊啊啊,好了,好了,掉了,”侯龙涛咧着嘴喊了起来,“她是个温柔的淑女,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女孩儿像是打赢了一场战役一样,一脸骄傲的坐正了身体。这个时候,本来还比较散乱的乌云已经变得遮天蔽日了,还起了风,刚刚五点多,可看起来却和深夜没什么区别了…

    ***********************************

    编者话:此章中写到的天气在北京的夏天是不常见的,在此出现自然是有目的的,不知道在北京的读者还有没有印象,两三年前,北京有过这么一次,那天晚上随着一场大雨,气温骤降,如果在室外,穿着衬衫、长裤都会打哆嗦,可第二天就恢复到了暴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