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6部分阅读
    你一次,你打算怎麼處理何莉萍的事兒。”“我…我…我們…真的是下…下個月就…就結婚啊。”胡二狗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好好好,你有種,不怕死是吧,我成全你。文龍,一會兒你再讓人多挖一個坑兒埋那女的,先把這孫子拉出去種上。”

    “洠栴}。”文龍一摚郑案襾戆伞!绷⒖逃袃蓚手下過去架了胡二狗就向大門拖。“饒命啊…我說的是真話啊…”他怎麼也想不通,侯龍濤明明是知道他和何莉萍的事兒的。據說後面有老虎追,人就能比平常跑得快。胡二狗對死亡的恐懼激發了他身體的潛能,一下就掙脫了架著他的兩個人,向著桌子跑回來。可洠軆刹剑纫卉洠ち艘唤唬a卻洠茏钃跛囊苿樱o著跪爬了一段,雙手扒著桌沿,露出一個腦袋。“啊…啊…啊…濤…濤哥,我不敢騙您啊…”看著他鼻涕眼淚齊流的樣兒,侯龍濤意識到他洠дf假話,“你真的會和她結婚?”“真…真的,我是真…真的不再混了,想…想成家,她…她那麼漂亮,又支援我開…開歌廳,我…我是真的…真的要娶她…”

    這倒是侯龍濤事先洠Я系降模疽詾樗褪窍胪鎯和旰卫蚱迹倬碇x走人。今天抓他來,並不是要逼他去向何莉萍自,只是要他加快行動,趕緊滾蛋。現在倒好,這主兒是真的要跟何莉萍成親。不管怎麼樣,先得獲得自己想要的資訊,“你這些照片在哪洗的?普通的照相館是不會給你沖裸照的。”“是…是我的一個…朋友開的…個體照相館。”“他洠Я粢环萜匠?粗鎯簡幔俊薄皼'…洠b校俏摇页盟辉跁r自己沖的。”“你那些要和你一起開歌廳的朋友都是幹什麼的?”“洠b小緵'有什麼朋友,那是我編出來騙莉萍的,我裝成當兵的,不能…不能有那麼多的錢,怕她懷疑,就說是跟人…跟人和夥。”“何莉萍出了多少錢?”“十…十五萬。”

    侯龍濤雙臂交叉在胸前,眯著眼睛想了想,原定的計畫不用做什麼改變,“那筆錢你到手了嗎?”“洠А瓫'有,但我知道帳號…和…和密碼。”胡二狗雖然被打了好幾頓,但他身體還算結實,受的又全是外傷,其實洠颤n大礙,只是赤身暴露在零下幾度的氣溫中,造成了他的虛弱,身體不停的瑟瑟發抖。

    “我看你是不想死吧?”侯龍濤拿過紙筆,不知在上邊寫著什麼。“不…不想…當然不想…”“行,只要你幫我一個忙,我也絕不再為難你了,你看怎麼樣?”“什麼…什麼我都答應…”“先讓他暖和暖和。”七、八個手下就開始忙乎,有人給他弄了一桶溫水泡腳,有人從雅閣裏取出他的衣服給他穿上,有人找來條毛氈給他裹上,又送來一杯熱開水讓他喝。二十多分鐘後,胡二狗原先被凍成青紫色的嘴唇又出現了血色。

    侯龍濤從裏屋拿出一個小答錄機,將剛才那張紙放到胡二狗面前,“照著這個跟我對話,我知道你挺會演戲的,注意你的感情,懂嗎?”胡二狗看了一遍,雖然不太明白他的用意,但也不敢多問,“懂,我懂。”

    兩人把相同的對話來來回回的重眩说糜惺畮妆椋潘阌辛肆钊藵m意的效果,“你他媽可真夠笨的,就這樣也能騙女人,這年頭真是長的俊就能吃的開啊。”侯龍濤邊罵邊把磁帶取了出來。其實在這種又驚又嚇又被打的情況下,胡二狗只用了十幾次,已經很不容易了。

    “加上何莉萍那十五萬,你銀行裏一共有多少錢啊?別跟我胡說,我一會兒叫人跟你回去看你的存摺的。”“四十多萬。”“呵呵,你小子還真夠能敲的啊。”又給他扔過去一根煙。胡二狗戰戰兢兢的拿起桌上的打火機,生怕再挨一煙缸。

    好看的txt电子书

    把其中一個裝錢的鞋盒子推到胡二狗面前,“剩下的這兩個送給我吧。”本以為會血本無歸,居然還能拿回一半,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更何況命懸人手,哪有不答應的餘地。侯龍濤又從兜裏掏出一張火車票,“等天亮了,你去銀行把那十五萬取出來,中午有一趟去廣州的車,錢我讓你帶走,也算對得起你了。我不管你到那邊是幹正行,還是接著賣屁眼兒,但是走了就別再回來。你要是膽敢再踏進北京半步,威茫脑捨揖筒欢嗾f了。”

    說話的時候一眼也洠3春罚拖裨谧匝宰哉z一樣,聲音雖小,卻更顯陰沈,讓人不寒而慄。“那輛雅閣我要物歸原主,你有什麼意見,現在就說出來,免得走後又覺得虧了,再冒生命危險回北京,那就不好了。”侯龍濤抬起頭,雙眼中放射著冷酷的光芒。

    胡二狗很清楚,以他自己的力量是絕難和這個人抗衡的,除了全部接受,毫無它法,“我…我全都照辦。”“文龍,你辛苦一下,帶倆人幫胡老闆一把,送他上火車。”“好。”文龍答應一聲,叫上兩個手下,壓著胡二狗出去了。

    看著雅閣的尾燈消失在夜幕中,侯龍濤打開錢盒瞧了一眼,差不多有五萬塊。“麻子,把這給哥兒幾個分了吧。”一個手下接住扔過來的鞋盒,對於這個新的幕後老闆的大方,他們真是感激得不得了。慷他人之慨,侯龍濤從來不心疼…星期天下午,把薛諾叫到天倫王朝,這是被她母親扇了一耳光後,兩人第一次見面。侯龍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讓美麗的少女坐在自己腿上,左臂摟著她的腰,右手撫摸著她的柔發。

    薛諾明顯的有些憂鬱,平時一見侯龍濤,就會快樂得像只小鳥一樣,“唧唧喳喳”個不停,可今天從進屋到現在一共也洠дf幾句話。“怎麼了,諾諾?心情不好嗎?”輕輕吻了她的鼻尖一下。薛諾撅著小嘴,“我…我這兩天心裏好亂,濤哥,你…你不會怪我吧?”“因為什麼要怪你?”“因為我媽媽她…她打了你呀。”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裏充滿了愧疚與不安。

    “呵呵呵。”侯龍濤真是愛死這個心事重重的小姑娘了,一把把她的上身放平,將她粉嫩的香舌吸進嘴裏,熱烈的品嘗了一番。等到有嬌喘從薛諾的櫻唇間發出,再把她緊緊抱在懷裏。“嗯…濤哥…”“小親親,別說那件事錯全在我,就算你真的有錯,我也不會怪你的。不光是那件事,無論你今後做出多大的錯事,我都不會怪你的,我只會疼你、愛你,捨不得怪你。”

    薛諾坐起身來,扶著男人的肩膀,“真的?”侯龍濤的表情鄭重嚴肅,“真的,我對天發誓。”“濤哥…”沉浸在無比喜悅中的少女撲進愛人的懷中,只覺這一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完全忘了要把胡學軍的事問清楚的打算。薛諾的白色高領羊毛衫伲睾芎茫谒岜齿p撫時,可以很容易的摸出胸罩扣的突起。“諾諾,咱們做愛吧。”自從吃了鄒康年的藥,任何一點小小的刺激都會讓他興奮。

    美少女的臉上微微一紅,改成跪坐在男人的雙腿上,嬌羞無限的在愛人臉上親吻,“濤哥…疼我…”心,已被很好的撫慰了,現在該輪到身了。青春期的少女,對於心上人的這種要求,是說什麼也不會拒絕的。“自己把上衣脫掉吧。”侯龍濤雙手隔著緊身的仔褲,在女孩圓圓的小屁股上捏揉。薛諾的臉更紅了,卻洠b蟹磳λ奶嶙h,直起上身,連同奶白色的襯衣一起從頭頂褪下。

    剛一脫完,就發現侯龍濤正盯著自己包在胸罩中的酥乳,美少女“嚶嚀”一聲,抱住他的脖子,“你看什麼嘛?”“呵呵,誰讓你發育得這麼好,都快成了小波霸了。”男人一點時間也不浪費,已經把女孩的仔褲解開了,正在向下扒著。

    “濤哥…你壞…咱們進屋吧…”薛諾在這方面還是很傳統的,做愛一定要在床上。男人輕鬆的把她抱起來進入臥室,就像她的身子完全洠b蟹萘恳粯印l稍诖采希⒐郧傻奶痣p腿,讓愛人拉下她的褲子,全身只剩下了黑色帶紅花綠葉的乳罩、內褲,和白色的棉襪。侯龍濤脫光了衣服,拉起被子,把兩人的身體蓋住,攬過少女的皓吻了起來。越吻越往下,男人的頭終於消失在被子裏。薛諾躺平了身子,兩手扶著他的頭頂,椋想p眼,靜靜的享受愛人對自己身體的憐愛。感到胸罩被推離了乳房,左乳被溫柔的揉捏,乳頭被輕輕的壓下再鬆開,男人嘴裏溫熱的氣息從右乳尖上傳來,快感像電流一樣,隨著血液在身體中流動。

    嬌嫩的乳肉被男人下巴上的胡茬刺得癢癢的,迷蒙中的少女不禁嬌哼起來,也不知道被窩中的愛人是不是能聽到,“唔…濤哥…癢…嗯…癢…”突然間,女孩的喘息變得急促起來,原來是因為有一隻大手進入了她的內褲中,撥弄著探出頭的陰核。

    隨著手指插入陰道中的動作,侯龍濤的唇舌滑過女孩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吻過她的雙腿,一隻手為她脫去白襪。薛諾的手已經夠不到男人的頭了,無所適從的放在身體兩側。小穴中的手指摳挖了一陣,還是和對它戀戀不捨的媚肉道了別。“不要…別…別拿開…嗯…”還洠y壬倥械秸嬲目仗摚约旱挠沂志捅焕^去蓋住了陰阜,左手也被放在了乳房上。當男人的手離開時,她就開始自覺的手淫,纖細的手指由於快的進出陰戶而沾滿了愛液。

    在薛諾因為興奮而抬挺臀部時,侯龍濤輕巧的把她的內褲褪了下來。又從美少女可愛白嫩的腳丫兒開始向上吻,直到頭再次露出被子外,將舌頭送進她的檀口中攪動。把女孩的雙手從被窩中拉出來,再眨藐幥o的位置。“唔…唔…”薛諾呼吸困難般的吐出男人的舌頭,“不…要…要來了…濤哥…不能停啊…”說著就要再把手放回去,突然間停止了這個企圖,因為從下體傳來了無比的充實感。

    侯龍濤開始聳動臀部,粗大的肉棒快在少女嬌媚的陰唇間抽插,每次頂到子宮時,到要在上面溫柔的磨轉一陣,酸麻得它不住向外放射出喜悅的甘露。肏幹了一會兒,侯龍濤拉起薛諾的小手,把她的手指放進嘴裏吸吮,品嘗上面的愛液,“又香又甜,真是愛液中的極品。”聽到愛人聲音誇張的讚揚,美少女微微睜開朦朧的星眸,發現他正面帶微笑、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不禁大羞。

    幾天前,薛諾出於好奇,將自己手淫時的樣子拍了下來,事後一看,只覺自己的表情淫蕩極了。現在男人的陰莖在屄縫中肏幹的快感不知要比自慰強多少倍,只怕自己的樣子不知會有多淫蕩。

    “濤…啊…濤哥…別…啊…別看我…嗯…”“為什麼?”侯龍濤兩肘撐床,雙手正好可以在她的頭髮上撫弄。“好醜…我…我現在一定好醜…啊…嗯…我不要你看…”薛諾扭過頭去,緊咬著下唇,看上去有點著急了。“傻寶貝,你現在好漂亮,一點也不醜,不要胡思亂想了。”“真…真的嗎?”“真的,不騙你。”薛諾猛的攬住男人的頸項,拼命向上挺著屁股,讓他插得更深更狠,“濤…濤哥…我…我又要來了…啊…快…”心病一去,快感更甚。

    “諾諾,你的小穴好緊、好熱,哥哥舒服死了。”“濤哥…啊…濤哥…我也好美…要了…要了…啊…啊…啊…”就在火熱的陰精再一次泄出時,耳邊響起了男人情意綿綿的聲音:“諾諾,我愛你。”“啊…”生活如此的美好,有時美好得讓人不敢相信…侯龍濤光著上身,在浴室中刮著鬍子,已經穿好衣服的薛諾從後面抱住他,“你刮什麼啊?總共也洠赘鶅骸!薄班耍瑒偛攀钦1說癢癢的?再說鬍子是老得刮的,難道要等成了山羊胡才動手嗎?”“山羊胡才顯得有學問嘛。”少女把臉頰貼在男人寬厚的背脊上輕輕的磨擦。

    “諾諾。”“嗯?”“電視櫃的抽屜裏有一盒新的刀片,我忘了是哪層了,你去幫我找來,好不好?”“好。”在愛人的身上吻了一下,薛諾走了出去。侯龍濤扭頭看著她消失在浴室門口的拐角處,嘴角微微向上一翹…

    薛諾在最上面的抽屜裏找了半天,什麼也洠д业健@_第二層,一包新刀片兒就在最外面放著,刀片兒下面是一個洠x饪诘呐fぜ埓笮欧狻d闷鸬镀瑑海紫卢f出了半張照片,照片的另一半在信封裏。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少女的臉上立刻有紅霞出現,那半張照片中是一個平躺在床上的女人赤裸的下半身,雙腿豐盈修長,陰毛烏黑濃密。“死濤哥,都有我了,還看這種黃色照片,真是的。”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薛諾還是把照片從信封中抽了出來,照片中女人的臉龐映入眼簾,女孩兒只覺一陣眩暈,向後退了兩步,坐在了床上。那女人睡像甜美,豐乳細腰,正是她的母親何莉萍。

    薛諾只愣了一下,立刻又起身,把信封中的枺魅康乖诖采希还捕鄰垼呛卫蚱几鞣n各樣的裸身睡姿。“這…這…”一時之間,不知是該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