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76部分阅读
    “你鼻子怎么回事儿?”

    “被碰了一下儿。”

    “你看看有什么损失吧。”那个警察转过身,突然看清了侯龙涛的面目,侯龙涛也看清了他,两个人都是一愣。“哈哈哈哈,姓侯的,你小子跟我还真有缘啊。”

    “哼哼,真是巧了,杨科长。”

    “别,拜你所赐,我现在就是个副所长。”不是冤家不聚,那个警察就是几个月前因为“越权执法、刑讯逼供”而被降职的杨立新。

    “杨所长,您认识他?他是……”刘老板凑到了杨立新身边,他这个美籍商人,平时对这些警察可没这么客气过。

    “就是个儿小流氓儿。”

    “小流氓儿?他不是高干子弟吗?”“什么高干子弟,我就办过他。”

    “他,就是他,我的鼻子就是他打的,这帮人今天就是来我的酒吧找麻烦的。”

    “行啊,那你也跟我回所儿里做个笔录吧。”

    “好。”

    “刘老板,你还变得真快啊,”侯龙涛冷冷的一笑,“你的酒吧大概是开不下去了。”

    “你这是在威胁证人吗?”杨立新又走近了一步。

    “没有,没有,没那个意思,不过你也不能光听他的一面之词吧?”

    “当然不能了,你教过我的,得秉公执法啊,跟我走吧,有什么话都回所儿里再说。”

    一个警察走到高个儿老外身后,轻轻一推他的肩膀,“走吧。”

    “don‘t touch me!”翻译已经向他说明需要去派出所的情况,这小子还真不怕,回身就推了警察一把,带着他的两个同伴和一条“狗”,牛屄烘烘的向酒吧外走去,“i net alk myself,you dumbass netese。”

    “你丫怎么那么松啊?”侯龙涛边走边指了指那个被推的警察,“美国鬼子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了,真他妈丢人。”

    “那两个女的也是他们一起的。”刘老板一个也不想放过。

    “你们也来吧。”杨立新向两个女孩儿勾了勾手指,“你笑什么?”他看到了笑嘻嘻的玉倩那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好看的txt电子书

    “怎么了,你长得奇怪,还不许人笑啊?”玉倩乐呵呵背上小包儿,掏出手机,边拨边走。

    “哼,小太妹,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因为“犯人”多,警车少,侯龙涛他们的车也被用上了,杨立新特意挑了那辆sl5oo,他要和侯龙涛单谈(我、“武大”、“二德子”和“马脸”最后一次因为打架被带到派出所的时候就是在一个“联防”的监督下,由“二德子”开的车)。

    “侯龙涛,这次你又撞到我手里了,我不会再让你轻轻松松的脱身的。”

    “你还没学乖?”

    “我当然学乖了,我会完全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处理的。”

    “正常的法律程序?普普通通的打架,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小子狂吧,你以为你还未成年是怎么招?你在闹市打架斗殴,殴打的还是外宾,我说什么也要给你留个底,你的那个什么美国公司不开了你才怪,什么律师也救不了你。”

    “我是见义勇为,该得好市民奖的。”

    “目击证人可不是那么说的,你放心,翻不了盘的。”杨立新成竹在胸,他真是感谢老天给了自己一个出气的机会。

    “杨立新啊,杨立新,你什么时候儿才能开窍啊?你第一次惹我,我忍了;你第二次惹我,我让你降薪降职;你不懂事不过三吗?”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你可以试,但你永远不会成功的。”侯龙涛对玉倩很有信心。

    到了派出所,一群人被带到了二楼的大厅里,准备做笔录,这不是录口供,又是普通的打架,用不着搞什么隔离,最先做的是刘老板,然后是老外和翻译,剩下都坐在大厅里。“肏,又得在这儿坐一夜了,这是咱们住的第几个派出所儿了?”文龙边给大家着烟边问。

    “谁还记着啊。”侯龙涛接过了烟。

    “当然有人记着了,现在好多小孩儿都以这为荣呢。”

    “你是小孩儿吗?”

    “不是。”

    “那不就完了,哼哼。”侯龙涛拉住了坐在身边的玉倩,“宝贝儿,你没问题吧?”

    “你少这么叫我,我当然有问题了,你们想在这儿坐一夜,我可不想,我都困了。”

    “那你就想办法把咱们弄出去吧。”

    这个时候,一个中国人陪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外走上楼来了,两人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闯进了那间开着门的办公室,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什么来头儿?”侯龙涛看刚来的两人不光穿着很考究,而且有一股官气,并非普通的商人可比,就不自禁的自问了一句。

    “管他什么来头儿,bush来了也没用。”玉倩还是一副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样子。

    “您几位先到会议室休息一下儿。”杨立新陪着笑脸儿,把四个老外和两个中国人送了出来,本来笔录是不用副所长做的,但今天他要亲自上阵,“小郑,赶快送茶到会议室。”

    “好。”一个小警察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像个饭馆儿跑堂儿的一样,急忙诚惶诚恐的跑去打开水。

    “嗨嗨嗨,有你们这样的吗?”侯龙涛蹦了起来,他知道今天的事儿闹的越厉害,自己就越有机会了解玉倩家真实的身份,“做笔录有四个人一起做的吗?你还让他们去会议室坐沙?还给茶水喝,你开旅馆的?我们的茶水呢?怎么招啊,杨立新,你改成给美国人当狗了?”

    杨立新刚要作,那个美国老头儿先上来了,“are you the one ho attacked him?”他指了指那个高个儿美国青年肿起的脸颊。

    “i didn‘t attack him。he jumped me first。by the ay,ho the hell are you?”

    “i‘m his father。”

    免费txt小说下载

    “the old fool?”

    “ho are you netg‘fool’?”说话的是那个高个儿,他冲上来就是一摆拳。

    侯龙涛一直在用眼角儿的余光瞄着对方,对这突然袭击早有准备,他一猫腰就躲开了,紧接着照着高个儿的下巴上重重还了一勾拳。这下儿挨的是真结实,高个儿仰头就倒,要不是有后面的人扶住了他,肯定是得摔到地上的。

    两人这一再次动手儿,大厅里可就开了锅了,侯龙涛的兄弟们一拥而上,和对面儿的“四洋两中”互相推搡起来。“要造反了!?”杨立新一声怒吼,协同闻声而来的一群警察,开始镇压侯龙涛他们。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的刘老板可是吓坏了,真不知道自己找了个什么人做敌人,他要么是个疯子,要么是后台极硬,要么就是个后台极硬的疯子,任何一样儿,自己在北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侯龙涛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和警察生冲突,最多就是把警察伸过来的胳膊拨拉开,但这种行为仍旧会被视为对警方权威的挑衅,更何况还是在派出所儿里,再加上杨立新煽风点火儿的叫嚣,有几个警察已经跑回办公室里取来了电棍。

    看到这种情况,侯龙涛他们很明智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和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

    “都靠墙蹲下!”杨立新抢过一根电棍,冲着侯龙涛就来了,“小王八蛋,你胆子也忒大了!”

    “你想干什么!?”玉倩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了侯龙涛身前。

    杨立新先是一愣,等看清楚面前是个柳眉倒竖的美丽小姑娘儿,不但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念头,反而更是上火了,不仅男的敢跟自己作对,就连一个娇滴滴的小妞儿都敢对自己横眉立目,实在是无法容忍,他抬起了左手,做势要扇玉倩的耳光,“你也给我蹲下!听见没有!?”

    “啪”的一声,杨立新先被玉倩扇了一嘴巴,“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侯龙涛在内,他算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儿是个被宠坏了的小疯丫头。

    “你…你…”

    “我什么?”

    “你敢打我!?”杨立新这才缓过劲儿来,又瞪起了眼睛,举在空中的左手抡了下来。

    侯龙涛一拉玉倩,把她护在了身后,一把抓住了杨立新的手腕,“姓杨的,你疯狗乱咬人啊?你要是敢碰她一根儿汗毛儿,除非我死,你这辈子,你儿子这辈子,就算被我缠上了。”

    “涛哥哥。”玉倩上前一步,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双手拉住了侯龙涛空着的右手,轻轻的摇了摇。

    “他妈的,狗男女!”杨立新高高举起了右手里的电棍。

    “杨立新!”楼梯口儿上传来了一声怒吼,“你怎么说话呢!?还有没有个人民警察的样子!?”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说话的那个是一身警服的朝阳分局曾局长,另一个四十出头儿,穿着便装,夹着一个手包儿。

    “曾局?”侯龙涛撇下杨立新,走到老曾面前,“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嗯?龙涛?你怎么会在这儿?”老曾也是一脸惊讶,他指了指玉倩,“我不是为你来的,是为她。”

    “于叔叔,”玉倩叫了一声儿那个便衣,她并没有注意到侯龙涛和老曾的交谈,“我爷爷让您来的?”

    “是啊,怎么回事儿啊?”

    “那个王八蛋当众调戏我,”女孩儿一指那个高个儿老外,“这个警察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打我,他就知道帮着外国人,整一个汉奸。”她越说越“委屈”,小嘴儿一噘,差点儿没流出眼泪来。

    “她…她胡说!”杨立新可紧张了,分局长亲自到场,而不是打电话来指示放人,就足见重视程度了,“爷爷”那两个字更是吓人,怎么听怎么像是掌握大权的“老革命”的意思。

    “不要闹了,”老曾又吼了一声儿,“于秘书,你看…”

    “玉倩,曾局长,咱们找间办公室谈吧,”于秘书一指杨立新,“你是所长?”

    “值班副所长。”

    “你也跟我们来,剩下的人都在这儿等着。”

    “hat‘s the meaning of this!?”中年老外又不干了。

    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中国人赶忙走了上来,“我是美国大使馆的翻译庞延,这位是美国大使馆的第二秘书威廉姆斯先生,被打的人是他儿子和他儿子的朋友,你们如果在处理的过程中有任何不公平的地方,我们将通过大使馆向你们的外交部提出严正抗议,如果因此影响了中美两国的关系,你们谁来负责?”

    “你叫唤什么啊?”于秘书走到那人身前,在他耳边小声儿嘀咕了两句,“去告诉那个‘二秘’,请他少安勿躁,在这儿稍等片刻,他这样闹来闹去,妨碍中国司法机关工作,还真是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中美关系的,你放心,到时候要负责的一定是你们。”

    “你…你是干什么的?”

    “这样吧,你也跟我们来。”

    “好,好。”翻译回去跟“二秘”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跟着其他四个人一起进了办公室。

    “肏,太夸张了吧?”刘南捅了捅侯龙涛,“那小妞儿家里是干什么的?连他妈美国大使馆都不怵。”

    “不知道,不过美国大使馆有他妈什么好怵的?”

    “哼,你小子,下面儿的人不怕,上面儿的人怕。”

    “歇了吧。”侯龙涛往嘴里扔了根儿烟…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外交事件(下)

    编者话:等级制度是写在人性之中的,不是由什么社会制度就可以改变的,更不是什么中国社会的特色,美国一样是等级制度森严,我只知道“不能欺负人,也不能被人欺负”,但要想不让人欺负,就得有欺负人的实力。有读者“谴责”侯龙涛在上一章以权势压人,我仔细找了一遍,没现啊。其实这次法律是站在侯龙涛一边的,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杨立新,他一样不会糟到哪儿去,“文龙”曾经和老外在酒吧里打过架,派出所儿的人完全是按法理处理的。读者问我在美国对那些美国同学是个什么态度,我所接触的都是一些很普通的美国人,而且没有什么深交,在不涉及很敏感的问题的前提下,相处还算可以,我所看不惯的是不在美国本土的美国人,特别是那种喜欢在别人的地方显出高人一等的美国人。另一个让我时刻不忘与美国的国仇的原因,我和美国有家恨。“fuck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