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幌不兜那榻凇⑷宋铮抑皇且桓龈崭铡耙荒昙侗弦怠钡囊涤嘧骷遥浴督鹆邸防镉涝兑膊换嵊信耸艿健翱衽啊薄!?br />

    ***********************************

    4/5/2oo3

    清明节在现代人的眼中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所以整个陵园里也没几个人,侯龙涛拉着女人的手,慢慢的走在通往山顶的石路上。何莉萍虽然已经三十九岁了,看上去却顶多就是三十出点儿头儿,要不是因为丰满的身材、人妇的化妆、稳重的穿着,说她不到三十也毫不过分。

    侯龙涛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一天比一天漂亮了。”

    “哼,我又不是小丫头,不用你这么哄我的,我只能越变越丑。”何莉萍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喜欢男人对自己的赞美。其实如果要是把她在跟了侯龙涛之前的照片和她现在的样子比,她还确实是更显年轻了,至于原因,就很难说了。

    凤凰山陵园为顾客提供了三种墓型,经济性、普通型和豪华型,但邹康年的不是其中任何一种,侯龙涛为了不让他受风吹雨淋,特意请人建造一间宽敞的大理石房,屋顶用的是与饭店里落地窗相同的钢化玻璃,这样他就可以同样的享受阳光,陵园每三天就会派人打扫一次,以保持室内的清洁。

    侯龙涛单膝跪地,一只手放在邹康年镶入墓基中的遗像上,“邹老,您对我的好处我永远都不会忘的。您的大礼确实让我在床上战无不胜,我这么说绝无不敬之意,那种结果也是您所希望看到的吧?等我腾出手来,一定不会再让您的大名埋没于市井之中的。”他起身从旁边的条案上取下三根长香,点燃之后插入墓基上的铜制香炉里。

    男人转过身,再次拉住何莉萍的手,“呼…走吧,去看看我老丈竿子。”何莉萍亡夫的墓就在不远的地方,设计和邹康年的相同,这回轮到侯龙涛“看门”了,但他可没打算乖乖的待着,他从里面把桃木的雕花儿大门轻轻的关上了,还上了锁。

    何莉萍为了方便走动,长裙最下面的三颗扣子一直就没有系,所以现在下蹲也没什么困难,她将一束桃花儿和柳枝放在亡夫的墓基上,轻轻的自语道:“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你还住得习惯吧?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和诺诺过得很好,什么都不缺,龙涛对我们的照顾是很细心的。”

    “是啊,老丈竿子,我是真心疼爱她们母女的,”侯龙涛上前两步,蹲在了美人的身边,“你可以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给我。”他边说边伸出左手,在女人被裙子绷的圆滚之极的屁股上色色的抚摸了起来,还扭过头,在她丽色照人的脸蛋儿上舔了两下儿,并且不不断的向她的小嘴儿移动。

    “你呀,就会干这种不合时宜的事儿。”何莉萍在男人的肩膀上轻轻推了一把。

    “啊啊啊……”侯龙涛的姿势本来就不稳,再一受力,立刻就坐在了地上,“你要谋杀亲夫啊?”

    “嘻嘻,”何莉萍像少女一般的笑了起来,赶忙站起身,向男人伸出了手,“谁让你老是没正经的,快起来吧。”

    侯龙涛脸上满是淫邪的笑容,身子一站直,立刻就用左臂把女人揽到身前,“怎么不合时宜了?我现在就要在我的老丈人面前,以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有多疼我的丈母娘。”话一说完,也不等美人反驳,右手就捏住了她的脸颊,舌头猛的插进她被迫张开的檀口,拼命的搅动了起来。

    “唔唔…”何莉萍双手推住了侯龙涛的肩膀,身体扭动着,他是自己今生最后一个男人,明显是没有特别强有力的理由拒绝他,但还是觉得在亡夫的墓碑前做爱很不妥。可她被抱得很紧,加上男人那条要命的舌头不断挑逗着她,美人的挣扎渐渐变得无力,两手也改为扶在男人的后脑上,螓微晃,自觉的磨擦起他的双唇。

    侯龙涛现爱妻已经在配合自己了,右手便放开了她的脸颊,顺着她身体的线条儿慢慢下移,隔着上装,用虎口卡住她丰满乳房的下缘,用力推挤,然后再将手掌按在她平平的小腹上,轻轻的揉抚,最后来到她的小腹下,解开了长裙中间偏上的两颗扣子,手掌从开口儿处伸了进去。

    “啊…”何莉萍皱起了眉头,垫起脚尖儿,身子向上一挺,红唇脱离了男人的嘴巴,螓后仰,她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经落入了“敌手”。

    侯龙涛把火热的呼吸喷到女人白皙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舔舐她的雪肤,右手的两根手指按在了她的阴户上,就算是隔着一层光滑的无缝内裤,仍旧能感受到那里所散出的热量。

    “老公,别…别这样,嗯…老公,这里不…不合适的…”

    “好老婆,我要你,现在…”侯龙涛拨开了女人的内裤,刚刚碰到稀疏的阴毛,火烫的肉唇就像有灵性般的向两边自动分开了,中间的小肉孔产生了强大的吸力,男人抵挡不住那种诱惑,顾不得慢慢的玩弄了,一下儿就把手指插入了美人的嫩穴内。

    “嗯嗯嗯…”何莉萍为了防止自己叫出声,急忙用男人的嘴唇堵住了自己的樱口,她知道现在的地点不合适,可越是不合适,她得到的快感就越强,就像是一边做爱一边讨论女儿的事情,或是当着薛诺的面儿被爱人搞得高潮连连。她为自己的“变态”感到耻辱,但却没有力量进行抗争,况且爱人从未嫌弃过自己,何必要抗争呢。

    侯龙涛的手指与女人的阴道内壁绞在一起,又有爱液的滋润,小幅的活动就会产生“咕叽咕叽”的水声。“难…好难听,老公…啊……不要…不要再抠了,嗯…嗯…不要再抠了…”何莉萍想把颤抖的双腿夹紧,但却不能保持住,变成了用阴道里弹性十足的肌肉主动夹放侵入体内的异物。

    尊重女性的意愿一向是侯龙涛的作风,他把手指轻轻的抽了出来,放进自己嘴里,把上面沾着的透明粘液吮掉,“宝贝儿,把腿分开一点儿,听话。”

    “啊…啊…老公……”何莉萍的双腿有点儿不听使唤,用手扶住了男人的肩膀,才勉勉强强的把两只并在一起的高跟鞋分开了十几厘米。

    侯龙涛的双手插入了女人的腋下,他缓缓的蹲了下去,两手也跟着抚遍了那诱人的曲线。何莉萍的一部分视线被自己高耸的胸脯儿挡住了,看不到男人脸上的表情,但却能想象的到那充满情欲的眼神,“老公…你…你要怎么样…怎么样啊?”侯龙涛把双膝插进女人的腿间,向两侧一分,扩大了它们的距离,两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起丝袜包裹的小腿。

    “再…再向上…向上…”何莉萍娇声要求着,伸出舌头舔着自己干的嘴唇儿,她一手搂住了自己的腰身,另一手则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不用女人说,侯龙涛也不会只满足于抚摸小腿的,他开始边解裙子上剩余的扣子,边在丝袜美腿的内侧亲吻,当他舔到大腿根处的白肉时,黑色的长裙就只靠最后的两颗腰扣儿来维持不落了。

    “老公…老公……”何莉萍感到男人正在试图将自己大腿上的淫水儿舔舐干净,但那是不可能的,更多的爱液正不断从自己的小穴中涌出,她稍稍弯腰,抓住了爱人的头,将他的脸往“泉眼”处按压,只有堵住了那个缺口,才能真正的使大腿保持干燥。

    侯龙涛捏住了女人软乎乎的屁股蛋儿,大嘴一张,就和阴唇接上了吻,美人滑嫩的下体总给他一种入口即化的感觉,所以他也就服侍的格外细心,阴蒂头、阴蒂包皮、阴蒂悬垂部、阴蒂系带、大阴唇、小阴唇、尿道口、阴道口和阴道内壁,他的舌尖儿滑过了每一点,没有放过任何能给爱妻带来欢愉的微小部分。

    “老公…啊…啊…不行…不行了…”何莉萍的臀肉跟着双腿一起颤了起来,她弯腰的幅度也加大了,但螓却极力的仰着。

    侯龙涛突然站了起来,舔掉嘴边的爱液,拉开裤子的拉链儿,掏出了被裤子禁锢得疼的肉棒,紧接着又捏住了女人的臀峰,向上猛的一提,“来吧,宝贝儿,可以了吗?”

    何莉萍揽住了男人的脖子,双腿盘住了他的腰,又腾出一只手,伸到屁股下面,调整好那根巨棒的角度,身体向下一沉,“啊……进来了…它进来了…好…好大…好美…啊………”她现在的样子美艳之极,长裙的两扇前摆完全分开,挂在她的屁股后面,雪白的大腿与纯黑的长袜形成鲜明的对别,臀腿间的曲线丰满柔滑,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侯龙涛紧捏着女人的臀瓣,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抛动她丰美的身体,用她的湿漉漉的小穴套动自己的肉棒,虽然以他的体格儿,这个姿势一点儿也不算费力,但却实在是不够过瘾,如果在搞一个成熟美妇的时候,不能看着她圆硕的屁股、不能揉捏她肥嫩的奶子,那可就太遗憾了。

    “别…别停啊…老公…别停…”何莉萍突然感到男人不再帮助自己了,刚刚被舒舒服服的撞了两下儿的子宫哭着喊着想要继续,求人不如求己,她的双腿用力,开始上下左右的腰动自己的臀部,但这种不疼不痒的研磨和被男人强有力的肏干的效果比起来,简直就是隔靴搔痒,“老公…别折磨我…”

    爱妻脸上焦急的神情就是对男人最好的鼓励,侯龙涛掐住女人的细腰,将她从身上推了下去。

    “老公…”何莉萍噘起了嘴,哀哀怨怨的看着男人,“你不想要,就别这样逗人家嘛。”

    “哼哼,瞧把你急的,我让你失望过吗?”侯龙涛伸手抚摸起女人的脸颊,嘴巴也凑了过去,叼住她红艳的香唇。

    “嗯…”何莉萍抱住男人的头,一条腿抬了起来,又想往他身上爬。“等一等,”侯龙涛及时制止了她,将她上装的扣子全部解开了,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绸子吊带儿内衣,虽然这种宽松的内衣没有胸罩那种上托的作用,但那对儿三十九岁的乳房却毫不下垂,仍旧骄傲的挺起,“转过身去,让我从后面干你。”

    何莉萍转过身,不用爱人教,她弯下了腰,把屁股高高的撅起,双手扶住亡夫的墓基,由于她没有女儿那样的柔韧性,两条腿是弯曲的。侯龙涛把长裙撩了起来,两根大拇指插入了内裤的裤腰里,缓缓的将它向下拉到女人的腿弯处,紧接着就在她的屁股上舔吻了起来,“大宝贝儿,你好美,像少女一样的嫩。”

    “嗯嗯…嗯嗯……”何莉萍摇摆着美臀,“老公…等…等不及了…大鸡巴老公…快…快进来吧…”

    “好老婆,我这就让你爽。”侯龙涛直起身,卯足了力气,将阳具狠狠的捣入了女人的小穴内,一旦柔软的腔壁将他的性器完全包裹住了,他就开始玩儿命的抽插,没有任何过渡,一上来就毫无保留。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老公…啊啊啊…”何莉萍是边哭边喊的,她太喜欢被爱人这样激烈的奸淫了,“爽…爽…爽死了…老公…爽死了…”

    侯龙涛咧嘴一笑,“让你更爽。”他弯腰压在了女人的后背上,双手前探,抓住了已经从内衣中蹦出来了的大奶子,四根手指紧捏两颗小烟囱般的乳头儿,臀部继续拼命的耸动。

    何莉萍叫得更响了,四肢已然麻木,无知觉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连续不断的快乐电流冲击着大脑,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膨胀、再膨胀,终于全部炸裂了开来,她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了,看到了镶在墓基上的亡夫遗像,她在心中念了一句,“看到了吗?我现在有多幸福…”这一刻,政权的交接才算彻底完成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小十分钟之后,一男一女从墓室中走了出来,何莉萍虽然已经着装整齐,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她走在前面,拉着男人的手,好像很急的样子。凤凰山的墓群里并没有洗手间,上山扫墓的人要是内急,就必须回到山下的陵园管理处,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忍个十几分钟应该没问题。

    走了才有十几米,何莉萍突然蹲了下去,一脸痛苦的表情,“老公,我…我实在忍不住了。”

    “好办。”侯龙涛一把将她拽了起来,拉进了旁边茂密的松树林里,“就在这儿吧。”

    “啊?”

    “怎么了?你不是忍不住了吗?放心吧,我给你放哨儿。”

    “这…这…”

    “喂,你想尿裤子啊?我可不管给你舔。”

    “唉…”何莉萍是真的急,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她飞快的把长裙最下面的几颗扣子解开,转过身,拉下了内裤,将裙子卷到腰上,蹲了下去。侯龙涛一听到水流激射在泥土上的声音,立刻不再履行承诺,蹲到了女人的身边,左手从后面伸到她的屁股下,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