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97部分阅读
    强逼你,就让咱们的身体自己决定吧。”“怎…怎么决定?啊…啊…”香奈被高举的胳膊都颤抖了起来,她被男人舔得太舒服了。

    “如果你命中注定要和我共享巫山云雨,就算我不用手,我的小猴子一样能找到你的水帘洞的。”“啊…嗯…”小护士基本上就没明白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从那极具挑逗的音调儿就能猜出一定是关于床事的,其实她这一段时间以来,内心都很痛苦,说不定这个强壮的中国青年能使自己暂时忘却痛苦呢,“听…听你的…啊…就是了…”

    侯龙涛的腰臀开始小幅的前后左右摇动,胯下的阳物在小妞儿柔软的肉唇上缓缓的磨擦起来,起先还有点儿干涩的感觉,可不一会儿,随着香奈的呼吸愈来愈急促,她的下体也变得湿润滑腻了,都能觉出有淫液顺着翘起的肉棒流了下来。

    男人不是成心温柔,他早就想插入了,可苦于刚才自己说了大话,又怕香奈是假装顺从,有了如云那次,他已经学乖了,所以没有用手去扶,再加上鸡巴的跳动、香奈本身由于麻痒而起的扭动,他试了几次,都没能对准穴口儿。“嗯…嗯…”香奈苦闷的哼声就像是在催促他,他也急啊,额角儿都见汗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侯龙涛的龟头顶端突然出现了如同被一张小嘴儿嘬住了一样的感觉,他心中一喜,又稍稍的向上一挺,整个龟头立刻被火热的嫩肉紧紧裹住了,可同时也遇到了极大的阻力,想要再继续前进都很困难,真是一个紧凑异常的小肉洞。

    香奈本来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得大大的,小嘴儿不断的张合着,她想喊,却只能从喉咙中出“咳咳”的声音,下体不容一指的小穴被撑开到了极限,虽然没有失去处女时的那种剧痛,却有比当时要强出数倍的饱胀感,入侵的巨物好似要将自己撕成两半儿。她身为护士,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女人阴道的伸缩性是惊人的,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担心自己的女阴会被撕裂。

    侯龙涛一下儿就把腿站直了,坚硬的阳具如快刀般势如破竹的尽根捅入了日本小护士狭窄的阴道,“香奈,你好紧。”说完就想和她亲嘴儿,可香奈并没有迎合他,而是一口咬住了他的肩头。当男人的腿一伸直,香奈的身体没了支撑,手腕儿一紧,双腿自觉的抬起,夹住了男人的虎腰,同时小穴中紧密的膣肉被无情的强行撑开,如同被再次开苞般的感觉使她做出了与初夜时相同的反应。

    “嘶…”肩膀上传来的剧痛使侯龙涛倒抽了一口凉气,但他并没有怒,他想到了可能是自己太过强猛,弄疼了这个只容纳过日本人短小的“胡萝卜头儿”的小嫩穴,他马上停住不动了,只是用龟头顶在女人的子宫颈口,极轻的研磨,等她适应自己的体积。

    香奈咬了一会儿,嘴里一热,有液体流进了进来,她一惊,赶忙松开了牙齿,只见男人的肩头有两排深深的牙印儿,鲜红的血液正从里面往外冒,她立刻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人搞的时候也曾这样做过,立刻就被狠狠的扇了两个嘴巴,那种眼冒金星儿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她害怕极了,刚想张口道歉,就被男人吻住了双唇。

    侯龙涛放开了香奈的手腕儿,右臂兜住了她的屁股,右手捏着她的臀肉,另一条手臂搂住了她的香肩,吸吮了一会儿她的津液,“香奈,还难受吗?”经他一问,香奈才觉自己的下身除了阵阵的酥麻,已经没有先前的胀痛,看着男人柔和的神色,自己反倒有点儿愧疚了,“你…你…疼吗?”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扭头瞥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回过头来时,脸上已经换了一幅贼兮兮的神情,“该是你补偿我的时候了。”还没等小护士来得及变换表情,她的身体就被撞的向上一挺,“啊…”叫声没过,又是一下儿,紧接着再来一下儿,一下儿又一下儿,一下儿快过一下儿,一下儿重过一下儿。

    “啊…啊…啊…啊…”娇嫩的阴道壁很快就被磨擦的失去了感觉,香奈都不知道它们在疯狂的收缩,疯狂的挤压侵入的肉棒,她只能感到自己的子宫被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一刻不停的撞击着,那种出想象的酸麻快感是似曾相识,却又从没有真切的体会过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脖子,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叫,让身体随着狂猛的抽插而上下颠簸。

    侯龙涛改用双手捏着女人圆圆的屁股,离开了墙壁,一边拋动她的身体,一边向床边走去。阴茎进出小穴的频率降低了,给了香奈难得的喘息之机,“啊…爱?…啊…爱,啊…爱…”小护士伸出舌头,在男人的脸颊上、耳朵上胡乱的舔着、吻着,大量的口水顺着他的皮肤流了下去。

    虽然侯龙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从语气和她的肢体语言上也能得知怂她是被自己干的很爽。香奈的阴道内壁一收一缩,子宫一吸一放,小乙一个星期没尝过小穴滋味儿的大鸡巴险些就缴枪了,男人急忙深吸一口气,拼命的摒住精关,“说什么也不能给咱们中国的老少爷们儿们丢脸啊。”

    香奈被仰放在床上,她的脑袋左右的摇摆着,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侯龙涛跪在她的两腿间,将她那两条裹在吊带袜中的雪白玉褪大大分开,这才看清,虽然这个日本女人的阴唇是极浅的棕色,中间的嫩肉却也是娇艳的粉红色,不失为一个诱人的小穴,“香奈,感觉还好吗?”

    “嗯…”香奈听到男人温和的声音,勉勉强强的睁开杏眼,“好…啊…舒服…”小护士看到他微微一笑,立刻明白了,更加强劲的快感即将到来,急忙又把眼睛紧紧的闭了起来。侯龙涛拉住女人的两个手腕儿,屁股开始前后摇动,阴茎如同是牵引机车轮子上的连接杆,很快就从刚刚激活的状态进入了全前进。

    侯龙涛有意要显示自己的性能力,真是用上了全身的力量,粘在肉棒上的淫液已经由于不断的磨擦而变成了乳白色的泡沫,随着快的肏干出“咕叽,咕叽”的声音。香奈起先还能“咿咿呀呀”的说出几句日语以表达自己肉体上所获得的无上快感,可第二次高潮过后,她就只能用轻微的“嗯啊”声为男人助兴了。

    除了护士裙被撩了起来之外,香奈上身的护士服还是很整齐的,由于两条胳膊被拉直,她本就不小的乳房更显丰满,带动着外衣形成浅粉色的波浪。这对侯龙涛的视觉刺激很强烈,激励他更加狂猛的将阴茎捣入小护士下体粉红色的裂缝中。

    香奈的脑子里除了另神经都能麻痹了的快感之外,基本上已是一片空白,她真不相信一个人能有如此的耐力,虽然她不能确定到底过了多长时间,但半个多小时总是有的了,男人竟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度。

    男人已经汗流浃背了,感到小护士的阴道突然大力的收缩起来,知道她又泄身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侯龙涛觉得“光”也为国争的不少了,该是自己出火的时候了。“啊啊啊…”他一阵低吼,又疯狂的肏了二十来下儿,猛的拔出膨胀到极点的肉棒,蹦到女人的脑袋边,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小嘴儿里,后背一麻,无数的“小侯龙涛”就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好看的txt电子书

    香奈浑身酸软却又无比舒畅,根本动换不得,只好任人在自己的檀口中射精,可她真的是樱桃小口,男人射的实在是太多了,她又无力下咽,部分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样子淫荡非常。侯龙涛哆嗦了几十秒,一屁股坐到一边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伸手捏住了小护士急起伏的胸脯,“香奈,你可真是个小妖精。”

    香奈缓缓把口中粘稠的液体咽了下去,拼命的吸着气。侯龙涛凑过去,在她额头一吻,“累坏了?在我这儿睡会儿吧,一会儿就跟护士长说是我非要你陪我聊天儿。”“啊!”香奈的眼睛猛的睁开了,她这才想起自己是在上班儿,慌慌张张的下了床,捡起地上的破内裤,在阴户上抹了一把,两腿一软,就跪倒了。

    侯龙涛急忙过去扶起她,却被小护士轻轻推开了,香奈把内裤揣进兜儿里,急步走到床头柜前,在上面抓了一把,然后就端起餐盘儿,小跑着出了病房,这其间没看男人一眼。侯龙涛邪邪的一笑,靠到了床头,伸手往床头柜上一摸,“嗨,又把我的烟拿跑了!?”…

    第二天下午,侯龙涛的几个兄弟来看他。马脸一进屋就骂上了,“四哥,那个田东华也太他妈肏蛋了。”“怎么了?”“我在生意上有几个朋友,聊天儿时我告诉他们市委会下通知的那件事儿,他们就要我帮他们用成本价拿十套出来,我一口就答应了。”“然后呢?”侯龙涛已经猜出个大概了。

    因为田东华有名校的mba学历,又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东星净化器”的销售环节是由他负责的,十五个专卖店的经理和一个驻厂的销售代表都是由他面试、任命的,那些人都是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如果有人去找他们要货,一不愿以零售价购买,二没有必要的手续,哪怕是总经理、总裁,他们也绝对不会给的。

    马脸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侯龙涛的想法,“我带着那几个朋友去的‘金融街’那家店,妈的怎么说那个经理也不给货,我他妈人丢大了。”“那跟田东华有什么关系?”“这点儿小事儿当然不用麻烦你了,我就给田东华打了个电话,想让他给我开张出货证明,你猜他怎么招?”“他肯定是不同意了,而且还很客气的给你讲道理,让你想骂都不好意思骂。”

    “尻!你怎么知道的?他给你打电话了?是不是给我穿小鞋儿来着?”“没有,没有,你告诉我他具体是怎么说的吧。”“丫那说什么如果这种亲戚朋友搞特权的口子一旦开了,对东星集团的展会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这顶大帽子给我一扣,我他妈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你就花钱买吧。”侯龙涛“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肏,四哥,你丫就别这么抠儿了。”“我还抠儿?我每年你们九千万,你他妈说话不过脑子啊?十套不就一万块吗,我看还是你别抠儿了。”“那我他妈太没面子了,口儿我都放了,以后还得跟人家做生意呢。”

    “那还不简单,你买好了给人送去不就完了,还显得有诚意呢。”“别逗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还能看不出其中的奥妙。”“那这样吧,你一会儿先去店里交七千,明后天的再带你的朋友去以成本价买一次。”“嘿嘿,还真让田东华说中了。”

    “什么意思?”“在我给姓田的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给我出了这个主意了,他还说你一定也会同意的,还真他妈让他猜中了。”“是吗?那你还来找我告状?”“我就是想看看他猜得准不准,而且那小子在这事儿上可比四哥你大方,钱是他给我出的。”“他给你出的?”“对,他还帮我想了个折,让我把面子挣足了。”“什么办法?”

    “他叫我带着我那帮朋友去‘光大’了,让我当着他们的面儿假装跟他急,把他臭训了一顿,然后他就给那个店的经理打电话,让给我准备货。其实他已经在我们去的时候就派人把一万块送到店里了,货算是白送我的。”

    “没想到,小子实际上还挺懂事儿。”大胖插了一句。“可不是吗,第一次跟四哥和他吃饭的时候,我还觉得丫特不通人情世故呢。”马脸得了好处,自然会说田东华的好话。“大家听好了,生意是自己家的,你们都是千万富翁,不要再贪小便宜了,以后别再出现这种事情了。”侯龙涛的脸上并没有笑容。

    “知道了,别这么严肃嘛。”“哼哼,你们记住就行了。”侯龙涛的语调儿缓和了,但皱着的眉头并没有丝毫放松,光就这件这件事儿本身来说,田东华处理的确实很得体,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4:oo多的时候,大胖他们离开了医院。过了十几分钟,香奈就来了,还是一身浅粉色的护士服,看着就让人血液循环加。“侯先生,你又在病房吸烟。”她站在洗手间的门口儿,并没有进入病房的内间。

    “我知道你不会告我状的。”侯龙涛走了过去,低下头就想吻小护士。香奈只是稍稍踮起脚尖儿,用双唇在男人的嘴上碰了一下儿,然后就立刻把身子闪到了一旁,“侯先生,我想和你谈一谈。”“好啊,进来坐吧。”侯龙涛把路让了出来。

    “到外面去谈。”“去哪儿?”侯龙涛这才注意到女人的臂弯里挂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去楼下的花园里。”“行。”侯龙涛从衣柜中取出了如云为自己新买的尼子大衣,看来小护士对自己还是有所戒惧,这也是很正常的。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上班儿了?”坐在花园儿里的一张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