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54部分阅读
    “你干爹最怕的就是你会这么想。”

    “他想让我怎么想?你一定什么都知道的,你告诉我!”司徒清影又扑了过来。侯龙涛这次既不还手儿,也没躲避,任女孩儿抓住自己的领口儿,又顺着她向上拉的趋势站了起来,“哼哼哼,这就是你虚心请教的态度吗?你老是这么野蛮,看来也真是只有我才能受得了你。”

    “你到底告不告诉我!?”

    “本来我是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太嚣张了,我还就不告诉你,”侯龙涛突然一抖双臂,把美女的手打开了,然后拉住她的右手腕儿,就往门口儿拽,“回家问你干爹去吧。”

    “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司徒清影现在突然不想走了,一是没把事情搞清楚,二就是不满男人“送客”的形式。

    “你冥顽不灵,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侯龙涛打开门,把女孩儿拉了出去,“你不会是想留在这儿跟我亲热吧?”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好。”男人放开了手。两人走到楼梯口儿,只见楼下七个天仙般的女子都在往楼上看,有站有坐,大概是听到了吵闹声。司徒清影只认识其中的两个,何莉萍和许如云。

    侯龙涛走到了通往车库的小门儿边,“来吧,你的摩托就在里面。”司徒清影在出门前看了一眼何莉萍,她惊奇的觉自己对这个美妇人已经没有一点儿肉体上的欲望了。男人跟着女孩儿进了车库,按下电钮儿,把大门升了起来,“有一句忠告,为了你干爹的人身安全,你最好能跟他单独谈,不要让人看出你的情绪很冲动。”

    “什么意思?”司徒清影跨上了摩托。

    “你照我说的话做就是了,切记,”侯龙涛用力的捏住女孩儿握着车把的玉手,紧盯着她的双眼,脸上出现了一天以来最严肃的表情,“切记。”

    “侯龙涛,你不怕我再找你女人的麻烦?你不怕我在暗地里捅你一刀?”

    “哼哼。”男人没有回答…

    司徒清影把摩托车开到了崇文区的一家三层娱乐城前。“小凤姐。”门前的一个保安跟她打招呼。

    “我干爹在吗?”

    “沈总在会议室开会呢。”

    “好。”女孩儿直奔顶楼,连门都没敲就冲进了会议室。屋里坐了十一个人,“霸王龙”坐在主位,其他的就是沈义和“九龙”了。

    “你他妈上哪儿去了?”

    “到处都找不着你,打电话你也不接。”

    “昨天晚上侯龙涛砸了咱们三家饭馆儿。”几个男人看着司徒清影。

    “啊,噢,我手机丢了。”司徒清影现这群人怎么好像都不知道自己昨晚的行动似的,“干爹,我有事儿想跟您说。”她可等不到会议结束。

    “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明天再继续。”“霸王龙”话了。

    “哥,那侯龙涛…咱们还没商量出了对策呢。”

    “没听见我说明天再继续吗?”“霸王龙”把脸一沉,他从来不容许手下质疑自己的决定的,自己的弟弟也不行。十个男人66续续的走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了父女两人。

    “干爹,为什么?”

    “把门锁上。”男人竖起一根手指,挡在自己的嘴前。

    司徒清影照做了,然后坐到她干爹旁边的椅子上。

    好看的txt电子书

    “清影,十八年了,我从来都把你当成亲生女儿,是不是?”“霸王龙”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是。”

    “我还记得刚把你接回家,你认生的样子呢,一直哭啊哭的。”中年人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干爹…”女孩儿第一次看到这个叱咤风云的黑道儿大佬露出如此祥和的表情,她一下儿就确定了自己并不是因为利益而被出卖的…

    晚上8:oo多的时候,侯龙涛的手机响了,“喂。”

    “侯龙涛,我…我让你再多活几个月,等…等事情解决了,我…我还是会亲手宰了你的。”对方的声音有点儿哽咽,听上去就像是刚哭过一样…

    第一百零四章 朋友之妻

    编者话:这一章的编者话还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上一章的大部分回复都是针对小日本儿的,那个问题不再多说了,大家各自努力吧。人民公社已重开,网址依然是。red。,“monkey创作室”的新地址在最后给出,欢迎新老朋友光临。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谈政治和对民族尊严的呼唤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相干的两码事。有些台湾的读者不把自己当中国人,我无话可说,但9。18对于中国人有特殊意义,我的愤怒与大民族主义毫无联系。至于“偷渡”台湾的大6女子,请将案情了解清楚了再表评论。

    ***********************************

    4/19/2oo3…5/8/2oo3

    来而不往非礼也,十天时间里,侯龙涛又砸了“霸王龙”的两家饭馆儿,“霸王龙”则以把“东星”名下的两家新台球厅和一家网吧弄得不成样子作为回报。不过无论财物损失有多严重,人员最多就是擦破皮儿的轻伤。道儿上的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双方都不想把矛盾上升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只是在逼对方让步。

    如果一直按这个趋势展下去,这就是一场“消耗战”,也就是在比财力,哪方最终在物质上撑不住了,哪方就得俯称臣。虽然从表面上看,“东星”好像是必胜无疑,但大部分的人还是比较看好“霸王龙”,如果“霸王龙”真的支持不住了,他一定会升级暴力行动的,到时候侯龙涛可就有的受了…

    这几天有一件事儿让侯龙涛很担心,香奈小护士已经走了小一个月了,却没有像约定好的那样打电话来连络,更别提再办工作签证来中国的事儿了。他星期一的时候给东京的胜天堂医院打了个电话,用自己极不熟练的日语打听香奈。

    对方费了很大的劲都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他最终还是用英文才把事情讲清楚,却被告知小护士在三天前请假回北海道了,走的时候很急,并没留下联系方法,这下儿连一点儿线索都没了。侯龙涛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记得上个礼拜新闻里报道有台风在北海道登6,损失惨重,有多人失踪和死亡…

    星期二,又是月底了,侯龙涛在公司做例行的检查,下午的时候接到了宝丁打来的电话,说晚上要一起吃饭。下了班儿,他直奔“天伦阁”,如果在正常时期,和宝丁他们吃饭是不会找这种高级地方的,但现在“非典”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就算那些小餐馆儿都打着“本店已消毒”的旗号,还是不去冒险的好。

    “肏,还以为你丫在路上被撞死了呢,真他妈够能磨蹭的。”

    “真他妈臭嘴。”侯龙涛一进包间儿就被骂了,屋里已经有四个人,宝丁、一休、李昂扬,另外一个竟然是此时此刻应该还在美国的左魏,“左屁?你丫怎么回来了?”

    “怎么了?人家在外面给你干了快一年了,还不许人家回来过‘五、一’啊?”宝丁见面儿就抬杠。

    “闭上你丫那张鸟嘴。”侯龙涛并不是那个意思,但他知道自己没必要跟这帮人解释什么,他只是奇怪左魏为什么没通知自己一声儿,“你丫不是在那边儿犯了事儿,潜逃回来的吧?”

    “没有,没有。”

    “我要你在美国办的事儿出毛病了?”

    “没有,没有。”

    “你家有人生病了?”

    “没有,没有。”

    “那你丫干嘛在这时候回来啊?”侯龙涛觉得左魏今天回答自己问题的方式很反常,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生了,“‘非典’弄得人心惶惶,跑都来不及,你还往回钻?”

    “你丫从资本家变预审了?”

    “你他妈的,”侯龙涛抄起一个烟缸儿,假装要砸宝丁,“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

    免费电子书下载

    “肏,怎么招?怎么招?想袭警?”宝丁伸手就往腰间摸。

    “摸个屁啊,你他妈又没枪。”

    “摸摸不行啊?你大爷的。”

    “行了,行了,赶紧点菜吧,”李昂扬叫了起来,“我他妈都快饿死了,中午都没吃饭,就等这顿呢。”

    “王八蛋,合着早就商量好了要吃我啊。”侯龙涛的思路好像是被打乱了,没有再追问左魏。

    经一休带头儿,几个小伙子一边吃一边聊起了上高中那会儿的事儿,“还记得高三下半学期,咱们四个一起旷课去师大打球吗?那会儿还叫师院儿呢。”

    “肏,当然记得了,被人满大街追着打,还能不记得?”宝丁说得很气愤,可眼角儿上翘,明显是快要笑出来了。

    “都赖丫那死猴子,愣说看人家不顺眼。”

    “本来就是,那小子的眼睛特他妈贼,看着就像找勊。”

    “切,还小子呢,人家那会儿就上大学了,肯定比咱们大。你丫就是对将来要当老师的人有偏见。”

    “狗屁,我尊师重教着呢,再说我当时又不知道丫那是师的学生。”

    “从头儿说,从头儿说,我怎么都没听过这档子事儿啊?”李昂扬有点儿急了。

    “是啊,那天丫那怎么没去啊?”一休看着侯龙涛。

    “丫那天在家装病来着。”

    “我没去,你们回来之后也没告诉我啊。”

    “丢人,没好意思说。”

    “那就现在说吧。”

    “说来也不能全怪猴子,师篮球儿场上有一个架子矮一块,篮筐儿大概也就三米一,咱们猴儿哥试了一下儿,差不多能过一个手,这诱惑谁受得了啊,从五六米外助跑,到了跟前儿腾空而起,牛屄,air jordon,胳膊从后往前抡了半圈儿。”宝丁站了起来,呲牙咧嘴的做了一个扣篮儿的动作。

    “我当时有那么夸张吗?”

    “你丫那当时就是这操行,就跟跟篮圈儿有仇儿一样。”一休靠近李昂扬,把眼睛睁大,“跟篮圈儿有仇儿。”

    “啊?啊……哈哈哈。”李昂扬大笑了起来,“你……你他妈扣在篮圈儿上了?”

    “篮圈儿的前沿儿,呵呵呵,”宝丁坏笑着坐下了,“丫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你想想得有多惨吧。”

    “丫当时惨叫一声,‘砰’的后背着地,愣是半天没爬起来,哈哈哈。”一休大概是想起了当时的样子,都快乐疯了。

    “哼,要不是小爷反应快,先把手垫在脑袋下面,老子非给摔傻了不可。”

    侯龙涛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那后来怎么又打起来的?”李昂扬点上颗烟,继续“听书”。

    “旁边儿有一主儿看见猴子的英姿了,在那儿乐,还跟边儿上一女的对猴子指手划脚,他就有点儿磨不开面子了,蹦起来过去就给了丫那一大嘴巴。”

    “你们几个没乐?”

    “当然乐了,我们都快被逗死了。”

    “那他怎么不跟你们急啊?”

    “当然不能了,咱们什么关系,天大的事儿也不能跟我们急啊。”

    “对对,接着说,打了那杂种之后呢?”

    “那孙子他们班就在边儿上上体育课呢,呼啦一下儿就围上来二十多号。”

    宝丁一撇嘴,“咱们可没义务吃那眼前亏,我们四个拔腿就跑,那帮孙子还就真追。肏,猴子大概是给摔的腿软了,跑了十几步就又摔了个狗吃屎…”

    “你大爷,不能说得好听一点儿啊?”侯龙涛不干了。

    “好好好,大马趴,丫那爬起来,没跑两步,又趴那儿了,呵呵呵,你就别提多有意思了。就这么一耽误,那帮人就追上来了,要不是左屁回头一拳把那个追在最前面的人打趴下了,给了猴子爬起来的时间,我们真免不了一顿打呢。”

    “后来呢?”

    “后来?妈的,我们一口儿气儿疯跑了三站地才算是把那帮牲口甩了。”

    “好了!”侯龙涛突然一拍桌子,他刚才可不是真的因为李昂扬一打岔就把左魏的事儿忘了,只是不想逼得太紧,在聊天儿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注意左魏的表现,左魏不仅没像平时那样加入说笑的行列, 而且还在有意的逃避自己的目光,特别是当宝丁说到他救了自己的时候,他脸上的内疚就更明显了,“你们他妈是串联好了来对付我的?”

    “嗯?”

    “什…什么意思?”

    “这…”

    “左屁,你丫到底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要把这几个孙子都拉来挡箭。”侯龙涛的脸色阴沉,“你把政治献金都拿到拉斯维加斯输光了?”他感到问题一定是很严重的,“你们不了解我吗?居然还来提醒我咱们之间的关系,真他妈让我失望。”

    “和钱无关的。”左魏没有抬头,“我…我爱上爱琳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