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意思是不论你们告不告,他们都要告你严重伤害,动机、人证、物证都有,对方又是花边新闻不断的地产大亨,现在加上你们俩之间的事儿,说你因妒生恨,大概舆论也会对你们不利。”

    “那他们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我费了很大口舌才说通的。”

    “怎么说的?”

    “基本上就是要他们给北京警方点面子。”

    “那还要谢谢您了。”侯龙涛心里明白,坚持要告的是毛正毅,说服他不要告的根本不是老曾,一定是吴倍颖。

    既然双方都同意和解,也就没必要回分局了,警车直接开到了中国大饭店外的停车场,老曾跟着侯龙涛和如云下了车,“龙涛,你今天叫你的手下来帮忙是太不明智了,五个打三个和三十个打三个是性质上的不同。如果不是我先派人把他们拦住,一定会引起新闻界注意的,那样的话,这件事儿想盖都盖不住了。”

    三个人又说了几句废话,就此作别,至于如何赔偿“南德曼”一类事情的细节就没必要说了。一上了sl5oo,侯龙涛第一件事儿就是察看爱妻的伤势,还是稍稍有些肿,并不怎么明显,但他还是心疼的要死,“王八蛋。”

    “好了,我没事儿的,倒是你,像个大熊猫一样。刚才在医院我已经给月玲打电话了,今天不回家了,去你那儿吧。”

    benz开上了长安街,“就这么算了吗?”如云知道,如果自己不问,这个表面上平静的男人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来的。

    “你咽得下这口气,我还咽不下呢。”

    “你想怎么样?”

    “你不用管了,我会把一切办妥的。”

    “有必要吗?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

    “你在逗小孩儿吗?毛正毅那老小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会不知道?”

    “我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了,你应该清楚后果的。咱们只要多加小心,也不怕他再来找事儿,你不要再惹出麻烦来了。”

    “惹什么麻烦?”

    “你做事太容易冲动,小混混的习气又总也改不掉,动不动就要武力解决、要见血,还说是什么大街上的游戏规则。上次诺诺的事算你走运,这次怎么办?在去机场的路上伏击他?毛正毅不是普通的小流氓,出了事儿不会没人查的。”

    “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合着我救你倒有错了,我要为你报仇、为你出气倒有错了?”侯龙涛有点儿生气了。

    “没说你救我有错,只是方法欠妥。至于为我出气,我看更多的是为你自己出气吧?”

    “什么意思?”

    “我是你的女人,他怎么敢起心占有你的财产,你不是要让他后悔他的行为in general,你是要让他后悔他碰了你的女人,只有让他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你受到伤害的男性自尊心才能得到复原,实际上感到委屈的是你,不对吗?”

    “你…你…”侯龙涛组织不好反驳女人的话,她说的一部分确实是事实,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更伤自尊的了,可自己却又不能完全认同她的观点,“不明白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立场,你可是主要受害人啊。”

    “对啊,受害人都不说什么了,你怎么就这么放不下呢?”

    “什么话,你是我老婆,我要能放得下我就不是男人了。”侯龙涛的呼吸粗重了起来,他狠狠的砸了一下儿方向盘,“我真不懂你!”

    “我这么明显的为毛正毅说话,你都没想过在你到之前,我和他有可能是两厢情愿的?”

    “吱…”轮胎在长安街上托出了两道黑印儿,跟在benz后面的车鸣着笛呼啸而过。

    侯龙涛慢慢的扭过头,看了满脸认真的女人一眼,然后又转回头,踩下了油门儿,“哼哼。”他笑了起来。如云突然把身体凑了过去,用舌头舔着男人的耳朵,“其实今天过得不算太坏,这也是我决定就这么放过毛正毅的原因,我不希望你再搞事了。”在这两人之间,有很多话是不用明说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再使用暴力的?可是我最先提出来接受和解的。”

    “太明显了,你的情绪转变太明显了,自己老公的臭脾气我还是了解的,你越是装得平静,表明你心里就越是火大,我能看得出你眼里的仇恨。”

    免费电子书下载

    “算你会看人。”

    天伦王朝已在眼前了…

    ***    ***    ***    ***

    毛正毅不光是掉了两颗后槽牙,整个脸都被打得有点儿肿,他可是十好几年没受过这种“款待”了,满腔的怒火是可想而知的。但他毕竟是在商场上打了这么多年的滚儿,经过吴倍颖的一番苦苦劝阻,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通过正常手段控告侯龙涛的打算,他明白现在什么对自己最不利。

    “倍颖,我和玉萍明天就回香港,不能让那边的媒体太久见不到我们,侬再在北京留一段,把关系疏通疏通,顺带联络一下这边的企业,然后侬再去东南沿海的省市,还不行的话,就在内6地区想办法,总之侬要把钱给我找出来。侯龙涛,等我的麻烦解决了,我还会回来的。”毛正疑眯起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

    ***    ***    ***    ***

    “好了,该你了。”如云围着一条毛巾,抱着自己的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了。

    “真是的,一起洗不就完了。”侯龙涛已经脱得精光了。

    “一起洗,你能保证不碰我吗?”

    “当然不能了。”

    “那不就完了,别这么多的意见。”

    “搞不懂你又在玩什么把戏。”男人边嘟嘟囔囔的抱怨着,边走进了浴室。

    小伙子洗澡总是快得很,五分多钟就完事儿了,他一出来就现坐在床边的女人是着装整齐的,“怎么了?还要出去啊?”

    “来。”如云放下了二郎腿儿,向男人张开了双臂。侯龙涛走入美人的双腿间,站在她的面前,双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的眼镜儿早些时候被打坏了,已经不能戴了,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她浑身散出的高雅气质。

    如云用力揉捏着爱人结实的大腿,稍稍弯腰,张口含住了下垂的阴茎,用自己丰富的唾液将它润湿,让它在自己温热、潮湿的口腔中变粗、变长、变硬。她把巨大的阳具吐了出来,用舌头舔舐了一遍,紧接着就用脸颊将它向下压到几乎垂直的位置,感受那不可抗拒的强大反弹力。

    女人的唇舌落在了侯龙涛的小腹上,又舔又吻,灵活的舌尖儿轮流在他的肚脐眼儿里、乳头儿四周打着转儿,尽情的挑逗。“啊…”侯龙涛扶住了爱妻的后脑,两手正好卡住她高高盘起的暨,“宝贝儿,哼…呼…帮我再含一含吧,宝贝儿,我要你的嘴巴。”他将自己的老二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弹动。

    如云就好像是没听到男人的话一样,继续自己的“小打小闹儿”,唯一的变化就是开始用手指在男人的屁股沟里滑动,揉一下儿他的会阴,按一下儿他的肛门,用柔软的手掌在他的臀部画圆。这简直就火上浇油,侯龙涛的阳具都硬得疼了,他托起了美人的脸颊,“嫦娥姐姐,好老婆,要炸了。”

    “真的吗?”

    “真的。”

    “那你听我的话不听?”如云握住了阳具,脸上的表情妖媚之极,明亮的双眸中流动着隐隐秋波。

    “听,当然听了,什么都听你的。”侯龙涛可受不了这个能让释迦牟尼还俗的美女的诱惑,而且他以为女人说的是毛正毅的事儿,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再用暴力解决。

    “老公,我要你强奸我。”如云娇嫩的舌头无微不至的照料着爱人赤红的龟头,马眼儿、肉沟都没落下。

    “什么意思?”侯龙涛皱起了眉头。

    “今天我不要你温柔,我要你粗暴,我要你强奸我,我要你用力的揉我,揉我的乳房,揉我的屁股,我要你拼命的干我,干我的小穴,干我的后庭。”女人喘得很急,火热的呼吸全喷在了面前摇摆的阴茎上。

    “呵呵,”侯龙涛干笑了两声儿,他强忍住了满腔的欲火,“你这是怎么了?”

    “我要体会你男性的力量,把你的野性都泄在我身上吧。先从我的嘴巴开始,老公,我要你狠狠的肏我的嘴巴,肏得我无法喘息。”如云含住了阳具顶端如鸡蛋般大小的肉冠,双眼轻合,然后就不动了,静静的等待着男人对自己的征伐。

    女人,世界上最简单、最复杂、最易懂、同时也是最神秘的一种生物、一个群体,任凭你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工于心计,只要你不是她们中的一员,你就永远无法真正的将她们弄懂,就当你自以为了解了一切该了解的东西时,她们总有办法让你惊奇…

    1g3349 2oo6…o1…1o 2o:21

    免费电子书下载

    第八十一章 冲冠一怒(下)

    编者话:《金鳞》是完全的网络小说,一切印刷版的《金鳞》均为盗版,所以大家不用恭喜我出书。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人能用拙文养家糊口,也算我对咱们国家稳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做出了微不足道的贡献吧。“肏”的音就是cao,这个字在一般的字典里是没有的,就连三本版的“辞海”里都没有,当初我是在“辞源”中查到的。侯龙涛并没有从朝阳分局的处理结果中得到任何好处,老曾怎么能叫还了人情呢?下一章中会有交代。有很多读者说侯龙涛太顺了,应该写写他倒霉,不知大家怎么定义“太顺”两个字。天天被老总骂,可不可以叫不顺?被酒吧老板打得头破血流,可不可以叫不顺?挪用公款险些被现,让他担惊受怕了两个月,可不可以叫不顺?被崔翔暴扁,可不可以叫不顺?被杨立新上刑,可不可以叫不顺?得不到市里的红头文件、被迫接受田东华的敲诈,可不可以叫不顺?苦追了陈倩那么久,可不可以叫不顺?如果因为他最终找到了解决的方法,就不能算不顺的话,那唯一的不顺就只有一败涂地、永不翻身,或是干脆挂掉。《金鳞》的合集在公社、羔羊的合集区和海岸线的原创天地都有。“女人的尸体”是指任婧瑶,是为了吓唬胡二狗的。至于如云和侯龙涛在车上的对话是什么意思,侯龙涛为什么会笑,我不想把理由说得太明白了,如果能体会得出来更好,体会不出来也没什么大碍。

    ***********************************

    3/11/2oo3…3/12/2oo3

    侯龙涛愣了几秒钟,他脑子里琢磨着女人的真实想法,屁股却不由自主的前后摇动起来,使阴茎缓缓在湿热的口腔中进出。如云稍稍把舌尖儿吐出嘴外,让男人的大肉棒磨擦自己腔壁的上部和柔软的舌面,从生理到心理,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但她所渴望的强大攻势却迟迟没有出现。

    如云知道爱人疼惜自己,但现在她要的是爱人对自己身体最野蛮的占有,她要以此来感觉爱人的强大,很显然,如果不再给点儿鼓励,爱人八成是不会让自己如愿以偿的。她转为主动的吸吮鸡巴,就当男人开始出欢喜的鼻音时,她用长长的指甲掐起他屁股上的一层皮肉,狠狠的一错。

    “啊!”侯龙涛疼得向后一蹦,“你…你干什么!?”他刚刚开始享受,就被这么莫名其妙的“虐待”,真是有点儿上火,眼睛都瞪了起来。

    “我才不要服侍你,你以为你是谁?我说什么也不会屈服的。”如云把脸扭向一边儿,脑袋微微的上扬,做出一副大义凛然、倔强不屈的样子。

    “这…”侯龙涛双眉皱起,斜眼看着女人,“噢…”他终于明白了,美人是在跟自己调情,她刚才所说的都是真心话,她确实是想自己“强奸”她。“臭娘们儿,这儿轮不到你做主,”他一个箭步蹿了过去,一把扳过女人的头颅,将她的嘴巴捏开,把坚硬的肉棒捅了进去,“给老子用心的嘬。”

    如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脸上出现认命了的表情,但她并没有活动自己的脑袋和舌头,毫无要开始自愿口交的迹象。“妈的,不自觉是吧?看老子不把你的嘴巴干爆。”侯龙涛做出一副淫邪的笑容,双手箍住美女的螓,猛的一挺腰,将整根粗大的阳具插入了她的小嘴儿里,龟头直抵喉咙深处,然后就开始拼命的抽动,次次都把睾丸打在她的下颌上,真是一点儿不留情。

    “唔…唔…”如云的眼泪和口水一起流了出来,滴滴哒哒的掉落到她腿上,男人的阴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鼻腔,嗓子眼儿被阳具撞得生疼,她想打喷嚏,可嘴巴被填得满满的,根本闭不上;她想呕吐,可向上反胃的力量敌不过阴茎冲击的力量,完全被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