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68部分阅读
    ?br />

    侯龙涛在她摔倒的时候就想上去把她扶起来,可看着她撅起的屁股,又停住了脚步。洋装的裙子边儿正好勒在臀部上,有三分之一的臀峰露在外面,随着女人的爬行而一扭一扭的,被拨开的白色内裤已经重新挡住了裆部,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上面的一片湿痕。

    “她不是在勾引我吧?我给她的是迷幻药,可不是春药啊。”侯龙涛歪着头,看着女人极度诱惑的样子,“不会的,一个十六年都守身如玉的女人,决不会有意勾引女婿的,那她为什么要这么缓慢的爬动呢?”又向前走了两步,突然现何莉萍是一脸痛苦的表情,还有眼泪不断的流出。

    “她不会是真的受伤了吧!?”这下儿侯龙涛可心疼了,立刻追上去,单膝跪地,左臂探到女人的身下托住她的小腹,右手贴住她的大腿外侧,左手向上一抬,右臂一推。“啊!”何莉萍惊叫一声,感到自己在空中翻了个身,落下来时,男人的右臂正好卡住自己的腿弯,上身也被他用左臂揽进了怀里。

    侯龙涛还是单腿跪在地上,温柔的舔舐着女人脸颊上的泪水,“伤到脚踝了吗?疼得很厉害吧?咱们有整晚的时间,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要是伤到了骨头就遭了。”何莉萍听得出他这番话说得很轻浮,但也蕴藏着对自己的情意,但她可没时间想这些,当务之急是去洗手间。

    “我…我要回卧室…我要回卧室…”何莉萍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双手推着男人的肩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侯龙涛微笑着抱起女人,走进了卧室,把她放到大床上,压住她的身体,“萍姐,你实在太美了,我会好好疼你的。”

    “放开我,放开我啊,我要去洗手间…”何莉萍边大叫,边用力的扭动着身子。侯龙涛能明显的感到女人的双腿在不住颤抖,他何等聪明,立刻就想到有的女人会在第一次的高潮后出现尿急的现象,不禁产生了一股戏虐的欲望,“去洗手间?去那儿干嘛?咱们当然是要在床上亲热了。”

    “不…不…我要去洗手间…”何莉萍又急出了眼泪,双拳捶打着男人坚实的胸膛。“真的要去?那你得先告诉我去干什么。”“我…我忍不住了…快让我去…”“忍不住什么?是要小便吗?”侯龙涛知道要让一个女人说出这话有多难,干脆就替她说出来了。“是…是…求你了…快让我去吧…”

    “不用求,我当然会让你去了,难不成还要你尿裤子吗?”侯龙涛笑着抱起女人,进入浴室,却没有在马桶前停下,直接到了浴缸前,更没有将她放下的意思,而是用左肩顶住她的后背,两手分别托住她的两条大腿,往外一分,形成了给小孩儿把尿的姿势,“萍姐,让我看看美女撒尿的样子吧。”

    一些都生的太快了,何莉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她原先就知道这个“女婿”很强壮,只是没料到他的力气会大到,自己是一个成熟的丰满型女人,可他摆弄起自己来就像是在把玩儿一个洋娃娃。但这并不是让女人最吃惊的,她实在想不出一直是彬彬有礼的“女婿”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淫猥。

    “你…你在胡说什么?快…快放下我…你不能这样啊…”何莉萍挣扎着大叫,双手伸到后面,拍打着男人的后背,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侯龙涛才不理她呢,用右臂卡住她的腿弯,空出来的右手再次拨开女人内裤的裤裆,姆、中二指分开她火热的大阴唇,中指在她阴道口上方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更狭小的体腔开口儿。

    漂亮女人就是与别不同,就算是排泄器官,也不会让男人觉得不洁。侯龙涛一边舔着“丈母娘”的耳根,一边用指甲轻刮着她的尿道口,“别忍了,尿出来吧,不要憋坏了身子,放松一点儿,尿出来就会舒服了。”

    “哇…”何莉萍像婴儿一般的大哭了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膀胱再也承受不了了,一想到自己即将在女儿的男朋友面前放尿,还是被摆成这样的姿势,简直羞臊欲死,双手捂住了脸,更是忘情的哭泣,口水、眼泪齐流。

    侯龙涛的食指又转移了进攻的目标,开始在女人阴道的浅处一进一出,“你看,你的小穴还想咬我呢,我一插,它就要吸住我。你快尿吧,尿完了我好跟你痛痛快快的做爱啊。”不光是女人在忍,他也在忍,“小老弟”已经快把裤子顶破了。

    何莉萍哭得越来越厉害,嗓音都哑了,突然她就如同高潮了一般,双手猛的向后揽住男人的脖子,胸脯挺起,小腹猛收,“啊…”的一声尖叫,一股金黄色的水剑从跨间狂喷而出,由于她忍耐得实在太久了,刚刚又喝了很多酒,射出的力量大的出想象,本应形成抛物线的尿液竟是以直线的方式直喷过两米长的浴缸,打在墙上,向四下溅开。

    侯龙涛从女人尿水的颜色就可以看出她的心火很盛,“呵呵”一乐,亲着她的脸颊,“萍姐,舒服了吧?”二十秒过去了,从何莉萍体内射出的水势才见缓,她现在已是嚎啕大哭了,除了羞辱的感觉外,最让她害怕的是自己竟然产生了莫名的快感,自己实在是太淫乱了。女人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原来她一口气没接上来,昏了过去…

    薛诺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如云正背对着自己换黑色的睡裙,刚刚放到腰部,她穿的是一条茶色的t…back内裤,怎么好像在她雪白的左臀峰上有两个字啊,刚想再看仔细一点儿,如云已经把睡裙完全放下了,女孩儿用力的眨了眨眼,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月玲和茹嫣也都已经换好了睡裙,正在不知嘻嘻哈哈的说些什么。月玲看见了薛诺,“诺诺,你不热啊?换上睡裙吧。”“我没带睡衣来啊。”“没关系,”如云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口袋,里面是一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裙,“前天龙涛跟我说你要来住,我怕你在这儿会热,就去买了一件,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薛诺的微笑就像一朵鲜花一样可爱,有一个把什么都为自己准备好了的大姐姐真是不错,“谢谢姐姐。”女孩儿接过睡衣,转身又要进浴室。“诺诺,你去哪儿啊?”如云叫住了她。“我去换衣服啊。”

    “哈哈哈,”月玲从床上蹦了下来,抱住女孩儿的腰,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傻妹妹,大家都是女人,就在这儿换怎么了?”“嗯…”薛诺站了起来,红着脸脱掉了上衣。“哇!诺诺,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胸部就这么丰满了。”月玲夸张的叫了起来。

    “唉呀,月玲姐姐…”女孩儿害羞的将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噘起小嘴儿。如云走过来,稍稍弯腰,在薛诺的脸上轻轻一吻,“去里面换吧,月玲就是逗你的。”薛诺就像得到大赦一般,也飞快的亲了如云的脸颊一下儿,又向月玲吐了吐舌头,跑进了浴室,身后传来了三个大姐姐开心的笑声。

    薛诺从浴室出来时,双臂还是挡着胸口,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怎么了?”茹嫣递过来一听儿橙汁。女孩儿接了饮料,却始终用左臂遮着自己的乳房,“这…这睡衣是…是透明的。”“是吗?”茹嫣拉开了她的手臂,果然看到女孩儿的胸口只是一片薄纱,圆翘的乳房一览无余。

    本来薛诺是想带着胸罩的,可对着镜子一看,样子实在是太怪了,只好又摘了,才会弄到现在这么尴尬,“如云姐姐,你怎么给我买这种衣服啊?”“有什么关系?你看我们的不都是这样。”如云正在帮月玲选影碟,朝女孩儿招了招手,“诺诺,你也来瞧瞧,想看什么片子。”

    好看的txt电子书

    薛诺这才注意到,原来四个女人的睡裙的样式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罢了,忽然觉得这才像姐妹,一下儿就不再害羞了,笑嘻嘻的走到月玲身边,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如云的胸口一眼,心中不禁生出感慨,“如云姐姐的乳房真的好大啊,好像比妈妈的还大呢。”

    “f4的演唱会!”薛诺一眼就看见了扔在一边儿的一盘dvd,“先让我看看这个好不好?”“你也喜欢f4?”月玲像是突然现了知己一样,高兴的站起来,拉住女孩儿的手。“当然了,有谁不喜欢啊?”“有谁不喜欢?她们俩就不喜欢,平时都不陪我看。”月玲朝如云和茹嫣努了努嘴。“那…如云姐姐,我能看吗?”

    “呵呵,你要看就看吧,我也不是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就是唱歌的呗,我只不过已经过了你们那个追星的年龄了。”如云笑着把影碟放进了dvd机里。(我本人是一百个看不上f4,倒不是因为他们长的都特怪,还被人说成帅,主要是那部特红的《流星花园》,我去年回北京时,我妈还特意帮我从她的小秘书那儿借了一套盘给我看,结果只看了第一集的前十分钟就差点儿没把我恶心死,要是有f4迷,可别骂我。)

    “啊!”“呀!”“帅死了!”“好酷啊!”月玲和薛诺两个人手拉着手,跟着电视里的女歌迷一起尖叫,还又蹦又跳的,“月玲姐姐,你说他们哪儿个最帅啊?”“还用问嘛,当然是周渝民了,言承旭也不错。”“啊,跟我想的一样。”两人都抱到一起了。

    坐在床头的茹嫣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帅什么啊,一看就是奶油小生,一点没有男人味儿,头还那么长,不男不女的。”“你说什么?”月玲和薛诺立刻转头对她怒目而视。“怎么了?不是吗?诺诺,你说,是你的涛哥帅啊,还是这个什么f4帅啊?”

    “这…这不一样的嘛,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虚幻的,怎么能比呢?”薛诺还真有点儿为难,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月玲才不管那么多呢,“诺诺,她说咱们的偶像,不能饶了她,”一挥小拳头,“跟我打她。”说着就蹦上床,抄起一个枕头,砸在茹嫣的头上。

    茹嫣也不示弱,马上也抓起一个枕头,和月玲对打起来。薛诺一看,也是玩儿心大起,先用一个枕头在自己头上敲了敲,软软的,一点儿也不疼,这才加入战团。局势立刻就不同了,月玲在薛诺帮助下,很快就把茹嫣脸朝下压在了床上,坐到她腰上,按住她的双手,“诺诺,打她,快打她的屁股。”

    薛诺抡起枕头拍在茹嫣的屁股上,“茹嫣姐姐,你快收回你刚才的话。”看着茹嫣的短睡裙的裙摆一下儿一下儿的飞起,女孩儿有点儿奇怪了,“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好像老是在人的屁股上看见字呢?”

    茹嫣冲着在一旁微笑着观战的如云求救了,“云姐,快来救我嘛,她们欺负我啊,好云姐。”如云本来不想参加小妹妹们的争斗的,结果被茹嫣这么娇滴滴的一求,也被气氛感染了,叫了一声“pi11ofight”,就也上了床。

    一时之间,粉拳玉腿、美乳丰臀、云鬓柔丝搅成一团,整间屋里都是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和娇叫声。要是这种香艳无比的情景被侯龙涛看到,他不因为鼻血狂喷而死才怪呢…

    侯龙涛抱着昏迷的何莉萍回到床前,将她放平,自己侧身躺到她旁边,准备好好享用这美妙的身体。用一根手指压了压女人露在洋装外的乳肉,柔软中带着弹性,该是见见庐山真面的时候了,一只手插到她的背后,将洋装顶端的一个小钮扣解开,一直将拉链儿拉到腰眼儿处。

    男人跪到何莉萍身边,轻轻的将洋装向下拉,出现在眼前是两座高耸的球形乳峰,雪白到几乎透明,连血管儿都清晰可见,艶红色的乳晕就像是用圆规画上去的一样,在完美的圆形正中是两颗如同小烟囱般的乳头,硬硬的傲然挺立,足有一个指节高,怪不得会在洋装上顶起那么明显的突起呢。

    侯龙涛搞过的女人也不少了,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乳头,小心翼翼的分别用两手的三根手指捏住它们,左右碾动,又由下向上的搓弄。玩儿了一会儿,只手猛的捏住女人的只乳,一口将她左边的嫣红乳含住,用力吸吮,舌头绕着奶头不停打转儿,更把舌尖儿顶住上面的小孔向下压,仿佛要插进去一般。

    “嗯…嗯…”何莉萍开始有反应了,其实在男人捏她的乳头时,她就已经醒了,只是她一点儿反抗的意志都提不起来,一切的自尊、羞耻心都在刚才尿出的一刻就被击的粉碎了,“你算什么呢,一个快四十岁的寡妇,一个供骗子泄欲的工具,能够在男人面前放尿的婊子,作为一个女人来说,你已经一钱不值了。如果还有男人肯要你,你就给他好了,更何况他还是救你出虎口的人呢。”

    这样的念头充满了何莉萍的脑子,可真要让她像淫妇那样去迎合轻薄自己身体的男人,她还是做不到,乾脆就假装还在昏迷,希望让男人认为一些都是在自己不省人事的时候生的。

    但她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醒了就是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