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諾只愣了一下,立刻又起身,把信封中的枺魅康乖诖采希还捕鄰垼呛卫蚱几鞣n各樣的裸身睡姿。“這…這…”一時之間,不知是該哭還是該叫。母親的裸照在愛人的臥室中出現,這種震驚非同小可。就在這時,侯龍濤從浴室中走了出來,“諾諾,還洠д摇痹捳z嘎然而止,因為看到了少女手中拿著一個大信封,呆立在床前,床上散落著很多自己“藏”起來的照片。

    “濤哥,這…這是什麼?”薛諾扭過頭來,眼中並洠b袘嵟挥袩o限的迷惘與不解。侯龍濤趕快過去,搶過信封,將相片又收了起來,“諾諾,你別瞎想,我可以解釋的,這些照片不該讓你看到的。”

    “不該讓我看到?你什麼意思?我在等你的解釋呢。”少女的聲音在顫抖,眼中已有了淚光,“你怎麼…怎麼能這樣?她是…她是我媽媽啊。”“諾諾,你冷靜點,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侯龍濤走到窗前,一手撐著牆面,表情沉重之極,“諾諾,你要相信我,我這全是為了你媽媽好。你真的認為我會無恥到偷拍心愛的女孩兒的母親的裸照的地步嗎?你要真這麼想,就太傷我心了。”他幹得出這種下三濫的事嗎?當然幹得出,他本來就是個下三濫的小地痞,只不過現在有人代勞了。但薛諾還真不是這麼想的,在她眼中,侯龍濤絕對是一個光明磊落的男子漢,一定有什麼內情可以解釋為什麼他會有自己母親的裸照。一看愛人铡畷俗约旱囊馑迹倥绷耍o走兩步,從後抱住他,“濤哥,我不是個意思,我不是懷疑你,我…我…”一想到這可能會影響兩人的感情,薛諾的眼淚就湧了出來。

    感到背上一濕,侯龍濤知道功夫做得差不多了。回過身來,把美少女攬在懷中,“諾諾,你是我心愛的姑娘,我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們母女的,請你相信我。這件事,我不想讓你擔心,我一個人扛就是了。”

    “濤哥,你在說什麼啊?什麼一個人扛?你忘了嗎?你說過的,咱們不是外人,有什麼難處,咱們一起分擔的。”薛諾的表情很堅定,她本就不信侯龍濤會做對不起自己的事,再聽他這麼一說,更堅信愛人是有苦衷的。

    “諾諾…”男人在少女的秀髮上撫了撫,眼中充滿愛戀,“好,我就什麼都不瞞你了。你不是問我為什麼不要你媽媽和胡學軍好嗎?”“是啊,”這才想起來自己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兩件事有關係嗎?”

    侯龍濤放開薛諾,從電視櫃最下面的抽屜中拿出一盤磁帶,放進音響中,“你聽完這個就會明白的差不多了,可裏面有很難聽的話,你確定你要聽嗎?”“嗯。”少女走過來,按下play鍵。“龍濤,錢準備好了嗎?”不出所料,是胡學軍的聲音。“先把枺鹘o我。”侯龍濤的聲音也出現了。“放心吧,絕對是好貨,張張清晰,不比雜誌上的差。才要你二十萬,既保全了你岳母的名聲,又能看美女光屁股的照片,一點也不虧。”

    薛諾臉上一紅,知道胡學軍說的是自己的母親。“我不許你這麼說她,你這個無賴,她怎麼得罪你了,你要這麼對她。”侯龍濤憤怒的聲音換來美少女對他深情中帶著無比感激的眼神。“行了,龍濤,你別跟我來這套了,你看看這些照片,屄縫、屁眼、乳頭都照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是男人,你別告訴我你不想搞她,這娘們兒肏著可好玩了。”“你別把人人都想得跟你一樣無恥,廢話少說,把底片也給我。”

    “咱們只說好了買賣照片,你要是連膠捲也要的話,再加五十萬吧。”“胡學軍,你別太過分。”“過分嗎?你想清楚,要是這些照片在網上發,或是流傳在大街上,再附上姓名住址,何莉萍的名氣可就大了。‘淫蕩人母’,哈哈哈,我看她不被那些不懂事的小男人輪奸個幾次是不會完的,說不定還會捎上你可愛的女朋友呢。”

    “你這個王八蛋,要是諾諾母女有什麼事,我絕不會放過你的。”“你別急著威茫遥灰憷侠蠈崒嵉慕o錢,我也不會做得太絕的,是不是,女婿,哈哈哈。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和那娘們兒結婚的,畢竟能有一個那麼漂亮的屄肏,是一件不錯的事,她又愛我愛得要死,各取所需,多好。”“你就不怕我跟何阿姨說?”“說?你去說好了,別說她不會相信你,就算她真的信你又怎麼樣?她會傷心死的,對她有什麼好處嗎?反正我也快玩兒膩她了,錢也從她身上撈了不少了。如果你什麼都不說,我會假裝很愛她,讓她生活在虛幻的幸福中,你不是存心傷害她吧?“你…你不會有好下場的。”“得了吧,不跟你廢話了,照片給你留下,你把錢湊來了,我再給你底片。對了,你要是什麼時候想跟你岳母幹一炮,也不是洠y纳塘浚灰惆蜒xz的小嫩屄給我肏幾次就行了,我還洠线^十幾歲的高中女學生呢,哈哈哈。”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龍濤把音響關上,“這是我偷偷錄下的,本來是想以此為證據,告胡學軍敲詐勒索的,可…”話還洠дf完,薛諾已哭著投進他懷裏,“濤哥,對…對不起…”“為什麼道歉啊?”“我媽媽她那樣對你,我…我…對不起…對不起…”“傻寶寶,洠шp係的,乖,別哭了。”托起美少女的臉龐,吻了又吻,“底片我已經拿到了,洠铝恕!薄霸蹅內ジ婺莻傢伙。”“不行的,就像胡學軍說的那樣,你媽媽那麼愛他,要是讓他知道了那個男人只是在玩弄她,她會傷心死的。上次我光是說說,你也看到你媽媽的反應了。”

    “那…那怎麼辦?難道就讓他這麼一直把我媽媽騙下去嗎?”“我在想辦法,絕不會讓他得意下去的。你暫時什麼也不要跟你媽媽說,知道嗎?”“嗯,我聽你的。”在薛諾離開時,侯龍濤要她把照片也帶走。說那是證據,萬一以後要告胡學軍還用得著,所以還不能毀掉,但放在他一個男人這裏又不太好。薛諾不但洠b欣碛删芙^,還覺得他想得十分周到…

    薛諾剛走洠Ф鄷䞍海铨垵氖謾c就響了,“喂。”“濤哥哥,你在幹嘛呢?”電話裏傳出張玉倩嗲聲嗲氣的聲音。三個月以來,兩人經常通電話,侯龍濤發摚榔べ嚹樀氖侄危由嫌褓槐揪蛯λ麡o有好感,稱呼就越來越親熱,儼然已有了兩地分居的情人的架式。“在想你啊。”“去你的,油嘴滑舌的。”“你怎麼知道的?是不是偷偷親過我啊?”“美的你。”“怎麼?還不許我美美啊?說真的,等你回來,我一定要好好親親你。”“咯咯咯…”玉倩如同銀鈴般的笑聲響起,真是悅耳,“做你的大頭夢吧。”“倩妹妹,過年回不回來?我真的想你。”“恐怕不行,我要上interschoo1,這樣明年六月就能畢業了。”“好,我等你。”“濤哥哥…”…

    何莉萍正在做晚飯,看見女兒進了大門,“諾諾,你上哪去了?”“去濤哥那兒了。”“哼,跟你說了少跟他來往,你就是不聽,他這個人可不怎麼樣。”她還在生侯龍濤的氣,一邊炒著菜,一邊數落著女兒。這回薛諾可不幹了,現在侯龍濤在她心裏就像神一樣,前幾天因為不知道內情,母親說他壞話時,她只能勸幾句,多了也不好說。但今時不同往日,突然覺得母親好不講理,就像一個潑婦一樣。

    “濤哥他怎麼了?他不就是說了胡學軍幾句壞話嘛,您這不是也算在背後說他的壞話嗎?”何莉萍一聽女兒頂嘴,居然還直呼自己未婚夫的名字,語氣中一點尊重的意思都洠b校唤质菤馔献玻八姥绢^,你從哪兒學會頂嘴的?又是侯龍濤那小子教你的吧?”薛諾也生氣了,雖然知道母親是被蒙蔽,但還是忍不住要想到自己是正義的一方,而母親是站在了邪惡一方。“您不要什麼都針對濤哥,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做什麼都是為了咱們,您不明真相,就不要胡說八道。”“唉呀,死丫頭,你這是在教訓我了?你才多大,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侯龍濤給你喝了什麼迷魂湯了,讓你胳膊肘向外拐,再這麼下去還了得了?我今天明確的告訴你,以後不准你再見他。”

    “什麼?為什麼?”少女開始激動了。“你都高二了,還有一年就要高考了,該集中精力學習,洠r間談什麼戀愛,更何況是跟侯龍濤那種品行不端的男人。”薛諾氣的小臉通紅,洠氲侥赣h說出這麼不講理的話。要是自己真的不努力學習也還說得過去,可自己明明在一所區重點高中裏,全年級都排在前幾名。少女畢竟是少女,激動起來就控制不住自己,把侯龍濤要她保密的話全拋到了腦後。“品行不端的人不是濤哥,而是你的好學軍。濤哥他為了維護咱們倆,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你真是狗咬呂洞賓,你自己看看吧。”說著就從小背包裏掏出一個牛皮紙信封扔在桌上,“我也聽了你的好學軍用這些敲詐濤哥的錄音,濤哥要不是為了你,也不用一次又一次的給胡學軍錢了。”薛諾越說越委屈,哭著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何莉萍一愣,對女兒如此反常的舉止很不理解,更不明白她說的話。取出信封中的枺饕豢矗拔謇邹z頂”是最能形容她現在的感覺了。看照片上的環境,就是自己的臥室,上面還有日期,正是他們兩人從黑龍潭玩兒完回來的那天。這才想起,胡學軍帶著相機,卻洠г陲l景區照幾張,現在算是明白原因了。良久,何莉萍才回過神兒來,抓起電話就按下了胡學軍的手機號,“對不起,您撥叫的用戶已停機。”女人本能的感到不妙,卻還抱有一絲不切實際的幻想。這一晚,母女二人都洠b谐燥垺铨垵拥窖xz打來的電話,得知她已經把什麼都跟她母親說了。假裝吃驚,說了她兩句,要她想辦法和她母親和好。掛了電話,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邭猓a麼快就達到目的。趕快通知寶丁,要他儘快行動…第二天一早,何莉萍直奔懷柔的解放軍裝備指摚b夹g學院,一打聽,航太測控工程專業根本洠b幸粋叫胡學軍的中校教官,整個學校就洠b幸粋叫胡學軍的。

    又去了自己存錢的銀行,雖然已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但當銀行的人告訴她她的帳戶一天前就被裕тn了時,何莉萍還是愣在當場,直到排在後面的人不耐煩的催促,她才哭著離開了…薛諾今天不用訓練,下午三點多就回到家了,就算在侯龍濤要她跟母親和好之後,她心裏還是有解不開的疙瘩,不準備這麼快就原諒母親。今天早上就是連招呼也洠Ц赣h打,就上學去了。

    聽到有人用鑰匙開門的聲音,趕忙坐到餐桌邊的一把椅子上,沉下臉,裝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何莉萍走了進來,洠Ц畠捍蛘泻簦苯油嘲1上一坐,一臉的失魂落魄。薛諾沈住氣不理她,突然看到母親失神的雙眼中流出了兩行清淚。“媽,您怎麼了,為什麼哭呀?”這種情況下,薛諾洠xㄔ跉庀氯チ耍苓^去跪在母親的身邊,扶住她的腿,輕輕搖著,“媽,昨晚是我不好,您別生我的氣,媽…”何莉萍緩緩的扭過頭,直勾勾的看著女兒,一會兒之後,好像才意識到她的存在,伸手撫摸著女兒的柔發,“諾諾…”“媽,您別哭了。”少女探起上身,為母親拭去臉上的淚水。

    看著女兒清純甜美的俏臉,何莉萍不禁悲從中來,一把將薛諾緊緊抱住,大哭了起來,“諾諾…嗚…是…是媽媽…對不起…對不起你…嗚…全是媽媽的錯…媽媽對不起你…”接著就把今天的發現說了出來。母女連心,薛諾很能理解母親現在的心情,可又無能為力,“媽,您別這麼說,不是您的錯,是胡學軍那個混蛋…”說著說著,也是一陣難過,母女二人抱頭痛哭起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薛諾站起身來,擦幹眼淚,過去開門。何莉萍走進了浴室中,洗了把臉,走出來時,只見有兩個員警坐在客廳裏,女兒正在為他們倒水。“媽,這是濤哥的朋友李寶丁。丁哥,這就是我媽媽。”薛諾把水放在茶几上。“您好。”寶丁站起來,和何莉萍握了一下手,幾個人又分賓主落了坐。

    “李警官有什麼事嗎?”“伯母,我和龍濤是老朋友了,您叫我寶丁就行。龍濤他很早就托我幫他眨橐粋叫胡學軍的人,我本來是不該直接來找您,而是該把結果先告訴他。但查出的枺饕呀洺隽宋业目刂颇芰x猓医裉焓鞘苁芯值奈殎碚夷劦摹!焙卫蚱家宦犑呛鷮軍的事,又是一陣傷心,可聽寶丁的語氣,覺得事態還挺嚴重,只好先忍住了,“胡學軍我確實認識,他是我的未婚夫,不知我能怎麼幫你們?”

    “媽,您還叫那個混蛋未婚夫嗎?”薛諾生氣的說。何莉萍痛苦的看了女兒一眼,?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