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13部分阅读
    尽管如云的警惕性很高,可她还是觉得对方在今天的饭局上要完成的主要目标是买卖,她不是不知道男人有可能是想通过骗取自己的感情来达到目的,但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对他有意思的。至于对方强行占有自己身体的可能性,如云连考虑都没考虑过,一是因为强奸不仅不会解决任何实质问题,只能把问题复杂化,二是因为这是公共场所,双方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侬太多心了,今天咱们绝不谈公事。”毛正毅从身边的手包里掏出了一个正方形的扁红绒盒,盖子的正中央镶着一颗耀眼的钻石,他把盒子对着女人打开,里面是一条光芒夺目的全钻项链。

    “这是什么意思?”

    “这算是我给侬的见面礼,不成敬意,还请笑纳。”男人把盒子放在了桌上,推到如云的面前。

    “我和毛先生萍水相逢,这么重的礼我可不能收。”如云的脸上不带喜怒,显得无比冰冷。

    “不算贵重,比起侬如画般的美貌,这八十万的南非钻链只不过是草绳一根,只能勉勉强强的作为侬的饰物。”毛正毅倒也知道几句恭维女人的话,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老是带着一股铜臭味儿。

    “老实说吧,我对于和毛先生成为私人朋友并不感兴趣,接受你的邀请只是出于礼貌,所以…”如云把盒子盖上,又退回了桌子对面。

    毛正毅笑了笑,看来一条项链儿还不足以买动这个女人,他掏出了一把钥匙放在桌上,“这是香港一间别墅的钥匙,我刚刚花了三千多万装修,如果许小姐愿意做我的红粉知己,这栋别墅就是…”

    “哼哼,你把我当成那些小明星了?”如云打断了男人的话,虽然对方摆明了是要买自己,但她并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愤怒,更多的是鄙视,话中开始带刺儿,“我想毛先生不太清楚我的身家吧?你那间小小的草屋还入不了我的眼,现今的世界,还没有哪个大款是值得我许如云一傍的呢。”

    毛正毅眯起了眼睛,凭自己的名气、地位,普通女人,自己说几句好话,她们就会脱裤子;电影明星,扔出几捆钞票,或是把珠宝饰、名车洋房往面前一摆,她们就会双腿大开;就算有的开始时装清高,只要加重筹码,她们最后还不是把屁股撅起来等肏。像今天这种三千万港币都搞不定的情况,以前是从来没生过的。

    他一直认为如云就像是吴倍颖,再有能力也不过是个高级打工仔,是条狗,根本不相信iic给她股份的传言,她的年薪撑死了就几十万、一百万,否则的话,她肯定会在富豪榜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说不定还会比自己的排名高。其实他忽略了一点,如云就像刘南的母亲和舅妈,是外籍,福布斯为大6制作的富豪榜上自然不会有她的名字。

    毛正毅有一个理论,女人不过是钱与欲的附属品,这个理论的前半段在他以前的实践中屡次得到证实,致使他对于自己的“明”充满自信。既然如云不能被钱打动,那她一定是欲的奴隶,“对啊,早该想到的,看她的长相就有一种高贵典雅、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再加上她的身份,是没有男人会有自信追求她的,她绝对是欲求不满。”男人想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许小姐果然不是那些见钱眼开的庸脂俗粉可比的,”毛正毅边说边把手伸进了裤兜儿里,拧开其中的一个小药瓶儿,取了两粒,放进嘴里,借着青酒冲下了肚中,“不过女人嘛,要么是爱钱,要么是爱性,既然侬不喜欢前者,那一定是喜欢后者了,我要和侬增进感情,自当投侬所好,不如咱们回我的总统套房慢慢谈吧。”

    “就凭你?哈哈哈…”如云站了起来,她的笑声就如同仙乐般的好听,虽然她心里已经相当愤怒了,但表面上却毫不显露,这种有钱的无赖根本就不值得自己痛骂,风言风语的讥讽更能解恨,“我是喜欢性,但还没喜欢到要委身于一个没文化、没修养的暴户的地步,像你这样喜欢白日做梦的男人也真是少见。”

    毛正毅是坐在靠近门一边的,他也站了起来,挡住了女人的去路,“许小姐很有修养吗?咱们的饭还没吃完,侬这样离开不是对主人的不尊重吗?”

    “请你让开。”

    “我如果不让开呢?”

    “你…”如云向后退了一步,她真没想到这个“上海富”竟然会无赖到这种程度,对自己垂涎的富豪有的是,但如此露骨、如此不要脸的还是初见。

    “侬既然不愿意回房间,在这里也一样,我在日本的时候就经常在榻榻米上做的。”毛正毅笑得很淫猥,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平时一片儿伟哥就能把周玉萍搞到哭爹喊娘,今天吃了两片儿,一定能把面前傲慢的美人儿干到胯下称臣。

    在这一点上,他的想法居然和侯龙涛当初强奸如云时的惊人的相似。

    “你再不让开,我可要喊人了,这里的纸墙可不是隔音的。”如云倒没觉出什么恐惧,想在这里进行强奸,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所有的单间都被我包了,外面还有我的保镖守着,这里与我的套房没有区别。”

    “我会告你的。”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干侬一次,侬就再也离不开我了,哪儿还会告我。”

    “做梦!”

    “好,那咱们说定了,侬先让我搞一搞,我就让侬告。不过侬是告不下来的,用钱垒官司,侬怎么垒得过我?”毛正毅一把拉住了女人的胳膊,“侬就别装了,来吧!”

    如云猛一甩手,算是暂时脱离了魔掌,但也已经被逼到了屋角,“救命啊!救命啊!”她大喊了两声。

    “接着喊啊,”男人笑得很狰狞,“跟侬说了,不会有人来的,这年头,五星级大酒店的餐厅一样可以当炮房,哼哼哼。”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下流!”如云把力量集中到了右腿上,“且不说咱们在财力上谁输谁赢,但我要先警告你,我是美国公民,上升到外交级别,可不是人人都敢保你的。”

    “什么?侬是美国籍?”毛正毅略微迟疑了一下儿。

    就趁着男人分神的这一瞬间,如云猛的向前一冲,右腿插入了他微分的双腿间,膝盖用力一抬。“哦!”毛正毅出了一声短促的低吼,嘴巴大张,眼球也几乎瞪了出来,他双手捂着裆部,弯腰曲腿,紧接着又被女人推了一把,倒了下去,身子蜷缩了起来,“臭…啊…臭…臭婊子…”

    “哼。”如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跨过挡住自己去路的身体,这一系列动作,她做得从容自如,完全没有慌张的表现,说实话,她连丝毫的惧意都没有,只要她的手脚不是被绑住了,一个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哪怕是脚被绑住了又怎么样,侯龙涛都差点儿被她制服,四十多的“老大爷”更是不放在眼里了。

    其实男人挨的这一下儿并没有想像中的狠,主要是由于刚才如云冲的有点儿过头儿了,膝盖没有击中目标,只是用大腿顶了他一下儿,而且还不是特别有力,所以他从疼痛和震惊中恢复的要比正常情况下的快很多。毛正毅一长胳膊,抄住了女人的脚腕儿,将她掀翻在地,一个饿虎扑食,骑到了她的腰上。

    这一刻,毛正毅已经完全把吴倍颖的忠告抛到脑后了。如果按照吴倍颖的意思,对如云这种女人是绝对不能心急的,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起码要用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连续不断的追求,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显示出人一等的绅士风度,才有可能会打动芳心,别说上来就用暴力了,就连一点儿的邪念都不应该表现出来。

    其实他对如云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就算老毛照他的话做也是没用的,更何况他的意见本身就已经不是很受重视了,毛正毅又不是有耐心的人,最主要的一点,他现在是急需如云的帮助,虽然他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替死鬼,但既然有可能从一个女人身上获得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的资金,自然是不能放过了。

    “臭娘们,侬敢打我,倒要看看咱们谁厉害。”毛正毅抓住了女人的双腕,压下上身就想强吻她。如云是不可能束手待毙的,她不停的摇晃着脑袋,用尽力气挺扭身体,双腿猛抬,用膝盖撞击男人的后背,使他的企图不能得逞,同时还大声的呼救,她从来没放弃过希望,她就不信没人听得到。

    当然有人听见了,她第一次求救就有人听见了,那就是屋外的两个保镖,虽然他们有吴倍颖的命令,但却还是不敢进屋去干涉老板的好事儿。而吴倍颖又不知道是吃错了东西还是喝了风,晚饭后就开始一趟一趟的跑厕所,没办法老是守在包间儿外面,所以他并不知道现在的形势有多紧张。

    由于前两声的叫喊很短促,而且声音中没有任何的惧意,两个保镖就没通知吴倍颖,还相视一笑,以为是女人在调情,可停了一阵,身体摔倒的声音、男人叫骂的声音、女人求救的声音一起响起,他俩可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其中一个赶紧拨打吴倍颖的手机,请他来救人。可吴倍颖现在正坐在马桶上呢,哪儿是说走就能走得开的。

    如云毕竟是女儿身,不论她再怎么聪明机智,到了近身肉搏,一样不是男人的对手,尽管她拼尽了全力,两只手腕还是被男人的大手捏在了一起。“哼哼,侬闹啊,侬接着闹啊。”毛正毅满脸的淫欲,空出的一只手隔着女人的白色无领上装狠狠掐住了她一个高耸乳峰上的乳肉,咬着牙猛拧了一把。

    “啊!”如云痛叫了一声,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屈服、恐惧、悲哀,只有无限的愤恨,“我不会放过你的。”

    “随侬说。”毛正毅已经在解女人衣服上金色的扣子了,一颗、两颗…薄薄的半杯型黑色镂空乳罩露了出来,雪白丰满的胸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红艳的乳在蕾丝下隐约可见,“还说不想男人,穿得这么骚,不就是等爷肏吗?”

    “呸!”如云一口唾沫吐到了男人的脸上。“哈哈哈,好香,再吐啊,往我嘴里吐,哈哈哈。”毛正毅仰天大笑,在他心里,这个女人已经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接下来就只有任自己玩弄的份儿了。就在这时,包房外一阵混乱,打骂声大作,日式的拉门儿被人一脚踹倒了,正好砸在毛正毅的身上…

    ***    ***    ***    ***

    下班时间,长安街上堵得厉害,侯龙涛要求匡飞一有新情况就通知自己,可当用了一个多钟头才到达中国大饭店停车场时,才现自己的手机在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后就根本没挂断。他狠狠的给了自己一耳光,摘下眼镜儿,下了车,居然看到匡飞正带着三个便装的保安刚刚赶来,“你怎么…你怎么才来?”

    原来匡飞跟父母说了一声儿,跑回国贸保安部后,正赶上一个特别正统的副部长在,让他根本无法把几个跟他挺铁的哥们儿叫出来。侯龙涛这下儿可炸猫了,一个多小时啊,要是换了自己,女人的屁眼儿都保不住了,他边听匡飞解释,脚下的度边加快,最后已经跑了起来。

    “喂,你们干什么!?”一个在中国大饭店大堂里的保安看到几个人跑了进来,为一人还是一幅气急败坏的样子,急忙上去阻拦。“去你妈的。”侯龙涛当先就是一拳,把保安打翻在地,片刻不停的向楼上冲去,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后果,考虑不了事情闹大了会怎么样了,更没时间去跟那个保安解释。

    一行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南德曼”,直奔单间儿。虽然两个守在走廊中段的保镖听到嘈杂的脚步声,已经有了一定的戒备,但还是被猛冲过来的四个小伙子按倒在地。这两个保镖都是练过的,要是在平时,别说是四个,就是十四个也不一定是他俩的对手,但今天一是出其不意,二是地势狭窄,什么功夫也施展不出来,完全是胡乱扭打。

    侯龙涛穿过战团,突然听到毛正毅充满淫邪之气的大笑从一间包房中传了出来,不禁火往上撞,照着门上就是一脚,没想到用薄木板儿伪装成的纸门竟然被踢飞了,定睛一看,只见如云就躺在面前,衣襟大敞,酥胸在急促的起伏,一脸的惊讶,也许是太惊讶了,刚才被毛正毅按在头顶上的双手还是无意识的举着。

    侯龙涛紧上两步,把女人拉了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看了又看,“小云云,没有伤到你吧?”

    如云在危险中时一点儿也不怕,可当爱人来救自己,又眼含深情的望着自己时,她突然垮了,一下儿扑进男人的怀里,紧抱他的肩颈,“老公…老公,你怎么才来救我啊?”

    “小云云,我…”侯龙涛觉怀中女人的身体都在轻微的抖,他真是恨死自己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