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2部分阅读
    自己了,虽然离“爱奴”还有半步之遥,但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侯龙涛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微笑着欣赏了几分钟,竖起大拇指,小心翼翼的塞进女人的阴门中,中指正好按在了米粒儿般的阴蒂上,弯下腰,伸出舌头,在她圆滑的屁股蛋儿上舔了起来,“很漂亮。”

    “谢…谢谢主人。”

    “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说着话,男人的舌尖儿开始缓缓的在她小巧的屁眼儿上打转儿。

    “嗯…主人…”女人的细腰开始下压,侯龙涛跪在她的身后,双手分开她饱满的臀瓣,圆大的龟头儿撑开了稍稍肿的两片阴唇,缓缓的向里挺进,直到和子宫吻在了一起。“啊…啊…啊…”任婧瑶极力的仰起头,她早已爱上这个男人了…

    ***    ***    ***    ***

    星期四上午,东星集团的总经理田东华和秦皇岛市的吕市长在正式的协议书上签了名,从此开始了双方互惠互利的合作。多家河北省省级的报社、电视台派出了记者前来参加签约仪式,这对于今后在省内其它城市推广“东星净化器”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行政法规的不断出台,“东星”的前途可以说是无量的。

    就当田东华、文龙和市委一班人在秦皇岛大酒店的包间儿里大摆庆功宴时,侯龙涛一行五人已经静悄悄的登上了飞往北京的班机。

    “真他妈没劲儿,”马脸大声抱怨着,“在房里关了小三天,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

    “这么多废话,这三天你找了多少小姐?”刘南扇了他一个瓢儿,“老实交代。”

    “也就三个,五哥叫了五、六个呢。”

    “你怎么知道的?不是说不让你们出门儿吗?”侯龙涛皱起了眉头。

    “他打电话问的,瞧你丫紧张的。”二德子白了他一眼,“在客房里干小姐有什么意思,玩儿小姐当然是直接在歌儿房或是桑拿室里才有情趣,下次再有这种事儿千万别叫我。”他也开始抱怨。

    “别这个那个的,在房里关三天,你每年就能多买两、三辆s6oo,什么时候你有这种好事儿,别忘了告诉我。”侯龙涛对这个五弟的德行真是哭笑不得。

    “这回你放心了?”刘南不再说笑了。

    “唉,他要是收了,那我才真放心呢。”

    “为什么?”刘南没有得到侯龙涛的回答,他有时候也猜不透四弟的心思…

    ***    ***    ***    ***

    回到北京后,侯龙涛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取大胖关于吴倍颖近期活动的汇报。

    “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见的全都是有身份的人。”

    “什么有身份的人?”

    “起先我也不知道,是坛子他们去跟的,文龙去秦皇岛的头一天,他没事儿干,就也去凑热闹。你知道的,他最爱看那些大老板的传记,他认出那人是四通的一个总儿。”

    “四通的?”

    “还不止呢,这几天我就让坛子他们多注点儿意,拍了几张照片儿,”大胖把一个信封儿扔在了桌上,“全在这了。”

    “这都是谁啊?”侯龙涛看了几张,一个也不认识,其实他对国内的大户并不熟悉,因为跟他们扯不上关系。

    “联想的、北京轻汽的…”大胖说了一堆知名企业。

    “他情绪怎么样?”

    “据坛子说,不太好,他每天见人之前都神采奕奕的,可等人一走,他就显得垂头丧气的。”大胖扔过来一根儿烟。

    “一个星期了,我也该去拜访拜访那个读书人了。”侯龙涛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    ***    ***    ***

    星期五晚上快1o:oo时,吴倍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位于王府井金鱼胡同八号的王府饭店,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洗个澡睡觉。

    “吴先生,”大堂前台的小姐叫住了他,“有一位先生在咖啡厅里等您呢,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

    “什么人?”

    “他说是您的老朋友。”

    “知道了,谢谢。”

    吴倍颖走进了咖啡厅,这个点儿上已经没什么客人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门口儿一张圆桌儿边的沙上的侯龙涛,这还真是有点儿出乎意料,“侯先生,您是在等我吗?”

    “这里还有吴先生认识的人吗?”

    “前台说是我的老朋友,我和您最多也就算是萍水相逢吧?”吴倍颖的语气虽然很平和,但从字面儿上看,并不是太友好,因为他本能的感到来者不善。

    “呵呵呵,吴先生太见外了,您可以把我的老婆送人,咱们的关系还不算密切,咱们还不算是老朋友吗?”侯龙涛是在冷笑,把脸也沉下来了。

    “我不懂您说的是什么。”

    “大家都是明白人,毛正毅那个农民连如云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是绝对不会想到要通过她来筹资的。”这一点是前几天才想通的。

    “我不想在背后讨论我的老板,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上楼休息了。”吴倍颖转身就要离开。

    “吴先生,不用这么急着走吧,我今天来不是跟您讨论如云的事儿。我知道您心情一定不好,一个多礼拜的白眼儿,是人也不会好过的,更何况是堂堂农凯集团的副总经理呢,但我觉得您还是有必要听听我想说的话。”

    “什么一个多礼拜的白眼儿?”吴倍颖刚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他嘴上装傻,心里却在盘算,“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什么目的。”

    “吴先生感兴趣了?那就请坐吧,咱们慢儿慢儿聊。”侯龙涛脸上露出了笑容。

    “您想谈什么?”吴倍颖坐进了沙里,他要弄清楚面前这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到底知道多少…

    1g3349 2oo6…o1…1o 2o:22

    第八十五章 无聊琐事

    编者话:有读者说在人物对话时使用京腔儿可以理解,但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叙事的时候也用儿话音,理由只有一条儿,没有儿话音,我自己读起来不舒服,写作先是娱己,才是娱人嘛。侯龙涛的乱伦情节是不可能在文中出现的,这是我当初公布的写作原则之一,我倒不是对于乱伦作品的作者有什么偏见,但我确实是把自己的思想赋予了侯龙涛,而且《金鳞》从整体上说是一部现实题材的小说,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点儿恋母情结,可如果在现实中,一个人真的对自己的母亲、姐妹产生了“插一插”的念头,哼哼,不客气的说,那可就真是不折不扣的“禽兽不如”了。icebaby刚满二十吗?那怎么可以看h小说呢?哈哈哈。因为问的人很多,所以再提示的稍微明显一点儿,对“老七”有疑问的读者,把任婧瑶第一次出场时的故事再看一遍。请对于我文度不满的读者,请不要再在回复中催稿了,每次看到“快写啊”、“太慢了”、“加快”一类的回复,都让我觉得我是半个月才一章。网上有很多关于为什么《金鳞》受欢迎的评论,或者说是推测,我也来做个推测,《金鳞》中,所有倒霉的人都是恶有恶报,大家可以找一找,没有一个是完全的“好人”(可能唯一一个受了池鱼之殃就是张军的老婆)。相反的,《金鳞》里善良、弱小的女性都是受保护的对象,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种文章看着才舒服。反观现在风行的虐文,清纯的少女、贤淑的妻子、善良的母亲、无数没有伤害过别人的女性的下场是怎样的。当然了,看着她们泄一下儿读者的兽性,无可厚非,毕竟不是真的去残害现实中的人物。但我认为,大部分读者的内心深处没有那么多的兽性,所以虽说我文笔差了点儿,h也没什么新意,《金鳞》这种“色亦有道”的小说还是会受欢迎。把女人抱在怀里精心的呵护,永远都比肆无忌惮的虐待一个女人更能使男人满足。纯属个人胡说,绝无它意。

    ***********************************

    3/21/2oo3…4/3/2oo3

    还没等二人进入正式的话题,服务员就通知他们咖啡厅要关门儿了,他们只好移座到大堂的休息厅。

    “吴先生有没有意思来‘东星’帮我?”侯龙涛点上一颗烟,然后把烟盒儿递到吴倍颖面前。

    “我抽不惯混合型的香烟。”吴倍颖掏出了自己的精装“红塔山”。

    “呵呵呵,那咱们的习惯正好儿相反,我是不抽烤烟。”

    “不光是习惯不同,互相也不了解,我想咱们大概是没有机会合作的。”

    “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儿,吴先生当然对我不会有什么了解了,但我对您的了解八成儿比您想象的要多一些。真是很遗憾,您不打算帮我,但如果吴先生有时间的话,可以对东星集团进行一些了解,我的邀请是永久有效的。”

    “谢谢侯先生这么看重我。”吴倍颖的言语客气了不少,“永久有效”,足以表示对方的诚意了。

    “既然吴先生没兴趣加入‘东星’,您对进‘常青藤’有没有兴趣呢?”侯龙涛喝了口矿泉水儿。

    “‘常青藤’?古总的‘常青藤’?”

    “对。”

    “是古总要你来的?呵呵,全智真是永不放弃啊,唉,我还是不能答应,至少现在不能。”

    侯龙涛一边的嘴角儿微微的向上翘了一下儿,吴倍颖的最后半句话暴露了两点,一是“上海地产”现在确实处于困难时期,二是他对毛正毅的忠心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所动摇了,因为据古全智介绍,在过去四年多里,不下十五次的私下邀请,他从没流露出一丁点儿要离开“上海地产”的意思。

    “看来毛老板遇到的麻烦还真不小啊。”侯龙涛开始进攻了。

    “什么麻烦?”

    “吴先生怎么问起我来了?要说您应该是最清楚的人啊。”

    “我不知…”

    “财政困难嘛,吴先生太瞧不起我了。”

    “呵呵,侯先生说笑了,我怎么可能瞧不起您呢。不过‘农凯’向来是以财力雄厚著称的,哪来的财政困难。”吴倍颖的警惕性很高。

    “哈哈哈,吴先生还说不是看不起我,那天吃饭我又不是不在,还有如云那件事儿,您不会是以为我的智力有问题吧?”

    “噢,我想侯先生是误会了,‘农凯’是在筹资以支持更大规模展,并不是因为什么财政方面出了问题。您也是生意人,应该明白,做买卖是不可能永远依靠自己的资金的。”

    “对对,但是做买卖更不能永远都依靠别人的资金,不过毛老板能不用外汇管理局的批文就贷出二十二亿港币,也真是神通广大了…”

    “这…”

    吴倍颖脸上的惊讶只是一闪即逝,但侯龙涛却看得明白,赶忙继续,不给他否认的机会,“如果他有批文,您也不用费尽心思从别的企业找钱了,吃银行才是‘农凯’的一贯作风嘛。”

    “我们手续齐全,吃银行也没什么不正常的,至于这次为什么不找银行,哪怕不是商业秘密,我也没必要对您解释。”

    “我也不需您解释,你我都清楚其中的原因,‘农凯’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没有东西可以抵押给‘中银香港’,真正有实力的企业又都知道你们在做些什么,不敢和你们掺合,我想您不用我详细的分析吧?”

    “您跟我说这些,到底目的何在?”吴倍颖确实不用侯龙涛再说,他能感觉到对方是真的猜到了“农凯”面临着严重的财政问题,但他并没有更多的重视这小子,因为他确信这是古全智传授的。

    “很简单,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农凯’的路已经走到头儿了,我不希望看着吴先生出众的才华与其一起覆灭。”

    “哼哼,”吴倍颖笑了起来,“覆灭?侯先生太危言耸听了吧?”

    “也许是,但您不否认‘农凯’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吧?您是商场的前辈、大家,对形势肯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您真的有信心渡过难关吗?您觉得有可能渡过难关吗?”

    “当然了,事在人为。”

    “自欺欺人。”侯龙涛的脸上突然换上了一幅鄙夷的神情。

    “侯先生,我一直都对您很尊重的,至于许小姐那件事儿,我事先并不知道她和您的关系,而且我也多次劝告过毛总不要心急。”

    “这些我都知道,要不然的话咱们今天就不会是在这儿同桌儿聊天儿了,我拼了自己的前途不要,也会拉您陪葬的。”

    “那我就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讽刺我了。”读书人嘛,吵架都像是在讲道理。

    “您是指‘自欺欺人’吗?您明知不可为,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