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征求可以进入的许可。

    “请进。”侯龙涛想到屋里可能是有摄像机,装不装昏也无所谓了,不如早点把事情弄清楚。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门打开了,一个婀娜的身影走到了床前,是个女人。“让人家敲这么半天门,不想你的红豆妹妹吗?”来人说的是带着广东腔儿的国语,床尾的帷幔向两边打开了,站在那里的竟然是身穿一条黑色透明吊带儿睡裙的钟楚红…

    1g3349 2oo6…o1…1o 2o:24

    第九十三章 新上海滩(四)

    编者话:本来是想让渔船救侯龙涛的,但既然黄浦江那么脏(小时候坐游船都没注意到),无鱼可打,只好另想办法了。钟楚红的出现不应该算特别突然吧,第九十一章中,侯龙涛三人有一整段对话就是围绕她的。钟楚红可不老,才四十三,正是在床上最有劲儿的年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读者不赞成用明星的真名,当初《金鳞》还未到第十章的时候就征求过读者的意见,当时没人反对啊,而且那时候就给出了很多明星的名字,还说如果有读者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偶像被糟蹋就提出来,我会换人的,只有人说不要写梁咏琪,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不要看钟楚红的?h文中的明星不是历来都用真名的吗?当年名噪一时的《恶》听说就用的全是真名,我最喜欢的《浪子录》也是如此。地图有时候也不好用啊,上面没标明单行道。桥上有摄像机又怎么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达能力太差了,老毛手下的行动并没有想瞒着上海警方和政府。海岸线的地址也变了,请注意篇尾。

    ***********************************

    4/11/2oo3…4/12/2oo3

    侯龙涛一下坐了起来,斜眼看着床前的女人,“钟楚红?”他用力揉了揉眼睛,“文龙在哪儿?我这是在哪儿?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我被毛正毅抓了吗?”

    “哼哼,年轻人就是喜欢问这问那的,”钟楚红缓慢的爬上了床,好像是要让男人看清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动作,她的脸几乎和小伙子贴到了一起,“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女人软绵绵的声音里充满诱惑,侯龙涛突然有种着魔的感觉,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插入钟楚红撑在自己腿边的双臂中,隔着真丝的睡裙,托住了她的两颗乳房,从手掌所承受的重量来判断,这对儿奶子竟然和如云的一般大小,是不折不扣的豪乳。男人在手上微微加力,十根手指就陷入了柔软的嫩肉中。

    “嗯…”钟楚红闭上了眼睛,性感的嘴巴微张,一脸陶醉的神情,探头在男人的嘴唇儿上浅浅一吻,“要不要今朝有酒今朝醉啊?”

    “要。”自己最喜欢的女演员主动投怀送抱,不可能拒绝的,侯龙涛拉住了女人的两条肩带,猛的向两边一扯,“嘶啦”一声,真丝的睡裙居然就这样被撕成了两半儿。

    “讨厌,不要这么粗暴嘛。”钟楚红在男人的胸口上打了一下,手沾上他的胸脯儿就离不开了,开始慢慢的抚摸,“小男生,真的好壮啊。”她一脸妩媚的冲男人脸上吹了一口气,又香又热。侯龙涛像是被撞了一下一样,向后一躺,双手抓了住了美人带着波浪的长,将她拉倒在自己身上,舌头插进了她的嘴里。

    这一吻又湿又长,钟楚红像是很久没碰过男人了,热情无比,侯龙涛只占了几秒钟的主动,之后便是女人狂吸他的舌头,进而把自己的舌头探进他的口中搅动,两手也不停的在他结实的肌肉上胡乱摸揉。到了快要喘不过气之时,钟楚红就开始舔男人的脖子,而且还在一直向下。

    被女人“伺候”和“伺候”女人同样都是很开心的,侯龙涛对于哪样儿先来都无所谓,看“红豆妹妹”的表现,这个地方一定很安全,是应该好好儿享受一下。钟楚红已经在吻男人的胸口了,滑嫩的舌尖儿绕着乳头儿缓缓的打着转儿,等它变得硬挺了,就含进湿热的檀口中吸吮。

    “嗯…”侯龙涛合上眼睛,感觉到自己的肚脐眼儿正在被女人舔舐,自己下身的那条“大蛇”也抬了头,他突然想起了跳江前文龙说的那两句话。他猛的坐起了身,钟楚红也就不得不跪直了身体,“怎么了?不满意我的服务?”

    “文龙呢?我弟弟在哪儿?”

    “那个挨了两刀的小孩吗?他就在隔壁,我想他现在一定比你还舒服。”

    虽然侯龙涛从女人美丽的脸上只看到了情欲,并没有丝毫的欺诈,但他还是不放心,“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我也恨毛正毅,你看过我老公和杨恭如的照片吧?”

    “你怎么知道我看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你想知道就得先让我开心嘛。”钟楚红把手伸到了屁股后面,用力捋了一下儿那根直立的大肉棒,“你又不是真的不想。”

    “哼哼,”侯龙涛又躺下了,这要真是个陷阱,自己也无可奈何,“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他开始欣赏钟楚红的身体,很成熟,乳房巨大、挺拔,在电影儿和照片儿里完全看不出来,再瞧她的乳,嫣红而小巧,小腹平坦,腰身纤细,骨盆宽阔,腿间是一片修成倒三角形的密密黑毛儿,怎么看都觉得和如云是一模一样。

    钟楚红变换了一个姿势,用肥大的屁股坐到了男人的脸上,右手在他的阴茎上套动了几下儿,一弯腰,就把大龟头含入了樱口中。“啊…”侯龙涛向上挺了一下儿屁股,女人的嘴里又湿又暖,让他很是舒服,她用双手捏住了两瓣雪白的臀峰,真是奇怪,连手感都和如云的相同。

    也许是自己太多心了,也没准是太想如云了,其实自己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可现在想的却只有和“红豆妹妹”打炮儿,实在是不像自己的性格,侯龙涛撇了一下儿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舌头顶住了女人热烘烘的阴唇,上下舔舐,立刻就有一股暖流淌入了口中,是美人甘甜的爱液。

    作为回报,钟楚红也开始吸吮男人的大鸡巴,她不愧为“大嘴美人儿”,侯龙涛现在的尺寸可是出常人的,但她却能毫不费力的把整根都含住,嘬得“啾啾”做响。“啊啊啊…”侯龙涛惊奇的觉自己要射了,要是在平时,就算不忍着,也不会光这么被舔几下儿老二就“缴枪”的,“要…要出来了…”

    钟楚红现男人的腿绷得笔直,还不住的往上挺动臀部,知道他快不行了,再一听这话,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但不合常理的事情又生了,她不但没有加快口交,反而把大鸡巴吐了出来,连手都不动了。“别…别停啊,你放心,我马上就能再硬的。”侯龙涛焦急的催促着,狠狠的捏着女人的屁股。

    可钟楚红还是不动,只是向龟头上吹着气。“你什么意思啊?”侯龙涛可有点不高兴了,双手一撑床,身体向后挪了一些,靠在木床头上,“你笑什么?”

    他能看出女人的双肩在微微颤,明显是在强忍着不乐出声儿。

    “哼哼,我什么意思?侬说我是什么意思?”钟楚红的声音突然变得又沉又哑,她扭过头来,露出一张又老又丑的脸,竟然是毛正毅,“侬偷了我的东西,我就先让侬断子绝孙。”她的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剪刀,猛的向已经被吓傻了的侯龙涛的胯下剪来,立刻是鲜血四溅。

    “啊!”侯龙涛一下儿把身子坐直了,“啊!”他又叫了一声儿,这是因为胳膊上传来的剧痛,但他已经顾不上了,伸手在自己的双腿间一摸,“呼……还在。”他这才觉出自己是一身的冷汗,刚才一定是在做恶梦,“呼…呼…”

    “四哥,你不醒我担心,醒了就一惊一乍的吓人,有他妈你这样的吗?”

    侯龙涛扭过头,脸上已经带了笑容,“肏,小丫那怎么没死啊?”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还有一张床,上面靠墙坐着一个男人,赤裸的上身上裹着好几圈儿纱布,正是文龙。

    “呵呵,你他妈不死,我要是先走了,不知得有多少好姑娘遭殃呢?”

    “你在不也一样?”

    “当然不一样,我多糟蹋几个,不就少了几个给你糟蹋。”

    “哈哈哈,王八蛋,”侯龙涛看得出文龙并无大碍,是从心里往外的高兴,“咱们怎么会在这儿?”他看了看四周,这里的墙壁都是铁的,还带着不少的锈迹,两张床中间的墙壁上部和钢铁的小门儿上各有一个圆形的小窗口,整间屋子还有点儿摇摆的感觉,明显是一间船上的狭小舱室。

    “你知道咱们在哪儿吗?”

    “我他妈又不傻,不就是艘船吗?”

    侯龙涛抽了抽鼻子,一股臭气就钻进了脑子里,“八成还是艘垃圾船吧?”

    “我肏,服了,这你丫也能猜得出来。”

    “行了,怎么回事儿啊?”

    “哼,以后你他妈要跳河自杀,可别把皮带跟我拴一块儿,差点儿把我也赔进去。”文龙开始讲述侯龙涛昏迷之后的事情。

    原来文龙受的不过是皮外伤,虽然流了不少血,看上去挺吓人的,其实并不是特别严重,而且落水的那一刻,他在上,侯龙涛在下,他没受到任何冲击,也就从来没失去过知觉,文龙在水下费了半天劲把自己的皮带解了,才把昏迷不醒的侯龙涛拉出了水面。

    正好儿有一条在黄浦江上收集漂浮物的垃圾船经过,上面的人现了有人落水,用救生圈把两人救上了船。说来也巧,这种垃圾船平时是不让上主航道的,只许在靠近岸边的地方作业,而且还必须是在晚上11:oo至第二天早上7:oo之间,但今天有一艘游轮的垃圾舱门不知怎么的在航行中就自动打开了,只好急调了一条垃圾船过来。

    “这可就叫大难不死了。”侯龙涛摸了摸头,有点晕,大概是轻微脑震荡,“你丫怎么不送我上医院啊?就让我在这儿昏着?你丫是不是人啊?”

    “哪儿有那么娇气啊?齐大妈说了,你面色很好,呼吸也平稳,应该是没内伤,再说了,你真想去医院吗?老毛的人大概已经在等咱们了。”

    侯龙涛当然知道去医院很有可能就是自投罗网,他不过是和文龙臭贫罢了,“谁是齐大妈啊?”

    “这条船的主人,咱们的救命恩人。”

    “这样啊,”侯龙涛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关节处用两条儿本片儿固定住了,“她还懂医?”

    “据说是文革的时候当过护士,可能治过不少派系武斗的伤者。”

    “咱们在这儿多久了?”侯龙涛望了一眼窗外的天空,不算特别黑,应该还没到晚上。

    “现在还不到五点。”文龙看了看表,“这里很安全,我看咱们就在这儿等着救援队吧。”

    “你怎么知道这儿很安全啊?”

    “废话,别说刚才天阴得那么厉害,从桥上根本就看不见咱们上船,就算是看见了,你知道黄浦江上有多少船吗?”

    事实上,如果不是运气好,他们很可能早就被抓住了,他们能有安全感,更是因为他们对于水运制度的不了解。侯龙涛入水之时,这条船刚刚有一半儿驶入桥下,所以毛正毅的人并没有看到它,等他们赶到桥下的时候,这条救了侯龙涛的船已经开走了。毛正毅的打手也顾不得什么江航秩序了,叫来了两艘“农凯”的汽艇,却根本不见侯龙涛和文龙的影子。

    光这种无谓的打捞就进行了小两个小时,一群人都以为目标已沉入了江底,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内都不敢向主子报告,毕竟老毛要的是活人。直到晚上9:oo多,毛正毅从深圳回到上海,才听到了汇报,一番暴跳如雷自是不用说了,在稍稍冷静之后,他的命令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死的侯龙涛比没有侯龙涛要强。

    最主要的,毛正毅并不相信侯龙涛已经挂了,说是第六感也好,说是什么都行,反正是觉得那小子没那么短命,他先想到的就是侯龙涛有可能被过往的船只救助,立刻就给上海航务管理处打了电话,要他们把在那个时间段占用航道的记录送过来。

    这些都是在未来十几个小时之内生的,别说侯龙涛和文龙现在不知道,就算是以后可能也不会知道。

    “有烟吗?”

    “有,”文龙扔过来一盒儿“威龙”,“齐大妈儿子的。”

    “这船上有几个人啊?”

    “就三个,齐大妈,她儿子和她孙子。”

    “都可靠吗?”

    “她孙子才五岁,儿子三十多了,不过有点儿…”文龙用右手的食指在太阳穴旁边转了转。

    “带我去见见他们吧。”侯龙涛把双腿放下了床。

    就在这时,舱门打开了,一个头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端着两个冒着热气的大碗走了进来,“啊,小侯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