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34部分阅读
    劭吹匠墒煅蘩龅暮卫蚱迹椭痪醯萌榉糠⒄停醯懒⒖叹褪罅耍庸家徽笳蟮氖账酰徽庖簿褪俏裁此幌タ埂鞍酝趿钡拿睢!?br />

    司徒清影通过在公安局的关系查清了何莉萍的住址以及一些基本情况,让她难以相信的是自己的目标居然已经三十九岁了,但这对她不仅不是一个坏消息,反而使她的兴趣更浓厚了。她现在就站在何莉萍的门外,按响了门铃儿。一阵电子音乐中夹杂着一个女人清脆悦耳的声音,“谁啊?”司徒清影没有回答,她意外的现自己竟然有点儿紧张。

    “谁啊?”何莉萍又问了一声儿,还是没人回答,门铃儿却又响了起来,她打开了大门,反正外面还有一扇带纱窗的防盗门。“你找诺诺?她还在训…”她的第一印象是门外的女孩儿是来找女儿的,但立刻就觉自己判断错了,她看到了那条长长的大辫子,“你…你是…那天在凤凰山上的女孩儿?”

    “萍姐,我能进去吗?”司徒清影又是甜甜的一笑,表情更友好了,她看出对方本来是想开门的,但认清了自己之后就停止了那个动作。

    “有事儿吗?”何莉萍还是没有要请门外人进屋的意思,这个女孩儿那天的眼神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那种眼神她只在跟侯龙涛做爱的时候才见过。

    “有点事儿,是关于侯龙涛的。”司徒清影的视线散乱,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在屋里的女人身上停留。

    “龙涛?龙涛他怎么了?”

    “你知道侯龙涛和我干爹的矛盾吧?”

    “你干爹?什么矛盾?”

    “嘻嘻,现在都闹得满城风雨了,我也是圈儿内人,不用瞒我的。”

    “什么啊?什么事情满城风雨了?”

    “你真的不知道?”看着何莉萍毫不做作的表情,司徒清影知道她不是在装傻,“我干爹是北京黑道上的头号儿人物,侯龙涛得罪了他,双方已经开战了,当然了,情况还没到很严重的地步。”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咱们就这样隔着扇门说话吗?你要是不欢迎我,我就告辞了。”

    “啊!请进,请进吧。”何莉萍把防盗门打开了,她知道侯龙涛跟黑道儿有点儿联系,被对方这么一吓,真的很担心自己的爱人。

    司徒清影进了屋,也不等主人邀请,自顾自的坐到了大沙上,把背上的小包儿放在身边,“看来你在侯龙涛心里的地位也没多高嘛,他有什么事情也不跟你说。”

    何莉萍温柔贤淑,虽然“客人”无理,她却没失了礼节,从冰箱中取出一听儿饮料放在女孩儿的面前,“龙涛一定是怕我担心,他可以应付一切困难的。”

    “哼,愚昧。”司徒清影看出自己心仪的女子对那个臭男人有很深的情意,不禁醋劲儿大,“应付一切困难?我看他这关就过不去了。”

    “请你说得明白一点儿,好吗?”

    “好。”司徒清影将侯龙涛和“霸王龙”的冲突夸大了十倍,又把“霸王龙”的实力夸大了十倍,如果她说的是实话,那侯龙涛还真是必死无疑了。在此之间,司徒清影还不经意似的把何莉萍打量了一番,虽然她完全是居家打扮,宽松的牛仔裤和t-shirt,还未施脂粉,但却无法掩盖她傲人的身材和纯出自然的美感。

    何莉萍知道这个女孩儿的话不能完全相信,但也不能都不信,“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因为我有办法救他,只要我向干爹求情,要想保那小子一条狗命还不算难。”

    “我还是要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他?”

    “你猜猜看啊。”司徒清影微微一笑,脸上突然升起了两片淡淡的粉红色。

    看着女孩儿的表情,何莉萍一皱眉头,“你…你想和龙涛好?”

    “什么!?”

    “你是想做龙涛的女朋友吗?那你光征得我的同意是没什么大用的,而且最主要的是你应该直接去找他,怎么说大主意都得是他拿啊。“

    “你在说些什么啊!?”司徒清影的脸更红了,但这次是被气的…

    第九十二章 新上海滩(三)

    编者话:仔细看了一下,在原稿里没有把“沉”写成“沈”,又看了看贴出来后的,也没有啊。警用直升机并非郑州独有,广东警方已经在使用了,上海也在争取,我就是让他们的争取早日成功了。武警部队和驻地政府的关系一般都是很不错的,要说毛正毅没有办法结交武警部队的领导,可能不太准确吧?因为北京没有什么重要的大桥,我对大桥的保卫工作还真是毫无了解,就只知道在两端应该是有武警把守,在大桥中段会有人站岗吗?其实侯龙涛在上海所犯的唯一“罪行”就是(毛正毅不报案,没有人会知道盗窃),是属于交通违章,跟上海的治安好坏并无联系。我想北京路是可以左转的吧?我还真是看着地图写的。有一种极限运动叫悬崖跳水,男子的高度为二十八米,所以说三十米是极限我也同意,但一般人并不知道。侯龙涛为什么没有摔个稀巴烂,有两种解释,一,他的身体有异常人;二,有多少电影儿、电视剧里,人从百米高空入水,连晕都不晕,我想这就是虚构与真实的区别吧。给任婧瑶纹身并非一时起兴,从侯龙涛对她说的话来看应该是早有预谋的,所以带着纹身枪去青岛也就不足为奇了。这几天海岸线和公社都在出毛病,好惨啊。

    ***********************************

    4/11/2oo3

    司徒清影一下儿蹦了起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想和他好,我讨厌男人!”

    “…”坐在小沙上的何莉萍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满脸的惊讶,倒不是因为讨厌男人的问题,而是对方爆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前兆。

    司徒清影已经意识到自己把美妇人吓着了,赶忙坐了下来,她拼命的想把呼吸调整均匀,但一张嘴还是有点儿喘,“呼…我不是要跟侯龙涛好。”

    “那…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

    “要…要我!?”何莉萍突然想到了如云和月玲,“你是…你是同性恋…”

    “是又怎么样,只要你肯做我的女人,我就要干爹饶侯龙涛不死。”

    “做梦!”这回轮到何莉萍怒了,她快步走到门边,拉开了大门,“你给我滚出去!”其实如果司徒清影有侯龙涛一半的耐心,分析形势,讲明利害,还真没准儿能把何莉萍说动,但她却用了一种老流氓仗势欺人的口气,就算何莉萍再为爱人担心,就算侯龙涛对于女人和女人之间虚龙假凤的游戏再怎么不在乎,她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但这也不能全怪司徒清影,她就只知道这么一种对付女人的手段。“九龙一凤”,那些小太妹巴结都来不及,“凤姐”想找个妞儿睡觉,那真是再容易也不过了,偶尔碰到对“搞同”有点儿抵触情绪的,也是一句恶语、一句威胁就搞定了,这么多年了,她总共也就用过一次暴力。今天,她也用的是自己最熟悉的方法。

    司徒清影看着何莉萍坚毅的表情,真是越的喜爱,攥起的拳头松开了,威逼不成也不是完全没有料到的,不能冲动,还是要照着事先定好的第二套方案进行,她的脸上突然又出现了笑容,“你要我走?没问题,”她从自己的小包儿里掏出了一个空的矿泉水儿瓶儿,“外面很热,你能帮我打点儿水吗?”

    何莉萍一听就知道对方是在胡搅蛮缠,“你开什么玩笑?院儿门口就有小卖部,而且那听饮料你动都没动,你把它带走吧。”

    “萍姐不知道这种饮料对健康没什么好处吗?现在的矿泉水儿也都没什么质量保证,我还是喜欢喝白开水。”司徒清影的脸上是一副不讲理的表情,翘着二郎腿,双臂展开放在沙背儿上。

    “你…你…”何莉萍气的直喘粗气,“你这么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怎么像无赖一样。”

    “没有必要骂人吧?你帮我灌一瓶子水,我不就走了吗?”司徒清影指了指电视柜上的一个装满水的大玻璃瓶儿,“瞧你气的,至于吗?不过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真想抱着你亲一亲,摸一摸。”

    “你…无耻!”何莉萍忿忿的骂了一句,但还是走过来抄起了茶几儿上的空瓶子,要说她还真是不怕无赖,开网吧的时候,小流氓儿见多了,可今天这个有点儿不同,是个穿着清秀、相貌俊俏的女孩儿,怎么处理好像都有点儿不合适。

    在美妇人背对着自己灌水时,司徒清影以很快的动作从小包儿里掏出一块白毛巾、一个棕色的医用试剂瓶,她把毛巾按在瓶口儿上,双手的位置一交换,就有一部分的液体流到了毛巾上。女孩儿将瓶子放下,猛的蹿到了何莉萍的背后,左臂抱住她的腰,用右手里的毛巾使劲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突如其来的袭击使何莉萍大吃一惊,是不可能想到要摒住呼吸的,她都没来得及反抗,就只觉得一阵头晕,举起的双臂也垂了下来,“咵嚓”,她手里的水瓶儿掉在了木地板上,摔得粉碎。虽然女人的身子都已经软了,攻击者还是有点儿不放心,又等了十来秒,才把她缓缓的放倒在地上,跑去关门。

    司徒清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蹲下身来,欣赏着即将到手的猎物。只见何莉萍双眼自然的合起,脸上的表情很平和,呼吸也很均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事实上司徒清影的做法是十分危险的,如果何莉萍的体质不好,或是有什么疾病,大量吸入乙醚是会有生命危险的,不过自从和侯龙涛好上之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得到了很大的增强,至于原因,不详。

    司徒清影从仔裤的大兜儿里掏出一副手铐,将美妇人的双手铐在背后,再把自己的双手伸到她腋下,一直将她的身体拖到了卧室里的大床上,自己下了地,往后退了两步,“萍姐,臭男人有什么好,你不觉得我的身体更美吗?”

    说着话,女孩儿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她先把腰侧的四颗扣子解开了,然后双手又移到了牛仔裤的两颗胸扣儿上,轻轻的一捻,整条肥大的裤子就一直落到了她的脚踝处。

    桃红色的小t-shirt、白色的鞋袜都褪去了,司徒清影的身上只剩下了一套可爱的纯白少女内衣裤,虽然是同性恋,但毕竟是女儿身,她也爱干净,也知道打扮自己,决不会穿男式或老太太式的,却也不会像其他成年女性那样为了取悦男人而穿着性感的内衣裤(这是她的想法),简单的少女式便成了不错的选择。

    司徒清影的皮肤很白,身材也非常好,就算穿的是毫无提臀托胸作用的乳罩儿和内裤,一样是前凸后撅,正经是一颗完全熟透了的水蜜桃。她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的欣赏何莉萍的“睡相”,今天来之前,她已经让人打听清楚了,薛诺最早也要到5:oo才会离开学校,她有的是时间。

    女孩儿的一只玉手伸到了背后,两根手指轻巧的一捏,她又把胳膊交叉,两手在肩膀上一弹,紧接着双臂下垂,雪白的乳罩儿就顺着她上身柔滑的曲线飘然而落,露出了两座更加白皙的肉峰,在空气中微微的颤动,两颗棕色的尖端羞涩的躲在乳晕中,只是稍稍露头儿,并不非常的明显,也许是因为还未受到刺激的缘故吧。

    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的,司徒清影的双手已经从下面托住了自己的乳房,轻轻的“照顾”着这对儿漂亮的“妹妹”,随着她呼吸的逐渐加快、加重,两手不断加力,揉捏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她的两根中指压住了乳尖儿,向外放开时,两颗奶头儿就像是被吸出来一样,慢慢的变硬长高,直到她的四个手指可以把它们捏住把玩儿。

    因为司徒清影的身份,她已经一年多没亲自跟人动过手了,所以本来很短的指甲也留长了,她喜欢用长长的指甲在自己乳头儿尖儿上的奶孔上抠划,“啊…啊…”一股股的快感的热流成网状向四下散开。高耸的乳房在手中变换着行状,柔软的乳肉从指缝儿间挤出,像绸缎般的滑亮。

    对于双乳的爱抚只是前奏,司徒清影小腹里那团火渐渐的燃烧了起来,她的右手继续捏动胀的奶子,左手按在自己平平的小肚子上,向下一搓就滑进了小内裤里。“嗯…”女孩儿敏感的阴蒂早就已经勃起了,顶出包皮之外,被手指一碰,立刻就产生了使双腿都颤抖的快感。

    手淫对于司徒清影来说是驾轻就熟,中指用力的压在阴蒂上碾着,食指、无名指撑住大阴唇。“啊…呼…”她的手指连同呼吸一起,都在颤,中指已经无法停留在那一点上了,稍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