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诺刚出世没多久…”何莉萍把这些年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说了出来,真是越说越委屈,越说越伤感,眼泪也涌了出来。这些侯龙涛早就听薛诺说过了,确实是够悲惨的,如果有可能,自己是不会让她想起这些事儿的,但为了她今后的幸福,也只好任她再痛苦一次了,因此也没有劝慰她。

    终于说到胡二狗的事儿了,“龙涛,我最后悔的就是错怪了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母女,我本想等你再来我家时就向你道歉的,可你为什么一直没来呢?”何莉萍说着就拉住了男人的一只手。侯龙涛一直不来,知道她也不可能真的拉下脸来找自己,这样不给她道歉的机会,让她的愧疚不断积累。

    “那时我刚刚看了一些我不该看的东西,我怕那么快见您,咱们都会尴尬的,”

    侯龙涛用双手握住女人送过来的那只玉掌,爱惜的抚摸着,“其实我早就想来看您了。”

    何莉萍已是泣不成声了,“龙涛,你是我见过的最大度的男人,就算在我打了你之后,你也没记恨过我,还在经济上帮助我,你说那是你买网吧照的钱,可咱们从来也没办过转让手续,你那样说只是为了让我心中好过一些。你不知道我对你有感激,诺诺能找到你这么好的男人,我真是为她高兴。”

    侯龙涛终于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诺诺是我心爱的姑娘,照顾你们母女俩是我的责任。其实…”他忽然停住了,把头也低了下去。

    “其实什么?”“伯母,我对不起您…”突然一把抱住女人,和她脸贴着脸,音调中居然也带着哭腔,“我对不起您…”

    何莉萍被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大惑不解,只能轻拍着他的后背,“什么事儿啊?龙涛,你怎么会对不起我呢?一直是我错怪你啊。”侯龙涛温柔的蹭着美人的脸颊,“都是我不好,没有及时识破胡二狗的诡计,就算在他敲诈我之后,我虽然找我的朋友调查他,但还是让您置身于危险中那么久。”

    “别说傻话了,”何莉萍捧起侯龙涛的脸颊,看到他眼中充满泪光、尽是悔恨之色,真是快要感动死了,“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的牺牲,我真的很感激你,你什么都没做错,全是因为我自己认人不准,想我也是快四十的人了,居然还会被他的外表迷惑。我当时要是头脑清醒一点儿…唉,他要不是另有所图,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个老女人呢。”说到这儿,又变成自怜自哀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您一点儿也不老,我一直认为您是这世间少见的美女,今晚这一打扮,更是证明了我的想法。”侯龙涛的双臂已经紧紧的箍住了女人的细腰,“您不知道,每当我想到胡二狗那个混蛋欺负您时的样子,我的胸膛就像是被人生生撕开一样的疼。”

    何莉萍用力扭了扭身体,挣开男人的怀抱,她感觉到现在的气氛有些不正常了,更觉出男人对自己似有情意,再这样下去,很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心中又想又怕、又高兴又自责,虽然身上已是燥热难耐,但理性还是占了上风,“龙涛,你在说什么呀,我是你的长辈。”

    侯龙涛心中暗喜,看得出女人内心的挣扎,她的防线就快失守了,“对对,咱们别说以前不开心的事儿了,您收了诺诺的礼物,现在该收我的了。”说着就从挂在沙边的衣架上的大衣兜里取出一个正方形的红色扁绒盒,送到女人的手里。

    何莉萍以为自己又曲解了男人的本意,幸好他转移了话题,翻开盒盖儿一看,是一对儿心形的白玉耳坠儿,在每个耳坠的中央还镶着一颗闪闪光的钻石,“这…这…太美了。”女人对珠宝的喜好是与生俱来的,何莉萍平时虽然一点儿也不奢侈,但她毕竟是女人,一样逃不出这个定律。

    好看的txt电子书

    “这是我特意找人加工的,我觉得那些现成货都配不上您,我帮您戴上吧。”

    侯龙涛也不等回答,就取下了女人左耳上的耳钉儿,又把自己的礼物给她戴上。

    接下来该是右耳了,把左臂绕过女人的背后,上身前探,帮她摘耳钉儿、戴耳坠儿,脖子上能明显的感到她火热的呼吸。

    何莉萍更是紧张,两人离得实在太近了,好像都能听到男人的心跳,身体中的躁动又起,眩晕的感觉使她呼吸困难,一直在胸膛里燃烧的火焰更盛,“多优秀的男人啊,为什么我没有诺诺那么幸运呢?”耳坠儿戴好了,男人的身子应该是走一个半圆的线路回到出点,但事实上,他的头正在顺着直线向回移动…

    说说笑笑间,bm已经开到了如云家,几个女人进入了小楼儿里,第一感觉就是好热,原来如云在离开时就将室内的暖气定在了二十三摄氏度,比月龄车里的温度要高很多。

    四女一起来到如云的卧室,月玲往床上一扑,用力的颠着,“怎么样?这床够大吧?”“真的好大啊!”薛诺是第一次来,多少还有些拘束,只是规规矩矩的站着没动。如云看透了女孩儿的心思,从后面抱住她,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诺诺,别这么认生,这儿就是你家,知道吗?”

    “嗯…”薛诺只觉如云的气息香香的,喷在自己耳朵上,痒痒的,微微一缩头,“姐姐,我想用一下儿洗手间。”“就在那儿,去吧。”如云指了指一排衣柜和大床中间的那扇门…

    侯龙涛的左脸贴着何莉萍的左颊向回移动,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皮肤的热度,两个人的鼻尖儿顶在了一起,嘴唇也若有若无碰触着,口中呼出的气息全都喷入了对方的嘴里,两双眼睛里有四堆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这一刻,这张沙上坐的只是一对儿普普通通的男人和女人。

    现在的何莉萍已经完全投入到了浪漫的气氛中,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切就顺其自然,该生的,就让它生吧。”侯龙涛一歪头,猛的吻住了女人的红唇,左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肩膀,右手在她的大腿上搓弄。

    “嗯…嗯…”何莉萍就像是突然被怨女上了身一样,脸上的表情痛苦之极,左臂用力的抱住男人的脖子,右手一松一紧的抓着他的头,用自己的香舌拼命的和男人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搅动。两人的头只有不停的扭动,才能在嘴唇的磨蹭中吸取氧气,大量的口水顺着女人的嘴角儿向两边流下。

    免费电子书下载

    侯龙涛本以为弄好了,女人会半推半就,弄得不好,说不定还会拿伦理道德什么的教训自己,他都准备好了在必要时候使用一些暴力,没想到女人的回应竟会如此的热烈,他的鼻梁都被自己眼镜儿的鼻托儿挤得生疼,“这个女人的唇舌真是一流,又软又香,一会儿一定要让她给我口儿一管儿。”

    初步的胜利并没有冲昏侯龙涛的头脑,他很清楚,女人之所以会这样,很大部分是因为药物在起作用,说不定什么时候她的理智就会回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让她尝到甜头,为她过盛的精力找到泄的渠道,就算她清醒过来,只要自己坚持,就不怕她不就范。

    侯龙涛的右手虚虚的在女人的跨间摸了摸,内裤上已经有一小片湿湿的东西了,立刻把内裤的裆部向一边儿拉开,别进她的大腿叉中,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噗”的一声就插入了她的阴道里,那里果然已是春潮泛滥。现在就是要直取中宫,等征服了她之后再慢慢品玩儿也不迟。

    突如其来的插入刺激得何莉萍的身体一阵乱颤,吐出男人的舌头,脑袋猛仰,后脑顶在沙的靠背上,以此和双脚为支点,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极力的将阴户向男人的手指顶去,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啊…啊…”

    既然这招收效如此,侯龙涛更要加强攻势。何莉萍的阴毛很稀疏,比薛诺的多不了多少,看来这是家族遗传,跟年龄无关。男人的大拇指很轻易的就在肉缝顶端找到了已经充血勃起的肉芽儿,阴道内的两根手指的指腹按住了滑溜溜却也韧性十足的子宫,快的揉动。(说实话,我很难用语言表述子宫的手感,反正是要多爽有多爽。)

    何莉萍的叫声嘎然而止,她只是大张着嘴巴,下唇不住的颤动,雪白的喉咙间出“呵…呵…”的声音,屁股随着男人抠挖的节奏挺动着。因为身体的大幅扭动,裙子已经退到了腰上,整个下体都暴露了出来,女人丰满的胸部本应该形成美丽的乳波,但由于有紧身洋装的束缚,只是露在衣外的乳肉在不停的抖动。

    侯龙涛一直在欣赏女人那种呈现痛苦实为快乐的表情,看着成熟美艳的女友之母被自己指奸到直翻白眼儿,真是太爽快了,不禁又加快了手指的活动度。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那两团会动的嫩肉,马上低下头,隔着洋装,用双唇夹住一颗突起的奶头儿磨擦,鼻子里充满了乳肉的香气。

    “太…太舒服了…要高潮了…我被…我被龙涛搞到高潮了…女儿的男朋友…”这样的念头在何莉萍的脑中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天啊!我在干些什么!?他是女儿的男朋友。”突然的清醒让女人惊出一身冷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行为。

    可惜的是,这份清醒来得太迟了,何莉萍现在的身体就如同喷前的火山,想收也收不住,想推开男人的身体,可双手却更紧的抓住他背后的衣服;想踢腿挣扎,可双腿却像是抽了筋儿一样的僵硬,根本抬不起来;想大声的斥责他,可一张嘴,除了淫荡的“啊”声,就只能说出极不连贯的话语,“啊…不行…我…啊…不要…停…停啊…”

    侯龙涛可会错意了,“放心吧,我不会停的。”他抠得更起劲儿了,这个女人的阴道虽然没有她女儿的那么紧凑无比,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但也一点儿都不松垮,腔壁一样会自动的向中间收缩、蠕动,火热的淫汁更是源源不断的分泌而出,顺着屁股缝流到了沙上,弄湿了一片。

    免费txt小说下载

    想反抗却不能付诸实施,何丽萍对自己的身子竟如此的不听话,只顾追求肉体的快乐而难过,又羞又恼、又急又气间,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流淌而出。男人却以为她是喜极而泣,钻头一样的双指更是一刻不停的旋转、挑动。

    “啊…要死了…”绝顶的高潮几乎让何丽萍疯了,悬在空中的屁股如筛糠般的剧烈抖动,两个饱满的臀瓣一下儿一下儿的夹紧,像是要把体内的阴精全都挤出来一样,麻痹感从子宫逐渐扩散到全身,几乎使她昏迷过去。

    女人在性快感的巅峰足足停留了三十多秒,屁股才重重的落回沙上,“啊…啊…呼…呼…”她就像一个刚刚被救起的落水之人,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虽然这一次的高潮并没有使她火烫的身体降温,但怎么说也是泄了一些,短暂的清醒足以让的心灵被极度的懊悔、屈辱和愤怒所占据。

    侯龙涛抽出了手指,伸到何莉萍的面前,慢慢的旋转着,看着闪闪光的粘稠爱液缓缓的向下流,“萍姐,你看,多美啊。”说完就张嘴含住了自己的指头,把粘在上面的“琼浆”吮入了口中,紧接着就开始解自己的皮带,“萍姐,我会让你更舒爽的。”

    “你…你叫我…叫我什么?”何莉萍哭着问,身体情况已经容许自己大骂男人了,可却不知道该骂什么,平日在网吧里听过无数恶毒的骂人话,但却不是自己这样的淑女能说出口的,要说用伦理道德来教训男人,自己明明也有责任,一时之间只能对他对自己的新称谓质疑。

    就算到了现在这种情形,女人也没觉得侯龙涛真的有多坏,只以为他和自己一样,也是被气氛所感染,一时冲动,做出了不顾后果的行为。可此时此刻,何莉萍根本无法思考,强烈的尿意使她的大腿都开始打颤了。(她的这个毛病在前文中有过叙述。)哪儿还有时间等男人回答自己的问话,何莉萍一把推开他的身体,“一跃而起”,跌跌撞撞的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侯龙涛先是一惊,等看清女人逃走的方向,心中不禁一喜,“跟女儿一样,一定要到床上做吗?美人儿,我这就来了。”想着就跟了过去。女人本来两腿就在颤,加上十二厘米的高跟儿,刚冲到走廊那儿就一个不稳,摔倒在地,虽然并没伤到脚踝,但还是疼得“啊”的叫了一声。

    就这一下儿放松,何莉萍就险些尿了出来,赶忙拼命的夹紧双腿,又强行忍住了。“羞忿欲死”是对她现在心情最好的描述,要是真的失禁而出,那这辈子就没法儿再见人了。想要再站起来,却又不敢放松双腿,只能一点一点的向屋里爬去。

    侯龙涛在她摔倒的时候就想上去把她扶起来,可看着她撅起的屁股,又停住了脚步。洋装的裙子边儿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