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真龙戏凤(五)

    编者话:“情”与“色”的度真的好难把握,特别想写成章章见色、章章见情,但因为篇幅的关系,是不可能做到的,只能集中几章写色,再集中几章写情,以我有限的能力是不太可能改变这对儿矛盾的,只能请偏爱“情”或偏爱“色”的读者保持耐心了。“白虎”就是天生不长阴毛的女人,“青龙”好像有两种解释,一是和“白虎”相对的,另一个是从脖子起一直到后腰有一道很清晰的毛路。记得当初侯龙涛向北京市提出强制安装净化器的第二条理由是“可以使机动车价格上升,以此减低购买量,间接缓解道路拥挤的情况”,有读者说这一条太荒谬,侯龙涛不应该这么白痴,现在北京市正在拟定各种新的高收费,用以缓解交通,看来侯龙涛还不算太白痴。

    ***********************************

    免费电子书下载

    4/19/2oo3

    侯龙涛边为爱妻口交,边用手在身边摸索着,费了点劲儿才算够到了皮包,从里面掏出一条和如云刚才穿的一样的皮内裤。他轮流将何莉萍的双脚抬离地面几毫米,套进内裤里,然后就开始把内裤向上拉,将朝里的那段假阳具插入她的小穴中,又把外面的假阳具的龟头儿浅浅的搭在司徒清影的阴道口儿。

    “嗯…”何莉萍直起上身,扶住女孩儿的细腰,屁股向前一挺。“啊…”司徒清影的螓向后仰了起来,这根儿假阳具插得深得多,又有力量,快感自然就比刚才那根儿要强,而且自己是在被“妈妈”肏,从心理上的感觉就不一样,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排斥。

    其实这也是何莉萍第一次扮演肏人的角色,以她贤淑的性格,平时都是被小妹妹们“欺负”的,不过“久病成医”,被女人肏得多了,也就知道怎么肏女人了。美妇人的动作虽然不怎么熟练,但好歹是开始在司徒清影的小穴里抽插了,同时,内裤里的假阳具也会小幅的在她的阴道里进出,让她也有一定的快感。

    二美“嗯嗯啊啊”的娇喘声响了起来,这回司徒清影可是完全没有保留的,她把自己获得的性快感全部归功于何莉萍,这才是真正的做爱啊,“好爽…啊…啊…妈妈…爽…啊…干女儿啊…妈妈…肏女儿…啊…让女儿高潮吧…”

    “啊…你不许…不许再叫…啊…叫我妈妈…我不是…嗯…不是你妈妈…”

    “不不不…妈妈…你就我妈妈…”司徒清影突然像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小姑娘在跟大人撒娇一样,左右扭动着身体,螓乱晃。

    本来何莉萍是想停住的,问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那样称呼,可女孩儿这一乱动,连接两人身体的假阳具也就跟着乱动,弄得她欲罢不能,“哎呀…你这个女孩儿怎么…啊…啊…”

    虽然何莉萍身上的“受力点”比司徒清影的少,但由于刚才被男人搞过,她的性敏感程度一点也不差,在女孩儿出现高潮的迹象时,她感到自己也快到了,可是浑身酸软,好像连再挺挺屁股的力气都没有了,“老公…啊…坚持不住了…老公…救我…”

    侯龙涛早就做好准备了,一听到爱妻的呼唤,立刻在她身后调整好体位,在何莉萍的皮内裤的背面有一个三角形的开口儿,把大半截臀沟露了出来,男人重新涂满润滑液的大鸡巴就是从此进入,撑开了她的后庭花。何莉萍就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狠狠的向前一拱屁股。

    “啊啊啊…”这一下儿就把司徒清影送上了巅峰,僵硬的身体逐渐软化,两条长腿已无力再支撑身体的重量,向两边劈开,如果不是她的手被绑着,如果没有摩托的后座儿垫住她平坦的小腹,她可能就要趴到地上了。

    侯龙涛是不会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的,他用下巴把何莉萍上身压倒在司徒清影的背上,双手抓住她的白屁股,开始搞她的屁眼儿,阴茎进出得很畅快,大腿“啪啪”的撞击她的嫩臀,震得细滑的肉峰又抖又颤,煞是好看。

    何莉萍又变成了双洞皆满,又是一通儿“好老公、帅老公、大鸡巴老公”的乱叫,同时,她都没费什么劲就能以很快的度肏干司徒清影的小嫩穴。女孩儿的屁股也被撞得“啪啪”做响,不过听起来还是没有美妇人臀部的声音那么脆,毕竟她的丰满程度跟何莉萍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侯龙涛等于是在同时干两个美人儿,何等开心,何等过瘾啊,真是越插越有劲、越插越精神、越插越上瘾,很快就把何莉萍搞得直哆嗦了,司徒清影的样子就更别提了,她现在是完全放开了,一个劲儿的喊爽,当然了,虽说她受的是男人的力,但在心里她可是在和自己心爱的“妈妈”做爱。

    “小白虎,现在有没有兴趣跟我做爱了?”

    “爽…啊…没有…啊…太舒服了…妈妈…啊…”

    “哼哼,我记得你说过爱莉萍的,你就这么任我欺负她?”侯龙涛加快了进出何莉萍肛门的度,使她带着哭腔儿的娇叫更响亮了,“肏死了…啊…啊…老公…要被肏死了…”

    这话可就能从两个方面理解了,在侯龙涛的耳中是欢乐的浪叫,在司徒清影的耳中就是挣扎与求饶,她这才觉自己只顾了享受,居然忘记了“妈妈”的直肠正在被臭男人惨无人道的蹂躏,心中不禁一阵悲哀,更是自责得要命。

    “你…你来肏我…不许…不许再折磨妈妈了…”司徒清影说完就把头甩到了一边,眼中又有泪水在滚动,但却不是因为男人即将用自己的身体泄兽欲,而是由于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得不到回报的,“妈妈,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你了解我的心情吗?妈妈,我只想你爱我啊。”可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求人还这么嚣张?”侯龙涛故意狠狠的捅了爱妻的后庭两下儿,“迫使”她又“啊啊”的“哀叫”了两声儿。

    “嗯…啊…”司徒清影也被这两下儿杵得不轻,她知道男人要的是什么,但实在是难以启齿,“求…求你了…”她的声音小得可怜,还说得不清不楚。

    “嘴里含着鸡蛋呢?亏你也是出来混的,跟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没什么区别。”

    “侯龙涛!求你肏我吧!”司徒清影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

    “这才像样嘛。”侯龙涛加紧肏干何莉萍的后庭,双手用尽全力捏住她柔软的屁股蛋儿,挺胸仰头,把火热的精液射进她狭窄直肠的深处。

    何莉萍早就筋疲力尽了,因为被两人夹在中间才能站得住,大鸡巴一旦从她的屁股里拔了出来,她软绵绵的身体立刻就向旁边倒了下去。侯龙涛赶忙抱住爱妻,帮她把皮内裤脱下来,把她放到昏睡着的如云身边,从头到脚吻了她一遍,用被单儿盖住她,“宝贝儿,该我帮你报仇了。”

    “老公,”何莉萍拉住爱人的手,“你别对她太过分了,她还是个小姑娘呢。”

    “你瞧你,她叫你几声儿妈,你就心疼她了?放心吧,你老公最知道怜香惜玉了。”两人的这段对话,司徒清影都听到了,在更恨侯龙涛的同时也更爱何莉萍了。

    “算你走运,我的这个老婆是菩萨心肠,不让我再惩罚你。”侯龙涛这可不是在说假话,要是受害的人换成是如云…他回到了摩托车的旁边,把女孩儿身上的乳头夹取了下来,然后又转到她身后,中指勾住露在她屁股外的一个钢环儿,慢慢把链珠儿从她的屁眼儿中拽了出来。

    “呼…”司徒清影顿时觉得身体轻松了百倍,长长出了口气,身子如同打冷颤般的一抖,漂亮的肛门像是软体动物一样,缓缓的合上了。一旦肉体上没了压力,她的精力就又可以转移到对付男人上了,“还什么…呼…呼…十小时、二十小时,呼…你总共也没…呼…没干过什么…呼…呼…呼…”

    “哈哈哈,”侯龙涛对于美女对自己的讥讽毫不在意,他弯腰压住女孩儿光滑的后背,双手在她小蛮腰以上的部位大范围的温柔抚摸,吻着她的脖子,“你在担心我的能力吗?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说实话,你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吧?”他

    说着就扭了扭腰,用再度勃起的阴茎蹭了蹭美人的屁股。

    从表面上看,这一切好像都是以前的重复,但实际上司徒清影不论在生理,还是心理上的情形都已是大不相同了,现在,她的肉体已经变得极端敏感,而且这两个多小时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对她的思想有着潜移默化的改变,虽然她仍旧对侯龙涛恨之入骨,但他的那张脸好像并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

    侯龙涛的左手继续把玩儿女孩儿圆圆的乳房,右手从她的小腹下插到她的胯间,先在充血的阴核上稍稍用力的捏了捏,把她弄得一阵颤抖,然后再从下面托住自己的龟头儿,“小白虎,有什么话要对即将成为你第一个男人的人说吗?”

    “去…去死吧…”

    “啵”,龟头儿的前端被女孩儿的阴道口儿嘬住了,虽然因为太大,没有一下儿就完全进去,但男人能清楚的感到一股很强的力量在吸自己的马眼儿,好像就要这样凭空把自己的精液吸出去一样。侯龙涛倒吸了一口冷气,摒住精关,会自己把肉棒往里嘬的阴道他遇见得多了,但却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司徒清影只觉胯间一紧,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挤开了自己娇嫩的阴唇,接着就是更加粗壮的、冒着热气的“棍子”,自己的腔肉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开始向四周扩张,但阴道壁“逃跑”的度比不上阳具“追击”的度,等于还是被“撕开”的,一阵剧痛让她眼泪都快出来了,“停…停啊…啊…疼…停下来…”

    这次侯龙涛可真是被冤枉的,他不光没有向里顶,反而还在有意的抗拒女孩儿阴道深处的那股力量,虽然用的劲儿并不大,但如果以同样的力量对付别的女人,应该是可以拔出来的,可事实上他的大鸡巴仍旧在被向里吸,直到龟头儿顶到了子宫颈口,“呼…是你…是你自己在把我往里吸。”

    “骗人…啊…骗人…啊…裂开了…呜呜…”司徒清影哭了出来,她的阴道很湿润,但男人的尺寸太大了,一时之间根本无法适应,很自然的就出现了嫩肉被撑裂了的感觉。

    侯龙涛就像对待处女一样的对待司徒清影,自己的屁股停住不动,只用肉棒的自然搏动来刺激女孩儿的阴道,双手在她的身上温柔抚弄,舌头在她的肩上、脖子上轻轻舔舐,“宝贝儿,小白虎,别怕,别哭,哥哥心疼你,忍着点儿,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侯…侯龙涛…啊…我…啊…我要杀了你…啊…啊…”司徒清影思想中对于男人的憎恨影响了她肉体上的适应程度,她心理上对于男人的排斥夸大了肉体上的痛苦,她从骨子里就不想被男人肏得舒服了,从骨子里就认为被男人肏不会舒服。虽然如此,她的痛苦还是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减少,尽管度比正常的女人要慢很多。

    如云已睡得很熟了,两人的吵吵闹闹对她没什么影响,何莉萍可就不同了,因为对司徒清影那种没由来的同情,她一直都是强打精神没有睡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儿脸上的痛苦表情会长久不退,而男人却是一副很冲动的样子,还真有点儿担心。美妇人从被单儿下爬了出来,两步就走到了摩托车旁,“龙涛,你别太急了。”

    侯龙涛可有点儿哑巴吃黄连,他能觉出女孩儿的阴道在渐渐的放松,与此同时,女孩儿子宫里产生的吸力不仅一直未减,还有不断加强的趋势,他还真是费了点儿力气才忍住没一泻千里,“是她自己…嗯,她自己放不开。”

    何莉萍蹲了下去,伸手轻轻的抚摸女孩儿的肩膀,“清影,你放松一点儿,龙涛真的会让你舒服的,他是个好男人,他会对你负责任的。”

    “妈妈…啊…妈妈,你不用…嗯……不用替他说好话,我才不要他负什么责任…啊…我…我要杀了他…”

    “你为什么这么恨龙涛啊,要不是你先惹他,他今天也不会这样对你的。”

    何莉萍摇了摇头,她懒得再跟女孩儿争执对于自己的称呼了。

    “他…他欺负你…”

    “他没欺负我啊。”

    “他…呼…他…他…他…他肏你…”

    “我…我…我爱他,我们是两情相悦,我很舒服的。”何莉萍的脸都红了,她从来也没跟人这么谈论过自己与爱人的肉体行为。

    “骗人,你骗我!”司徒清影看着何莉萍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说实话,但这个女孩儿是出奇的倔,她认准了的事儿,别人说什么也没用,她把头扭向了一边。

    “你这个孩子…”何莉萍双手扶住女孩儿的脸颊,把她的头扭了回?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