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读者一定会问,既然陈倩的父母不让她在二十一岁之前谈恋爱,怎么又会许可她选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儿当男朋友呢。这是后话了,大家不要急。以前就因为在前面出现不是特别合理的内容,在后文中才有解释,被人说成搞笑、一派胡言,所以在此特作说明。)

    陈倩关上台灯,上了自己的床,侧身看着月光照在妹妹的身上,“小丫头一定有事儿瞒着我,哼,长大了就不要姐姐了。啊,她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改天一定把她的话套出来。”虽然跟侯龙涛的“老奸巨猾”比起来,陈倩还是太嫩了,但毕竟已是职业女性了,陈曦的心思她还是能猜到的…

    “嘀嘀嘀”“啪”睡眼惺忪的侯龙涛一把把闹钟拍停了,从床上坐起来,“啊,陈倩,你又歉了我一笔…”胡乱的吃了一点儿早饭,“妈,我走了。”抓起一件大衣就出门儿了。“今天怎么这么早…”身后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侯大哥,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陈曦看见男人的眼袋有点儿肿。“不是,没什么。”侯龙涛摇了摇头。“是因为要来接我才早起的吧?”“不是,不是,我这儿一段儿都挺忙的,一会儿就有个会要开,不接你也多睡不了几分钟。别说我了,你的脚怎么样了?还疼吗?”

    “不用力就不会疼。”女孩儿笑了一下,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是真的关心自己。其实陈曦是从来都不去游戏厅那种地方的,昨天是因为施小龙偷偷拿了她的笔记,被同学告知后,她才追到游戏厅的,真让她有一种和侯龙涛的相识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刚到了小月河路的路口儿,就在陈曦的要求下停了车,“怎么了?不是还没到呢吗?”“我…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我们学校…学校门口不好停车。”女孩儿支支吾吾的说。侯龙涛对她的真实想法了如指掌,却没有点破,过去把她扶下了车。

    “你带车钥匙了吗?”侯龙涛问。“带了。”“交给我吧,我过去把你的自行车骑过来,不能老在那儿放着呀,存在学校比较保险一点儿。”“可以吗?你几点开会啊?来得及吗?”陈曦掏出了钥匙,但并没递过去。

    “开会?开什么会?”男人装出一脸茫然。“你刚才不是说因为要开会才早起的嘛。”“嗯?噢,噢,噢,对对,我是要开会,”看了一眼表,“还早呢,来得及。”伸手拿过了钥匙,“你去上学吧,我下午一点来接你时再把钥匙给你。”

    免费电子书下载

    benz都已经看不见了,陈曦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两个女孩儿悄悄的走近了她,“他明明是没会可开的,就是为了我才早起的,他…”“小曦,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啊!”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

    “唉呀,你们两个吓死我了,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跟鬼一样。”陈曦打了其中一个女孩儿一下儿,两人都是她的同学。“不是我们走路没声儿,是你自己在思春罢了。”“你们胡说什么啊。”“胡说吗?刚才那个开奔驰的帅哥是谁啊?”一个女孩儿故意把语调放的又娇又媚。

    “他…他…他就是一个普通朋友…”“普通朋友?那你脸红什么啊?摆明了是心里有鬼。不是你男朋友的话,介绍给我好不好?”“你都有男朋友了,还介绍什么?”“你看,不干了吧。哈哈哈,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冰雪公主动凡心了。”两个女孩儿开起了陈曦的玩笑。

    “再胡说,看我不撕你们的嘴,他真的不是我男朋友。”虽然说的是事实,但因为自己心里并不是静如止水,陈曦一点儿底气也没有。“撕我们的嘴?来啊,来啊,午饭时可有的聊了。”两个女孩儿不知道陈曦的脚踝受伤了,只当她会追来,连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眼看着两人一拐,跑进了学校,却是毫无办法。“你们…”陈曦踱了一下右脚,“啊!哼。”脚踝上立刻一疼,只能噘着小嘴儿,一瘸一拐的向大门慢慢走去…

    “妈的,我真是自讨苦吃。”侯龙涛骑着一辆二六的女车,在凛冽的寒风中前进。他穿得实在是太少了,被冻的瑟瑟抖,拼命缩着脖子,不停吸着鼻涕,“真该把自行车塞在后备箱里,就算刮花了,重喷一遍漆也就是万、八千的事儿,总比冻死的强。”

    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儿呢,侯龙涛在回去取车时,因为太冷了,不到四公里的路,他还是打了一辆车。跟司机聊了几句,讲明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冻得这么惨。等到了地方,正在低头从兜里掏零钱时,就听司机说:“哥们儿,你开的是奔驰吧?”“是。”“给你开罚单呢。”

    “啊?”侯龙涛一抬头,果然看见一个骑警正在他车前记着什么,“crap。”扔下十块钱就跑下了车。“大哥,大哥,别开了,我这就走。”其实以他的财力,乱停车的罚款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不富裕时养成的习惯还没变,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三分。自从回来后,因为对道路的不熟悉,已经被扣了六分了。

    那个警察摘下头盔,甩了甩头,是个女人,“你叫谁大哥?”“哟哟哟,对不起,对不起,大姐,大姐。”侯龙涛赶紧道歉,突然现这个女警居然是个美人儿,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只是肤色略微有点儿黑,大概是因为经常执勤被晒的。

    “这车是你的?”“是是。”“不知道这不让停车?”“不知道,真不知道。”“自己看看,地上有白色的方格吗?”“没有。”“那就是不让停,你交规怎么学的?”女警边教训他,并没停止开单子。

    免费txt小说下载

    “大姐,您别开了,成吗?我知错了,下次不敢了。”侯龙涛陪着笑脸央求着。“你违章停车,哪能不罚款啊?”“您警告我一下不就行了嘛,警察都是好心肠的,何况是您呢。”“你什么意思?”女警突然板起了脸。

    “呃,我…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女人心肠都软,本来女警就少见,像您这么漂亮的就更少了,让我碰见算走运了,您给我个警告吧,罚款就免了吧。”侯龙涛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漂亮女人怎么了?谁规定漂亮女人就不能强硬啊?我看你是说漂亮女人就不应该当警察吧?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以性别长相判断人的男人了。”这可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还真就是这个意思,可又哪能承认呢?女警根本不理他,在原本只是五十元的罚单后面又加了一个零,撕下来,压在了雨刷下面。

    这下儿侯龙涛可不干了,自己装了半天孙子,却换来十倍的罚款,“你有点儿过分了吧,把你的胸牌儿给我看,我要投诉你。”“投诉我什么?”“你凭个人喜好乱罚款。”“我可没乱罚款,明文规定,违章停车罚款上限为五百元,你想告我,随便。”女警说着就把自己的警号写在了罚单上。

    “肏,你以为你治住我了,我还真他妈不在乎这点儿钱,要不是为了那三分,我才没工夫跟你贫呢,你嚣张个什么劲儿啊。”侯龙涛一把抄起罚单,上了车,扬长而去…

    下午在将陈曦送回家后,来到薛诺的学校,还没到放学的时间,侯龙涛把车停在路边儿上,有四个小痞子正在马路对面儿抽着烟,聊着天儿,其中一个靠在墙上的正是张越。

    刚想给文龙打电话,就看见他从路口处转了出来,向几个小孩儿走去。侯龙涛把车调了个头,停到马路对面儿,把右边的车窗按下来,可以直接听到那些孩子在说什么。

    “今儿不会又白来吧?”一个人说。“不能,说什么今儿也把小妞儿拉到公园去聊聊,非让她答应我不成。”从后视镜里看见回答的人是张越。“可在外面儿你也没法儿干啊。”“肏,放长线钓大鱼,再说一上来就打炮有什么劲,今天我也就打算揉揉她的奶子和屁股,抠抠她的屄缝,等上了手,还不是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一阵肆无忌惮淫笑声传进车里,侯龙涛点上一根儿烟,“哼,回家抠你妈的屄去吧。”从车上下来了,看着那群小崽儿。张越他们也注意到了侯龙涛,立刻认出了他,“嗨,你他妈看什么?”“敢照眼儿,活腻了。”看架势是要过来勊他。

    就在这时,文龙走到了四个小痞子跟前,“你们几个有叫张越的吗?”“我就是,怎么招啊?”几个孩子正处在“战备”状态中,一听来人说话的语气挺不客气,又是孤身一人,立马儿把他围在了中间儿,“你丫干什么?”

    “嗨,我就是问问。”文龙把双手张开,举在身体两侧,然后两根食指指了指张越。几个小崽儿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五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从每辆上面都冲下三个人,其中两个拉住张越的胳膊,将他推到墙上,又一人一边儿的踩住他的脚,让他动弹不得。

    其他的三个小孩儿也已经被按倒在地了,文龙冲着张越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我可不认识他们。”又回头朝侯龙涛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张越看着一个戴手套的人拿着一根铁棍向自己逼来,害怕的向着文龙的背影喊了出来,“我…我舅舅是警察,是朝阳分局的科长。”“呯”“咔喳”“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张越的左腿已经骨折了,但他并没有摔倒。

    又是“咔喳”一声,然后是惨叫,右腿也被打折了。两个架着张越的人一松手,他便扑倒在地,紧接着又压住他的两个手腕儿。那个打手高高的抬起右脚,拼命的跺在张越的右手上,又狠狠的碾了几下儿,挪开一看,有三根手指已经血肉模糊了,估计是粉碎性骨折。

    这次张越的惨叫虽然短暂,却很尖厉,他已然昏了过去。在对他的左手做了同样的事儿之后,那个打手对另一个被治服的小崽儿恶狠狠的说:“告诉他,要是三个月内敢走出医院一步,小心他的老二。”一群人上了出租车,五辆车分别被指定开往不同的地方。

    一切都只在三分钟之内就结束了,在被吓呆了的路人中,这才有爱管闲事儿的打了电话报警。“还不送他去医院?”侯龙涛靠在车门儿上,对几个不知所措的小崽儿说,“想让他落下残疾啊?”几个孩子这才架起张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薛诺从学校里出来时,看到两辆警车停在门口,还有几个警察在询问保安,奇怪的问:“涛哥,出什么事儿了?”“刚才有人在这儿打架,跟咱们没关系,走吧。”侯龙涛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微笑着踩下了油门。

    一进套房,薛诺就脱了大衣,扑到大床上,在上面闻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双肘支撑着床面,看着爱人把大衣挂进壁橱里,“床单儿是新换的吧?”侯龙涛侧身躺到她身边,单臂支头,“大概是吧,怎么了?”

    少女躺平了,又闻了闻床单儿,“上面都没有你的味儿。”“呵呵,昨晚我在家睡的,而且酒店每天都给换的。”男人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儿,“想闻我的味儿就闻真人吧,还用闻床单儿吗?”

    免费txt小说下载

    薛诺凑过去,在爱人的脖子上“嚊嚊”的闻了起来。“好闻吗?是什么味儿呀?”“嗯,有一点点烟味儿,还有你自己的香味儿,好闻,我最爱闻了。”

    侯龙涛最受不了的两件事儿,一是女人楚楚可怜的表情,二就是心爱的姑娘在无意间对自己的真情流露。一下把美少女压在身下,封住她的小嘴儿,将舌头伸进去,激烈的搅动她的嫩舌,舔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

    侯龙涛跪骑在女孩儿的腰上,脱掉西服,揪着自己的领带。薛诺坐起来,把双腿从爱人的跨间抽出,搂住他的脖子,“涛哥,等我一下儿,我有东西给你看。”说完也不管男人的反应,跳下床,跑进了浴室里,还把门也锁上了。

    男人把衣服全脱了,靠坐到床头,“搞什么鬼啊,还要弄得秘兮兮的。”薛诺只在浴室里停留了几分钟就出来了,穿了一件纯黑色的真丝吊带长睡裙,在胸口处是透明的薄纱加蕾丝花样,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两颗小巧的乳头藏在里面。

    女孩儿显然并不习惯穿这种性感的衣服,她忘了把白色的棉袜脱掉,看起来有点儿不伦不类的。“呵呵呵,诺诺,过来,我要抱你。”侯龙涛笑着坐直上身,招了招手,真是可爱死了,为了讨自己欢心,居然穿上这种不合她年龄、性格的睡衣。

    薛诺并没有照他的话做,走到床尾处就停下了,侧过身,歪着头,斜眼看着爱人,伸出舌头在嘴唇上慢慢的舔了一遍。侯龙涛的嘴角儿向上翘到了最大程度,只差没大笑出来了,又把身子靠回床头,他要看看这个小美人儿到底有什么花样。

    女孩儿双臂?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