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清影都没给男人惊讶的时间,她一纵身就扑了上去,双腿正好跨跪在侯龙涛的腰上,双手扶住他的头,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双唇儿,香嫩的舌头拼命往他的嘴里顶,狂乱的搅动他的舌头。侯龙涛对女孩儿突的激情大喜过望,赶忙热烈的回应她,左手捏住了她的屁股,右手在她的背脊上用力的抚摸。

    两人吻得都是“呼呼”直喘,四唇相分之后,他们互相在对方的脸颊上继续亲吻、舔舐。司徒清影早就知道侯龙涛的身体很强壮,由于那件黑色的挎篮儿背心儿,她却一直只能看到一部分,现在她要见见庐山真面,她一边在男人的耳后狂舔,一边把背心儿向上拉,可一时却不能得逞,急得她双手拽住了领口儿就向两边撕。

    侯龙涛自己把背心儿脱了下来,女孩儿立刻开始抚摸他的胸肌、腹肌,男人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一种光彩,好像是在赞赏自己,“漂亮吗?我练了很久才练成这样的。”司徒清影又是没有回答,一低头就在男人的胸口上舔了起来,柔嫩的舌头胡乱的滑动着,留下一条条晶莹的口水印儿。

    侯龙涛特意把胸肌绷了起来,要让司徒清影感受那种男人才特有的力量,“嘶嘶…”他吸了一口凉气,感到自己的乳头儿被美人含住了用力吸吮,他把双手插进女孩儿的两个腋下,将她的上身一下儿抬了起来,使她那两颗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自己面前一阵晃动,两手各捏住一颗,然后就用门牙轻轻咬住了一粒硬挺的浅棕色奶头儿,舌尖儿挑动着细小的乳孔。

    “哈…”司徒清影挺直了上身,双手掐住男人的肩膀,自己细嫩的乳肉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的又啃又咬,他敢用力,却不至于把自己弄疼,这种感觉可比那些小太妹们战战兢兢的唇舌轻触要过瘾的多了。侯龙涛正大口大口的吸吮着女孩儿的奶子,由于身体的蠕动,直立的大鸡巴突然被她的小穴嘬住了。

    司徒清影也觉出了男人的性器在往自己的身子里钻,她猛的一沉屁股,把整根巨大的肉棒都坐进了小穴内。“啊…”两个人同时欢叫了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阳具接合的天衣无缝。女孩儿的细腰开始狂扭,圆滚的屁股前后左右的摇动起来,“啊…啊…又酥又麻…好棒…好棒…”

    侯龙涛又感到了与刚才相同的巨大吸力和奇怪的气氛,他把女孩儿的手从肩上拉下来,让她撑在沙的靠背儿上,嘴巴吻住她甜甜的脖颈,两手紧捏在她双臀上,用尽全力的把她的身子一次次提起再放下,用她屄缝儿里无比紧凑的嫩肉套动自己青筋暴突的大鸡巴,“啊…真是好穴…吸得哥哥爽死了…”

    司徒清影的屁股被捏得生疼,侯龙涛甚至抓到了她的伤口,但她却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虽然她对于跟男人做没有经验,但女孩儿还是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以沙背儿为借力点,再凭着沙面儿的弹力,自觉的上下颠动了起来,“啊…肏…肏我啊…”

    本来男人只靠自身的力量就已经把女孩儿的身体拉动的很快了,现在有了她充分的配合,肉棒在小穴中的进出就更加的迅猛了,把她阴道中充足的淫液捣得向外飞溅,“爽死爷爷了…”侯龙涛猛的翻身,双手却没有放开美人的丰臀,一旦站稳了,立刻又开始飞快的挺腰,狂肏她的小肉孔。

    “啊啊啊…”司徒清影反手撑着沙背儿,大腿向外伸直,小腿向回弯,双脚蹬住沙座儿的边缘,背臀都悬了空,她的螓拼命的后仰,把白嫩的奶子高高挺起,随着男人的抽插在空中划出美妙的乳波,“哈…啊…啊…”她的声音又像哭又像笑,却又非常的动听,她知道自己快丢了,因为那种被上下压迫的感觉又出现了。

    侯龙涛双手托着女孩儿的屁股,浑身的肌肉都绷得硬梆梆的,就算是对任婧瑶他都没肏得这么狠过,真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精门大开之后又是一不可收拾,直到那股提神醒脑的热流冲入体内。不过这次他没有再惊慌失措,也没有再往后坐,而是向前压在了女孩儿已经瘫软在沙上的、因为高潮余韵而微微抖的玉体上。

    “小白虎,小宝贝儿,”侯龙涛休息了两分钟,开始在司徒清影的脸颊上吻舐,将上面微沁的香汗舔进嘴里,“舒服吧?以后就跟着哥哥吧。”他说了两句,却没得到任何的回答,男人撑起身子,这才觉美丽的姑娘已经昏过去了…

    “嗯…嗯…”司徒清影感到有热热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她本能的抬起右手挡住了眼睛,只觉浑身酸疼,好像骨头架子都散了一样,她的脑子还处于半休眠的状态,只知道自己的眼皮沉,说什么也不想睁开。女孩儿翻了个身,把脸转向阴面儿,想要继续睡,她突然闻到了一股香烟味儿。

    “我这是在哪儿啊?”昨晚的事情一下儿都出现在脑海中,司徒清影猛的坐起身来,明亮的双眸睁得大大的,出于女人的本能,她一把将由于坐起而堆在小腹上的被单儿拉了起来,遮住自己的胸口,只见一个穿着灰色西裤、黑色绸子衬衫的男人坐在屋角儿的沙上,他翘着二郎腿儿,脸上带着微笑,正用很柔和的目光望着自己。

    侯龙涛看到美人已醒,不紧不慢的把香烟捻灭在小桌上的烟缸儿里,然后起身走过去,往床边一坐,开始在女孩儿的大臂和肩头上亲吻,“小白虎,你还真够能睡的啊,昨晚累坏了。”

    “几…几点了?”

    “饿了?我陪你去吃饭。”

    “几点了?”女孩儿又把力量都集中到了双臂上。

    “三点多了,”侯龙涛探头想要和美人接吻,从她昏迷前的激情表现来看,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你都睡了十多个钟头…诶…”他还没说完呢,脖子就被用力掐住了。司徒清影的爆力还真强,一下儿就把男人按倒在床上,骑上他的腰,双手拼命的箍紧,“王八蛋,去死吧!”

    这是侯龙涛第二次中这个女人的“埋伏”,他都有点儿生自己的气了,怎么老是没有警惕性呢,他抓住了女孩儿的双腕,虽然身体处于不太好使劲儿的不利位置,却还是把美女的胳膊慢慢向两边拉开了,他脸上的笑容一直也没消失过,就好像是在和爱妻开玩笑一样,“你疯了?”

    司徒清影很明显的感到男人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力量,自己的双臂都已经被掰成了负角,上身失去了支撑,脑袋一下儿就栽到了他的脖颈间,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只觉子宫一颤,赶忙收敛心神,集中仇恨,“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侯龙涛这回提高了警惕,用余光扫着美人的樱桃小口,不过没现她有要咬自己的企图,也许是她不屑使用那种只有女人才会用的招数,“为什么啊?”

    “我恨你!我要杀了你!”

    “你叫什么?不会细声细气的说吗?”侯龙涛把女孩儿扔回了床上,翻身下地。

    “王八蛋!”司徒清影又扑了上来。

    侯龙涛突然换上了一幅凶恶的表情,抬起右胳膊,大臂后撤,右手握拳。司徒清影对于打架可就有点儿经验了,她一看男人的肩膀晃动,就知道自己如果继续前冲之势,不仅没法儿还手,还等于是把脸往拳头上迎,二力合一岂不更惨,她立刻改变了策略,双脚一换位,使身体在空中一拧,加快了下落的度,在身子还没完全展开的时候,就又落回了床上。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本来就没想挥拳,左手一把揪住女孩儿的辫子根儿,将她的脸转向自己,右手还是做势要打,“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来啊,我怕你吗?”司徒清影的俏脸上没有一丝的惧意,两颗明亮的眸子中尽是怒火。

    “哼。”男人这回没用“眼神战术”,对于这个女人,温柔好像并不是很管用,他稍稍用力,左手一甩,把女孩儿抬起的螓推回床上,自己则坐回到沙上,点上一颗烟,“你既然不想跟我,干嘛昨晚最后那会儿又那么热情?”

    “我…”司徒清影的脸“唰”的一下儿就红了,暗怪自己昨晚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才会弄到现在如此的尴尬,“不管怎么样,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她虽然这么说,却没有再向男人冲过去,只是跪坐在床上,用被单儿遮体,她知道从正面硬拼,自己还真不是仇人的对手。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啊?”侯龙涛皱起了眉头,“要说以前是因为你觉得我虐待莉萍,也还勉勉强强的说得过去,现在你也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怎么对我的敌意不减反增啊?难道是因为我把你肏爽了,你就要我死?”

    “别这么多废话,要么你就杀了我,要么就放我走,不过你放我走,我迟早会回来找你的。”司徒清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恨这个男人,确实,原本恨他的理由已经消失了,现在完全是没来由的恨,但往往没有原因的憎恨更是刻骨铭心。

    “你走吧!”侯龙涛有点儿不耐烦了,简直是不可理喻,“床头上有衣服,真是辜负你干爹的一片苦心。”

    “你什么意思?”司徒清影边问边把床头上的一叠衣服拉了过来,一条天蓝色低腰牛仔裤,一件白色的紧身t—shirt,还有一套很规矩的白色内衣裤,她赶忙穿上了,还挺合身,又把放在床下的小靴子蹬上,“什么叫辜负了我干爹?”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赢的你吗?”侯龙涛走到窗前,背对着女孩儿,他不怕被偷袭,自己抖出这个包袱,甭管对方有多想杀自己,也都得渗渗。

    “对了,你答应过要告诉我的,我差点儿都忘了。”司徒清影把捏紧的拳头松开了。

    “过来,”男人勾了勾手指,然后又指着窗外,“看看,认得吗?”

    司徒清影走了过来,这才现这是一座小洋楼儿的二层,窗户的斜下方就是车库门前的driveay,上面趴着一辆纯黄色、曲线完美的低底盘双门儿跑车,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兰…兰伯基尼!”女孩儿双手按在窗户上,脸几乎都贴上去了,又仔细的看了看,“diablovt6。o!?”

    “独一无二的,三百三十五的最高时,等天黑了,要不要试试?”侯龙涛伸手搂住了女孩儿。

    “真的?让我开?”司徒清影扭过头来,眼睛里都在放光,能驾驶这种世界顶级跑车,连做梦都没梦到过,不过她突然感到了男人的手臂环住了自己肩膀,她一下儿就从喜悦中回到了现实,猛的一推仇人,自己退后了两步。

    侯龙涛看着美人的表情恢复到了愤怒,暗暗叹口气,“妈的,投其所好都不行。”他坐回沙上,“怎么了?”

    “你就是靠那辆车赢的我?”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飙车飙车,是车就行,我可没说一定会骑4oocc。”

    “你从不同的路线到我前面去了?”

    “条条大道通罗马嘛。”

    “放……胡说!”司徒清影下定决心以后不再说脏话了,“北京的路况,就算没有别的车,你撑死了也就能开二百,最多不过赢我几分钟,哪儿来的时间洗澡。”

    “哼哼哼,还记得你问我为什么会说你辜负了你干爹吗?”

    “你别左一搭右一搭的。”

    “你昨晚有没有觉出时表显示的好像要比实际度快呢?”

    “有。”

    “你的车可不是我送的,”侯龙涛微微一笑,“我把你的两个问题都回答了。”

    “你……你是说……”司徒清影慢慢退到了床边,颓然坐下,“我干爹出卖我?”

    “不叫出卖,你干爹是帮你选夫。”

    “我不信!我不信!”女孩儿一下儿蹦了起来,两颗圆睁的美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为什么你干爹要两次带你去‘翡翠园’?我怎么知道的你昨晚会有行动?我怎么知道的到哪儿去抓你?我怎么知道的你对自己飙车的水平极为自信?我怎么知道你把‘愿赌服输’当成金科玉律?我怎么知道你从来都没被男人干过?”

    侯龙涛每问一个问题就扬扬眉毛,“有些事情是可以打听出来的,有些就只有你最亲的人才会知道。”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为什么?我不明白干爹为什么要害我?”司徒清影脸上的愤怒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无限的迷茫,“为什么…为什么…”她又坐了下去,“我们跟你可是有仇儿的啊。”

    “有什么仇儿?”

    “那天在山上…啊,干爹是拿我收买你,要你跟他合作?”

    “你干爹最怕的就是你会这么想。”

    “他想让我怎么想?你一定什么都知道的,你告诉我!”司徒清影又扑了过来。侯龙涛这次既不还手儿,也没躲避,任女孩儿抓住自己的领口儿,又顺着她向上?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