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蹋诿崽没实幕盎故腔崴档摹!?br />

    如云微微的一笑,知道男人说的这些话根本就不是出自内心的,他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借钱,不过也没什么,生意人总是要有几张“假面具”的。对方怎么说也是国内知名大集团的总裁,上门儿来请,又无怨无仇,是不能太不给面子的,但最主要的是如云比较欣赏吴倍颖的才干,说不定以后还会和他打交道,所以现在不能做得太绝,“好吧,既然毛先生这么热情,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太好了,请。”毛正毅亲自把车门儿拉开了,他现自己要是不显出重视这个女人,那自己是什么也得不到的。

    “咱们就近,去国贸饭店吧。”如云虽然答应一起吃饭,但这样的应酬还是能快结束就快结束的好。

    “那怎么行,国贸饭店只有四星,和许小姐的身份不配,中国大饭店吧,也很近啊。”

    “也好。”如云矮身钻入了车厢,坐到紧靠将司机和车厢分开的隔板后面的反座儿,两个男人也上了车。毛正毅这才有空闲仔细的打量这个女人,美轮美奂的脸蛋儿,娇嫩白皙的皮肤,挺拔高耸的胸脯儿,一件没有系扣儿的浅黄色长风衣里是一套无领的白色裤装,白的高跟鞋上是由于翘起二郎腿儿而露出的圆润脚踝。

    “这种女人最适合当有钱人的情妇。”毛正毅咽了一口唾沫,心中开始躁动,“人财兼得才是大手笔,哼哼。”

    如云觉了对面男人的眼神有点儿不正常,她本来就对这个绯闻不断的“文盲富翁”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更是提高了警惕…

    ***    ***    ***    ***

    “今天下午接到了一份秦皇岛市委来的传真,”在南礼士路路口儿的富丽华大酒楼二楼的一间包间儿里,田东华正在边吃饭边向侯龙涛汇报着工作,“说是由于秦皇岛旅游胜地的地位,控制空气污染是当务之急,他们将出台强制安装净化器的行政法规,希望咱们能尽快派人去洽谈业务。”

    侯龙涛看着手里的传真,“你核实过了吗?”

    “我已经给他们去过电话了,市长的秘书确认了真实性。”

    “有什么好淡的,他们出台法规,咱们去开专卖店,简单得很,除非他们是想…”侯龙涛不说话了,看着田东华。

    “他们是想卡一层油儿。”田东华有高等学历,又生长在官宦家庭,这点儿小测验还是难不倒他的。

    “那要洽淡的就是价钱了,我估计他们会要求咱们授权市委下属的一个什么机关或是公司作为东星集团在秦皇岛的全权代表,净化器以较低的价格批给那个单位,然后那个单位再以市场价销售给普通单位和市民,市委从中挣取差额,你怎么认为?”侯龙涛把传真交回了自己的总经理手中。

    “应该就是这样了,现在只有两个问题,要不要跟他们谈,和什么时候跟他们谈。”

    “谈是肯定要谈的,薄利多销嘛,像秦皇岛这种一批就批几十万套的大客户,适当的降价,让大家都有赚头儿是不成问题的。”侯龙涛扬了扬眉毛,点上烟,“至于什么时候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觉得不用着急,三天之后再给他们答复,真的派人去谈细节,怎么也得等两、三个星期。”

    “说说理由儿。”

    “既然他们来了传真,一定是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计划,大概连可以接受的最高价都定好了,咱们不能仓促上阵,也要做充分的准备,至少要制定好谈判的策略。”

    “就这些吗?”

    “其实最重要的在于让他们着急,净化器的使用周期是三年,一天不和咱们谈成,他们就一天不能颁布法令,这就意味着利润的减少,我想他们是很清楚这点的,越往后拖,他们手上压价的筹码就越少,但他们毕竟是政府机关,也不能逼得太厉害,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嗯。”侯龙涛点了点头,他越来越现田东华确实有些头脑,虽然在表面上,晚谈成也会使自己的利润有所减少,但应该是可以从较高的合同价格上找回来。他现在十分的兴奋,因为从秦皇岛的反应来看,自己在北京市外已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就算贾淇垮台了或是突然翻脸,自己也不会落入无法翻身的境地。

    一阵国歌声响起,侯龙涛掏出了手机,“喂。”虽然田东华听不到电话另一端再说什么,但看着老板越皱越紧的眉头,想必不是什么好消息。“你肯定没听错!?”侯龙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声音恶狠狠的,“妈的!”

    “侯总,怎么了?”

    “我家里的事儿,这顿饭算你的。”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包间儿…

    1g3349 2oo6…o1…1o 2o:21

    第七十九章 冲冠一怒(上)

    编者话:不是我有意丑化大6的第一代富豪才把老毛写得这么龌龊,大家可以自己判断一下儿,中国富豪榜上年年都有人被抓,为什么?偶然?不是,是必然,看看他们的背景,看看他们的家史,个个都是在钻现今还不健全的金融体制的空子。当一个国家的富豪群体中充满了小学、初中文化水平的人的时候,你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问题。不过咱们国家正处于经济转型的时期,问题一定是会有的,相信过一段时期会有很大好转的。最近关于周正毅的报道不少了,如果大家还不知道他的后台是谁,我来点一下儿,一个姓江,一个姓黄,为了他,“上海帮”和“北京帮”已经到了开战边缘,所以毛正毅和周正毅没有一点儿联系,老毛的后台绝没有老周的硬,要不然侯龙涛面前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至于为什么如云这样有钱有色的女人在没人保护的情况下能平安过活,而不遭人绑架,原因还是大家自己想吧,其实该问的是“没人保护的财色具备的女人都被人绑架过吗?”或者“美女都被强奸过吗?”有很多读者说《金鳞》属于yy文学,也有很多说不是,恕我无知,哪位能告诉我什么是yy文学啊。

    ***********************************

    3/11/2oo3

    自从匡飞受了东星太子哥的“教导”之后,至少在表面上,他已经从一个典型儿的街边儿小痞转变成人模人样了。在国贸当保安挣得本来就不算少,平时还帮侯龙涛看看场子,又有了些额外的津贴,收入稳定了,有了固定的女朋友,也懂得孝敬爹娘了。

    今天是匡飞母亲的生日,他决定带父母去高级的地方,因为国贸保安部和中国大饭店保安部是合作单位,作为其中一家的职员,能够享受一定的折扣,他自然就选择了五星级的中国大饭店,既能让父母为自己感到骄傲,又不会出太多的血,这对于一个没怎么读过书的十九岁孩子来说,已经算是不小的成就了。

    他们来到了三楼的aria美式旋转烧烤餐厅,吃了没多会儿,有人在匡飞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了,匡飞扭头看了一眼,是两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其中一个的脸上有一道很长的刀疤,让人看了很不舒服。匡飞皱了皱眉,继续和父母吃饭聊天儿,但还是不自觉的对黑衣人的对话留了意。

    好看的txt电子书

    “快点儿吃,一会还得干活呢。”

    “毛总把马子,咱们看门,唉,这个世界真不公平。”

    “侬怎么这么多的牢骚,有钱的老板嘛,当然是想玩什么样的女人就玩什么样的女人了,有本事侬也挣个几亿美金。”

    “我这辈子就是当保镖的命,侬说毛总不会用强吧?这可是在北京,不是咱们的地盘,很难搞定的。”

    “管他上海、香港还是北京,凭毛总的地位,出了事最多是花点钱,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

    “也对。”

    “再说了,吴先生讲了,这次的女人有点身份,他已经提醒过毛总不要动粗,应该不会有事的。其实要我说,吴先生也是瞎操心,那么多女明星都抢着让毛总玩。”

    “那倒也是,不管怎么样,咱们只管保证毛总的安全,其余的都与咱们无关。”

    虽然两个人说的是上海话,还很快,但并没有特意把声音压低,好像有恃无恐的样子,匡飞把大概的意思都听明白了,“不知道哪个有钱人看上了谁家的大姑娘,真他妈王八蛋,太子哥也有钱啊,怎么没像他们这样买女人啊。”小孩儿心里嘀咕了一阵,也就不再理会他们的事儿了。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来到那两个保镖身边,“人已经到了。”

    “吴先生,”两个黑衣人站了起来,“我们这就过去。”

    “等等,我跟你们说,万一闹得太厉害,你们一定要进去,但不是让你们帮忙,是让你们去解劝,一定要保证那个女人的人身安全。”

    “什…什么?”那两个人好像没听懂。

    “你们照我的话做就是了。”

    “可…可我们惹不起毛总啊。”

    “我只是说万一,我吃点东西马上就过去。”

    “是,吴先生,那我们去了。”两个保镖转身走了。

    小个子男人坐下了,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毛正毅啊,上海地产和农凯的生死存亡就全在你的表现了。求你给面子吧,许如云。”

    “妈,我去趟洗手间。”匡飞站了起来。

    “不舒服吗?”他母亲看儿子的脸色有点儿不好,关心的问。

    “没有,没有,就是去趟洗手间。”男孩儿说着就离开了,出了餐厅门,看到那两个保镖进入了那家叫“南德曼”的日本料理餐厅,他急忙快步跟了过去,穿过“南德曼”的大厅,现他们守在了窄走廊尽头一间关着门的包房外。

    那个瘦小男人刚才说的最后三个字真是惊出了匡飞一身的冷汗,虽然侯龙涛没跟自己说过他和许如云是什么关系,但有一次晚上11:oo多的时候打他的手机,在背景里听到一个女人在叫“如云姐姐”,声音又娇又腻,以此就可以断定他们决不只是普通的上下级。现在看来那个什么毛总是要搞自己老大的马子,那还了得了…

    侯龙涛接到的电话就是匡飞打来的,听了汇报之后,他立刻就急了,命令匡飞马上回国贸找几个保安过去秘密救人,他知道这件事要是闹大了,对如云也没好处,所以不能直接让中国大饭店的保安介入。然后他想打电话把毛正毅的企图告诉如云,可拨了一半儿号儿才记起今天早上去办公室的途中,如云就现自己将手机落在家里了。

    他只好打电话给老曾,要他派一辆警车去中国大饭店,只是说有人要对如云不利,如果事态无法控制了,需要警方出面,接下来就是通知大胖和文龙带人来增援自己。侯龙涛再打吴倍颖的手机,但却没人接,有可能是因为对方觉是自己的号码儿,而有意回避…

    包房不是很大,如云和“上海富”面对面跪坐在屋子中间放着的一张矮桌儿两端,毛正毅连门儿都没让吴倍颖进,有天仙般的美人相陪,多一个人岂不是大煞风景。刚才在进单间儿拖鞋的时候,他不过是看到了如云那双包在短丝袜中的纤纤玉足,就已经感觉到下身充血了,那双脚的美丽是任何一个他玩儿过的女人所不能企及的。

    两个人已经有好几分钟不说话了,如云很讨厌毛正毅看自己的目光,其实她已经习惯了男人,有时甚至是女人打量自己时充满欲望的表情,但这个男人有点儿不同,他的眼神里欲望只占一小部分,更多的是在鉴赏,好像自己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商品,他只是在根据他的喜好在心中给自己估价。

    “许小姐怎么不说话啊?”毛正毅为女人满上了一杯清酒,他要开始进攻了。

    “是毛先生主动来找我的,你心中应该早有主题了吧?”

    “别这么说,我是诚心诚意想和许小姐交个朋友。侬叫我正毅就好了,或者毅哥也好,不要显得太生疏嘛,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叫侬如云呢?”

    “毛先生,咱们本来就很生疏,在称呼上还是正式一些的好。”

    好看的txt电子书

    毛正毅又吃了一个软钉子,心里已经在冒火了,但表面上还是一脸的笑模样,“侬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好了,大家都是生意人,毛先生想什么不言自明,如果我今天不把话当面说清楚,你是不会死心的,iic是绝对不会向上海地产在香港的业务投资的。”

    尽管如云的警惕性很高,可她还是觉得对方在今天的饭局上要完成的主要目标是买卖,她不是不知道男人有可能是想通过骗取自己的感情来达到目的,但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对他有意思的。至于对方强行占有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