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69部分阅读
    “那…那你不是在逗我了?”司徒清影的声音都颤了。

    “我为了保命啊,”侯龙涛还是一副调侃的腔调儿,“咱们成了一家人,你总不能再杀我了吧?”

    “你正经儿点儿,严肃的跟我说。”

    “你把不把我当你的男人不重要,你保证不再从身体上、心理上伤害我的爱妻们,莉萍就认你。”

    司徒清影沉默了,自己到底爱不爱这个男人,她确实不知道,如果每天梦到和他亲热算爱,那就是爱,如果每次性行为时都希望他在身边算爱,那就是爱。

    更重要的,对于一个女人,如果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能把自己玩于股掌之间,那除了爱那个男人,她别无选择。

    “你想什么呢?我说了,你跟我好并不是先决条件,虽然我很想把你收了,但在情爱的问题上,我不会逼你的,更不会用我心爱的女人跟你做什么交易。”

    侯龙涛这是在故作大方,他本身有99。99%的把握,这个小美人儿是有意和自己做夫妻的,只不过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罢了。

    “哼,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司徒清影又抱住侯龙涛接起了吻,她愿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愿意和他共赴巫山,更愿意做何莉萍的女儿。

    “我当你是同意了。”

    “你…我没说过。”

    “呵呵,”侯龙涛明白了,他这个“野蛮女友”是拉不下脸来在自己面前承认,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今天会来“找奸”了,“你不光是认了个干妈,还有一个干妹妹。”

    “噢,那个叫薛诺的小姑娘吧?”

    “你知道她的名字?”

    “我第一次调查妈妈的时候就知道了。”

    “诺诺是个好女孩儿,心地善良,但毕竟岁数还小,比起依恋我来,她更依恋莉萍,你要跟她分享男人她能忍,跟她分享妈妈,她还有点儿想不通。”

    “我没要跟她抢的意思,我只是想有一个女人给我妈妈般的关怀和爱护。”

    “我觉得这些事儿你最好能当面跟她谈谈。”侯龙涛看到美女黯然神伤的表情,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矛盾是必须得到解决的,要不然以后迟早会出问题。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直接去找她吗?”司徒清影在心理上已经承认抱着自己的男人很有头脑了。

    “不要,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好,听你的。”

    “但你要先想好怎么说服她。”

    “这…”

    “没什么难的,你就把你的真实感情说出来就是了,诺诺从小儿没有父亲,我想她能理解的。”

    “嗯,我知道了。”

    “行了,别说这么压抑的话题了,”侯龙涛的色手又开始在女孩儿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上次你干爹是怎么说服你暂时不找我麻烦的?”

    “我干爹说当爸爸的一辈子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能不能有一个好归宿,他说因为我的性格、身份,除了那些高官子弟,没有哪个男人敢接近我,可他不仅知道那些纨绔子弟是不可能对我好的,他更知道我是不可能看上他们的,在他看来,只有你能降得服我,只有你,我才有可能看得上。”

    “嘿嘿嘿。”

    “你臭美什么?我干爹的意思是只有你才稍微配得上我,而且我也从来没说过我同意他的看法。”

    “我还是觉得我们的做法有点儿太极端了。”

    “我倒不觉的,你以为凭你平时那种花言巧语、摇尾乞怜的把戏就能让我就范吗?”

    “是不大可能。”侯龙涛觉这个小妞儿考虑问题的角度还真和其他女人不太一样。

    “我告诉你啊,你一定要把我干爹的事情办好。”

    “哼哼,你干爹的事情,他真是把事情都交给我了,主意都得是我想。”

    “你在抱怨吗?那是我干爹看得起你,再说了,你很亏吗?”司徒清影笑得很娇艳。

    侯龙涛自然明白美女的意思,乐呵呵继续猥亵她成熟的玉体,“小白虎,你要明白,我从来没把你当成过交易中的筹码儿。”

    “那你把我当什么?”

    “以前我把你当一个漂亮女人,现在我把你当一个值得我疼的漂亮女人。”

    “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我用不着你的这些花言巧语。”

    “不是花言巧语,你对我有情,你对我忠诚,我就一定会用心疼爱你,你的喜就是我的喜,你的痛就是我的痛,一切我都会和你分担的。”

    司徒清影是第一次看到侯龙涛那种郑重其事的表情,虽然她的性格比较男性化,也从未经历过男女间的情感交流,但在这一刻,她还是感到了一阵甜蜜,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感情有了真正的依托,她的眼中也出现了从没出现过的柔情,“你要说到做到,只要你疼我,我就跟定你,要是你敢不疼我,我就杀了你。”

    侯龙涛伸手握住了美人正在抚摸自己脸颊玉手,拉到自己的嘴边吻了吻,“为什么把头剪了?”

    “我怕和你动手的时候吃亏。”

    “唉,多可惜啊,你肯定留了很久吧?”

    “你喜欢长头的女孩儿?”

    “也不是,我无所谓的,你开心最重要。”

    “现在不用跟你拼命了,我会再留起来的。”

    “哼哼哼,好啊。”侯龙涛伸手在美女的左小腿上摸了摸,“你左脚上的那个纹身是樱花儿吧?”

    “是。”

    “为什么选它啊?”

    “不是我选的,我干爹说把我从孤儿院领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这个纹身了。”

    “那看来是你生身父母给你纹的了,那是线索啊,你没找过他们?”

    “我是被扔在大街上的,除了一张写着我姓名的纸,我什么也没有,他们不顾我的死活,我找他们做什么?”

    “过两天我给你纹个身。”侯龙涛看到美女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赶忙改变话题,可心里对她又多了些许怜惜。

    “爱奴?”

    “对啊。”

    “等你把我干爹的事儿办妥了再说吧。”

    “你不想要?”

    “我又不是你的,纹了那两个字,我想摆脱你都难了,”司徒清影骄傲的一扬头,“我没准儿能找到比你更好的男人呢。”

    “呵呵,我尊重你的决定。”侯龙涛知道这个小妞儿对自己还不是1oo%的信服,不过他也不急,总有一天会让美人彻底臣服的,“咱们的关系暂时还不能公开,原因就不用说了,可你要记住,是不能对任何人公开,你的干叔叔、干哥哥,一样不能告诉,咱们见面都要秘密进行。”

    “你们是不是有点儿太小心了?”

    “清影啊,生死攸关,你一定要按我的话做。”

    “放心吧,”司徒清影听了侯龙涛对自己的称呼,知道他非常认真的,“我会保守秘密的。不过,”她改成跨跪在男人的腿上,开始解他的皮带,脸上也出现了媚媚的笑容,“咱们既然好几天不能见面…”

    “小心明天爬不起来。”侯龙涛把身子往下出溜儿了一点儿,让女孩儿能用双手撑住自己的胸口。

    “爬不起来的是你。”司徒清影小幅的摇摆着臀部,用小穴寻找着大鸡巴,由于刚才男人对她的爱抚就一直没停,她的小穴也一直就没干涩过。

    “啊…”侯龙涛只觉老二被娇嫩的膣肉紧紧的裹住了,他伸出双手,用力的捏住美人柔软的屁股蛋儿。司徒清影的双乳由于自己两条胳膊的挤压,更显得丰满圆润,乳沟也更深了,引得男人叼住她的奶头儿“啾啾”的吸吮…

    ***    ***    ***    ***

    两天之后,侯龙涛把薛诺叫到了“天伦王朝”,除了“大被同眠”之外,他也经常这么把某一个爱妻约出来,这种时候,除了做爱之外,进行正常的恋爱、真正的心与心的交流才是更主要的目的,几个岁数小点儿的女孩儿也比较喜欢这种单独相处。

    小美人儿一进屋,侯龙涛就将她扒了个精光,把雪白的小绵羊压在床上干了两炮儿。薛诺已经过了十七岁生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在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体还真是生了不小的变化,胸脯儿更满胀了,屁股也更圆滚了,可以说“小蜜桃儿”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但她的性格却一点儿没变,还是即清纯又温顺。

    激情过后就是温情了,侯龙涛半躺半坐的靠在床头,把美丽的小姑娘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爱抚着她光滑白嫩的背脊。薛诺闭着眼睛,脸上尽是幸福的微笑,让人心醉的性爱之后,就这么懒洋洋的依在爱侣身边,是最美好不过的了,她的一只小手儿伸在男人的双腿间,轻轻的握着那根让自己欲仙欲死的“金箍棒”。

    “诺诺,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儿?”薛诺睁开眼睛,抬头在侯龙涛的嘴唇儿上一吻。

    “清影的的事儿。”

    “哼。”女孩儿没有回答,小嘴儿却噘了起来。

    “怎么了?”

    “你都已经决定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怎么这么说呢?这是咱们家里的事儿,当然要跟你商量了。”

    “你是一家之主嘛。”薛诺坐了起来,明显是在赌气。

    “小宝贝儿,”侯龙涛劈开双腿,坐到小美人儿的身后,从后面捏住她的两颗嫩乳,“乳房长大了不少,心性儿却还像小孩子一样。”

    “人家本来就是小孩儿嘛,”薛诺扭回身来,抱住男人的身体,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她愿意做你老婆,我没什么意见,”除了何莉萍之外,她平时和如云、茹嫣最亲,受这两个人的影响就比较大,渐渐的,她对于爱人的花心也变得比较能够接受了,“但我不许她抢我的妈妈。”

    “她决不是要跟你抢,”侯龙涛扶住美少女的肩头,两手稍稍用力把她向下压,同时自己也往后挪了挪,“你知道她是孤儿吧?”

    “嗯…”薛诺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儿,她蜷身在男人的双腿间,已经很自觉的把大龟头儿含在小嘴儿里吸吮了起来。

    “你不可怜……”侯龙涛的话还没说完,门铃儿就“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他把小美人儿拉起来吻了吻,然后蹦下床,蹬上条裤子就去开门儿了。薛诺乖乖的钻进了被窝儿里,她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但万一要是进里屋来,自己不能裸身相见啊。

    “诺诺,你干姐姐来看你了。”侯龙涛拉着个美丽的短女子回到了卧室。

    薛诺一看,小嘴儿立刻又噘了起来,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好。”来的当然是司徒清影了,女孩儿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被这个女人迷奸的事儿,所以虽然不愿意让她认自己的母亲当干妈,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敌意。

    司徒清影今天穿的很正经,黄蓝横条相交的紧身t…shirt,白底儿的碎花儿百折露膝短裙,浅肉色的丝光长袜,除了鞋尖儿是黑色的漆皮外,其余都是半透明的pump高跟鞋,想来是为了让“干妹妹”对自己的第二印象好一点儿。她做到了床边儿上,“诺诺,猴…涛哥他说你对我有点儿误会,让我解释一下儿好吗?”

    “有什么好…”薛诺一抬头,看到男人正在关门,可他却是在门外面,“涛哥,你要去哪儿啊!?”

    “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外屋儿待会儿,你们姐妹俩好儿好儿聊聊。”侯龙涛说着就把门关上了。

    “诺诺…”司徒清影拉住了美少女伸在被子外的小嫩手儿。

    “好,好,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了。”

    侯龙涛给自己倒了杯可乐,往沙上一坐,点上颗烟,开始在“笔记本儿”上玩儿起了nbalive2oo3,打了一场球儿,每节设置是十分钟,加上中间的停表,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过去了。他很高兴一直也没人出来叫自己,这证明两个女孩儿谈的还挺好。又打了一场,还是没动静,他可有点儿坐不住了,按理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啊,怎么会用这么长时间呢?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司徒清影探出头来,“涛哥,进来吧。”

    侯龙涛看到美人脸上有两道泪痕,赶忙过去拉住了她的手,“怎么了,小白虎,不用哭啊,我帮你劝她。”

    “不用。”女人摇了摇头。侯龙涛再往屋里一看,坐在床上的薛诺的眼圈儿红红的,好像也是哭过了。

    “这是怎么了?”侯龙涛拉着短美女来到床边,自己爬上去,抱住薛诺,“干嘛都哭哭啼啼的,一家人有什么话说开了不就行了,不用闹的这么不开心吧?”

    “你说什么呢?”司徒清影推了男人的肩膀一下儿,“也不先问清楚了,诺诺已经答应我的请求了,我们现在是好姐妹。”

    “真的?”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