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四哥,你就直说吧,那妞儿是谁啊?”

    “司徒清影。”

    “我肏。”

    “呵呵呵…”“噢…”“嗯嗯嗯…”又是一阵骚动。

    刘南也坐到侯龙涛的身边,搂住他的肩膀儿,“那妞儿可挺正点的,她搞你的女人,你就去肏丕了她的小屄眼儿,反正咱们和‘霸王龙’的‘账’还没来得及算呢,现在上海的事情已经搞定了,也该把家里清理一下儿了。”

    侯龙涛皱起了眉毛,奇怪的看着三哥,他没听明白最后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刘南看出四弟有点困惑,也不再嬉皮笑脸了,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我不管你和‘霸王龙’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今非昔比,只要你能说服我舅舅出面,要彻底铲除他虽然不敢说是轻而易举,但也绝谈不上费劲。”

    “不要,”侯龙涛摇了摇头,“盗亦有道,咱们要想在黑道儿上戳的住,信义一定是要讲的。下星期五晚上,唯一有变动的就是拨二十人给我,其余一切都照原计划进行。”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意见。”刘南耸了耸肩。

    “那好,咱们的原则就是对物不对人。”侯龙涛又回到了桌子前,看他大哥打牌…

    接下来的几天里,“东星”工厂的八十名保安被分成了八组,分批负责在暗中保护侯龙涛的七个爱妻和他的父母。本以为毛正毅会狗急跳墙,就算不是派人来北京搞事,也会自己进京寻找挽回的机会,可连续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侯龙涛几乎每天都会给古全智打电话,询问事态的展。古全智的回答一直都是“还在谈”,直到星期五下午,他才告诉侯龙涛“光绪和慈禧已经达成了一项协议”,虽然他并没有透露具体的细节,但很明确的说明“奸商已经在光绪的严密监控之下了,对袁世凯以及袁世凯的家人形成不了任何威胁”。

    除了这件事儿,侯龙涛这几天就是担心齐大妈的了,他一直也没有接到救命恩人打来的电话。到了星期三,他干脆派了两个人飞到上海,可码头上的人都不知道齐大妈一家去了哪里。侯龙涛只能命令自己的人雇了两个人,天天在那儿守着,一旦齐大妈回上海,自己立刻就可以知道…

    ***    ***    ***    ***

    周五晚上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月光能穿过厚厚的云层。11:oo,五路人马从“东星初升”出,其中四路分别前往“霸王龙”名下的四家中档饭馆儿,个中目的不言自明。最后一路是由侯龙涛亲自带领的,lamborghini后面跟着三辆“金杯”,直奔地处朝阳区最东南角儿的福利塑料厂,那间工厂的厂长和党委书记都是“霸王龙”的老相识…

    福利塑料厂的一间大仓库里,一半儿的地方堆满了还未出厂的塑料容器。仓库里的灯光还不算昏暗,五辆擦得锃光瓦亮的“雅马哈4oocc”呈三、二型停在摞了几米高的包装箱前,再向前是一辆黑座儿、纯银色车身的harley-davidson vrsca v-rod,这辆车基本型的出厂价是18695美金。

    在仓库的一角儿有一张方桌,五个小流氓儿打扮的男人坐在桌边打着扑克。

    管理员小屋的门打开了,一个叼着烟、手持纯银色摩托头盔、身材妙曼的女子走了出来,她下身是一条黑色低腰亮薄皮裤,上身是一件黑色露脐无袖的紧身中领t—shirt,脑后梳着一条呈抛物线状的大辫子,一直拖到与被皮裤绷得又圆又翘的屁股的平行处,此人正是司徒清影。

    “小凤姐。”五个小流氓儿看到女人走近,都站了起来。

    “今天是我第一次自己带队,大家把事情办得漂亮点,也算给我挣面子。”

    “小凤姐放心,不就是去砸两个店嘛。”

    “那好,”女人看了看表,已经快到凌晨o:3o了,“咱们这就出。我干爹交待了,只对物不对人。”

    “这是为什么啊?”

    “哼,我干爹对那个傻屄还没死心,要逼他合作,要我说,直接把丫那做了就完了。”司徒清影从墙边抄起一根棒球棍,“走吧。”当面对她的时候,那几个小流氓儿都是一脸恭敬,可等女人转身向摩托走去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就都落在她的臀部上,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要不是因为碰了她就得死,八成儿已经扑上去轮奸她了。

    司徒清影今天非常的兴奋,以前出去办事儿,都是有一、两个哥哥带着,两天前她过了二十一岁生日,“霸王龙”终于同意她自己带队了,为了证明自己比哥哥们都强,她不顾“霸王龙”的警告,坚持把队伍的人数减半,只带五个人去完成十个人的任务,其实这里也有她没把侯龙涛放在眼里的原因。

    根据“霸王龙”提供的情报,侯龙涛今晚很有可能会在两个目标中的一个里过夜。司徒清影一想到待会儿自己领人冲入网吧,把熟睡中的侯龙涛从床上揪起来,吓得他屁滚尿流的样子,浑身就直热。女人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摄像机带了吗?”

    “带了。”一个小子拍了拍自己身上背着的挎包儿。

    “一会儿把全过程都拍下来,特别是那个‘东星太子’的样子。”虽然“霸王龙”说过“对物不对人”,但司徒清影还是打算要揍侯龙涛一顿,最起码也要抽他几个响亮的大耳光,然后把录像拿去给唯一一个让自己真正动心的女人看,让她知道那个男人的孬种样,让她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美女胯上自己的“坐骑”,把棍子往后轱辘边上斜挂着的皮套儿里一插,扔掉烟头儿,用黑色的小皮靴在地上碾灭,双手将头盔按在了脑袋上,她的头盔与普通的“全盔”不同,在后脑的部位上有一条开口儿,如同一个卡槽一般,把她的辫子空了出来。五个男人也各自将棍棒挂在了后安在自己车身上的挂勾儿上,做好了出准备。

    司徒清影将辫子在脖子上缠了两圈儿,虽然vrsca v-rod是全封闭轮儿,但还是这样更安全,她把头盔的面罩儿“啪”的一声放了下来,举起右手,两根手指向前弯了弯。仓库里立刻是“轰隆、轰隆”的引擎声大做,一个男人按了一下儿从房顶垂下的遥控器,仓库的金属卷帘大门缓缓的升了起来…

    ***********************************

    警衔说明:总警监警衔标志缀钉一枚橄榄枝环绕一周的国徽,副总警监警衔标志缀钉一枚橄榄枝环绕半周的国徽。

    警监警衔标志缀钉一枚橄榄枝,一级警监警衔标志缀钉三枚四角星花;二级警监警衔标志缀钉二枚四角星花;三级警监警衔标志缀钉一枚四角星花。

    警督警衔标志缀钉二道横杠,一级警督警衔标志缀钉三枚四角星花;二级警督警衔标志缀钉二枚四角星花;三级警督警衔标志缀钉一枚四角星花。

    警司警衔标志缀钉一道横杠,一级警司警衔标志缀钉三枚四角星花;二级警司警衔标志缀钉二枚四角星花;三级警司警衔标志缀钉一枚四角星花。

    警员警衔标志缀钉四角星花,一级警员警衔标志缀钉二枚四角星花;二级警员警衔标志缀钉一枚四角星花。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九十八章 真龙戏凤(一)

    编者话:再次重申,美国的月亮绝不比国内的圆,但美国的二十四小时也绝不比任何地方的短,举例,八日的o:oo:o1是八日,23:59:59仍然是八日,我写完了自然会,没写完到了九日一样不出来,不知道同样的话还需要说几遍。好像是不应该叫t…shirt,哪为知道中文应该怎么叫啊,小背心儿?“袁叔叔”,“古叔叔”,不是错别字。此奸商与彼奸商无关,故事纯属虚构,彼奸商下场如何都不影响此奸商。“西来顺”可不是什么星级饭店,上一章中有交代的。cctv3兄误会了,只要不是骂我老爸、老妈,我不会生气的,兄提出警衔的问题是很正确的,我感谢还来不及。那张照片儿的内容早就已经说过了。我可不是先知先觉,上章里毛正毅并没有被逮捕,监控和逮捕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

    4/19/2oo3

    福利塑料厂是朝阳区的重点单位,厂区还算比较大,在靠近后门的地方有三座六层的家属楼呈品字形排列,但因为要推倒了盖新楼,里面的居民都搬空了,原来楼中间的小花园儿也已经被夷为了平地。如果从仓库出,从后门儿出去,穿过这片空地是比较节省时间的。

    司徒清影在厂区里行驶得并不快,毕竟已是夜深人静,连个鬼影儿都没有,他们没必要在这儿充什么牛屄。六辆摩托排着整齐的队列从楼后拐进了空地,这里连路灯都已经没有了,借着车头灯,能看到有三辆面包车停在空地的另一边,一个人靠在中间那辆的车头上,因为离得远,都分不出是男是女。

    快要凌晨o:3o了,是人就会对于现在的环境感到不适,司徒清影也不例外,但她并没打算做过多的理会,就算靠在车上的是具僵尸,那也与自己无关。

    突然间,三辆面包车的六盏大灯一起亮了,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其实总共有九个光点,每辆车的车厢里还都有一盏强光灯,顶着风挡向外照射。

    几个摩托骑士一时适应不了,都出现了短暂的失明,不得不停了下来。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碰到这种情况,就算是什么都看不到,也要凭对道路的记忆加冲出去,绝不能原地不动。“霸王龙”对他的干女儿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如果不是今天有特殊情况,真是不会让她这只雏鸟儿出来领头儿的。

    对于中埋伏,司徒清影倒也不是大姑娘上轿,车一停下,她就一把抽出了兵器,心中暗暗叫苦,今天是去砸店,只带了这么根破木棒。随着强光灯的熄灭,大灯也调节成了正常的亮度,几个人的视力慢慢的恢复了,等能完全看清周围的情况了,也已经身陷重围了,二十个手持黑色棍子的男人在四周形成了一个圆圈儿。

    “司徒小姐,还不舍得下车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人墙外传了近来。

    “你是什么人?”司徒清影能看清那人的穿着,黑色挎蓝背心、黑色牛仔裤和黑色圆头儿皮鞋,但还是看不清他的长相。

    “哼哼,”男人走进了包围圈,“下来吧,跑不了的。”

    “侯,龙,涛。”女人摘下了头盔,恨恨的从牙缝儿里挤出三个字。

    侯龙涛也不说话,站在那儿掏出zippo,大拇指一弹,“叮”的一声打开了盖子,在自己的裤腿儿上一划,把烟点上了。司徒清影知道要冲出去可能够呛,车子提不起来,很容易就会被人揪下来,如果提起了度,那更是危险,不管是撞上人还是被人揪住,自己不死也留不下半条命。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没得逃。”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阴沉的笑容。

    司徒清影讨厌这个男人那种貌似斯文,实为阴险的样子,还他妈带副眼镜儿楞装有文化,她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干爹也带眼镜儿,这是因为当人在心理上对另外一个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后,他所有的特点就都成了缺点,“你妈了屄的,你他妈到底想怎么样?”

    “嗯嗯嗯,”侯龙涛摇了摇手指,“这么漂亮的大姑娘怎么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啊。”

    “去你妈的。”司徒清影从车上蹦了下来,举着棍子就要向男人冲过去,她知道打是真的没戏,但更不能束手就擒,落到对方手里八成儿是没有好下场,况且她对于这个男人实在是恨之入骨,万一能撩上他一下儿,也算是没亏到家。

    立刻有两个人挡在了侯龙涛身前,其实这都是多余的,司徒清影已经被她自己的人拉住了,“小凤姐,您别冲动。”“小凤姐,打是没戏的。”这几个小流氓儿可没把关于侯龙涛的黑道儿传奇当传奇,何况自己只是小卒子,估计降了就不会受虐待,打起来可就跟作死没什么区别了。

    “你们干什么!?”司徒清影挣扎着,美丽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放开我,都他妈活得不耐烦了!?”

    “小凤姐,硬拼是不行的。”几个小流氓儿倒也不敢把这个女人怎么样,只是拉着她的胳膊,别着她的腿,抱着她的腰,抢夺她的武器,不让她再向前冲。

    侯龙涛微笑的看着这群人“窝里反”,由于他们的“搏斗”,司徒清影已经渐渐的不再是面对着自己了,可以看到她的侧面儿,突然现在身后抱着她腰的那个小子不断的向前拱着屁股,?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