嗽「椎锥冶凵斓剿耐畏逑拢蛏弦惶В徒俚搅烁叱鲎约旱淖刺硪恢皇职醋x怂暮竽裕涑伤棺抛约航游恰!?br />

    “嗯…嗯…”亲了一会儿,侯龙涛一低头,就把脸埋进了女人的乳峰中,轻轻磨擦,“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是一时冲动。呵,咱们不说这些了,今天是我活了二十四年多里最高兴的一天。”他抬起头,深情的望着自己的雅典娜。

    陈倩的胸口又是一热,更加确信这个男人值得自己托付终身,她从窗台儿上拿起一瓶浴液,挤在自己的手上,“老公,放我下来吧,我帮你抹上。”当侯龙涛的身上涂满了泡沫,他转到了女人的身后,挡住喷头射出的水流,开始为她抹浴液。

    女人丰盈的胸脯儿沉甸甸的,用手托在下面的感觉好极了,娇嫩的乳头儿被手指一碰就羞答答的站了起来,侯龙涛在平坦的小腹上抚摸了一阵,把手指压进了美人圆俏的肚脐儿里,轻轻的旋抠。“啊…”陈倩开始小声的喘息了,当男人的手掌开始在她的阴毛和双腿间搓揉时,她一下儿转过了身,含住了自己王子的嘴唇。

    侯龙涛又稍微蹲下了一点儿,但这次是为了清洗女人光滑的背脊,他的双手慢慢移到了美女两个细嫩的屁股蛋儿上,除了捏放,还极轻的拍打,让白肉微微的颤动,那决不光是艳丽二字就可以形容的,手指进入了臀沟中,向下搓弄着,一不留神就借着浴液的润滑压进了她的肛门里,可由于只是很浅的按了一下儿,又是一蹭就过,男人都没有意识到。

    陈倩可就不一样了,自己最羞耻的地方被人碰到哪儿能无感,她放开了爱人的唇舌,把脸埋进了他的颈项间,娇赧的蹭磨着,“讨厌…”

    “啊?”侯龙涛被没头没脑的骂了一句,真是挺委屈的,“我怎么了?”

    “讨厌,讨厌,你摸人家后面的…”

    男人立刻就明白了,不过看她的样子,只是害羞,并没有一点儿厌恶。

    侯龙涛的手指又进入了美人的屁股间,这回是缓缓的向下移,找准了菊花门,既有润滑又因为女人本身很放松,“噗”的就把整根中指捅了进去,肠道里热烘烘的,软乎乎的腔壁蹭着手指,自觉的蠕动着。陈倩先是一惊,但没有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就没有反抗,只是“嗯嗯”的抱着男人娇喘。

    “倩倩,你真漂亮。”侯龙涛看着女人晕红的脸颊,说不出的喜爱。

    “坏蛋…”

    “什么?”

    “坏蛋…”

    “敢骂我!?”男人的表情是盛怒,可声音中却掺杂着无限的迷恋,插在女人后庭里的手指向上提了两下儿。

    “啊…坏蛋…坏蛋…”陈倩的脚尖儿都垫了起来,一手钩着他的脖子,一手开始捶打爱人的胸口…

    ***    ***    ***    ***

    “涛哥…涛哥…嗯……”陈曦的手活动的越来越快,被子已经被踢开了,床单儿也因为娇躯的扭动而变得皱褶不平。女孩儿突然从床上蹦了下来,快步的来到门口儿,拉开了房门,可刚迈出两步就又缓缓的退回了屋里,同样缓慢的关上门、坐到床边。她低着头,咬着嘴唇儿,“今天是姐姐的‘新婚’之夜,应该让她一人享用涛哥的。”虽然她也有好久没被心爱的男人疼爱了…

    ***    ***    ***    ***

    陈倩坐在梳妆台前,任爱人将自己的长吹干,暖暖的气流撞在脖子上,让她不自觉的犯困。两人一起躲进了被窝儿里,侯龙涛把美人揽在怀里,在她耳边再一次吐露衷肠,告诉她五年来自己没有一天不想念她,边说边不住的亲她。

    陈倩听着听着眼睛就不自觉的湿润了,就在此时,最后一盏杯蜡烧光了,整间屋子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她抱得男人更紧了,把眼睛顶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男人立刻就觉出胸口一湿,“怎么了?”

    “我…我怕黑。”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侯龙涛将脸压在美人的头顶,感受着她芳香四溢的柔。

    陈倩在爱人的怀里躲了半个小时,两个人都不想睡,只想尽情的感受对方的温情。但侯龙涛心中还有另一个可爱的姑娘,可又不知道应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提起她。“老公,小曦…你去看看小曦吧,要不然就把她叫来,她这一阵也想你想的好苦。”做姐姐的,就算在最幸福的时候,也不会忘记那个为自己安排了一切的妹妹的。

    在姐妹俩事先商量时,陈曦坚持让姐姐独占今晚,陈倩也没说什么就同意了,可当她亲身感受到了被爱人抱在怀中的愉悦后,才知道妹妹这一段所忍受的痛苦,才知道她为了帮自己准备这个“惊喜”牺牲了多少,现在的她一定是孤枕难眠吧…

    ***    ***    ***    ***

    陈曦不断的翻着身,盖上被子热,踢开被子冷,真是难受死了,她坐起身来,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里面没带乳罩,胸前两团鼓鼓的软肉微微颤动了几下,“啊…涛哥…它们在胀呢…”女孩儿脱掉了衣服,躺倒在床上,四根手指捏住了一对儿怯生生的奶尖儿,“啊……”她完全没注意到房门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儿,正有一双色眼眨都不眨的注视着自己。

    陈曦的左手又不由自主的探向了腿间,看来身体里的这团火不灭,是不可能睡着的了。忽然,女孩儿觉得有一双热热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被窝儿里,揉捏着自己的一双脚丫儿,她吓了一跳,睁眼一看,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站在床尾,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亲密爱人,“涛…涛哥!”

    “小宝贝儿,这么能忍啊?我一直以为你早就会过去闹洞房呢。”侯龙涛抓住了美人的脚踝,一脸柔情的把她往自己身前拉。

    陈曦一下儿跪了起来,抱住了男人的腰身,把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涛哥…涛哥…”见不到他的时候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但现在他就在面前,也顾不得姐姐的“新婚”了。

    侯龙涛用左臂搂着女孩儿,右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吻着她薄厚适中的香唇,右手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胸脯上,托了托球形的乳房,“它们在胀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

    “呀!”陈曦羞叫了一声,“你…你怎么知…”

    “哈哈哈。”侯龙涛弯下腰,一把抄住了女孩儿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去…去哪儿啊?”

    “去见我的大姨子。”

    “什么?”陈曦一时没明白爱人在说什么。

    “你是我老婆,你姐姐不就是我大姨子,对不对啊,小姨子?”

    “你…老公,姐夫…”两个人说着悄悄话儿,就来到了主卧室外,侯龙涛伸脚钩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屋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伴着阵阵的茉莉花香,洋溢着浪漫的气氛。陈倩就躺在床上,嫩白的双肩露在被子外,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容。姐妹俩的眼神在空中相交了,两张雪面都是一红,陈倩用被子蒙住了头,而陈曦则把脸颊拼命的往男人的脖颈间埋,出“嗯…嗯…”的娇声。

    男人心里那叫一个美啊,他把陈曦平放在床上,女孩儿立刻转向与姐姐相反的方向,身子也蜷了起来,双手捂着口鼻,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侯龙涛把盖住陈倩螓的被子拉开了,一低头,就开始激烈的亲吻她,他们所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使旁边儿的女孩儿更是不知所措了。

    忽然听到姐姐娇滴滴的说了一句:“老公……去…去疼我的好妹妹啊……”

    陈曦再怎么想侯龙涛也不会好意思当着姐姐的面儿和他亲热,她翻身而起,想要逃走。侯龙涛可不会放她走的,一个“饿虎扑食”,就把这只小玉兔儿压在了身下,又吻又舔,又摸又揉,几十秒钟就把她弄得娇喘连连了,再也没意志,也没力气挣出“魔掌”。

    陈倩早就又躲进了被窝儿里,虽然黑暗能使人的听觉更灵敏,但被子是有厚度的,她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外面的动静,人体在蠕动擦蹭的声音,床面的摇动,妹妹在爱人把玩儿下逐渐加重的喘息,男人不清不楚的轻言密语。

    突然间,床体起了间歇性的震颤,陈曦的声音也猛的高亢了起来,“啊……啊…不…不要了…姐姐…救…啊…啊…啊……救我…姐姐……”陈倩的身子开始热,她不知道心上人在用怎么的手段,能把可爱的妹妹“整治”的如此呼天抢地,他们可是“老相好儿”了,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玩儿法呢,好奇死了。

    女人想看又不敢看,可妹妹的叫声越来越响,听上去都有点儿喘不过气儿的劲头儿了,而且她还在不断的呼叫自己,向自己求救。“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虽然明知侯龙涛是不会伤害妹妹的,可做姐姐的,还是不由得有些担心。

    陈倩战战兢兢的把被子向下翻了一点儿,露出了双眸,一下儿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1g3349 2oo6…o1…1o 2o:2o

    第七十五章 终极标靶

    编者话:所有读者的留言,我都会看的,不论第一个还是最后一个。至于陈倩都收了,往后还有什么可写的,各位就拭目以待吧。实在忍不住了,必须得泄一下儿,羔羊论坛上有些“原创作者”太可气,说拙文的最大特点在于没有特点,如同把大量的h文东拼西凑在一起,所有的女角都是没脑子的花瓶儿,真不知道他们文章中的女人都是个什么样子。这些就是我牢骚,请读者不要就此在回复中为我鸣不平,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抱怨归抱怨,但是现羔羊上的大部分读者还是非常有水平的,又加上两位版主的盛情邀请(原先一直是由mpu兄代贴的,兄身为版主,平时一定是很忙的,感谢),从本章开始,我会自己到羔羊文,不再给兄添麻烦了。美国的一天也是有二十四小时,所谓的12日,可不是12日o:oo。对了,有没有朋友知道龚倍颖是男是女,长什么模样,我他妈查了两个多月了都没查出来。

    ***********************************

    3/2/2oo3…3/1o/3oo3

    陈曦现在是面朝姐姐,被男人从侧背后抱着,两颗丰满柔软的乳房在男人胳膊不停的挤压下变换着形状。侯龙涛的舌头在女孩儿的耳孔里搅动着,另一只手插在她的睡裤里,正在她的阴部抠揉。由于睡裤是松紧的,又被男人的手臂撑开了,陈倩能模模糊糊看到妹妹黑黑的耻毛,还有奶白色的小内裤。

    这些都不是让陈倩吃惊的原因,真正令她惊讶的是妹妹的反应,陈曦的身体在胡乱的抖动着,内裤中插着的那只手每蠕动一下儿,她就会如同触电般的向上一蹿,她的一只脚蹬着床面,另一只蹬着男人的腿,想要借力使自己逃脱,可侯龙涛将她死死的卡住,使她只能在原地一下儿一下儿挺着身子,就像是出了水的鱼。

    陈曦的粉脸通红,大张着小嘴儿,紧闭着双眸,眼角儿挂着泪珠,长长的睫毛微颤,两条秀眉深锁,一只玉手拉着男人的手腕儿,另一只拼命的攥着床单,“不…哈…哈…哈…姐…哈…姐…哈…哈…救…”她的胸脯急的起伏,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陈倩看着妹妹极度痛苦的样子,分明没有一点儿快乐可言,再也忍不住了,从被窝儿里钻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快要高潮时的表情和妹妹现在的表情是一模一样。她举起小拳头,捶打着男人的臂膀,“放开她,老公,你快放开她啊。”她想救妹妹,可又舍不得真的用力打爱人,结果就成了给他放松肌肉。

    男人心里这叫一个乐,陈倩的表现再次证明了她的纯洁,大概以前连毛片儿都没看过,侯龙涛按在阴蒂上和插入阴道中的手指活动的更快了。陈曦的两腿猛的一蹬,双眼一下儿睁得大大的,呆呆的望着姐姐,雪白的喉咙间出“咳咳”的声响,她本来仰起的头颅慢慢的落回了床上。

    侯龙涛在女孩儿的脸上吻了一下儿,坐起身来,仰起脖子,把从小内裤中抽出的手举过头顶,竟然有亮晶晶的液体顺着他的指头缓缓的滴落进嘴里,他还“叭叽叭叽”的出爽口的声响。“你…你…她…她…”陈倩已经看傻了,两只胳膊停在身前,粉拳举在空中,都忘记往下放了。

    男人拉住了她的手臂,陈倩一侧身就倒进了爱人的怀里,“她…高潮……了吗?”

    “当然了,你以为我会伤着她吗?”侯龙涛点了一下儿美人的鼻头儿,“小傻瓜。”

    女人看着妹妹舒展开了的脸颊,红晕中透着娇艳,果然是已从痛苦转为?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