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液兔拦屑液蕖!癋uck your mama”不是侯龙涛说的,也不是玉倩说的,也不一定是刘南说的。关于抗美援朝的“赢家”,没有赢家,最重要的是面对强大得出想象的外来压力,中国人民选择了以生命换自由、换自主,这种选择激励了一代代的中华儿女奋图强,如果非要找出一个赢家,那就是咱们这些相信自己身体中流淌的是不畏强暴的血液的、享受和平生活的人了。上个月三十号,北京出了一件事儿,让我很难理解,北京八十中,一所五年四夺高考“状元校”的重点高中,说那里培养的大部分都是优秀学生,一点儿也不过分吧?结果出现了在放学时间,学生聚集的篮球场上,二十多韩国学生围殴三名中国学生的事情。七个喝醉了的日本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一个中国出租司机打了,我不觉得奇怪,但韩国人这件事儿却让我奇怪,你不觉得奇怪?那我也没办法了。这件事儿一定会出现在《金鳞》里的,但时间上可能有出入。记得有一位读者是在莫斯科上大学的,不知道火灾有没有影响到他,报声儿平安吧。看了上一章的回复,让我有一个印象,很多读者认为美国大使馆比中国公安部更牛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认为,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争执,如果有读者觉得公安部不够大,还没到头儿呢。谢谢提醒“药监局”的名称问题,不过对于药监局的职能,第三条就是“承办注册新药、仿制药品、进口药品、中药保护品种的审核报批工作;负责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工作和药品再评价、淘汰药品的初审工作;审核临床试验、临床药理基地”。

    ***********************************

    7/11/2oo3…7/15/2oo3

    办公室里,于秘书要女孩儿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以玉倩的性格,她当然是将老外“调戏”自己的情况添油加醋了一番,“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是那洋鬼子先动的手,于叔叔,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们,要不然,先不说我还有没有脸见人,我爷爷的面子也挂不住。”

    “是那么回事儿吗?”于秘书看了看杨立新。

    “酒吧的刘老板就在外面,”杨立新现在很难把握尺度,一边儿是美国外交官的翻译,自己刚才已经说了要严惩侯龙涛他们,结果又突然杀出来一个不明身份的秘书,看老曾对他的态度,还真不是普通人,一下儿把事情变得复杂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先择出来,“他看到全部过程了,他说…”

    “你行了你,现在才想起来推卸责任吗?”玉倩打断了男人的话,“那个证人也不是好东西,我们刚到酒吧的时候,因为他违法悬挂外国国旗被我们说了一顿,他就怀恨在心,当然要找机会害我们了。你,你还想打我,我让你打,你打啊。”

    “不是,不是,我刚才就是一时冲动,不是真的要打你。”

    “玉倩,你别激动,”于秘书把女孩儿拉到一边儿,让她坐到沙上,“叔叔一定帮你出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翻译可听见这话了,他得为他的美国主子争取利益啊,“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干预警方的办案。”

    “我是什么人没必要向你交代,我在做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干预警方的办案。”

    就在这时,一个警察推门进来了,“曾局。”

    “龚队长?”杨立新一看,来人自己认识,是朝阳分局刑警队的队长龚彧。

    “杨所儿。”龚彧爱搭不理的打了声儿招呼,杨立新在分局的时候人缘儿就不是特别好,现在降了职更没人爱跟他掺和了,“曾局,十几个客人和三个伙计都证明是外国人先动的手,还证明他对一个女孩儿说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下流话,看样子是喝多了。”

    “杨立新,你给没给做酒精测试?”

    “没…没有。”

    “为什么不做?”

    “我…我忘了。”

    “哼,龚彧,带那几个年轻的外国人去检查。”

    好看的txt电子书

    “好。”龚彧转身出去了。

    “怎么样?庞翻译,满意了吗?”于秘书指了指桌上一打厚厚的询问笔录,“曾局,根据咱们国家的法律,这件事儿应该怎么处理?”

    “根据我国的法律,他们触犯的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酒后寻衅滋事、调戏妇女、打架斗殴,依法应处以十五日以下刑事拘留,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处以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如果犯罪人是外籍人士,在通知上级有关部门的外事办、有关外事部门和该国使领馆之后,即可以给予其与中国公民等同的处罚。”

    “现在美国大使馆和派出所儿上级部门的外事办已经知道这件事儿了,问题就是要不要通知我们的外交部门。”

    “你想的简单,”庞翻译冷笑一下儿,“我们是美国大使馆。”

    “呵呵,你是说我们的外交部会因为怕得罪你们而给警方施加压力?”

    “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你出去吧,”于秘书先把杨立新轰了出去,然后掏出一个小本本递给庞翻译,“这是我的工作证儿,你看看吧。”

    庞翻译接了过去,第一眼看的就是工作单位,那一栏里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部纪律检查委员会”一行字,“你…”

    “不用管我,”于秘书把证件收了起来,指了一下儿玉倩,“她是我顶头儿上司的孙女儿。”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个看门儿的?”

    “哼,我是看门儿的?看门儿的请的动分局长?你去跟那些老外说,只有一次机会,我要那个嘴巴不干净的小子向玉倩正式道歉,赔偿人民币五千元,酒吧的损失也由他们负责,他们不同意,咱们就公了。”

    “不行!”玉倩一下儿跳了起来,“绝对不行,要他们的钱干什么?我不要私了,我要他们住拘留所儿!”

    “玉倩!”于秘书很严厉的瞪了一眼女孩儿,把她拉到一边儿,“你爷爷对你一回来就惹事儿很不满意,这是他的意思。”

    “哼,你也偏向着老外,你等着,我回去就告你一状,让我爷爷派你去扫厕所。”

    “呵呵呵,行行。”于秘书跟随女孩儿的爷爷多年,知道这个丫头是被宠坏了,她现在能说出事后才“报复”,已经很不错了,“但现在你得先让一步。”

    “好吧。”玉倩气哼哼的坐回了沙上。

    “那五千块是干什么用的?你们又没有人受伤,没有财物损失。”庞翻译必须要把条件问清楚,否则美国主子问起来,自己无法交代。

    “没人受伤?”于秘书走过去打开了门,“你和你,你们俩过来一下儿。”

    他叫的是侯龙涛和文龙,选侯龙涛是因为上楼时看到他护着玉倩,选文龙是因为他坐在侯龙涛身边。

    侯龙涛一直在和兄弟们聊天儿,但他真正想知道的是办公室里生的事情,现在终于叫自己了,赶忙起身和文龙走了过去。

    “你们有没有人受伤?”

    “我一直头晕。”侯龙涛太明白这些把戏了,没去医院验过伤,又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有轻微脑震荡是最合适的了。

    “我也头晕。”文龙也是久经战阵了。

    “行了,回去再等一会儿。”于秘书又把门关上了。

    “唉…”侯龙涛无奈的走回自己的阵营,“咱们他妈成了局外人了。”

    “不好吗?”刘南又给他递来一根儿烟,“以前什么事儿都是咱们自己在那儿扛着,算计来算计去的,现在有人帮咱们在里面儿出头,咱们也歇歇。”

    “也是,踏踏实实的等结果吧。”

    “怎么样啊?人家两个人轻微脑震荡,医药费加误工费,五千还是比较合理的。”于秘书向宠翻译挥了挥手,“咱们别耽误时间了,你赶紧去把警方的意见转告给他们,这是我们给美国大使馆一个面子,他们要是不接受,我立刻通知外交部,然后就拘人。”

    “好吧,我这就去。”庞翻译离开了办公室。

    老外的道歉和赔款是在意料之中的,而且是当着大厅里全部的人,玉倩总算是稍稍出了点儿气,“japanese and korean are america‘s bitnetese。 e ill hip your amerinet time。”她说完一仰头儿,以胜利者的姿态率先走出了派出所儿。

    女孩儿这几句话可真是太和侯龙涛的脾气了,他跟上了去,“说的真好。”

    “我知道你喜欢听嘛。”玉倩脸上严肃的表情已经消失了,又换上了可爱的笑容,“你不是真的头晕吧?”

    “当然不是了,就凭他那几下儿花架式,我根本就没正经被打着过。”

    “好了,知道你能打,知道你厉害了。”

    一群人来到了派出所儿外面,“玉倩,”于秘书叫住了女孩儿,“你还要去哪儿?”

    “回家啊。”

    “那我送你。”

    “不用,有人会送我的。是不是?”

    “是,我送她。”侯龙涛赶忙答应。

    “那好,那我和曾局长就走了?”

    “那个要打我的警察你们怎么处理?”

    “我会调他去巡逻的。”老曾赶紧提出了处理意见。

    “那还差不多,你们走吧。”

    老曾是被于秘书从家里揪出来的,并没开车,现在也还是和他一起离开。剩下的刚说要散了,忽然现一个人低着头,神色慌张的走向一辆mazda 626,正是“美国吧”的刘老板。

    “您这么着急要去哪儿啊?”侯龙涛和刘南走了过去,一左一右的搂住了刘老板的肩膀。

    “啊!”姓刘的都已经拉住了车门儿的把手,结果还是没跑了,“我…我回店里。”

    “回美国吧,你是美国人,中国不适合你。”刘南阴沉沉的说了一句。

    “我…我…”

    “你…你…你什么啊?”侯龙涛右手扶住了刘老板的后脑,猛的向前一推,把他的额头狠狠的撞在了mazda的顶棚上。

    “啊!”姓刘的哀叫一声,脑袋弹了回来,两个年轻人一松手,他就仰面摔倒在地上了,双腿插到了车底。

    “哎哟!刘老板,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头晕吗?”侯龙涛赶忙把他扶起来,“你看看,都说了这儿不适合你的。现在我有事儿,过两天我再到店里看望你,你要不在店里,我去你家看你。当然了,你要是回美国了,我就看不了你了,哼哼。”他说完就和刘南走开了。

    其实他们并没有真的想把对方吓跑,就是那么一说,就算刘老板不走,他们也不会真的不依不饶的。没想到刘老板还当真了,又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大人物,过了两天他就把酒吧交给亲戚管理,自己逃往美国避难去了。侯龙涛自然是一直也不知道自己的威胁会有这么大的作用…

    “刚才那个和玉倩很亲近的小子你认识吗?”于秘书边开车边打听起了侯龙涛。

    “认识,他叫侯龙涛。”

    “什么底细?”

    “一家叫iic的美国投资公司驻京的投资经理,自己还开了一家工厂,就是那个什么尾气净化器。”

    “那个玩意儿是他的?那他可大了。”

    “可不是嘛。”

    “他人怎么样?”

    “小子有钱却很懂事儿,很有展前途,是个人材。”老曾对侯龙涛的印象确实不错,而且也觉了玉倩跟他好像很要好,现在为他说几句好话,说不定将来就对自己很有好处呢,“这些你都要向张书记汇报吗?”

    “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于秘书点了点头…

    “你让我送你回家,我可就能看出你家人的身份了。”侯龙涛做出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我又没说让你见我家人。”

    “从住在什么地方也可以瞧出一二啊。”

    “想的美,我不和我家里人住一起,在外面单住。嘻嘻嘻,没办法了吧?”

    “无所谓,你家人干什么对我都不重要,不过你为什么要出来住?”

    “家里老有人管着我,多烦啊。”

    “那他们就随着你这么胡闹?”

    “什么叫胡闹啊?”玉倩噘着嘴扭过身来,“这是我接受他们给我找的工作的条件。”

    “你昨天刚回来,今天就能搬出来?布置好了吗?”

    “早就弄好了,我小表姨先搬出来的,你以为我家里人真的能同意让我一人儿住啊?”

    “你小表姨?”侯龙涛想起来了,就是那天在机场见到的特眼熟的女警,“小表姨,是你妈?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