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胶孟窦庇谕焉恚纱嗑鸵豢诩郏磺3椋蝗痪偷冉痪创怼a饺酥晃辖衾肟簿痛鹩a饲谜舶选氨础钡某蹬贫窍铝耍蛩闳蘸笤俦ǜ础!?br />

    “喂,毛总,跟丢了。”

    “侬是干什么吃的!?他这两天都干什么了?”

    “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在‘龙柏’视察工作来着,检查了一下保险库,从公司的单位里取了一些文件,然后…”

    “等等,他从公司的单位里取了东西?”

    “是。”

    “侬怎么不早汇报?”电话另一边的毛正毅真的是怒吼了起来。

    “您…您说只有他在‘兴业’的行动才需要具体汇报的。”

    “他妈的,废物!侬现在在哪里?”

    “还在‘世贸’外面。”

    “侬还等什么?现在就给保安部打电话,让他们派人在我办公室外面守着,谁也不许进,侬也要去,在我回去之前,侬一步也不许离开,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

    “是是,毛总放心。”

    放下电话后,毛正毅快的在极尽奢华的大卧室里踱步,他不明白是什么促使一向忠心耿耿的看家狗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咬自己一口,而且还是直接去咬自己的救命稻草。他又抄起了电话,“立刻去机场。”可惜的是由于“非典”的影响,以香港作为起点或终点的航班都减少了,本应是每天都有回上海的航班变成了二、四、六三天,他不得不先从6路到深圳,再乘飞机…

    ***    ***    ***    ***

    “唔唔…”女秘书拼命扭动着身体,眼中充满了恐惧,她被按到了书桌前的高级木椅上。文龙把箱子扔在地上,从里面取出一卷儿宽胶条儿,过来先把女人的双臂缠在了两个扶手上,紧接着又把她的嘴封上了。侯龙涛腾出了手,从纸箱中取出改锥,开始拆电脑,原来箱子里就只有两样东西。

    文龙把女秘书的双腿分开,正好儿能和椅子的两个前腿儿缠在一起。女人穿着一跳短裙,两条丝袜中的玉腿还真挺好看的。文龙边慢慢的站起,边顺着她的双腿向上摸,直到摸到了内裤的边缘,他装出一副变态奸魔的表情,拍了拍女秘书惨白的脸颊,“嘿嘿嘿,等我办完事儿再陪你玩儿个痛快。”

    “玩儿你大爷,”侯龙涛轻轻踢了文龙的屁股一脚,他已经把两块儿硬盘都拆下来了,“走吧。”

    “等等。”文龙用剩下的胶条把女人和椅背儿固定在一起,“呵呵,小姐,我们是‘正义三人组’,不会伤着你的,说不定以后咱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呢,哈哈哈。”三个人刚刚大摇大摆的出了总裁办公室,就看到两个保安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保安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对面是吴倍颖和两个从没见过的“内保”,而且自己才接到不许任何人进入总裁办公室的命令,“吴总,这两位是……?你们…?”侯龙涛走到两人的面前,一脸友好的笑容,猛然用手里的两块儿硬盘砸在了他们的脑门儿上,他们连哼都没哼,就晕倒在地了…

    ***    ***    ***    ***

    “毛总,不好了,吴总已经离开‘兴业’了,他们三个人,打晕了两个保安,还把您的秘书绑起来了,他们把您的硬盘偷走了。”

    “…”毛正毅手里的电话掉在了车里,他一阵头晕。

    “毛总,毛总,怎么办啊?”听筒里的人还在请示着。

    毛正毅捡起手机,“侬立刻派人到机场、码头、火车站、长途车站,再让所有的计程车公司把包车离沪的情况都报上来。另外两个是什么人?”

    对方根据保安的叙述,把他们的长相形容了一下儿。“侯-龙-涛,”毛正毅把牙咬得“咯咯”直响,“绝不能让他们三人离开,就算是把上海滩翻个个,侬也要把他们留住,活的可以,死的,也可以。”老毛下一个电话是打给上海市公安局的…

    ***    ***    ***    ***

    虹桥机场的售票窗口处站着三个男人,正在打听去北京的航班的情况。柜台后的小姐查了查电脑记录,“今天十五点以后的航班都取消了,其它的也都满员了,只有十二点三十五起飞的ca1568的公务舱还有一个空位。”

    “只有一个?”

    “嗯…十四点十分起飞的mu581的头等舱有五个空位,但因为那是从洛杉矶飞过来的,再转飞北京,所以是在浦东机场。”

    “好,”侯龙涛掏出信用卡,“ca1568的一张,吴倍颖,mu581的两张,侯龙涛,林文龙,三个都是先生。”

    “好的,”小姐把票开了出来,“ca1568还有不到四十分钟就要起飞了,您需要抓紧时间。”

    “谢谢。”

    三个人离开了柜台,侯龙涛把一张机票交给吴倍颖,“吴先生带着东西先走吧,我会给古叔叔打电话,让他派人接您。”

    “四哥,走吧,”看着吴倍颖进了候机厅,文龙转过身,“咱们也得抓紧时间。”

    “急什么,还有两个多小时呢。”

    “咱们怎么去?”“当然是开车了,”

    侯龙涛把手里的钥匙一抛,“我还真没开过大车,试试什么感觉。”

    “你他妈认道儿吗?”

    “他车里有地图,我驾驶‘巡洋舰’,你是导航员。”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大厅…

    “那是老吴的车吧!?”

    “没错。”

    “快快,快追,我打电话叫人。”在虹桥机场二层,一辆“捷达”里的人现从下层的停车场开出来一辆“巡洋舰”,“捷达”司机的眼神儿很好,看清了丰田的牌照,正是吴倍颖的车,立刻就跟了上去。

    侯龙涛可不知道已经被人盯上了,开的并不是很快,不一会儿“捷达”就与他并行了。

    “四哥,看外面。”

    “怎么了?”侯龙涛一扭头,只见“捷达”副座儿上的人正在示意自己把窗户打开,因为他看不见自己,样子好像还很着急。

    侯龙涛把车窗按了下来,“有事儿吗?”他知道对方听不见自己说什么,所以脸上的表情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捷达”里的人向“巡洋舰”的后轮儿指了指,然后就把车窗关上了,“捷达”也稍稍的减,落到了后面。“什么事儿啊?”文龙低头看着地图。

    “肏,可能是后轮儿瘪了,没觉出来啊。”这种在路上互相提醒的事儿是常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虽然侯龙涛真是没觉出跑偏,但出于安全起见,他还是把车驶向了停车带。

    侯龙涛停下车,打开门儿,想要下去检查一下儿,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突然现“捷达”也在后面不到五米的地方缓缓的停下了,这可就有点儿奇怪了,难不成他们还要帮自己换轮胎?这年头儿,这么热心肠的人还真没见过。

    “捷达”挡风玻璃左上角儿上贴着的一张通行证一类的东西引起了侯龙涛的注意,仔细一看,上面竟然写着“上海地产”四个红字儿。与此同时,“捷达”的四个车门儿全开了,四个人开始下车,其中一个手上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阳光射在上面,把侯龙涛的眼睛晃了一下儿。“孙子抄家伙了。”这是他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四哥,你干嘛呢?”文龙看到侯龙涛的动作停止了,还以为他是突然懒得下车了,“肏,懒屄,行了,行了,我下去看看吧。”他说着就要下车。

    “别动!是毛王八的人!”侯龙涛连车门儿都没来得及关,挂上档,一脚油儿就蹿出去了。

    “捷达四人组”一看目标识破了自己的身份,赶忙又都回到车上。“快追,吴倍颖在车上吗?”

    “不知道,可能在吧,不管怎么招,先把他们拦住再说。”

    “他们现在在延安路,由西向东。拐了拐了,上了南京路。”其中的两个开始通过手机调集拦截目标的人马,看来还不止一路…

    1g3349 2oo6…o1…1o 2o:24

    第九十一章 新上海滩(二)

    编者话:两年前,我从北京飞美国,在浦东机场出关,因为飞机的机械故障,需要在上海停留很长时间,国航就送乘客去定点的饭店(已经忘了是哪家了),我也就有机会看到了一小段儿新浦东,本章中出现的浦东就是按照那时的印象写的,很可能已经有与现实不太相符的地方了。实话实说,我对硬件不太熟,可我还真是狠狠的摔过几次硬盘,没出什么事儿,也就那么写了,但是既然有高手指出问题,会在合集中改成两头相撞。因为“海岸线”的特殊要求,合集只会在另外三地出。涉及法律的问题,没必要讨论了,在美国这个“民主天堂”都有lega1 neta1,法律条文是怎么写的真的重要吗?政府可以让有罪的人变得无罪,同样可以让有效的合同变得无效,更何况毛正毅本身就不具备贷款资格,退一万步,就算香港法律可以不承认大6的法规,“中银香港”做为国有银行,仍旧需要遵守国家的行政条款。合同上所注明的“以当地法律为准”是有先决条件的,如果美国的a片公司和中国某公司在美国签订了在中国拍a片的合同,“以当地法律为准”这几个字连屁都不值。网络上的h文中出现明星,从来都是使用真名,《金鳞》也是继承了这个传统,《金鳞》没有经济目的,而且注名了“纯属虚构”,如果真要怕,更应该怕官儿,虽然姓都改了,但官职全是现实中的。“公社”的网址变换,请注意末尾的新地址。真没想到上海还有“门槛儿太高”的商城,在北京,什么燕莎友谊、国贸王府,只要是商城,揣着一块钱就进。不过还是那句话,既然有读者提出来了,改成“华联”应该就没问题了吧?大部分读者都觉得侯龙涛这次太大意了,有点儿不应该,但以前更多的读者是觉得他比诸葛亮还能算,这次不就是没算到?

    ***********************************

    4/11/2oo3

    在美国的大街上,最常见的跑车就是porsche 911,以前侯龙涛上学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几辆,他曾经将那些911当成假想敌,开着他那辆88年的本田雅阁lx,在市区内狭窄的马路上跟人家狂飙,经常是在限4o迈的地方开到8o迈,也就是在13o公里左右,当然了,对方并不知道他是在跟他们较劲,要不然911一脚油儿就能把他甩没了。

    侯龙涛练就的那点儿的本事现在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不过今天他开的是一辆性能占优的车。“巡洋舰”在不算特别拥挤的车流中“左突右冲”,虽然引来了一连串儿的喇叭声,但也很快就把“捷达”落下了老远,要不是因为前面的车辆在红灯时堵住了路口儿,他早就“远走高飞”了。

    “下一个大路口儿是江宁路,不要拐,再前面到石门路左转,然后第一个路口儿右转,上北京路,一直开,过了友谊商店左转,上中山东路,过了黄浦江就离浦东机场不远了。”文龙把整条路线都勾画出来了。

    “北京路?去了‘路’字儿,不就到了咱们的地盘儿了。”这个时候侯龙涛还是没忘了说笑。

    好看的txt电子书

    “巡洋舰”领先的不少,但却无法彻底的把“捷达”甩掉,一直到了浦东,它仍然没从后视镜里消失。虽然浦东的开已经很有规模了,可比起上海的老城区,还是略显荒凉,可能主要是因为浦东大部分的地区都是用于居民新居,少了大型的商业中心,越是接近浦东机场越是如此,甚至还能看到农田,但道路却宽阔了,车辆也少了很多。

    “嘿嘿,这回你还怎么追?我肏!”侯龙涛刚笑了两声,脸就又沉了下了。

    “怎么了?”

    “我狂开了快半小时了,就算是在北京也早该有人报警了,可到现在都没有警察来拦咱们,一定是老毛要他们暂时不要插手。这是老毛的地盘儿,却一直只有一辆车在追咱们,妈的,肯定有人在前面等咱们,说不定所有的机场、火车站什么的都已经有他的人了。”

    侯龙涛的想法大部分正确,只有一点,并不是没有别人在追拦他们,只是因为他开得实在太疯了,三路拦截的人都没赶上,他的这个判断失误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但实际上却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这时候,天慢慢的阴下来了,看样子可能要下雨了。

    “嗨,别慢下来啊。”文龙叫了一声。

    “噢。”侯龙涛看到“捷达”再次出现在了后视镜里,赶忙又狠狠的踩下了油门儿,拐了个弯儿,不再朝机场的方向开了。

    “现在怎么办?”

    “肏,机场是不能去了,你现在就给北京打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