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37部分阅读
    “带我去见见他们吧。”侯龙涛把双腿放下了床。

    就在这时,舱门打开了,一个头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端着两个冒着热气的大碗走了进来,“啊,小侯醒了,来吃点儿东西吧。”

    “齐大妈,我来吧。”文龙接过了碗,放在两张床中间的一个小桌子上,“您快坐。”

    “好,”老太太坐在了文龙那张床上,“小侯,你觉得怎么样?”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没什么事儿了,谢谢您救我们。”侯龙涛又向前坐了一点儿,脸上尽是感激之情。

    “不用,举手之劳。小林说你们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了,我熬了两碗小米粥,你们喝了吧。我这只有我儿子的破衣服,你们将就着穿吧。”

    “嗯?”侯龙涛这才现自己穿的是一条洗掉了色的蓝布裤子,“齐大妈,您为什么没报警或是送我们上岸?”

    “本来我看你昏迷着,是想报警的,但小林说你们是在被毛正毅的人追杀,要是警察来了,你们一样是没活路。”齐大妈在说到老毛的名字时,眼里闪过了一丝愤怒。

    侯龙涛注意到了,但还是极快的瞪了文龙一眼,暗怪他太没有警惕性,在上海,怎么能随便把和毛正毅有仇儿的事儿说出来,“大妈,您认识毛正毅?”

    “认识?我这么穷,怎么可能认识那种有钱人呢?”

    “那您是吃过他的亏?”侯龙涛听得出老太太的语气中带着气苦。

    “小林跟我说你们是因为收集那个混蛋的罪证才被追杀的,我也就不瞒你们了,你们跟我来吧。”齐大妈站了起来,有点儿颤颤巍巍的向外走去。侯龙涛和文龙互望了一眼,也下了地,虽然两人都有伤,但走路还没问题。

    三个人来到了隔壁的船舱,说是船舱,不如说是灵堂,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缺了角儿的供桌,两根蜡烛,两盘儿黑的馒头,两幅镶在黑像框里的照片儿,一张是一个老头儿的遗像,另一张却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毛正毅的图片。

    “这…这是?”侯龙涛还怕自己看错了,特意走得更近了。

    “老辈人说活人受供奉是会折寿的,我们斗不过他,政府又不管他,只能是有病乱投医了。”齐大妈摸了摸老者的遗像,“这是我老伴。”

    “是毛正毅害死他的?”

    “不是,他是得癌症。”老太太扶着桌子坐在了椅子上。侯龙涛并没有再追问,他知道很快就会得到答案的。

    “我家一直住在浦东,两间小土房,我们那一片都是小土房,一年半以前,我们听说毛正毅正在跟市政府商谈购买开那片地的事情,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很高兴,那种大老板应该是不会吝啬的,我们应该会得到一笔不小的拆迁费。为了给我老伴治病,我家已经欠了一屁股债,本想用那笔钱还债的…”齐大妈摇了摇头。

    侯龙涛突然想起了老曾跟自己说过的中纪委的事儿,“他没给您任何补偿,您就被迫搬到船上住?”

    “是,一分钱也没有,不过搬来船上住是一早就想好的,就算拿到钱也要还债的。”齐大妈的眼神有点直,“我们不答应,他就拿出政府的强制拆迁令,我们还不答应,他就开来了推土机,我儿子去拦,被他的人打坏了脑子,医生说他只剩下了十岁孩子的智力。”

    “王八蛋!”文龙狠狠的踢了墙壁一脚,结果牵动了背上的伤口,疼得他直咧嘴。侯龙涛也是十分的气愤,他从不相信“一个人的财富是必须建立在别人的血泪之上”的鬼话,更痛恨为富不仁、杖势欺人的人,“真的就没人管得了他?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我们去公安局、市委告状,都是石沉大海,后来有一位好心的律师帮我们告,结果不知为什么他被抓起来了,我们进京去告,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唉,可怜我的小孙子,天天跟着我在江上收垃圾。”

    “您儿媳妇呢?不会也被毛正毅害死了吧?”文龙的肺都快气炸了。

    “没有,她看我家还债无望,就跟一个做小买卖的人跑了,说实话,我不怪她,她刚过门,我老伴就生病了,她在我家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只跟着我儿子吃苦了,她不是个坏女人,只怪我家太穷了,只怪毛正毅那个混蛋。”齐大妈说到这里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那这条船…?您一个人怎么…?”

    “噢,我的几个老邻居都是干这个的,我们每家都有这样的船,垃圾船都是停在黄浦江的小支流里面,总共有两个聚集的码头,所以有房子时候的老邻居等到了没房子时还是老邻居,他们可怜我家的遭遇,其实也是同病相怜,他们会轮流从家里抽出人手来帮我,今天开船的就是区家的小二。”

    侯龙涛又瞪了文龙一眼,这小子办事儿实在是太不稳妥了,但当着齐大妈的面儿,他也不太好说什么,“大妈,您放心吧,只要我们一离开上海,毛正毅就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的。”

    “唉,那样最好,咱们出去吧,你们要不要到外面去透透气?”老太太并没有显出丝毫的兴奋,可能是因为失望的次数太多了。

    这是黄浦江支流上的一个小码头,停泊的好像都是垃圾船,有那么十几艘,空气中弥漫着垃圾的味道。现在正是晚饭的时间,每条船上都有人生火做饭,一缕缕袅袅的炊烟升上天空,虽然雨已经停了,但没穿上衣还真是挺冷的。

    侯龙涛搓了搓胳膊,点上烟,“还是回舱里吧,咳咳咳,这烟…”

    “齐大妈的儿子受伤后就不抽了,这大概是一年前的存货了。”

    两个人又下到最早的那间舱室,两碗小米粥还在桌上,他们还真是有点儿饿了,两三口就给喝光了,虽然味道并不好。

    “电话还能用吗?”

    “别说咱们的不是防水的那种,就算是,泡了那么长时间,还是在几米深的地方…”文龙摇了摇头。

    免费txt小说下载

    齐大妈又进来了,把他们的钱包放在桌上,“你们的衣服还没干呢。”

    “谢谢您了。”侯龙涛打开自己的钱包,现金早就在“华联”门口扔光了,信用卡也因为在水里泡得太久,八成儿是没用了,“大妈,这附近有电话吗?”

    “有,码头管理室就有。”

    “我能去打一个电话吗?”

    “嗯…现在不行,九点以后是我家的一个老邻居守夜,我如果去跟他好好说说,我打应该是没问题,你们可能还是不行,你要我帮你打电话吗?”

    “是,”侯龙涛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了一个手机号码,“您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他,如果他对您有怀疑,您就跟他说‘烧红的刀子割手一样疼’。”

    “好。”齐大妈接过了纸条儿…

    这一晚毛正毅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围着自己的办公桌来回打转。虽然他从航务管理处要来了记录,但也不能精确到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条船都在哪儿,更不能确定侯龙涛就一定是被人救了。就像侯龙涛最初估计的那样,要想在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里找两个人,实在不异于海底捞针。

    毛正毅动员了小一千个地痞流氓,分别把守机场、火车站、客运码头,以及出沪的公路要道,还要盘查大小医院、宾馆、车辆租赁公司,一千人都不够用。

    警方对他的行为可以视若无睹,甚至可以为他提供便利,但却不能真的出人帮他,从毛正毅的角度来讲,他也不希望警方插手,如果侯龙涛落入了官面儿的掌握,他偷拍大佬照片儿的事儿就很有可能会曝光,那样他倒楣的更快,所以最终用于追查船只的只有不到七十人。

    有两艘在那个时间段占用航道的船只是驶往黄浦江上游的,从时间上判断,应该还没有出省,有小六十人去追它们,因为如果不能在上海的地面成功拦截,就等于是要在别人的地盘动手,为了保险,自然要多带人手,这样一来,真正在上海本地的就只剩下了十个人,不过要搞定两个受了伤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些黑道中人和毛正毅是绝对单纯的雇员与雇主关系,不存在任何义气、情谊的成分,他们得到的记录上,第一个就是一艘叫“沪黄1o7”的清理船,他们知道所谓的“清理船”就是垃圾船,停泊的位置又是处于浦东开最落后的地区,那种地方当然是最后去,要是能在那之前就找到了目标,连去都不用去了。

    十个人整整奔忙了一夜,从一个码头蹿到另一个码头,还真是没有一丝的马虎,只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早上8:3o左右,他们还是不得不来到了他们最不希望来的地方…

    第九十四章 新上海滩(五)

    编者话:毛正毅要查的不光是垃圾船,垃圾船只有一艘。信用卡洗了还能用?佩服,不过也没什么新鲜的,有的人被子弹穿脖而过,照活不误,有人挨一拳就死了。并没有说钟楚红是波霸,侯龙涛没见过她,所以做梦的时候是把她的脑袋安在了如云的身子上,我觉得提示的很明显了。虽然没人问,但还是自己提一句吧,按照文中的描述,以何莉萍的姿势,司徒清影是看不到她屁股上的纹身的。并非是因为有人反对才改写成做梦,现在还没到真人出场的时候。上海的媒体在这里就不说了,后文中会有交代。外电对于正毅的报道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其实更多的是不可信,国外媒体可以任意的丑化国内的情况,从1989年中到现在,愈演愈烈,就当是看小说儿好了。侯龙涛的女人都是不死金身。收费站的情节还没到展开的时候,有很多线索都是好几十章未动。我已在羔羊上了合集,请自行查找。垃圾船的问题,并没有说记录得很详细,只是有在哪个时段急调“沪黄1o7”清理江面,我想这对于占用中心航道的船只来说是很简略的了。关于巧合,我曾经在编者话中特别说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为什么会让吴倍颖先回北京,而不是文龙,我没想到在这个问题上还会有争议,那和熟不熟悉上海没有任何关系。

    ***********************************

    4/12/2oo3

    这一晚对于侯龙涛和文龙也不好过,身处敌境,物质条件又是出奇的差,身上又有伤,两人都是醒醒睡睡,根本就没法儿踏实下来,加上在火车上就没睡,早上起来之后,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相信救兵是乘坐与自己同一班次的火车赶来,也就是8:oo才能抵沪,漫长的等待是真正的煎熬。

    船舱中的空气实在是太混浊了,天光一放亮,他们就来到了甲板上。

    “哼哼,咱们还没这么惨过呢吧?”侯龙涛点上了一根干巴巴的“威龙”。

    文龙在他身边坐下,“怎么没有过?上次在‘福、禄、寿’不比现在惨?”

    “当然没有了,那次又没到差点儿玩儿完的地步。”

    “可那次除了你,哥儿几个可都见了血了。”

    “那次那点儿屁事儿,”侯龙涛撇嘴一笑,“这次不一样,咱们真的是差点儿就把命扔了。”

    “肏,这不是还没死呢嘛。不过‘福、禄、寿’那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咱们什么时候报仇啊?”

    “你很急吗?凭咱们现在的实力,那还不是随时可以去捏死他们,等没事儿的时候再说吧。”

    “好,你别忘了就行。”

    哥儿俩聊了一会儿天儿,7:oo的时候,其它在外作业的清理船66续续的都回来了,空气中再次弥漫了垃圾味儿。这艘船因为是在昨天下午出的航,又有“客人”在,所以一直也没有离港。齐大妈一家人也起床了,他们在白天好像也无事可做,她的小孙子跑去找邻船的小伙伴玩儿,她的傻儿子就只是坐在那儿傻笑。

    侯龙涛现在对于这一家人的处境是无能为力,但只要过了眼前的难关,自是要报那救命之恩的,“大妈,跟我们去北京吧。”

    “北京?”正在扫甲板的齐大妈抬起头,“我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上海,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这里,在北京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我这把老骨头闷也要闷死了,呵呵呵。”

    虽然老太太用的是开玩笑的语气,但侯龙涛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再说老人家都是不爱动地方的,“住个一、两星期再回来,就当是去旅游。”

    “不要了,还得给你们添麻烦,况且我是真的不想去。”齐大妈并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有多富,只是以为他们也吃过毛正毅的亏,其实她要是识货,从他俩衣服的质料上就能判断出他们决不是普通人家。

    既然人家这样说了,侯龙涛也不再坚持,反正不去北京也一样能报恩,不过就是晚两、三天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