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1部分阅读
    在这儿聚着,听见没有。”对那些小流氓,保安可就不客气了。

    几个孩子慢慢的离开,那个小子回头指着侯龙涛的鼻子,“孙子,今儿算你丫走运,咱们这事儿没完,你丫小心点儿。”侯龙涛里都没理他,带着四个女人回到车上,跟茹嫣和薛诺坐在后面。

    “现在的小孩儿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啊。”如云坐在副座上,还在生气。“好啦,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侯龙涛给四个女人引见了一下。“我们在办公室聊天儿的时候,侯总总是说起你,今天一见,果然长得好可爱啊。”茹嫣前半句是假的,后半句可是真心的,她是真的觉得薛诺很可爱。

    薛诺听说爱人总跟别人提起自己,脸上一红,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不禁靠进侯龙涛怀里,“涛哥,茹嫣姐姐说的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刚才那孩子是谁啊?”“张越?他是我们学校高三的,不好好上学,整天就和学校附近的小痞子胡混,他追了我好久,我都没答应他。”

    几个人到了一家“星巴克”,要了五杯咖啡,“张越刚才给你的什么东西?”“这个吗?我还没看呢。”薛诺从兜里取出那个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月玲走到她身后,突然抢过那封信,“是情书吧,我来给大家读一下。”

    “啊!月玲姐姐,干什么呀,别…”薛诺立刻起身,想把信夺回来,两人就一前一后的绕着桌子追逐起来。侯龙涛看准了,一把将薛诺拉到自己腿上,“别闹,别闹,大庭广众的,多不好。”少女急的直挣扎,“月玲姐姐她,涛哥,你这明明是在拉偏手儿嘛。”

    “月玲,坐下再念,小点儿声,别让外人听到,你们的小妹妹害羞。”侯龙涛抱紧了薛诺,不让她动换。“好。”月玲答应了一声,“亲爱的薛诺小姐…”开始念起了那封信,果然是情书。

    男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前半段还都是些赞美薛诺容貌的话,虽然水平不高,但还听得过去,可到了后半段,张越开始描述如果薛诺答应了他,会在床上得到如何的满足,什么“一边肏你的小屄,一边抠你的屁眼儿”之类的淫词都用上了。月玲已经不好意思再读下去,“这叫什么啊?真是不象话。”

    “做他的大头梦吧。”侯龙涛恨恨的说了一句。“涛哥,你别生气啊。”薛诺很怕爱人误会自己。“呵呵,”男人亲了她一下,“我知到你乖,我是气那小子。”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天儿,如云看了一眼表,“龙涛,你该回公司开会了吧,再不走你就要迟到了。”“对对对,那我先走了。”侯龙涛站起来。“涛哥,那我…”薛诺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和三位姐姐好好聊聊,她们会送你回家的,我星期五再去学校接你,好不好?”“嗯。”少女点了点头。

    侯龙涛在外面打了一辆车,拨通了文龙的手机,“文龙,我有件事儿要你办…”等他起电话,出租司机看了他一眼,“哥们儿,太狠了吧?”“太狠了?我要是给你媳妇儿写封信,说我想怎么怎么搞她的屁眼儿,你打算让我住几个月的医院啊?”“肏,这样啊,抽小丫挺的。”司机认同了他的做法…

    薛诺并没有直接被送回家,而是被如云她们带着去逛了一趟商场,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身为独生子女,一下多出三个又美丽又可亲的大姐姐,真是挺高兴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星期三下午,侯龙涛很早就到了位于丰台区丰管路44号的中贸拍卖行,空旷的拍卖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看来他是第一名。直到过了2:4o,才66续续的有人进场。

    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儿,都是些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主儿,自己在他们中间一点儿也显不出来了。不少人都带着小密,要说那些女的长的还都不错,可侯龙涛对她们却毫无兴趣,在他眼里,那些女人只是一堆没价值的花瓶。

    拍卖在3:oo准时开始了,起先的几件都是珠宝饰,那些“大头”在漂亮妞儿们的“鼓励”下纷纷竞价,确实像左魏说的那样,争强斗富的形况很严重,几乎全是以高出实际价值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成交的。

    在“后台”等消息的货主们都很高兴,曲鹏也是其中之一,照这种势头下去,自己绝对能用那几个专利笔大财了。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前两个专利连竞价的人都没有,落得个留拍的结局。

    第三件是尾气净化装置,左魏介绍了它的功能用途,其实秩序策上都有,就是走走程序。哪儿有人会送一个装在汽车上的东西给自己的女人呢?下面的人对于连续安排三个工业专利已经开始不满了,自然不会出价了。

    侯龙涛等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跟他抢,才举了一下手里的小牌儿。“八十万,八十万,一次,八十万,两次,有没有出更高价的?八十万,三次,”“啪”左魏手里的小锤儿敲了下来,“卖了。”侯龙涛走到台前,在受买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拍卖会结束后,来到后面的办公室办理相关的手续。轻蔑的看着坐在沙上运气的曲鹏,“哼,你说我有没有财力买你的专利啊?”曲鹏猛一抬头,“我不卖了。”“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我把它捐了也不卖给你,就看不惯你丫这个操行。”“你他妈跟我耍混是吧?”侯龙涛一听就不干了。

    “诶,两位不要动怒嘛,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什么问题可以心平气和的解决嘛。”坐在办公桌后的左魏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曲先生,这是你和我行签的拍卖协议的复印件,你自己也有一份儿,我相信你是仔细看过的。”

    “那又怎么样?东西是我的,你还能逼我卖是怎么招?”曲鹏说话的这股横劲儿注定了不招人戴济。侯龙涛刚才还怕煮熟的鸭子会飞了,现在反而不担心了,看了左魏不急不徐的打官腔,他一定是有很好的应对之法。

    “拍卖协议书就是咱们之间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你如果在拍卖品已经成交了的情况下撤出,那就是违约。你在签协议之前没看有关违约的规定吗?”曲鹏还真是没看,他哪儿想得到会走到现在这种田地呢。

    免费txt小说下载

    上前两步,翻开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楚,违约金以成交价的百分之十五计算。“不就是十二万嘛,我他妈…我…”曲鹏很想一咬牙就扛下来,只是以自己一个二十九岁的公务员,十二万可真不是小数儿,虽然家里的两个老家伙一定出的起,但当初把这几个专利要出来时把话都说绝了,要想从他们那儿拿到钱,不知得挨多少数落。

    “曲先生,你何必非要跟我斗这气儿呢?”侯龙涛已经坐回了沙上,把两个放在一边儿的密码箱摆到茶几上打开,里面全是一捆捆百元的钞票,“这是八十万,本来我只用先给百分之十的定金,但如果你现在就能把手续跟我办全,立刻就可以把钱带走。咱们本来也不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有必要为了面子,里外里损失九十多万吗?”

    曲鹏虽然狂傲,却还没愚蠢到连简单的加减法都不会,听侯龙涛说出九十多万,怎么都觉得他是在侮辱自己,“用不着你告诉…”一回身,看见了茶几上的东西。以前只觉得八十万是很多的钱,可一直也没有一个实际的概念,今天才知道,原来能把两个密码箱装的满满的。

    慢慢的走到茶几前,弯下腰,两手在那些钱上抚摸,有一点儿颤抖。拿起一捆放在鼻子前面用力闻了闻,“啊…八十万…好,你说得对,咱们没有深仇大恨,我同意和你成交。”他终于松口儿了。

    曲鹏现在心里只有钱,把一个细节忽略了。在拍卖后以现金全额付款的情况在拍卖行里不是没有,却非常少见,一是不安全;二是如果在十五天之内现货品有问题,可以退回。要是直接付了全额,卖主很有可能一走了知的。

    就算侯龙涛不怀疑专利的真实性,除非他事先就知道一定会以起拍价成交,要不然也不会正好只带来八十万。只可惜曲鹏本就不是缜密的人,更别提巨款在前,唾手可得之际了。

    “猴儿,我找人问了一下,你不用专门派我出国就为了申请专利,交国家专利局点儿钱,他们就能代办。”一切都办妥之后,把曲鹏也打走了,左魏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那很好啊,这事儿你就给我办了吧。但我还是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去一趟美国,我已经跟宝丁说过了,你尽快把你的资料准备好,让他找人把护照办下来,商务签证由我们公司给你办,大概两三个星期后就可以成行了。”

    “还要去美国?干什么?”左魏一边打印着他的辞职报告一边问。侯龙涛把打算说了一下,“一个叫吴爱琳的女人会在那边接待你的,你把我的信给她,她知道该怎么做的。”“什么信?”“你走之前我再给你。”“那女的是干嘛的?”“我马子,没你什么事儿。”“滚蛋,老子才不像你那么王八蛋呢,我有一个就够了。”…

    星期四下午,侯龙涛带着赵振宇到了位于海淀区小月河路的北京联合大学文理学院(已更名为应用文理学院)。开着车在附近转了转,终于找到了一家游戏厅,门前停着不少自行车和一辆墨绿色的丰田佳美。

    免费电子书下载

    两个人刚要下车,就见几个女学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陈曦,等会儿。”一个男孩儿跟了出来,正是施小龙,“你回家跟你姐说一声,我这周末得陪我妈去一趟上海,就不找她了,下星期我再约她吃晚饭。”

    “你不会自己给她打电话啊?”一个女孩儿回答着,看来她就是陈倩的堂妹陈曦,真的很漂亮,眉宇间和陈倩确有几分相像。“你现在不是住在她家嘛,我懒得打电话了。”“那你怎么谢我?”“改天请你吃饭。”

    “小龙,你他妈快点儿。”屋里有人大叫。“来了。”施小龙应了一声,又对陈曦说:“先这样吧。”转身又进了游戏厅。“那小子就是施小龙。”侯龙涛给赵振宇指了一下,“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放心吧,涛哥,保证把他搞定。”赵振宇说完就下了车,走向游戏厅。

    看着陈曦和几个同学分手了,骑着车拐进了一条小马路,侯龙涛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脚下猛的一踩油门追了上去。说是条小马路,真是不假,刨去两边狭窄的人行道,中间连两辆夏利并行的空间都不够。

    宽大的sl5oo以中过了陈曦的自行车,稍稍向边儿上一打轮儿,车尾别了自行车的前轮儿一下。“啊!”车外传来女孩儿惶恐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自行车倒地的声音。侯龙涛从反光镜里看得清楚,陈曦的右脚踝在马路牙儿上硌了一下,估计伤的不轻。

    立刻把车停下来,侯龙涛酝酿了几秒钟感情,换上一张焦急和抱歉并存的脸孔,下了车,快步走到还坐在地上的女孩儿身前,“小姐,你没事儿吧?真是对不起。”说着就把自行车扶了起来。

    “你怎么开的车啊?”红颜薄怒,说不出的娇媚动人。侯龙涛都看呆了,在远处还没觉出来,离近了才现陈曦竟有着不下于陈倩的美貌,一时间有点儿说不出话来。

    女孩儿抬起头,刚想继续埋怨,突然看见一个长相斯文俊朗、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表情显然是被自己的美丽所震慑了。不到十九岁的陈曦还是少女情怀,心中一羞一喜,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喂,在…在跟你说话呢。”

    “啊,”侯龙涛这才回过神儿来,赶紧弯腰拉住陈曦的胳膊,“实在是对不起,我不该开车时接电话的,你有没有伤到?我扶你起来吧。”“好像没什么事儿,啊!”女孩儿刚站起来,脚踝上一阵刺骨的疼痛,身子一晃,摔进了男人的怀里。

    “怎么了?”侯龙涛抱住她,关切的问。“呀!”陈曦觉自己的脸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羞叫一声,双臂一推他,算是挣脱了他的怀抱,可脚踝上立刻又是一疼,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女孩儿还没来得及惊叫,侯龙涛已经上前两步,左臂揽住她的肩膀,右臂环抱在她的腰肢上。

    “小姐,你大概是伤到骨头了,我送你去医院吧。”两人的脸挨得很近,都能感到彼此的呼吸。陈曦虽然羞赧难当,却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轻轻的点点头。她以前也有过男朋友,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抱,可现在对方是个陌生人,还是这种只在舞台剧里才见过的姿势,但不知为什么,心中并没有觉得不能接受。

    “我看你是没法儿走路了。”侯龙涛的右手离开她的腰部,左臂稍稍向下一沉,右臂一抄她的腿弯,就把女孩儿横抱了起来。陈曦估计他并没有恶意,也就没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