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0部分阅读
    “那你听没听说过‘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不瞒你说,最早我们是哥儿八个,我是老八,上面是有一个七哥的。”

    “是吗?”田东华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儿,“为什么现在只有七个人了?”

    “八、九年前吧,我四哥喜欢上一妞儿,可我七哥也喜欢她。要我说,漂亮姑娘多的是,犯不着为一个女人伤了兄弟感情,但他们俩都是花儿匠,你也能猜到了,都不愿意放手。俩人就说好了,公平竞争,让那女的自己选,不论她选了谁,另一个都不会记仇儿,结果我七哥胜出了。”

    “侯总报复了?”

    “一开始倒没有,三个月后,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联合了大哥和六哥,楞是把七哥逼得走投无路,要远下广东。”

    “这样啊…”田东华突然想起他们几个在聊天儿的时候确实说过这么一档子事儿,只是并没有明确的说那个男人是谁,而且言语中还颇有鄙夷的味道,“那个女的现在是侯总的一个情人?”

    “你怎么知道的?”文龙好像突然提高了警觉,眯起了眼睛,“是谁告诉你的?”

    “我跟侯总和刘总吃饭的时候,听他们提过一句。”

    “噢,什么情人,那种拒绝过我四哥的女人能有好儿?她只是个性奴,天天被弄得半死不活的。”

    “那要是侯总真的做得不对,当初其他兄弟就没有替你七哥说话的?”

    “我不是说了嘛,大哥和六哥不知道为什么是站在四哥一边的。”

    “那其他人呢?”

    “那时候三哥已经在美国了,不明真相,没有言权;你也看见了,我五哥成天就大大咧咧、浑浑噩噩的,他小时候就那样儿,什么也不上心;我二哥是根儿墙头儿草,你说他会为七哥说话吗?”

    文龙的描述完全符合这几个人在田东华心中的印象,“那你呢?”

    “我?我是老幺儿,说话没分量,就算这样,我还真帮七哥说了几句好话,要不然,我七哥想完好无损的离开北京都难。他走的那天,除了他家里人,就我一个人去送站了。七哥临上火车之前跟我说了一番话,现在想来,还真是很有道理。”

    “他说什么了?”

    “他说四哥这个人不值得掏心窝子,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四哥容不得身边有比自己更强的人,他之所以会和我们混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都没有他出色,实际上他是非常看不起我们的。”

    “这话有点儿太极端了吧?”

    “当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还为四哥辩解来着,可现在看来,丫他妈真的是看…”文龙突然住嘴了。

    “怎么了?”田东华估计文龙是一时激愤,才跟自己说这么多的,现在可能是有所顾虑了,“你放心,这是咱俩私下聊天儿,我不会跟旁人提起的。”

    “起初还没什么,但自从他从美国回来之后,横竖看我不顺眼,我怎么说话、怎么走路,交什么样的朋友,找何种女人,他都能挑出毛病来。”文龙越说越气。

    “小点声儿。”田东华现临座的乘客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赶忙提醒文龙。

    “开始是跟我一个人说,后来变成当着哥儿几个面儿数落我,现在倒好,在外人的面前也一样不给我留面子。肏,喝了几年洋墨水儿就把大尾巴露出来了,想当年要不是我撑着他,他能不能活到今天都不好说呢。”文龙真的挺激动的。

    “冷静点儿,文龙。”

    “哼,哼,哼,”文龙喘着粗气,下唇微微颤抖,看来心里的委屈还不小,“我…我对他何等忠心,一直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切…”

    “你也别想的这么多,也许侯总真的不是有心的呢。”

    “华哥,你也不用安慰我,我也想通了,反正分红有我的,合同也签了,他当他的大老板,我当我的傻财主。”

    “能这么想也好。”田东华拍了拍文龙的肩膀,微微一笑…

    飞机降落之后,田东华、文龙和两个“东星”职员没有像其他乘客那样坐机场大巴去候机楼,因为有一辆面包车在停机坪上等他们。“田先生,我是吕市长的秘书陈东,吕市长和洪书记已经让人准备工作餐了,我先送几位去饭店休息,晚上六点我会再去接几位的。”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儿…

    “工作餐”就设在田东华一行人下榻的秦皇岛大酒店,“天下第一关”是一个很大的包间儿,但还是坐得满满当当的,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委员长、公安局和交通局的领导干部,凡是有关的人员都到了。别看“秦大”只有三星级,但这顿“工作餐”的规格绝对过了北京五星级的大饭店,这就是山高皇帝远的好处。

    没等人问,田东华就主动的介绍自己的随员,特别是文龙,“这是‘东星’的副总经理林文龙先生,我们总裁侯龙涛先生的干弟弟。”他这话一出,本来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身上的领导们,全都开始亲近文龙,他们知道,像‘东星’这样的私企,多多少少会有任人唯亲的现象,“干弟弟”说话往往比“总经理”更管用。

    山珍海味,在北京不敢吃的,这儿都有;茅台、五粮液,在北京除了国宴上,见不着几瓶儿真货,这儿的却都是纯正佳酿。入席才不过半小时,文龙就已经稍显醉意了,市长、书记都把他当成了上宾,连连劝酒、夹菜,好不热情。文龙也是豪爽大方,来者不拒,想来这种级别的款待,侯龙涛大概都没受过吧。

    田东华看文龙是真的喝了不少了,才出面解劝,这顿饭不一会也就结束了。

    饭后的“娱乐”自然是不能少的了,但毕竟是要注意影响,只是由一位副市长陪同进行。饭店本身就有桑拿按摩的服务项目,公安局的局长出面,和桑拿的经理讲明,今天招待的是贵客,要最好的“服务人员”。

    文龙很是高兴,虽然他都醉眼朦胧了,但还是看到那位局长在说“贵客”时,大拇指摇动的方向是冲着自己的。没两分钟,几个个子高高的女郎就从里屋出来了,还真都有几分姿色。局长来到文龙面前,用手背拍了拍他的胸口,一脸淫笑:“这些都是头两天才到的,还新鲜的很呢,东北密,胸大腿长,好好享受。”他回头勾了勾手指。

    两个穿着吊带儿连身短裙的女人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老板,咱们进去,我们姐妹给您按按啊?”说着就要搂文龙。

    “等等…”文龙转过身,面对一直扶着自己的田东华,捏住他的肩膀,“华…华哥,还是你…你给我面子…呃…不像……不像我四哥,你…你学历比…比他高,却不小看我,你…你他妈才是真朋友…”

    “呵呵,别这么说,侯总最终不是还是同意你来了嘛。”

    “你不…不用替那个没良心的东西开…开脱。”

    “文龙,你醉了…”

    “我酒醉心…明白,我五哥告…诉我了,要不是华哥你替我说…话,他才不…不会让我来呢。你对…对我的好处,我不会忘记的。”

    “好了,好了,文龙,去蒸蒸吧。”田东华看着文龙搂着两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进入了内室,他再次微笑了起来…

    正式的谈判在星期三上午9:3o开始,地点是秦皇岛大酒店的会议室,而不是市委的会议室,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问题,田东华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文龙没来参加会议,田东华也没让人去找,他能够理解,喝了那么多的酒,紧跟着又和两个长相还不错的小姐胡天胡地,不睡到午后就算不错了。

    谈判的过程很枯燥,完全被讨价还价所充斥,秦皇岛方面在拒绝了2/8和2。5/7。5的分帐方式后,又拒绝了3。5/6。5的利润分配方法,虽然根据最初的部署,“东星”还有让步的余地,但田东华却不再降价,在这个价位上坚持住了。双方你来我往,都是在强调自己的苦处和对方所能获得的利益。

    经过小两个小时的较量,市里最终接受了3。5/6。5的报价。田东华审时度势,看得出来,双方的谈判策略基本上是相同的,所以他估计3/7是市里原先定好的极限。于是他并没有按照早些时候的计划,将运输的责任全部揽到“东星”身上,而是提出了双方共同负担运输费用的方案。

    秦皇岛本来就拥有国内数一数二的货运码头,可以找到最便宜的集装箱,所以这个提案也被采纳了。最后,田东华提出了disnett的问题,但作为交换条件,市里每年要接待“东星”一个七十人、为期五天的旅游团,包吃包住。如果真是要从价值上看,这条交易,市里赚大了,当然不会拒绝,还指定了秦皇岛大酒店做为接待单位。

    合同都是事先就起草好的了,只是没有数额在上面,现在只等重新打印之后,就可以正是签署一份为期五年的协议了,时间就定在明天一早。

    “田先生,我能跟您单独谈一下吗?”在市长、书记都离开之后,陈秘书并没有走。

    “当然可以。”田东华让两名“东星”的职员先去吃饭,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两个年轻男人。

    “陈秘书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怎么敢当呢,我就是想跟田先生商量件事,不过在我说之前,希望田先生能答应,无论您对我的提议赞成与否,咱们谈话的内容是要保密的。”

    “可以,咱们私人间的交谈,别人没必要知道。”

    “好,”陈秘书从公文包儿里取出一张纸,用红笔在上面画了两下儿,推到了田东华面前。

    纸上写着七个黑色的数字,“-25,1%,1。5%,15,15,5,5”,但其中的“1。5%”和一个“15”被红笔划掉了。田东华一看就明白了,只要再让五分利,自己就可以立刻得到十五万现金,每年还有一分的分红,那“5”是给两个职员的,至于那被划掉的两个数字,一定是给文龙的,但由于他没有与会,现在可以省下了。

    “这是吕市长和洪书记的意见吗?”田东华很平静,从大买卖里吃回扣的机会,他这个级别的高级打工仔经常会遇到的。

    “如果田先生还不满意,因为林先生与此事无关了,咱们还可以再商量。”

    陈秘书将纸拉了回去,把“1%”改为了“1。5%”,再次推了过来。田东华的脸上又出现了微笑…

    ***********************************

    编者话: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现了,这章中有两个段落是极为相似的,但那绝不是因为我在犯懒。

    第八十四章 忠诚测试(下)

    编者话:有读者希望我把女人们的相貌描写得具体一些,这个要求我大概是无法满足的,其一是因为我能力有限,描写人的相貌就是我的一个弱项;其二,我相信每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不同的如云、一个不同的茹嫣,还是不强行规定她们到底长什么模样的好。其实这也是看书的好处,可以将自己的想象力代入其中,就像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尽管央视版《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可以说是很漂亮了,但还是有无数的观众觉得她比不上自己心目中的林妹妹。那个“老七”和“女人”所遭遇的情节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至于是在哪里,就请大家自行查找吧。文章中的错误在合集中改正,这个合集指的是我在“公社”和“风月”上的,由读者制作的里面可能就没有改正了。每一章前的编者话我都是很用心写的,希望读者能花几秒阅读一下儿,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反复的回答相同的问题了。标题后的日期是故事生时间;我没有存货;张玉倩会在6月1o日以后回国;离女警再次出场还有一段儿时间:“预计帖时间”是美国时间,因为我现在在美国。有很多读者说越来越看不懂了,没关系,云山雾罩的多有意思,哈哈哈。说笑了,看明白了更好,没看明白的,只要继续看下去,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由于本人脑子不太好用,已经记不清“非典”恐慌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我又懒得去查,所以在文中的日期可能会和现实稍稍有点儿出入。

    ***********************************

    3/19/2oo3…3/21/2oo3

    一间酒店的套房里,赤身裸体的侯龙涛坐在一张king size的大床边,双腿向两边劈开,左手端着一杯可乐,右手夹着根儿烟,聚精会神的注视着面前不远处的一个小电视,屏幕中出现的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会议桌两边坐了十来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和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激烈的辩论着什么。

    在侯龙涛的两腿间跪着一个娃娃脸的裸女,肌肤白嫩,臀型丰美,半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