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他妈十三号夜里,离这儿两条马路的那个浴池,死了七个。”

    “真的?”

    “真的,一家三口儿和四个打工的,全他妈是被人按到水里淹死的。”

    “他杀啊!?”

    “要是自杀或者事故,我用得着这么上心吗?这非常时期,出这种大案子,市局的头儿一下儿就炸了,限刑警队一个半月之内破案。”

    “那就让他们去破吧,你急什么啊?”

    “你他妈傻啊?在我的管片儿里,我脱不了干系的,而且你知道我这所长是怎么来的,破不了案,您那二十万的功效就算到头儿了,娘的,那帮刑警队的傻屄昨儿就来这儿骂了我个狗血喷头。”

    “用不着担心,大不了不干了呗。”

    “我喜欢当警察。”

    “那就上别地儿当,不就是再花点儿钱吗?”

    “干什么啊?”宝丁点上烟,“咱兄弟归兄弟,我没有老用你钱的道理。”

    “丁儿啊,你又不是白拿,再说你真的跟我分你我吗?”

    “嘿嘿,当然不分了,你的就是我的。不过说实话,我是想破这个案子,毕竟我是警察,吃这碗饭,我就得干这个活儿,所长虽然是花钱买的,但我李宝丁不是草包一个,我他妈这次就要争这口气。”

    “你丫是不是昨天被骂爽了?”

    “没错,骂得我真他妈叫一个爽。”

    “那你有什么线索了吗?”

    “还没有,不过老外地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

    “为什么?”

    “一下儿做了七个,肯定不是一、两个人能办到的,而真正结伙儿抢劫的北京人是不会下这种狠手的,最有可能的是流窜作案的惯犯。”

    “那你查这些有暂住证儿的有什么用啊?他们既然敢到你这儿登记,八成儿就没什么问题,再说你这么从几万、几十万人里找,不等于是海底捞针嘛。”

    “这么跟你说吧,案情并不明朗,除了抢劫杀人,仇杀的可能性也没有被排除。”

    “如果是抢劫,我想案犯肯定是和受害人有关系,要不然不至于灭口的。”

    “这点我们当然想到了,对死者熟人的调查已经展开了,但现在的罪犯越来越凶残,不一定是因为认识才灭口,反正现在我头大着呢,暂时也就只能是瞎猫撞死耗子。”

    好看的txt电子书

    “得,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侯龙涛站起来,“如果我的人有什么消息,我随时通知你。”

    “成。”宝丁挥了挥手,又扎进了文件堆里。

    侯龙涛这么快就走人是另有打算,德外和宝丁的管片儿是“东星”势力最牢固的所在,也就是“东星”成员活动最频繁的两个地方,他先要确定与自己有关的人与此事无关。他给麻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召集坛子、二毛儿、三毛儿和大狗到“东星初升”见面,后三个人都是宝丁没上任之前就在这片儿领着小流氓儿混的,后来才被收入“东星”的…

    “东星初升”也根据市政府的指令停业了,因为侯龙涛先去为月玲买了一幅耳坠儿当生日礼物,花了一个多小时,所以当他到了娱乐城的时候,他找的五个人都已经在小舞厅里等他了。

    “二毛儿,你们那片儿出了七条人命,你们听说了没有?知不知道是谁干的?”侯龙涛上来就开门见山。

    “听说了,那个浴池吧?离我家就两步道儿,不过不知道什么人干的。”大狗先回答了。二毛儿和三毛儿的回答也差不多,因为警方封锁消息,麻子和坛子这两个德外的主儿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能肯定不是自己人干的吗?”

    “自己人?”

    “‘东星’的人,能不能肯定你们的手下与此事无关?”

    “绝对能,绝对能肯定,自从我们跟了您后,除了收保护费,偶尔打打架,别的犯法的事儿我们都不干了,没工作的兄弟们都散在各处帮您看场子,挣您那份工资就足够养活老婆孩子了,没人会参与抢劫的,更别提灭门了。”

    “你怎么知道是抢劫?你怎么知道死的是一家子?”

    “啊…”大狗被侯龙涛瞪得直麻,“我也是听说啊,我们家楼上楼下都传开了,说是抢了十好几万,一家七口儿,大人加孩子,全是绑起来砍头的。”

    “放屁,没他妈那么血乎。你们可给我想清楚了,要是最后查出那事儿跟你们的人有关,你们也没好日子过。”

    “这…那我们还是回去问清楚了再跟您保证吧,不过我觉得真不会是咱们的人干的,您平时一直都警告我们不许下重手伤人的,就连拒不交保护费的,您都强调只对物不对人。自从跟了您,我们真的就没犯过事儿了。”

    “真的吗?”麻子闲得难受,插了一句,“你们丫那不嫖不赌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他妈滋屁了?”大狗站了起来,横眉立目的瞪着麻子。

    “怎么招啊?不许说话啊?”麻子也起来了,一梗脖子,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别看他们都吃的是“东星”这碗饭,但毕竟不是一片儿的,平时也没见过面,又都是谁都不服的地痞出身,两句话就能戗起来。

    “都他妈给我坐下!”侯龙涛拍了一下儿桌子,“让你们来是说正事儿的,变成窝儿里反了?瞧瞧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下面做小的都和睦相处,你们这帮当大哥却这个操行,不丢人吗?”他平时就是为了防止现在这个情况出现,看场子的手下都是打破区域界限安排的,德外的人、宝丁管片儿的人,自己家那片儿的人和大胖的人全混在一起,没想到治了下面的,上面的却冒泡儿了。

    老大话,麻子他们自然都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我告诉你们,谁要是敢挑起内讧,后果不用我说了吧。”

    “不用。”“不用。”

    “那就好,大家都是自己人,是好兄弟,”侯龙涛扔给麻子和大狗一人一根儿烟,“和生财,分生祸,记住了这六个字。”

    “是。”

    “刚才我说的那件命案,你们回去之后,跟你们的手下交代一下儿,如果谁听到什么风声,要立刻通知我,但我不是要你们去调查,不要到处去问,能有消息送上门来最好,没有的话就算了。”

    “您管那事儿干嘛啊?不会是死的人里有您的朋友吧?”

    “不是,咱们是北京市民,当然要协助警方破案了。”

    “啊?”大狗他们只知道派出所的人被侯龙涛买得通通的,并不知道宝丁是他的密友,“太子哥,警察收了您的钱,该是他们为您干活儿才对啊,再说咱们可是出来混的,怎么也不能帮警察啊。”

    “什么出来混的?我是正经商人,‘东星’是合法的商业集团,你们都是‘东星’的雇员,都他妈是模范市民,懂不懂?”

    “啊…这…懂…”

    “懂你个大头,那家浴池交没交保护费啊?那块儿地方是不是‘东星’的地盘儿啊?咱们帮警方点儿小忙儿不应该吗?”

    “肏,对,敢在咱们的地盘儿犯事儿,摆明了是不给咱们面子,咱们应该自己把那帮丫那找出来做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谁动手啊?有人愿意背杀人罪吗?”

    “这…”

    “哼,照我的话做就是了。”侯龙涛笑了笑…

    1g3349 2oo6…o1…11 18:35

    第一百一十一章 落井下石

    编者话:侯龙涛管死人的事儿可不是因为他变得正义了,个中原因还是请读者自己体会吧。上一章里说和杨恭如签约,虽然说是白干,但其实并没有明确说明合同额是零,一块、两块,一百、两百,这都等于是白干,不过还是感谢对于合同额的指正,因为写的时候还真没往那上想,曾经在上business la的时候学过的,妈的,过了一年就全忘了。唉,照我个人的想法,“无罪推定”是刑法、庭审的最大悲哀,也许是因为在美国听说的这种事情太多了,美国的刑事法庭就不是声张正义的地方,当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如何保护嫌疑人的权力上时,谁来保护受害人的权力,不过被害人反正也被害了,又不是法官、律师的亲友,不保护也就不保护了。侯龙涛是肯定不会吧“金鳞草”的用法告诉他兄弟们的,他是守信义的人,他会尊重老人的“祖传秘方”四个字的,不过成药给没给兄弟们,我真没觉得值得一提,大家自己想象吧。

    ***********************************

    5/2o/2oo3…6/1o/2oo3

    “非典”带给侯龙涛的不全是负面影响,难得能有这么长一段时间不用干活儿,他终于有机会天天扎在美人儿堆儿里享受红粉之乐了,八个美女令人垂涎的身体随时供他享用,最多的时候,七个爱妻一起在床上,十四条粉腿、十四座丰乳、十四瓣美臀,二十一个细嫩的小肉穴,仙人也要嫉妒死了…

    星期六晚上,侯龙涛没有再到处乱跑,是在“天伦王朝”过的夜,第二天早上9:oo的时候,他提着一个电脑包儿来到了饭店门口儿,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2oo,这辆车虽然挂的是民牌儿,但扣在仪表盘上的一张红底儿的通行证儿上写着“国a”两个凸起的白字儿,司机是个面无表情的平头。

    奥迪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越开越偏僻,前面不远的地方就出现了一座灰色的“城堡”,开到近前,只见高高的墙头上围着几米高的铁丝网,来回走动的不是普通的狱警,而是像青海关压重犯的地方那样,全都是肩背ak47冲锋枪的武警,铁门的边上挂着一块大牌子,上书七个黑色的大字,这里就是因关押过“四人帮”而闻名的北京市青城监狱了。

    两人下了车,司机向门前的武警出示了一张“纸”,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警察从里面出来接侯龙涛,把他领到了一间小屋儿,这间屋子被矮桌和钢化玻璃的隔段分成两半儿,是典型的探监室,带路的警察没有进来,侯龙涛一人坐在了椅子上,过了一阵,一个西服革履的中年人从隔段另一头儿的小门儿走了进来。

    此人正是毛正毅,他看到玻璃对面儿的人居然是侯龙涛,不禁一愣,但还是坐了下来,“小赤佬,侬来做什么?”

    “哼哼哼,当然是来看毛总的,看来您在这儿受到的待遇还算不错嘛。”侯龙涛早就想到了,老毛一定是被安排在“特别犯小院儿”的,那里以前是用于关押重要的政治犯,现在基本上囚禁的是还未被起诉,只属于由于案情的重要性,隔离审查的涉及重大经济案件的人。

    “小赤佬不要废话了,侬到底想干什么?”

    “唉,毛总,实话实说吧,我是来救您的命的。”

    “放屁!侬救得了我?侬以为侬是个什么东西?”

    “对对对,我只是个小卒子,但我还是能给您指条活路的。”

    “用侬操心?侬把我的老底都掏了,除了坦白从宽,我没有第二条路。”

    “傻屄,亏你也当过一方霸主。”

    “侬说什么?”

    “管志诚是谁,您知道吧?”

    “当然知道。”

    “知道他什么下场吗?”

    “死刑。”

    “知道他出事儿的时候,北京钢铁公司的总经理是谁吗?”

    “是谁?”

    “我也不知道。”

    “侬在耍我吗?”毛正毅一拍桌子,暴怒而起。

    侯龙涛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党委书记贪污、受贿,总经理会不知道?他会没份儿?”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毛正毅再傻也能听出对方话里有话。

    “据我所知,他当初也受到了调查,但一个口儿严,一个口儿松,抗拒的被调到别的地方当官儿,坦白的被枪毙了。”

    “侬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您的很多老朋友都离开上海,去别的地方财了,您听说了吗?”

    “听说了。”老毛知道侯龙涛指的是最近上海市的人事调动。

    “那我就更不用多废话了,主要目标达到了,您只不过是过程中的牺牲品。当然了,您属于是罪大恶极的那种,要想再当官儿是不可能的了,但想在一段时间之后再呼吸高墙外的空气还是不成问题的,生死只在一念之间,您可要慎重考虑啊。”侯龙涛乐呵呵的搓着自己的下巴。

    “为什么是我?”

    “枪打出头鸟,做人太嚣张就容易引起麻烦,不是吗?”

    “侯龙涛,侬不要太美了,侬不过是把枪。”

    “但我不招上、不惹下,做事儿不过分,是把好枪;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到处乱打听,是把傻枪,又好又傻的枪,是最招人喜欢的,而且你也要看用枪的是什么人。”

    “侬对我的好处,我不会忘记的。”这句话是从毛正毅的牙缝里挤出来的。

    “毛总?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