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记帐的形式付款。和其它俱乐部不同,“东星”的会员卡是钱买不来的,就连田东华和所有在光大大厦上班儿的“东星”职员、易庄生产线上的工人、十五家专卖店的经理都没有。

    侯龙涛一进大厅就被两个小太妹缠住了,在她们的屁股上揉了两把才算脱身。今天台球厅没有营业,只有靠近吧台的那张球台开着灯,马脸和文龙在边骂边打,其余的人都坐在吧台前,麻子在吧台后面为他们准备着饮料,他这个原先只知道天天在马路上惹事生非的地痞,现在是这家台球厅的经理。

    “啪啪啪”,侯龙涛走了进来,冲着马脸拍了拍手,“别玩儿了。”

    “太子哥,喝点儿什么?”

    “老样子。”

    “好。”麻子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

    “四哥,打算怎么办?”文龙坐到了侯龙涛身边。

    “什么他妈怎么办,”二德子猛的一拍吧台,“敢碰我四嫂,那就是他妈一个死!咱们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抄上百十来个兄弟,去砍他们丫那,灭他九族!”

    “这主儿怎么了?”这话要是从大胖嘴里说出来,侯龙涛是一点儿不会惊奇的。

    “喝多了,刚才吃饭的时候灌丫来着。”刘南把二德子从高脚椅上扶到了一旁的沙上。

    “谁他妈说我喝多了?走,我再跟你们丫那拼两箱。”二德子还在叫嚣着,“肏,把喷子给我,我这就去给四嫂出气,呃…”

    “猴子,”大胖走过来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别看老五喝多了,他说得可不全是醉话。咱们出来混,最好不跟女人谈感情,如果谈了,就得罩得住她们,你说吧,怎么动手,把时间、地点告诉我,我帮你把那老丫那废了。”

    “他可是富豪榜上有名有号的人物,出了事儿不会没人管的。”侯龙涛喝了一口可乐。

    “那又怎么样?让麻子去弄几辆车,在高上一截他,不到两分钟就能解决战斗,他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是不是,麻子?”

    “是啊,太子哥,我们带面具、手套,打完就走,就算有人怀疑到您身上,也没有证据,哪怕是把我们抓住了,反正也没要他的命,也就是个盗窃机动车、严重伤害,不会把您牵连进来的。”

    “你这些话里有太多的毛病,他是上海富,势力比我大多了,在官面儿上也比我撑得住,要是真的怀疑我,非查我个底儿掉不可,对我有什么好处?要是抓你们,我是根本保不住你们的,不判个无期,也是个十年、二十年,你们愿意扛?”

    “有这么严重吗?”麻子帮侯龙涛点上了烟,他虽然很忠心,但真要蹲十几年苦牢,他还是有点儿不太情愿。

    “四哥,你不是想就这么算了吧?”马脸不干了,“这不是等于让人骑在你头上拉屎吗?”

    “你丫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侯龙涛白了他一眼,“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可是你好像挺怕那老小子的嘛。”武大也点上烟。

    “别逗了,”文龙过来摆弄着武大本来就不多的头,“我四哥什么时候怕过。”

    “我是很怕他,如果不是他现在有很棘手的事情要办,昨晚我都很难脱身的。他是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我和小云云的,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最重要的是小云云的安全,我太清楚他那种流氓出身的大亨办事的手段了。其实我有点儿像他,但我比他有理智,这就让他比我更为危险。”

    “别这个那个的了,你就说要怎么办吧。”大胖已经不耐烦了。

    “是啊,四哥,你就给句痛快话,哥儿几个听你的就是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绝不能等到他把一切都处理好了,再回头来安心对付我。”侯龙涛用力将烟头儿在烟灰缸儿里撚了又撚,然后从牙缝儿中挤出了一句,“我怕他,所以我要他死。”

    …

    免费电子书下载

    第八十二章 集思广益

    编者话:在现实中,强奸和轮奸都是对女人身心最残忍的摧残,因奸生爱的可能性更是亿分之一,如果有辨别能力很差的小朋友在看《金鳞》,千万要把现实和虚构分清楚。强奸和轮奸是人性最阴暗面的表现,是野兽都不如的行为,受害人所受伤害的程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对于那些看了几本h小说就以为女人一被肏上就会任由摆布的毛头小伙子,不要做出法理不容的事来。说这些可能有点儿不合时宜,但有的读者提出来,《金鳞》对一些是非不明的孩子会有很不好的影响,特别是强奸和黑社会的情节,但愿他们是杞人忧天吧。又开始有读者觉得肉戏太少了,一句话,情节未到,硬加肉戏进去,只能是味如嚼蜡。在“羔羊”上用monkeyty的名字不是因为monkey被抢注了,是我把monkey的密码给忘了。其实也没什么,我最初在“风月”上用的就是monkeyty。我知道每篇文章都是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也有不喜欢的文章,只不过就是不看了,从没说过什么(触及了民族尊严的除外)。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几个不喜欢《金鳞》的人却偏偏要跟在后面一次又一次的言,先贬低文章,再不冷不热的讥讽我几句,他们明说了已经很久不看《金鳞》了,却还要在各种关于《金鳞》的评论上出声,让我很难理解,是跟我有仇吗?贬低我能抬高他们吗?支持我的读者都劝我,对于那些话就当没看见好了,可要是总有那么几只苍蝇在耳边飞,也真是够烦人的。又要有人认为我听不得反对意见了,意见我听得的,我听不得的是单纯的侮辱。a兄,我没伤害过你,请你也别再伤害我,有骂我的功夫,不如自己也去写一篇试试,我保证不会跟在后面讥讽你的。

    ***********************************

    3/12/2oo3…3/13/2oo3

    “对,要丫那死!”沙上的二德子一下儿蹦了起来,又慢慢的坐了回去,很快就开始打起了呼噜。

    侯龙涛回头看了他一眼,“麻子,去找条毯子来。”

    大胖走到吧台后,给自己倒了一小杯二锅头,一仰脖全灌进了肚子里,“这次怎么干?用刀比较保险点儿。”

    “用刀干什么?”

    “你不是要宰了他吗?”

    “谁说要宰了他的?”

    “你…你他妈不是刚说过。”

    “我看猴子的意思还是要借警方之手。”武大笑呵呵的又给大胖倒了杯酒。

    “对对对,让如云告他强奸,然后让老曾逼供,弄不好直接就可以把他整死。”大胖好像是恍然大悟一般。

    “这样和咱们自己动手没区别,一样会有人查的。”文龙已经觉出不妥了。

    “说白了,只要他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就会有人查,而且老曾是根本不想得罪他的。那个王八蛋为了要把欠我的情还上,居然不顾小云云的安危,他不先上楼,是为了让我把事情闹起来,然后他好出面救我。”

    “噢,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让我们上去,要是我们一出手,就用不着他训那些保安了。”

    “他要我感谢的就是没让你们出面。”

    “怎么讲?”大胖不明白,虽然他在黑道儿上很有一套,但官面儿上的事儿就不那么明戏了,“老二,你明白吗?”

    “我估计老曾早就知道和云姐吃饭的是什么人,他要是冒冒失失的闯上去,万一还没出事儿呢,岂不是得罪了毛正毅,再加上本来就没特别要求他一到就救人。”

    “那是我的失误,本以为他会自觉的,而且又有匡飞的人,妈的,谁知道…二哥,接着说,我想看看你这个蔫儿土匪到底能分析到哪一步。”

    “哼哼哼,如果他让大哥和文龙上去了,在中国大饭店里,几十人群殴,想不上头版都难,只要事情捅出去了,你八成就得进去住两、三年,但现在不用了,你自然得对他感恩戴德了。”

    “你他妈说的是什么啊?”马脸听了个一头雾水,“四哥是救人,是正当防卫,你丫懂不懂法啊?要我说,四嫂就该直接告丫那强奸未遂,斗富咱们也不怕,四嫂又是美国籍,就不信制不了他。”

    “咱俩谁不懂法啊?一个是上海富,一个是商场女皇,像这样high profile的案子,是这么说的吧,猴子?”

    “是。”

    “这种案子,媒体跟得最紧,如果有处理不公,很容易被现的,你有钱,别人都不敢收。”

    “那不是更好,就公事公办呗。”

    “公事公办更麻烦,咱们只有云姐和匡飞两个证人,姓吴的和那两个保镖的对话只有匡飞一个人听见了,且不说他们承不承认说过那些话,就算是承认了,那些话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南德曼’的服务员都看见是云姐自己进的包间儿,没人逼她,她也没有任何外伤,你怎么就肯定是强奸呢?”

    武大喝了口水,“事情一曝光,猴子和云姐的关系肯定瞒不住,单就本身而言倒没什么,两人都是单身,就算有点儿年龄差距,也没人管得着。但把两件事儿一联系,说如云出来偷腥,被猴子现了,只好说是被强奸。这就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我看,检察院都不一定会提起公诉。”

    “那让四嫂找大使馆,那美国籍不能白入了啊。”

    “美国籍是把双刃剑,在没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的情况下非要美国人来插一杠子,舞一舞那根人权大棒,只能适得其反,本来相信咱们的人很有可能会转化。你想想,‘借美国国籍欺压民族企业家’,好说不好听吧?”

    “二哥真不是一般的机灵。”侯龙涛笑了起来。

    “过奖过奖,”武大作了一个四方揖,“那就是说我估计的没错儿了?”

    “没错儿。”

    “那我就不明白了,毛正毅为什么不告你?按说凭他保镖的伤势,不用玩儿什么猫腻儿,你都麻烦得很。刚才你说他现在有棘手的事情要办,是不是就因为那个,他才暂时放过你的?”

    “问三哥吧。”

    “姓毛的这次秘密来京,主要目的是筹资,”轮也该轮到刘南说话了,“说难听了,就是来讨钱的,对于一个上市公司,如果出现了财政困难,那对股民的信心是很大的打击,为了不让这种情况生,他就绝不能让昨晚的事儿见光。”

    “那正好儿啊,咱们现在就去,再捶丫那一顿,反正他不敢声张。”大胖又来精神了。

    “呵呵呵,”侯龙涛笑了起来,“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昨晚答应了小云云,不再动武了,而且我今天打电话去饭店查了,丫那今天早上就退房走人了,机票是通过饭店订的,三张直飞香港的头等舱。”

    “肏,算老丫那跑得快。”大胖难掩一脸的失望之情,气鼓鼓的叼上一颗烟。

    “臭猴子,废话就别说了,把你的计划说说吧。”弄明白了前因后果,武大急于想知道侯龙涛的想法是否和自己的吻合,他认为毛正毅这次来北京一定有隐情,而这个隐情大概就是老四要利用的。

    “我今天查了一下儿毛正毅的家史,你们知道他是干什么起家的吗?”侯龙涛开始谈正题了。

    “我舅舅不是说了嘛,他们是开馄饨店的家,还用查?”

    “哼,馄饨店,据报道,那家店的年利润上千万,妈的,只有傻屄才会信,他那馄饨是金子馅儿的?”

    “那你说他是怎么家的?”

    “说实话,我还没想通,这就要问你舅舅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要想在股市上一步登天,先就需要大笔的现金。”

    “你怀疑他做不法的买卖,馄饨店只是用来洗钱的?”文龙插了一句。

    “嗨,你别说,我还真没往这上想,也有可能。我让iic上海办事处的同事帮我向银行的人打听了一下儿,近十年里,毛正毅从上海各家银行那里贷出了一百多个亿…”

    “我肏他妈!”马脸蹦了起来,眼睛瞪得如铜铃般,“一百多个,亿!?”

    “狠的还在后面呢,去年五月,他一次就从‘中银香港’搞了二十二亿港币。”

    “我肏,老屄还真他妈不是纸糊的。”

    “是啊,这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丫那这次来北京是想搞到十六亿港币,为什么啊?他以前能贷出那么多的钱,和银行的关系决不一般,要说再追加个十几亿不是不可能,他为什么要不惜丢面子,来北京要饭呢?而且从银行弄钱,还不会打压股民的信心。”

    “等等等等,你说他从上海的银行贷了一百多个之后,从‘中银香港’贷了二十二个。”武大皱起了眉头。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太不对了,上海是他的地头儿,?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