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你们有病吗!?”三个人在背后对自己的屁股品头论足,不论司徒清影对自己美臀多有信心,一样会觉得怪怪的,“侯龙涛,我肏你妈。”她在很严格的遵守自己的诺言,虽然向后一抬腿就能踢到男人,她仍旧只是动嘴,“你妈了屄,你不干我就让我走,又他妈不是开展览会!”

    侯龙涛任凭女孩儿骂,他也不说话,只是伸着双臂,左手隔着洋装揉何莉萍的屁股,右手捏如云的臀肉,美人在怀,时间充裕,他才不急呢。其实他对自己的计划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这个计划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但有一点很明确,前戏不做足,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如云搂着男人的腰,稍稍垫着脚尖儿,亲吻爱人的脸颊,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成功与否不仅关系到侯龙涛作为男人的尊严,而且关系到姐妹们以后的安全,凭她的身份,她还真不会来,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要have fun,也算是在紧张工作之余的一个放松吧,特别是自己手下的这个投资部经理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靠得住。

    “小丫那…”司徒清影还想接着骂,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何莉萍的脸上出现了鄙夷的神情,“啊!萍…萍姐,我不是骂你,我真的不是骂你。”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没有教养,你要是我女儿……唉,真不知道你家里人是怎么教育你的。”何莉萍说完就不再理女孩儿了,转身抱住男人,和如云一起,用口舌为爱人“净面”。

    司徒清影突然变得安静了,本来一直很高傲的仰起的头颅也无力的低垂了下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刚才美妇人的两句话触动了她最脆弱的那根神经,她会找上何莉萍,除了肉体欲望,更有对母爱渴求的因素,为人儿女最大的罪过莫过于让母亲失望,她现在就有一种让幻想中的母亲失望了的感觉。

    如云的右手按在男人的裤裆上揉摸,何莉萍用左手解开了男人牛仔裤的腰扣儿和拉链儿,把那根已经硬挺的大肉棒放了出来,两个女人两条靠内侧的长腿都是稍稍抬起,插在侯龙涛的双腿间,轻轻磨擦他的两腿内侧。同时,两条包裹在不同颜色的高级丝袜中的玉腿也是在互相磨擦。

    侯龙涛用力在两个女人的屁股上捏了捏,使那种弹性十足的感觉留在掌心,然后把手放在爱妻们的头顶,轻轻向下按。两个美妇人顺着他的力量蹲了下去,如云反手攥住了阴茎的根部,开始左右捋动,左手伸到自己胯间,找到了肉唇间的小肉芽儿,然后微微探头,用舌头托在大龟头下面,上唇压住龟头的右半边。

    何莉萍的右手伸入爱人的胯下,揉弄他的睾丸,左手按在他的小腹上,隔着纯棉的背心儿感受他硬梆梆的腹肌。女人的螓尽量前探,把舌头垫到如云的舌头下,与上唇一起夹住了左半个龟头。两个美人相接的唇舌开始蠕动,但却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如云把整个龟头都含住了,何莉萍则朝根部舔去。

    侯龙涛稍稍弯腰,爱恋的抚摸两个美妇人柔顺的秀、红霞微罩的面孔,白嫩光滑的脖颈。他把如云拉了起来,两手捧住她的双乳,将口鼻埋进深深的乳沟中,用两颗大奶子挤压自己的脸颊,“香,真香…”他叼住如云一粒俏丽的乳头儿,吸吮了起来,他边吸边抬眼看着爱妻,欣赏她的表情。

    如云双手扶在男人的脑侧,檀口微张,眼神已经有点儿朦胧了,“老公…”

    侯龙涛拉住女人的右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去吧。”

    “嗯。”如云慢慢把身体离开爱人,直到两人的胳膊都伸直了,才放开他的手,扭腰摆臀,以猫步走到了那张地毯中间,歪着头,用挑逗的眼神看着男人,还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放进嘴里吸吮。

    与此同时,侯龙涛将身体向左扭转,何莉萍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正位,双手扶住他的两腿,将大鸡巴的七分之五都塞进了嘴里,用自己蠕动的喉咙挤压着龟头,清澈的口水顺着她的嘴角儿流淌而出。

    司徒清影从反光镜里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她能瞧见何莉萍脸颊的侧面,能瞧见美妇人皱起的眉头、紧闭的眼睛,那种表情分明是痛苦。女孩儿的心里一阵气苦,“妈妈,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痛苦来换取男人的快乐呢?妈妈,你不需要男人的,女儿一样能让你享受到性高潮。妈妈,你这是何苦呢?”

    何莉萍是没有办法知道司徒清影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也只会对她对自己的称呼吃惊,并不会同意她的其它想法。侯龙涛把这个美妇人也拉了起来,抱着她的腰,和她吻了起来,右手将她的洋装裙摆向上拉,把她的大屁股暴露出一小半儿,用一根手指在她的没有内裤遮拦的臀缝中搓动。

    “老公…重一点儿。”何莉萍舔了舔嘴唇儿。

    “哼哼,别求我,小云云在等你呢。”侯龙涛放开女人,“去让司徒小妹妹见识一下儿什么是真正的‘女肏女’。”

    “谨遵夫命。”何莉萍伸手在爱人笔直、粗壮的男根上用力捏了一把,昨晚就是被这个家伙搞得爽死了,想到一会儿又能再好好儿享用它,阴道都不禁有点痒了。

    司徒清影听到两人的对话,有点儿吃惊,她一直以为何莉萍之所以会对自己有敌意主要是因为不喜欢同性游戏,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只见何莉萍走上了白色的羊毛地毯,如云立刻张开双臂,两个美艳绝伦的中年女人抱在了一起,两条粉嫩的舌头互相交缠,此进彼退,此退彼进,不停在两人的檀口中交换战场。

    虽然两女的手上还都没有什么动作,但光是这火热的接吻就已经让司徒清影看的口干舌燥了,她幻想着自己能替代如云的地位,在她的潜意识里,对如云的身体是不敢奢望的。突然间,女孩儿只觉得臀沟中一热,原来身后的那个男人已经开始在自己的屁股缝里舔舐了,虽然隔着几层勒在里面的内裤,还是能感到他温暖的呼吸。

    侯龙涛的双手在司徒清影赤裸的腰背间很轻的抚摸,光滑的肌肤手感极佳,芳香的臀缝更是男性天堂,他用舌面压住女孩儿的内裤,从小穴的部位一直向上舔到内裤的裤腰下,再用鼻尖儿顶着向下划,如此反复,口水很快就把几层薄薄的棉布浸透了,圆巧的菊花门、饱满的小穴的轮廓都清晰可见。他又将身体侧移了一点儿,开始很细致的舔舐女孩儿短背心儿下露出的雪肌嫩肤。

    司徒清影现在可没心思感受侯龙涛的温柔,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面前淫美的真人秀上。如云已经把何莉萍洋装的拉链儿打开了一些,将布料拉到她的胸部以下,使她的双乳也暴露了出来,但洋装并没有因此而滑落,而是堆积在她的腰际,被她圆大的臀部挡住了。二女彼此将双臂穿过对方的腋下,揽住后背,拼命的摇挤上身。

    这两个都是波霸型的女人,四颗柔软的大奶子顶在一起,硬立的乳头完全陷入了肉中,白嫩的乳肉互相挤压,从侧面看就是两个厚厚的肉圆盘,颇为壮观。

    “嗯嗯…”二女都是鼻音连连,时不时的堵住对方的嘴巴以交换津液。

    好看的txt电子书

    “萍姐…啊…”如云松开双手,左手抓住何莉萍的一颗乳房揉了起来,右手的中指放进嘴里舔湿,然后伸进了对方的裙子里,找准了部位,小臂一抬,整根手指就没入了她胯间的小开口儿。

    “啊…”何莉萍张大了嘴巴,紧合双眼,脚尖儿微垫,上身稍倾,双手扶住如云的肩膀,把舌头插进了她的耳孔里,狂乱的搅动。

    “呀……”如云舒服的咬紧了银牙,双手都更加用力了,开始不断用自己的耻丘去蹭何莉萍的大腿。何莉萍觉出一个湿乎乎、毛茸茸的东西在蹭自己,她当然不能只顾自己爽了,左臂紧搂如云的细腰,右手使上了两根青葱玉指,用尽全力的去挖她的屄缝儿。两个中年艳妇就这样搂抱着对方颤抖的身体,互相指奸小穴。

    颤抖的不光是她们,还有司徒清影,女孩儿的呼吸甚至比她们的还急促,连眨眼都舍不得,浑身是又躁又热。眼前是心中女神的淫乱表演,脑海中是自己加入两位大姐姐的战团、尽抒情欲的画面,身上受的是男人温柔的把玩儿,由于受着这三重刺激,她现在所得到的快感可能还要强于何莉萍和如云。

    侯龙涛的上身就压在美丽姑娘的后背上,双手在下面隔着小t-shirt大力揉抓她的奶子,如同蛇信般的舌头在女孩儿的脖子、脸颊、耳后,“唏溜唏溜”的舔着,手中的乳房虽然没有那两个美妇的大,但也是非常圆滚,柔软与弹性兼备,“连罩子都没戴,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要跟我鱼水交欢啊?”

    “啊…哈…没…没有…”虽然司徒清影因为自己脑中的幻觉,对于男人的爱抚并不感到反感,但还是知道反驳他的淫言浪语的。

    “哼哼,不是也没关系,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侯龙涛捏住了女孩儿已然勃起的两颗乳头儿,轻轻的向下揪了揪,“宝贝儿,奶子都硬了,现在想不想和情哥哥做爱啊?”

    “去你…啊…去你…”司徒清影刚想骂,突然想起了何莉萍刚才的话,硬是把即将出口的脏话又咽了回去,“我…我不是你的…嗯…你的宝贝儿…更…啊…更不会想跟你…跟你做爱的…”

    “早跟你说过,光嘴硬是没用的。”侯龙涛来到了女孩儿的身后,双手抓住她内裤的裤腰,“你早就爱液横流了,对不对?”

    “胡说!”司徒清影说得很坚决。

    “是吗?那要不要再赌点儿什么?”侯龙涛像是在戏耍女孩儿一样,把小内裤稍稍向下拉了一点儿,把最上面被臀瓣挤出的小三角儿露了出来,他弯腰在那个三角儿地带舔了舔,还用力的抽了抽鼻子,“嗯,我都能闻到你爱液的香味儿了,还说没有?”

    司徒清影不说话了,她当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真要打赌那是必输无疑的。侯龙涛看女孩儿不回答,也不强求,缓缓的把纯白色的小内裤拉了下来,棉布离开饱满的“蜜桃儿”时,拖出了两条晶莹剔透的丝线,小穴中果然已是充满了淫水儿,而且传闻不假,她确实是只“小白虎”…

    第一百章 真龙戏凤(三)

    编者话:百章大关,其实也没觉得什么特别的。想想从去年七月到现在,《金鳞》已经写了一年多了,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虽说不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要我现在停下不写了,还真放不下,只希望《金鳞》能够得到大家的继续支持与喜爱。也算是借这个机会吧,我要特别感谢三位对我写作有极大帮助的朋友, net兄。 cjlh2222兄是最早鼓励我的读者,细节不说了,一句话,没有c兄,《金鳞》大概就不会出世了,已经一、两个月没有c兄的消息了,希望一切都好。《金鳞》最初是表在“天鹰”上的,北风兄是那里的常客,也是《金鳞》最早的读者之一,初写之时,我本身对文章的严谨和细节程度并没有很严格的要求,是北风兄每次极为认真的回复让我认识到了h文一样是文学的一部分。既然是文学,虽然由于作者的文化修养、物质资源的限制,文章本身可能有不严谨的地方,但写作的态度一定要严谨,没有北风兄,今天的《金鳞》绝对是另一个样子,可惜在“天鹰”关闭之后,就没再见过北风兄了。xiuen兄的贡献可以说是对我本人的,是他把我引入“风月”和“海岸线”的,让我有机会与广大的热心读者交流,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交流,我才有源源的动力继续创作下去,xiuen兄也是有月余未见了,希望能在“公社”重开后再聚。

    ***********************************

    4/19/2oo3

    “嘿嘿嘿。”侯龙涛挑断了两条银丝,把手指放到嘴里,味道不是很浓,清清淡淡的最适合给自己解渴。司徒清影听着男人的笑声就不舒服,老是觉得他是在嘲弄自己,干脆不理他,只管欣赏眼前的美景,刚被扒掉裤子时的那种恐惧和羞耻只剩下了一点点。

    侯龙涛从地上捡起剪刀,把女孩儿内裤的裤腰剪断,猛的往她身上一压,胯间的“镔铁棒”就镶进了她的臀缝中,左手一揪她的辫子根儿,强迫她把脸向右扭了一些,右手托着她的小内裤送到她面前,“小白虎,看看,这是什么?那片亮晶晶的体液该不会是你的尿吧?”

    “你…你…”司徒清影听到男人对自己的称呼,又闻着棉布上散出的香气和淡淡的臊味儿,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想把头扭开,可男人却不容许。

    侯龙涛在女孩的脸颊上轻?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