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66部分阅读
    最后一个盒子装着一双未开封的丝光长袜,是接近于透明的肉色的。何莉萍将它们穿上,极佳的质地使她一点儿都感觉不到那层“第二皮肤”,要不是能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双腿在灯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茫,真的会以为刚才穿袜的动作是生在自己的幻觉中呢。

    女人又把鞋穿好,站起身来,再次走到镜子前,低下头,看了看被“轻纱”

    包裹的脚趾,它们也很美,自己从头到脚都很美,短的裙摆只能将丝袜顶端颜色略深、制材略厚的一圈儿宽花边儿遮住一半儿。她的呼吸更重了,这套衣服实在是太性感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要不要让屋外的男人看到自己打扮成这样。

    要是在平时,以何莉萍贤淑的性格,别说在外面等的是自己的晚辈,就算是自己的情人,她也不会穿这身儿出去的。可今天她不知道为什么,考虑问题的方式与往常完全不同,自己身上穿的是女儿送的生日礼物,让女儿的男朋友看到又怎么样呢?大家都是一家人,自己又不是要挑逗他,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女人走到了卧室门口,伸手抓住门把手,“我半裸的样子就要被未来的女婿看到了。”一想到这儿,她的心脏就狂跳不止,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大胆、放肆的决定,深吸一口气,拧动了把手…

    月玲开着车,对身边的茹嫣说:“你今晚也住过来吧,咱们四姐妹好好聊聊天儿,再找几盘儿电影看,好不好?”“我是没问题,可是你那儿只有三间睡房,怎么住啊?”“那有什么关系,那么多的大沙都能睡人,再说云姐的那张大床,就算咱们四个人都睡在上面也不会嫌挤的。”

    “行吗?”茹嫣扭头问搂着薛诺的如云。“当然可以了,只要咱们的小妹妹愿意就行,今天她才是我的正客嘛。”如云笑眯眯的看着薛诺。“我?我当然愿意了。”小姑娘从后面抱住茹嫣的脖子,“我最喜欢茹嫣姐姐了,她也能来当然好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哼,最喜欢茹嫣姐姐,那就是说不喜欢我和云姐喽?”月玲气呼呼的一瞪眼。“不是,不是,”薛诺知道月玲又在逗自己,赶紧探身亲了她的脸一下儿,“我最喜欢月玲姐姐了,啊,不对,三位姐姐我都一样喜欢。”车上充满了四个女人仙乐般的笑语欢声。

    薛诺是独生子女,一直都很羡慕电视里亲姐妹间的故事,干什么都在一起、时不时的可以谈谈心、坐在一张床上讨论男孩子。她虽然和这三位美丽的大姐姐只认识了几个星期,但惊讶的觉,自己居然从她们身上得到了那种姐妹般亲密无间的感觉,只差没住在一起了。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也许是因为她们四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侯龙涛的爱姬…

    侯龙涛走到音响前,换了一盘儿节奏更慢、更浪漫的舞曲,但并没有播放。

    从兜里取出剩下的迷幻药,边吹着口哨,边又把其中的三之一倒进了何莉萍的杯子里,剩下的就扔到厨房的水槽里冲走了。

    记得李东升说过,这药的作用跟摇头丸差不多,能让人情绪亢奋,但劲儿却大的多,有个小妞吃了两片儿,在nasa里蹦了一整晚才算泄出来。侯龙涛可不想冒伤害“丈母娘”健康的险,所以总共也就给了她不到半片儿,还是就着酒喝的。也正因为如此,药效并不是很明显。

    男人看一眼表,自己已经等了二十多分钟了,“不会是睡过去了吧?”先前没考虑到酒劲儿会不会比药劲儿更大,拍了自己的脸一下儿,自己考虑问题还是不够全面,“妈的,得去把她叫起来,要不然岂不是白费劲了。”突然听到里面的门一响,急忙坐回沙上。

    何莉萍的卧室里灯光很亮,而卧室的门正对通往大客厅的短走廊,因为客厅里只点着几支蜡烛,她就像是从一片光芒中走出来一样,虽然她不是故意的,但裙子太窄了,只能走一字步,纤细的腰枝也就跟着一扭一扭的,充满挑逗性。

    侯龙涛微张着嘴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当初选这套衣服的时候,只是看它够暴露,想用它测试那个迷幻药是不是已经把这个女人潜意识中的野性激出来了,根本没想到何莉萍穿上之后会有如此的效果。

    以前想追她,只是因为她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更由于她是薛诺的母亲,追到她,会有母女兼收的那种刺激感与成就感,现在看她这样一打扮,傲人的身材一展无余,丰乳肥臀、长腿细腰,脸上经过精心的修饰,美艳竟是和如云在伯仲之间。

    何莉萍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侯龙涛干咽了一口吐沫,还是傻傻的盯着女人,双眼的焦点从她纤美的脚趾,经过坚实的小腿、圆润的膝盖、丰盈的大腿、宽大的骨盆、平坦的小腹、盈盈的细腰、高耸的胸脯,雪白的脖颈、慢慢的移到那张妩媚绝伦的脸庞上,就停住不动了。

    何莉萍在男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讶、崇拜,甚至还有隐隐的欲望,那是一种完全被面前的景物所震慑、所吸引的表情,奇怪的是自己心中居然不仅一点儿也不怪罪他的轻薄之色,反而对自己能让一个俊雅知理的年轻人如此失态感到高兴,自己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沸腾,心脏也跳动得更狂烈了。

    想当初侯龙涛面对如云被绑在床上的赤裸玉体时都是镇定自若,也许是因为当时心中有挪用公款那件事儿压着,潜意识中存在着危机感。而现在,他的思想已完全被他的本能所主宰了,虽然知道再这样盯着女人看,有可能会激怒她,那一些就都前功尽弃了,但他的双眸却不受控制,只想一直看着眼前的美景。

    何莉萍被男人看的有点儿不自在了,她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知道面前的不是普通的男人,而是女儿的男朋友,轻轻推了他的额头一下儿,“龙涛,你…

    你的烟。“”嗯?啊…“侯龙涛这才回过神儿来,现左手夹着的那根儿烟已经快烧尽了,烟灰积了四厘米多长,赶紧把它在烟缸中拈灭。

    “诺诺送您什么礼物啊?”侯龙涛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何莉萍也正口渴,自然而然就喝下了再次加料的甜酒,她往沙上一坐,双腿也蜷了上去,形成跪坐的姿势面对着男人,她无意识的就选了个这么撩人的样子,“就是这套衣服了,你觉得怎么样?”

    侯龙涛扭过头,这一看,差点儿没把鼻血喷出来,不光因为女人胸前的两粒“小黄豆”在洋装上顶出了两个明显的突起,这他早就看见了,主要是那两条美腿,丝袜的宽花边儿全都露在外面,在一小节儿光滑的大腿间,还能隐隐约约看到纯白色的内裤,“美…实在是太美了…”

    “哈哈哈哈…”何莉萍放浪的笑了起来,丰满的乳房也跟着抖动,样子只能用“花枝乱颤”来形容了,“好女婿,你可真会逗我开心。”在扑上去疯狂奸淫这个女人的欲望即将破顶而出时,侯龙涛强行克制住了,反反复复的提醒自己:“时机未到,时机未到,小不忍则乱大谋。”

    男人站起身来,从餐桌上的花瓶中抽出一枝玫瑰,走回沙前,伸出右手,什么也没说。何莉萍也把右手搭在他手上,“干什么?”侯龙涛拉着她,缓缓的退到客厅中的一排矮柜前,“我有和您跳支舞的荣幸吗?”说着就把玫瑰递到女人的面前。

    何莉萍接过花儿,“现在的男孩子都像你这么会献殷勤吗?”“我早就不是男孩子了,我也不是在献殷勤,您的美貌是我在梦中都不曾见过的,如果我能陪您跳舞,那可是求之不得的荣耀啊。”侯龙涛脸上的表情很真诚。

    免费电子书下载

    女人更是开心了,以前胡二狗赞扬自己容貌的时候,老是色迷迷的,一看就是为了要跟自己上床,从没有侯龙涛这么诚恳,“好,阿姨就跟你跳一曲,可是我跳的可不好,要是踩了你的脚,你可别吵吵。”说完就把玫瑰叼在嘴里,右手搭住了男人的肩膀,左臂向外展开。

    侯龙涛微微一笑,弯腰按下了音响的play键,立刻有悠扬和缓的音乐响了起来。左手揽住女人的腰,有一部分的手指都已经碰到她的屁股了,而且右手也没去握她的手,而是直接放到了她的背上,形成了把她环在怀中的姿势,“刚吃完饭,咱们还是跳慢舞吧。”

    何莉萍听了音乐,适合这旋律与节奏的只有一种舞,再等到男人的手摆好了位置,她对自己的想法更肯定了,“他是要跟我跳那种只有恋人才会跳的贴面舞,那怎么可以呢,他是我的女婿,太不像话了,不行,一定要严厉的拒绝他。”

    女人取下嘴里的玫瑰,话到嘴边却又收住了,她的脑中又出现了另一个声音,“贴面舞怎么了,他这么年轻俊朗,和他跳一定很刺激的。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的,也许他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讨好你罢了,只要他不动手动脚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他要是真的不规矩,你也可以马上推开他,再骂他啊。”

    何莉萍这一犹豫,侯龙涛已经动了起来,她也就没时间考虑了,只能跟着舞伴儿移动,双手交叉在男人的脖子后。刚开始时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氛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消失无踪,主要是因为侯龙涛确实很绅士,没有一点儿非份之举。

    两个人的身体越来越近,终于靠在了一起,何莉萍又面临着一项选择,要么就把脸和男人的贴在一起,要么就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很明显,第一种姿势很不合适,于是女人就向右扭头,靠住他的左肩。对于侯龙涛来说,这样就足够了,胸口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两个大乳房的弹性,不禁想到薛诺肯定不是母乳喂养的。

    女人的心情很复杂,她对侯龙涛是既愧疚又感激,两种最容易转变为爱情的感情她全具备了,更何况侯龙涛本身又很有魅力,几乎是集所有吸引女人的气质于一身,高大英俊、温柔体贴、儒雅善良、财力雄厚,最要命的是她还亲眼看到过他在床上是如何的“英勇”。

    何莉萍心里明白,现在唯一维持自己清醒的就是伦理道德了,如果这个男人要不是比自己小十五岁,又是女儿的男朋友,自己一定会爱上他的。这种想法带给她的是更深的自责,“我算什么母亲,居然和女婿如此亲热的抱在一起。”突然感到男人的双手交换了一下位置,右手移到了自己的腰上,而左手却搂住了自己的左肩,这样一来,自己算是完完全全的被他抱在怀里了。

    侯龙涛轻缓的抚弄着女人润滑的肩头,歪过头,深吸着她长间散出的幽香,真是享受,“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棒了。”男人的这一切动作,何莉萍都心知肚明,这已经过了自己能容忍的界限,刚刚想要喝止他的行为,猛的一阵眩晕。

    “你要干什么啊?让他抱抱怎么了?他又没亲你,怕什么…”“你快制止他,太不像话了,要是让诺诺知道了,她会怎么想,你对得起她…”“别这么保守了,你不喜欢被他抱吗?你不觉得很刺激…”“你这种行为是违背道德标准的,你不是那种淫荡的女…”“闭嘴…”“你闭嘴…”

    “啊…”两种声音在自己的脑子里响起,每一个都不让对方说完,何莉萍头晕的厉害,一手按住自己的额头,挣开男人的手臂,向后退了两步,有点儿站立不稳。“这么了?”侯龙涛马上拉住她,搂着她的腰坐回沙上,“您身体不舒服吗?”

    “不能再跳了,我有点儿头晕。”何莉萍拿起酒杯,她知道自己已经有点儿醉了,但却控制不住,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侯龙涛又恢复到很规矩的样子,老老实实的坐在女人身边,“那就歇一会儿吧,刚才您舞跳得真好,您是不是专门学过啊?”

    贴面舞哪儿用学呀,就是缓慢的左右移动,在原地转转圈儿,侯龙涛这么说不光是单纯的恭维,而是有特殊目的的,他觉的已经是时候让女人的情绪激动起来了。

    何莉萍闭着眼睛,头枕在沙背上,她的心情也很烦躁,怎么坐着都不舒服,说起话来就有点儿冲,“没学过,学它干什么?”“和男朋友跳啊。”“男朋友?

    胡二狗?“”不是不是,别的男朋友。“”别的男朋友?我哪儿有别的男朋友?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我没别的意思啊,难道说…伯父去世后您就没交过男朋友?“

    “当然没有了,”何莉萍一下就跳进了男人为她设好的套儿,“你当我是很随便的女人吗?”“没有没有,我知道您是重感情的女人,可十六年…您是怎么过来的,就不寂寞吗?”“十六年…怎么可能不寂寞呢。”女人望着荧荧的烛光,自言自语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