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龙涛在女孩儿的脸上亲了一口,起身走向长沙。

    “不…不许走…嗯嗯嗯嗯…你…你回来…”司徒清影这么说就好像是想让男人回来肏自己一样,其实她都没想到这一点,她只是不想看他肏自己心中最美的两个女人。

    侯龙涛回头冲女孩儿微微一笑,“放心,不会扔下你的,等会儿再回来让你爽。”他走到了沙上的两个美妇人身边,只见她们都是桃腮粉面、眼含秋波,“老婆大人,久等了。”他站在何莉萍的螓旁,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向自己一扭,右手抓住了她的乳房,连同小烟囱般的奶头儿一起揉搓。

    “啊…老公。”何莉萍立刻闭上眼睛,伸出舌头,一脸陶醉的在男人高挺的阴茎上舔来起来,右臂揽住他的臀部,右手在他的屁股蛋儿上捏来捏去,左手则伸到自己的胯间按压阴蒂。侯龙涛美的直深呼吸,左手温柔的把美人鬓角边散乱的长拨到她的耳后别好,“萍姐真是世间难得的贤妻啊。”

    “波”,如云把自己阴道中的橡胶棒拔了出来,爱人就在眼前,她当然不会甘于寂寞了,她翻身而起,右腿再次跨跪过何莉萍的右腿,直起上身,右手把刚才插在自己体内的那头橡胶棒抓了过来,一个劲儿的摇动,左臂搂住男人的腰,用自己的双乳在他的胳膊上磨擦,“老公,不要不理人家嘛。”

    “怎么可能忘了嫦娥姐姐呢?”侯龙涛的右手放开何莉萍的奶子,改成揉捏如云的屁股,上身微扭,右臂向自己一紧,她的上身就和自己的贴在了一起。如云赶忙用左手扶住爱人的后脑,把自己的俏脸凑过去,吻住他的双唇,自己的香舌任他品尝,自己的香津任他索饮,“老公…”

    何莉萍在大鸡巴上舔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因为她自身的快感在不断的加强,小穴中的那根橡胶棒动的很厉害,加上自己还在揉阴蒂,身体又变得酥麻了。如云和男人吻得火热之极,她不光是雪臀被揉,屄缝儿和肛门都被浅浅的抠了一遍,当男人的手离开她的股间时,美人加重了“嗯嗯”的鼻音,以示抗议。

    侯龙涛顺着“嫦娥姐姐”的大腿向下摸,那种隔着薄薄的丝袜感受女体温热的感觉真是不一般的美妙。他的手停在了美人的腿弯上方,突然向上一抄,如云用于支撑身体的左腿被抬了起来,她的身体也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儿跌坐在沙的另一头儿。

    手里托着仙女的小腿,侯龙涛在露在高跟鞋外的脚面上舔了一口,眼睛一直盯着美妇人的俏脸,扬了扬眉毛。如云会意的一笑,从眼神到表情都是出想象的妩媚、充满诱惑,她抽回性感的长腿,翻身下了沙。

    侯龙涛跪了下去,左臂搂住何莉萍的肩膀,和她狂吻了起来,右手一把揪出了镶在她双腿间的橡胶棒,紧跟着就把两根手指杵进了她的小穴里,玩儿命的抠挖了起来,使她阴道中的爱液“咕叽咕叽”直响,由于长期磨擦,从手指和体腔的空隙间流出来的淫水儿都已经带了乳白色的泡沫儿。

    “啊…啊…啊……”何莉萍一歪头,躲开了男人的热吻,把自己的口鼻露出来,开始大叫,她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后腰拱起,小腹痉挛。“宝贝儿,宝贝儿…”

    侯龙涛直到美女的小穴不再吸紧,才把两根手指拔了出来,放到两人之间,和她一起伸出舌头,把粘在上面的体液舔净,“好老婆。”

    “咳咳。”有人在身边干咳了两声。男人回过头,如云已经准备好了,穿上了一条带假阳具的皮裤衩儿。侯龙涛站起来,一把将美人揽到身前,伸出舌头舔她的脸颊,右手抓住假阳具扭动。“嗯…啊…”如云的屁股也跟着扭了起来,因为自己的阴道里也插着根儿假阳具,男人在外面一动,她就爽了起来。

    侯龙涛边吻边慢慢将女人的身体转向了沙,把她推倒在上面,然后就过去拉起了还没缓过劲来的何莉萍,让她跨骑在如云的腰上,调整好她屁股的位置,往下一按,如云胯间直立的假阳具就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她的屄缝儿里。“啊啊…啊…”两个美妇人立刻开始摇摆身体,互相“肏”了起来。

    侯龙涛双手扶着何莉萍的大屁股,在她香汗淋漓的背脊上吻了吻,然后就把身子撤到了左边,向被绑在摩托车上的美女亮出了她的雪股丰臀。“啊!”不出所料,从司徒清影口中出的小声儿哼哼嘎然而止,接着就是由于极度惊讶、悲伤而产生的叫喊。男人好像是成心气她,蹲在地毯上,细细的舔起何莉萍左臀上的两个字。

    “为什么…呜呜呜…啊…为…为什么…嗯…呜呜…”司徒清影并非完全没有想到何莉萍也会有和如云同样的纹身,但她只要一秒钟没亲眼看到,就有一秒钟的希望,现在好了,她终于明白侯龙涛在何莉萍的心里是个什么地位,失望、嫉妒、自怜自艾,甚至是绝望,让她在极度的肉体快感中痛哭失声。

    对于女孩儿会有如此“过分”的反应,侯龙涛并不奇怪,如果自己突然现心爱的女人永远都将是别人的胯下之臣,自己会怎样?他突然觉得今晚的计划说什么也不会取得完全的成功,可事到如今,也没道理就此罢手,至少继续下去,还有一丝出现奇迹的可能。

    侯龙涛从包儿里取出另一瓶儿润滑液,涂在自己右手的两根手指上,先用中指开路,慢慢的插入何莉萍本来就微微张开的肛门里,等一根手指的抽插不再费劲,就把食指也加上,一起抠她的屁眼儿。男人的左手也不闲着,伸到前面,轮流抓揉两个艳妇的乳房,摸捏她们的香舌。

    如云爽,何莉萍更爽,她不仅是下身的两个小肉洞一起被玩弄,乳头儿也被如云吸住了不放,当侯龙涛把涂满润滑液的巨大肉棒挤入她的直肠,开始抽插之时,她就完全疯狂了,大喊大叫之余还狂乱的甩着头,从一个贤妻良母彻底转变成淫娃荡妇,“啊…老公…啊…肏我的屁眼儿…啊…老公…如云…如云…用力啊…”

    如云被何莉萍的性感模样感染了,虽然自己有点儿累,但还是开始更努力的向上挺着屁股,“萍姐…萍姐…啊…你好…啊…好美…肏死你…啊…啊…啊…肏死你…”侯龙涛并没打算把肛交持续太久,他在何莉萍的屁股里干了五十来下儿就把大鸡巴抽了出来,转为跪在地上舔吻两个女人的丝袜美腿、美脚和性感高跟鞋。

    何莉萍和如云一起面对着司徒清影,跪趴到地毯上,把屁股撅得老高,还不断的摇摆,“老公…来啊…”侯龙涛先跪到如云的背后,把皮内裤扒到她的腿弯上,用大龟头磨了磨湿淋淋的阴唇,一挺腰,整根捅进了她的小穴里。“啊…”

    好看的txt电子书

    如云已经等了一晚上了,终于尝到真正的男人,她自觉的以屁股后撞的动作来迎合肏干。

    侯龙涛“兽性大”,抓着仙女儿柔软的臀肉,上来就是一轮儿三百多下儿的急攻。如云双手死死的抓着地毯,上身扭着,以右肩着地,她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紧闭双眸,“啊啊啊啊”的小声但迅的急喘,单听声音,完全就是女人痛苦的哭泣。何莉萍并没有过来“捣乱”,她知道总会轮到自己的,而且这也是难得的休息。

    “老公…呼呼呼…别停…”如云的左手伸到后面,拍了拍男人的大腿。

    “好老婆,天生尤物。”侯龙涛把右手的大拇指捅进了女人的屁眼儿里,又开始狂猛的抽插,就算在美人阴精大泄的时候,他也没有停下,直到自己把精液全都射到了爱妻的阴道深处,才把她放开。

    如云因为连续的高潮,身子酸软到了极点,往地毯上一趴,她已经是迷迷糊糊的了,跟睡着了没什么区别。侯龙涛从“聚宝盆”里取出一条薄被单儿,盖在如云的身上,吻了吻她的脸颊,“嫦娥姐姐,你好儿好儿歇歇,一会儿有力气再玩儿。”

    何莉萍知道该自己了,把屁股抬得更高了。但侯龙涛另有打算,他把美妇人的身体推倒了,从正面抬起她的双腿,用双肩扛住她的腿弯,大鸡巴杵进她耻毛儿稀疏的艳红屄缝儿,附下上身,“宝贝儿,抱住我的脖子。”

    在爱妻照做后,侯龙涛吻住了她的红唇,两手插入她的屁股下面,捏住她的臀肉,双臂、双腿一用力,缓缓的站了起来。“啊…啊…老公…爽…好爽…”何莉萍的身体几乎形成对折之势,双手揽着男人的后脖梗,随着侯龙涛的走动,她的身体就上下颠簸,嫩穴自然的套动起镶入体内的肉棒。

    侯龙涛抱着何莉萍香嫩迷人的玉体走到了司徒清影的面前,将爱妻的丝袜美腿从肩上放下来,让她箍住自己的腰。这样一来,何莉萍就可以紧抱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上又亲又吻、又舔又咬,还能在他的耳边又娇又腻的说情话,“老…老公…插到人家心里了…啊…老公…”

    “怎么样,小白虎?要不要也帮你疏通疏通啊?”侯龙涛一边抛动着何莉萍的身子,一边邪邪的看着自己美丽的女囚。

    “不…啊…不要……”司徒清影低着头,她刚才看见了如云被肏时的痛苦表情,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理论,当然不敢去试那根大鸡巴了,更何况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仇敌。

    “怎么?你不想像你的萍姐和云姐这么舒服吗?”

    “呸呸呸,她们…她们都是在受苦,啊…怎么…舒服…”司徒清影一直低着头是不忍心看何莉萍痛苦的样子,现在一时激动,抬起了螓,只见“女神”雪白的丰臀就在自己的面前,被扒开的臀瓣间是一条深深的沟壑,浅棕色的肛门一张一合,一根大肉棒将小穴中的嫩肉顶得翻进翻出,淫美之极,一看之下就挪不开眼了。

    “哼哼,我现在不想跟你辩论什么,不要我肏我就不肏,不过莉萍呢?你要不要莉萍肏你啊?”

    “死老公…”还没等司徒清影有反应,何莉萍先出声了。

    “自己的仇自己报嘛。”侯龙涛吻了她一下儿,“小白虎意下如何啊?”

    “啊…啊…”司徒清影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刚才看了何莉萍和如云的好戏,明白“被女人肏”是什么意思,虽然和她理想中的形式有很大的出入,但总算是和何莉萍做爱,她还真不想拒绝,问题是这是死敌提出来的,同意的话可说不出口。

    侯龙涛本来也没想得到女孩儿的口头儿许可,他把何莉萍抱到了摩托车后,这才现本来插在司徒清影阴道中的假阳具已经掉在了地上,不过光是那两个乳头夹就一直使她保持着很高的性敏感度,清澈的“泉水”还是不断的从“泉眼”中向外流淌。

    何莉萍刚到了一次高潮,被男人一放,双腿软,鞋跟儿又很高,她差点儿摔倒,手向后一伸,撑在了司徒清影的屁股上,这才算站稳。“啊!”司徒清影疼得大叫了一声,原来何莉萍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她被皮带抽到的地方,被这么用力的一压,本来已经没什么感觉了的伤口又开始火辣辣的疼。

    “啊!”何莉萍被吓了一跳,赶忙回身,“对不…”她突然又住了嘴,她想道歉,却又不想道歉。

    “不用给她好脸的,你就是太心软了。”侯龙涛从背后抱住美妇人,双手揉了揉她的奶子,“你好儿好儿肏她一顿,把怨气都泄出来吧。”他边说边往下蹲,顺着美人的背脊向下吻,掰开臀瓣,舔她的屁眼儿和小穴。

    何莉萍的身体本来就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被男人这么一弄,快感立生,只觉头重脚轻,不得不用双手捏住了司徒清影的圆臀,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她看到了女孩儿肛门里塞着的东西,毕竟都是女人,她有点儿暗怪爱人不该拿别人的肉体恶作剧,但自己又不能“违抗夫命”,不禁把上身压到了女孩儿的后背上,轻舔着她细嫩的肩膀。

    司徒清影都快感动死了,她当然不知道何莉萍是什么想法,但她自愿的把柔软的大奶子压在自己背上,自愿的用滑腻的舌头舔自己,这可是在梦中才出现过的情形啊,“妈妈…妈妈…”女孩儿喃喃自语了起来,如同梦呓一般,虽说她的乳房和阴蒂都已经被乳头夹振得又酥又麻,但这一刻,她所获得的快感又上升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高度。

    何莉萍对于女孩儿对自己的称呼可一点儿都不感冒,她马上就停住了自己的亲昵行为,“我不是你妈妈,你为什么这么叫我啊?”

    “妈妈,别…别停啊…”司徒清影回过头来,已经是眼泪汪汪的了。何莉萍突然开始没来由的同情这个女孩儿,觉得她的身世一定很可怜,也许这只是因为女人的第六感比较强,或是作为母亲的特有直觉吧…

    第一百零二章 真龙戏凤(五)

    编者话:“情”与“色”的度真的?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