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瞬潘闶窃菔狈直稹?br />

    晚上6:15的时候,侯龙涛和文龙走出了酒店大门,上了林肯,该是去锦江饭店的时候了。

    “四哥,钱带着呢吗?”

    “什么钱?”

    “那一百二十万啊。”

    “今天用不着,那是为明晚准备的。”

    “你不是说今晚先见好对付的吗?”

    “是啊。”

    “这…”文龙被说得一脸迷茫。

    “说实话,咱们这次来上海,是来给古叔叔跑腿儿的,是代表他来礼貌性的联络感情,他对今晚的这拨儿有恩,本来应该是他们尽地主之谊的,但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不宜出面,反倒是由咱们做东,而且大部分正主儿都不会露面儿,也只是派代表。今晚你就放心大胆的吃,明晚的那拨儿,才是真正的拜码头。”

    车到锦江饭店,吴倍颖已经在餐厅的一间大包房里等他们了,侯龙涛和文龙早了一刻钟,7:oo之后,客人们才66续续的登场,经过介绍,都是党政机关的秘书、助理一类的人物,公安、工商、税务、市容、水电系统和武警部队来的都是穿便衣的副职。

    出乎侯龙涛的意料,这些人中有一个他竟然见过,就是上次在火车站有过一面之缘的警察,“这位我见过,只是上次没说上话。”

    “这是上海市公安局新上任的主管治安的洪副局长,洪向东,他原来是上海铁路公安分局的分局长,上次你离开上海之前,就是他主持的突击站前广场上倒票行为的行动,清理了十几个票贩子。”

    侯龙涛握住了对方的手,他立刻就明白吴倍颖说的什么意思了,这个洪局长一定就属于古全智所说的那种郁郁不得志的人,“洪局长,咱们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我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希望将来咱们能多多亲近。”

    “那是自然的。”洪向东知道面前的年轻人是什么来头儿,客气话是一定要说的。

    大家都入了座儿,侯龙涛站了起来,“大家原谅,我的酒量很差,喝完这一杯我就不能再喝了。我今天是代表常青藤集团和东星集团两家来向大家问好的,今后‘常青藤’和‘东星’在上海的展还需要大家多方的关照,也希望我们能为上海的建设做出贡献,总之,互惠互利。冠冕堂皇的话咱们也不多说了,大家举杯吧。”

    这顿饭果然如同侯龙涛事前预料的那样,是在轻松融洽的气氛中进行的,饭局结束之前,“东星”新厂的厂址以及对于高新技术产业在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就基本上定下来了,甚至比在北京得到的待遇还要好…

    第二天晚上8:oo刚过,本来应该是夜总会、酒吧上客的时间段,但浦东中心金融区的一家高档夜总会却没有平时的热闹情景,因为它今天没有营业。先后有五辆benz、bm一类的高级轿车停在了门口儿,从上面下来的人都带着保镖,看他们凶神恶煞的长相儿和外罩西装却有好几个衬衫扣儿没系的穿着,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商人。

    舞池的正中央摆了一张大圆桌儿,桌子的半圈儿摆了六张椅子,其中五张上坐着刚才到达的五个人,他们的保镖都坐在四周阴影中儿的沙隔段里。四个人从通往包房的走廊里走了出来,当先一人长的五大三粗,一脸横肉,“哈哈哈,大家很准时嘛。”

    “‘北京佬’,有什么重要的生意,侬要把我们都找来?”

    “不是我要找你们,”“北京佬”坐在了第六张椅子上,“我就是个召集人,是吴先生有事儿。”

    另五个人这才注意到跟在“北京佬”后面的是吴倍颖和两个年轻人,“噢,吴先生有事情,是毛总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已经没有什么毛总了。”没等吴倍颖说话,他身边戴黑边儿眼镜儿的年轻人就话了。

    “侬是谁啊?”

    “侬什么意思?”

    “大家都别吵。”吴倍颖把几个人稳住了,回过头,“侯总,如果不需要我了,我就先去办那件事了。”

    “嗯,谢谢吴总。”

    “好。”吴倍颖就这么转身离开了,两个年轻人坐到了另半张圆桌后的两把椅子上,对面的六个人面面相觑,有点儿不明所以,“‘北京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用问他,他什么都不知道。”戴眼镜儿的年轻人说话了,“我来解释一下儿,我叫侯龙涛…”

    “什么!?侬他妈是侯龙涛?”对面的六个人里有三个都站了起来。看到这种情况,那十个保镖也蹿了过来,隐隐的形成一个包围圈儿,好像只要主子一声令下,就会扑过去一样。

    侯龙涛面不改色,点上一根儿烟,“对,我就是上次毛正毅要你们在全上海搜捕的人,我是东星集团的总裁、常青藤集团的董事,他是林文龙,另一个毛正毅要抓的人,‘东星’的董事兼副总经理。上次初到贵宝地时没和大家打招呼,是我办事儿不周到,我这次是代表‘常青藤’来拜码头的。”

    免费电子书下载

    听了这番话,三个人又坐了下去,挥手示意保镖退下去,“侬想怎么样?”

    “明人不说暗话,吴先生已经不在‘农凯’了,他现在是‘常青藤上海’的总经理,毛正毅也已经垮了,现在是你们改旗异帜的时候了。”

    “毛总垮了?我们为什么没听说过?”

    “以你们的身份,我不告诉你们,你们就只能等几个月后再看新闻了。”

    “侬他妈说什么!?”

    “小赤佬放什么屁!?”

    “侬活得不耐烦了!?”

    “有必要这么大雷霆吗?你们不知道是好事儿,现在你们知道了,就只有跟我合作一条路了。”

    “侬以为侬是谁!?”

    “不知道的时候跟我做对,还有情可原,知道了再跟我做对,那就是公开了违抗党和国家的领导,你们有这么牛屄吗?”

    “娘的,这么嚣张!”一个秃头猛的站了起来,把手里的杯子往地上一扔,摔得粉碎,他的两个手下立刻就冲了过来,两把枪顶在了两个年轻人的后脖梗子上,“你们他妈再跩啊!?”

    “大家别太冲动。”这是“北京佬”的夜总会,又是在高档地段,他可不想在这儿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

    “哼,”侯龙涛微微一笑,“我们俩敢再来上海,敢这么来见你们,就摆明了是不怕你们,两块儿破铜烂铁你拿来吓唬谁?”

    “侬他妈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是个商人。”

    “把侬的目的老实说出来。”

    “目的?”侯龙涛拍了拍手,“我刚才也已经说过了,我是来…”走廊里冲出了三个人,用手里的东西一下儿捅在了那两个保镖的后腰上。结果就是两人惨叫一声,“喷子”脱手,躺在地上直抽儿抽儿,鼻涕口水一起流。“……拜码头的。”侯龙涛目不斜视,就好像身边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对面的六个人可就没这么镇静了,向后急退了好几步,椅子全倒了,剩下的八个保镖也又蹿了上来,把他们护住,“北京小赤佬是来砸场子的!”“妈的,就知道侬他妈是来报复的!”“侬来上海搞事还嫩了!”

    侯龙涛没说话,他的另外三个手下一人提着两个密码箱走到桌前,把箱子放在桌上,冲着对面的人打开,露出里面一捆捆的钞票,六个保镖又在侯龙涛和文龙身后站成了一排。

    “什么意思?”

    “我知道各位都是上海滩上有影响的人物,这是我给你们的见面礼,每人二十万。”

    “侬真的是来拜码头的?”六个人又都慢慢的坐了回来。

    “我四哥从来也没说过是来干别的的。”文龙把手里的弹簧刀合了起来,放回裤兜儿里,这一切都是在桌子下面进行了,没有人看到。

    “二十万就想收买我们?你们北京人太小看我们上海人了吧?”

    “哼哼,上海人?北京人?除了甲a是连沪争霸,没有北京什么事儿,其余一切的事情,好像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是站在对立面儿的。”

    “是又怎么样?”

    “今天这件事儿可没那个必要,大家出来混,无非是求财,你们管我是什么地方的人呢?这位‘北京佬’不就是北京人吗?你们不也跟他合作的很好?二十万嫌少?毛正毅在上海戳了这么多年,资产几十亿,给过你们一毛钱吗?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吧?”

    “毛总是我们的朋友。”

    “是吗?我怎么听说他是仗着自己实力雄厚,强迫你们为他干脏活儿啊?你们不是经常被他呼来喝去的吗?你是‘刀疤脸’吧?”侯龙涛指了指对面儿一个脸上有伤疤的人,“上次杨恭如就是在你的地盘儿上被打的吧?老毛不敢跟他老婆牛屄,是不是怪你没及时报信儿,拿你出气来着?让公安局封了你三家酒吧一个星期,你损失了多少?有几万块吧?”

    “…”六个人都不说话了,他们当然不是毛正毅的什么朋友了,只是他们知道老毛的势力,老毛要他们办事儿,他们不敢不从罢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还没完呢,“上次为了要抓我,是你们谁的手下被‘铁分’拘了?”

    “我的。”秃头抬了一下儿手。

    “老毛跟警方那么瓷,帮你说话了吗?是你自己掏钱把他们保出来的吧?”

    “侬不是说毛总已经垮了吗,还跟我们说这些干什么?”

    “简单的很,我要你们明白,第一,我对你们的底细一清二楚,我要真想对付你们,完全用不着自己冒险来见你们,我要你们对我放心,我不是来抢滩的;第二,今后如果你们帮我,道儿上没有人会认为你们是弃主求荣的老鼠。你们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是要跟我合作,还是要忠于那个已经完蛋了的毛正毅。”侯龙涛又点上了一根儿烟,给对方考虑的时间…

    第一百零八章 重返上海(二)

    编者话:哪位老大知道到哪儿能下载tag85啊?那是一种audio code。maybach。62,好车是好车,可惜真要比车厢内的活动范围和豪华程度,我还是比较推崇林肯。加长林肯是专用礼宾车,跟林肯解放黑人没有任何关系,加长h2是专门儿用来玩儿群交的。“铁分”的局长升上海市局的副局长,说不合理,确实是不合理,说合理,也非常合理,就看读者对文章怎么理解了。黑道的忠心只能建立在一种可能之上,就是纯粹的个人间的义气,像侯龙涛和他的兄弟们那样,以毛正毅的为人,不可能有人对他有那种的忠心,就连吴倍颖最终都要离他而去。建立在金钱和力量上的关系都是靠不住的,不过金钱关系比力量关系稳固一点儿。而上海的那几个“大哥”正是因为毛正毅的势力,才会臣服于他,这种力量关系也就是最脆弱的。对于上海的黑道儿为什么会这么“菜”,我倒没觉的,可能是读者把他们想的太菜了,先该想的是,如果你处于他们的境地,会怎么做,能审时度势才是有经验的表现,不过国内现在的地痞流氓,刘涌牛屄吧,势力够深吧,一样是个大老粗儿;其次,接着看这章吧。我是哪个高中的就不说了,但不是“师”周围的,不过“师”的球场是很出名的,小时候经常去那儿。曾经声明过一次,文中我只用“侬”代替“你”,以表示人物说的是上海话,因为我对上海话并不熟悉。

    ***********************************

    5/18/2oo3

    “侬要我们帮你做什么事?”

    “现在还没有。”

    “那这二十万?”

    “说了是见面礼,就是见面礼,没有任何的先决条件。‘常青藤’和‘农凯’的业务其实差不太多,都是房地产,所以以后展起来,不敢说请各位帮多大的忙儿,只希望各位地头蛇不要有意的设置障碍就是了。”

    “真的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就是和大家交个朋友罢了。不过,”侯龙涛把脸沉了下来,“如果大家认了我这个朋友,再干出给朋友制造麻烦的事儿来,可别怪我姓侯的翻脸不认人。”

    “侬在威胁我们吗?”

    “你们当这是威胁也好,忠告也好,总之你们要明白我的立场。”

    “侬有那个能耐吗?”

    文龙有点不耐烦了,“信不信由你们,我四哥一手整垮了毛正毅,如果你们连最基本的利害关系都分不清楚,还真是没资格做我四哥的朋友。不管怎么说,跟我们合作要比跟毛正毅合作好得多,一切利益不变,还没有人再对你们号施令,这种买卖还真的需要很长时间考虑吗?”

    “你们也不能怪我们小心,毛总我们实在是不敢惹,光凭你们的两张嘴说,我们很难决定的。?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