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开玩笑吗?“”嘿,那怎么办啊,就让咱们赶上一个。“

    “他就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侯龙涛才不信一个人会廉政到无懈可击呢。

    “有,我老头说他写的得一手好毛笔字儿,每年交管局的春节晚会都会请他露一手儿,他家墙上有两幅字就是他自己写的,‘为民服务’和‘清正廉洁’。”马脸把最后这句话用极重的语气说出。

    “他奶奶,那你老头怎么和他拼啊?一个清官,一个赃官,是人就知道选哪个。”“放屁、放屁、放屁,谁他妈说我老头是赃官了,没被逮到就是清官。”

    马脸拍着桌子高呼,“你丫不会给刘江编出点儿罪名来啊?”

    “栽赃陷害?你以为你四哥我是谁啊?要是有人想陷害你老头,能办得到吗?”

    “除非是比我老头官儿大的,还得大过他的后台。”“那就对了,刘江和你老头一个级别,他后面还有一个交管局的副局长,平时我要想陷害他都难,更别说是现在这种任命前的敏感时期,他更会加一万个小心了。”

    “那怎么办?能不能当那个副局,对我老头幷不是很重要,主要是四哥你要办的事儿。”“我知道啊,我再想想吧,今天先把眼前的事儿摆平吧。”侯龙涛是真的有点儿愁了。

    11:5o时,朝阳公安分局的曾局长出现在了包间儿的门口,“啊,侯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侯龙涛赶忙上前握住他伸出的右手,“哪里,不是曾局晚了,是我来早了,快请坐,快请坐。”两人寒暄了几句,就分宾主落了座。

    “曾局,我给您介绍几位好朋友,这位是xx展银行新街口分行的行长武兵;这位是完美广告公司的总裁刘南,他舅舅就是我国房地产业的龙头长青藤公司的总裁,他母亲是长青藤公司的外方董事之一。”老曾进来时还真没把这几个年轻人当回事儿,现在才有点儿上心了。

    侯龙涛还在继续介绍,“这位是完美广告公司的副总裁岑小宇,他是央视xx部主任的公子;最后这位叫马明,是xx区交通队马大队长的少爷,其实昨晚大家都见过面了。”“啊,原来是老马的儿子。”老曾现这些小子还都有点儿来头儿,侯龙涛反倒成了唯一一个没什么身份的人了。

    “曾局认识我父亲?”“有过一面之交,都是公安系统的嘛。不要曾局曾局的叫了,多见外啊,叫我曾叔叔就好了,以我的年纪,不算占你们便宜吧?”

    “当然不算,”侯龙涛抢着回答,“曾叔叔点菜吧,咱们边吃边聊。”

    老曾看来是经常吃请,在五星级饭店的餐厅里点起菜来一点儿也不怯场,对着那些和实物毫无联系的菜名,不用小姐解释就知道是什么东西。

    “从你们的鱼翅捞饭餐厅帮我要六碗鱼翅羹。”侯龙涛在最后补了一句,等小姐出去后,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那个盒子,本来应该还有两个小姐在一边服侍的,但侯龙涛是这里的常客了,她们都知道他不要外人在旁的习惯,“曾叔叔,我听说叔母最近刚把手錶丢了,我特意为她老人家挑了一只新的,您帮她收下吧。”

    老曾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想到一块手錶能值多少钱,心中暗怪侯龙涛虽然懂得规矩,却太小瞧自己的价值,可一打开盒子,立刻改变了先前的想法。

    免费电子书下载

    他也算是识货之人,一眼就看出了此表的市价绝不在二十万之下,眉开眼笑的拍拍侯龙涛的肩膀,“好好,贤侄,我就先替你叔母谢谢你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贤侄,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想听听你对我们局特行科的工作有什么好意见。”“特行科?啊…是杨立新科长负责工作的那个科吗?我觉得杨科长对工作还是很认真负责的,但我个人认为,如果某一个干部在固定的岗位上工作得太久,自身的韧性和对工作的积极性就很有可能被消磨掉,您说对吗?”

    “说得有道理,那针对这种问题,你有好的解决方法吗?”“嗯…最好是不定期的让中层干部到基层去锻炼,比如派出所,在那里他们天天和最普通的市民打交道,能防止他们脱离群众。”侯龙涛算是把对杨立新的处理意见提出来了。

    “贤侄,你的想法和我的可以说是不谋而合啊。”老曾赞许的点点头,看到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好了,咱们不要再说工作的事儿了,吃饭吃饭,随便聊聊。”几个人就都动了筷子。

    “曾叔叔,您认识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吗?”马脸给老曾倒上一杯酒。

    “刘江?也不能算认识,还是那句话,都是公安系统的人,怎么招也有点儿接触。”

    “您知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见…唉哟,唉哟,肚子疼,去躺洗手间,失陪,失陪。”被人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

    “我去看看他。”侯龙涛也跟了出去,“别问他刘江的事儿,咱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关系,不能冒这个险。”“还是四哥想的周到。”马脸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儿太冒失了。

    饭也快吃完了,侯龙涛终于要谈正事儿了,“曾叔叔,我本人有五家网吧(宝丁的管片儿里两家,何莉萍的一家,外加上最近刚在德外盘下的两家),所以对这个行业还是有一定瞭解的。我最近听说朝阳区的网吧管理不是那么规范,经常有未成年人在非节假日进入网吧,您是不是应该加强检查的力度呢?”

    大家心知肚明,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不光是朝阳区,但老曾能管到的也就是朝阳区了,“真是这样吗?我回去后一定会督促下属严格查办,现一家处罚一家。”“太好了,我就知道曾叔叔不是那种听不得意见的领导,有您坐镇,朝阳区的治安状况没法不好。”侯龙涛又给他戴了一顶高帽儿。

    老曾离去后,刘南不解的问:“你干嘛不乾脆让他把杨立新开除了,那样不是就更没威胁了?”

    “他毕竟是在警界干了这么多年,多少有点儿关系,逼得他太紧,保不齐他会狗急跳墙。现在把他下放到派出所,既不给他实权,又有人看着他,等我一旦腾出手来,收拾他就像玩儿一样。”

    “一个行贿,一个受贿,你要他干什么就大白话儿说出来就完了,整出一堆什么天书啊,弄得我都不敢插嘴了。”二德子扔过根儿烟来。侯龙涛点上,“那只老狐狸是在试探我,看看我有没有资格和他做买卖,我要是明说,他肯定不会帮我的。”

    “现在你就肯定他会帮你吗?”“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当官儿的更是明白这个道理。我已经初步证明了我懂得游戏规则,他也一定会用行动来安抚我的。”

    侯龙涛看了一眼一直一言不的武大,“二哥,你穿的是我给你带回来的那件儿衬衫吗?”

    刚才吃饭时,武大就坐在老曾对面儿,“是啊,你不是跟我说过,这种重要场合都要穿你送的礼物嘛。”说着摸了摸胸口处的一颗纽扣,“你要怎么处理呢?”

    “呵呵呵,你帮我保存着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用呢。”侯龙涛笑着伸了个懒腰…

    连续三天的接送,侯龙涛和陈曦已经算熟识了,加上他既健谈又幽默,而且表现得很有绅士风度,女孩对他的感觉越来越好。班里早就传开了,天天有一个开奔驰的帅哥护送班花儿上下学,陈曦虽然极力否认两人有出友谊的关系,心里却也喜孜孜的…

    星期三下午快6:oo时,一辆黑色的sl5oo停在了西便门“云天”游戏厅对面的烤鸭店门口儿。十几分钟后,侯龙涛就在反光镜里看到施小龙乐呵呵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跟你说了吧,到哪儿都一样,水平不在一个档次上。”赵振宇跟在后面,一脸的不爽,“有种明天再来。”“怎么招?

    还想给我工资?当然奉陪了。“

    丰田佳美一溜烟儿的开走了,赵振宇小跑着过了马路,来到benz的副驾驶一边,“涛哥,下一步怎么办?”侯龙涛下了车,“没吃饭呢吧?”“没有,一直都跟那丫那拼呢。”“来吧,进去边吃边说。”两人走进了烤鸭店。

    赵振宇真是受宠若惊,风头正劲的侯龙涛侯大哥请自己吃饭,这要是回去一说,那面子可就大了,“涛哥,您知道吗,我们给您起了个外号。”“是吗?叫什么?”侯龙涛递给他一根儿烟。“谢谢涛哥,谢谢涛哥。‘太子哥’,您觉得怎么样?”

    “为什么叫这个?我老爸又不是皇帝。薄澳垂叛b押凸刂チ昭莸摹睹髟抡占舛仿穑俊?br/》

    “看过,张学友好像就叫‘太子’吧?”“对对对,您一点儿也不比他演的那个主儿差,而且您听听,‘东星太子哥’,叫起来多响。”“呵呵,随便你们了。”“那我以后就这么叫您了?”

    “行啊,”侯龙涛并不太在意,“你对施小龙的印象怎么样?说来我听听。”

    “要不为了您的事儿,我真想抽丫那,那孙子嘴特臭,没什么能耐还特狂,老是盛气凌人的。不过他马子倒真是一等一的高级货。”“你见过他马子?”

    “就今儿下午,在他们学校那边儿的游戏厅里,那妞儿过来找他,因为正打得性起,丫就把那妞儿打走了。那孙子真他妈是个傻屄,那妞儿那长相,那身材,您是没看见,要是我马子有她一半好,我才不玩什么游戏呢,还不一有空儿就把她肏的哇哇…”赵振宇突然现侯龙涛把脸沉下来了,知道是说了他不爱听的话,赶紧住了嘴。

    “废话少说,”侯龙涛脑子里又出现了陈倩被施小龙压在身下情景,真是快要疯了,“你不是想抽那小子嘛,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你照我的话做。”“是是,太子哥,您说。”赵振宇给侯龙涛点上烟,认真的听了他的方案…

    往后的三天里,施小龙每天都会赢走几百块,自信心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又到了星期三,他如约来到“云天”,又和赵振宇展开了大战。今天的战况有所不同,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激烈,但他却是输多赢少,前两个小时,已经输了一千多了。

    施小龙喘气也有点儿重了,话也变得少了,可奇怪的事情生了,他连赢了十把,“哈哈哈,哈哈哈,只要我一集中精神,你丫就完蛋了。”他又开始嚣张了,紧接着又是连战连赢,大概都赢了三千多了,真是意气风,“肏,谁他妈有我玩儿得好。”

    旁边的一群人也跟着起哄,“振宇,你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别玩儿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真他妈臭,什么‘西城第一高手’,原来是个水货。”这回轮到赵振宇急了,在又输了一把之后,狠狠的踢了一脚机器,“你妈的,什么破机器,真他妈克人。”

    “嘿嘿嘿,我那儿的机器你说克你,怎么到了你的地方还是克你啊,水平不行就别赖这赖那的。”

    施小龙挺能说风凉话的。“狗屁,我比你丫强多了,有种再赌大点儿。”

    “还大点儿?你说说。”他还真是不怕,自己的水平在这儿摆着呢。

    “看见马路对面儿那辆ptcruiser了吗?”赵振宇指着大玻璃窗外问。“看见了,怎么了?”“咱们五局三胜,你赢了,你就把它开走;我赢了,你的佳美就给我留下。”“车是不错,不过是你的吗?”“不信啊?”掏出一个遥控器按了按,那辆克莱斯勒的尾灯就闪了闪。

    施小龙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孩儿,“你多大啊?”“十九,干嘛,不像啊?”“你要输了,你家人不管?”“我父母都在国外,这车的事儿,我说了算。”“你来真的?”“你丫怕了就直说,什么真的假的,真他妈肉。”赵振宇叼上一颗烟,轻视之色溢于言表。

    “我怕你?来就来。”要是在两天前,施小龙还真不敢答应,可今天自己正在绝地大反攻的高潮上,对方又明显不是自己的对手,倒不是真想要他的车,就是要争这口气。

    但毕竟赌注太大,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儿,“五局三胜偶然性太大,二十一局十一胜怎么样?”照经验,自己最多连输过四把,打得越多,把握越大。

    “真没胆儿。”“看着好像挺厉害的,一动真格的就软了。”围观的人的议论刺激了施小龙,都有点儿想说:“牛屄一局定胜负。”“行,二十一就二十一吧,开始吧。”赵振宇已经把车钥匙和遥控器放到了旁边儿一台机器上,施小龙也就照做了。

    一切都结束的太快了,不到二十分钟,赵振宇不费吹灰之力,连赢十一把,一把扔开摇杆儿,“肏,谁是老大,嗯?我这‘西城第一高手’是浪得虚名吗?”

    拿起两副钥匙,在还在呆的施小龙面前摇了摇,“谢了,咱们哪天去办手续啊??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