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龍濤明顯感到了快感的增強,享受了一會兒,“嘿嘿”一樂,把婧瑤拉起來坐在自己腿上,在她嫩嫩的臉蛋上舔了一口,“怎麼了?有什麼可怕的,都是老熟人了,再說你的這個小窟窿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插過,突然對我忠心起來了?”說著手就探進大衣的下敚ay,手指杵進了她的屄縫中。昂揚在上學時和婧瑤的關係還算不錯,有那麼一點點看不過去她被這樣欺負,“算了猴子,好歹也同學一場,講點情面吧。”“揚哥,你這話可就不對了。”在一邊看麻將的文龍走了過來。

    “你問問她,四哥和我被德外四虎打的時候,她有洠b锌丛谕瑢一場的情面上幫我們求情。她不認的我,也還說得過去,那我四哥她也不認的?我倒不是真指望她能替我們說話,畢竟是個女人,面對一群兇神惡煞的黑社會,不敢站在我們一邊很正常。可丫那連一個同情的眼神都洠b校还膺a樣,還他媽一幅趾高氣揚的樣子嘲笑我們。”

    文龍越說越氣,拍了一下婧瑤的頭頂,“是不是啊,嫂子?”這是德外事件後,婧瑤第一次見文龍,從一到這兒,就發現他看自己的眼神裏充滿憎恨,知道他是侯龍濤的好兄弟,如果他不肯放過自己,侯龍濤也決不會護著自己的。

    現在他終於發難了,婧瑤什麼也不敢說,只是雙臂緊緊的抱著侯龍濤的脖子,把臉埋在他的耳邊,小聲抽泣。“哭,哭你媽屄啊?”文龍可洠ha麼容易饒了她,“我四哥就是心軟,要照我的意思,當時就把你和德外四虎一起做了。”

    “行了,文龍,她現在不是和猴子挺好的嘛,你就別那麼小心眼了。”左魏也開始替婧瑤說話。“四哥,上次你讓我和大哥找人逼走的那小子就是這妞兒的男朋友吧?”馬臉聽見這邊說的熱簦В膊淮蚺屏耍^來湊一嘴。

    一拉婧瑤的下巴,“長的還不錯,不過你漂亮姑娘有的是,多這一個不多,少這一個不少,我看今晚就把她和胡二狗一起埋了,給老七出口氣。四哥,你可不能太小器啊。”侯龍濤覺出懷裏的女人開始發抖,正在摳挖陰道的手指又多用了幾分力,讓她不由的喘了起來,“嗨嗨嗨,幹什麼啊?怎麼處理她得看她的表現,她至今的表現還不錯,我還就是捨不得漂亮姑娘。”婧瑤聽到這話,趕緊雙手托著男人的臉,拼命和他接吻,把大量的香津渡到他嘴裏給他品嘗,不清不楚的哼哼著:“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就在這時,有人敲了幾下門,一個手下探進頭來,“兵哥,達哥回來了。”武大看了一眼侯龍濤,“怎麼招,猴兒,開始吧。”侯龍濤正被親的上火,伸出一隻手摚Я藫',“你們先修理修理他,我馬上就來。”說著就把婧瑤扔到另一張沙發上,跪騎在她腰上,解著皮帶。剩下的九個男人趕快稀哩呼嚕的奪門而走,可洠讼胍此馄ü伞?br />

    一輛雅閣和一輛ptcruiser停在了偅龓扉t口,大胖像提拉一隻小雞子一樣,把只穿著三角褲的胡二狗拽了進來。往地上一扔,立刻又有兩個人上來,把他四肢大開的鎖進從牆上伸出的四條鐵鏈上。到這兒的路上,胡二狗已經從大胖的那頓毆打中恢復了過來,看著面前的二十幾個人,一臉的恐懼,顫聲道:“大哥們,你們是誰啊?我怎麼得罪你們了?”

    免费电子书下载

    大胖往沙發上一坐,“你們誰動手啊?小子挺禁打的,挨了我五下‘必殺嘔吐拳’,愣是洠隆!睅讉剛玩兒完電子撸虻娜苏际职癢著呢,一起沖了過去。這種事馬臉是絕不會落後的,洠b胁簧系牡览怼!袄狭母缯f別打他的臉。”二德子在後面叫著。可是有點晚了,胡二狗的臉上已經挨了四、五拳了。

    這一頓暴打足足持續了好幾分鐘,可憐的胡二狗既洠xㄟ手,也無處躲避,等他們停了手,才發現他早就昏過去了。大胖用手指一點,一個手下提來了一桶涼水,“嘩”的一聲,潑到了犯人身上。胡二狗的身體猛的一抖,醒了過來,嘴唇都被凍成了青紫色。北京十一月下旬的深夜,穿得嚴嚴實實的都覺得冷,要是只穿著三角褲,還被潑了冷水,真是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更慘的是,一點不明白這一切是因為什麼。

    看他醒了,又有三、四個人上去打,等他再昏過去,又是一桶冷水。就這樣,再打、再暈、再潑水,進行了三、四輪,直到胡二狗出氣兒多、進氣兒少才算甘休。就在胡二狗被慘無人道的上刑時,侯龍濤卻在一牆之隔的地方享受著美人的身體。婧瑤的大衣扔在桌上,幾乎全裸的躺在沙發上,一隻絲襪被褪到小腿上,一條腿架在沙發背上,另一條腿則耷拉在地上。

    侯龍濤壓在美麗的女人身上,兩手捏著她的雙乳,屁股在她兩條白嫩的大腿間拼命聳動著。婧瑤現在別提有多舒爽了,她是一個成熟的女人,被英俊的男人生猛的肏幹,在心理上也洠b惺颤n不願意,自然就很投入。

    小穴裏的媚肉被粗大的陰莖磨擦的越來越酥、越來越麻,真想大聲的呻吟,把肉體上的快樂全部喊叫出來。可男人的嘴唇把她的檀口堵得嚴嚴實實的,兩條舌頭在相互的攪動著,婧瑤只能用小手在男人的虎背上來回的摩挲、捏掐,嘴裏“嗯嗯”的哼著。

    其實這個女人的出現,解決了侯龍濤的一個大問睿k呐央m多,但都是柔柔弱弱的,就連如雲那樣的女強人,上了床也是又嬌又媚,侯龍濤對她們又是情多於欲,每次和她們幹炮兒時,總是百般疼惜,千般愛護。

    倒不是說那樣不爽,只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無法發洩,心底深處耄Р氐哪腥颂赜械谋┡耙靶噪s著每次對愛人的溫柔而慢慢積累。真的不敢想像,這股力量要是爆發在愛人們身上,會對她們的身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現在好了,有了任婧瑤,和她性交,根本不用在乎她的感受,也不用什麼技巧,只要盡情抽插、肆意馳騁,還可以時不時的做出一些有虐待傾向的行為。再加上玩兒施雅時心理上的滿足,男人心中的神與魔,終於得到了平衡。

    侯龍濤把玩兒嫩乳的雙手用上了全力,乳肉不停的變換著形狀,要是婧瑤有奶的話,一定會被全部擠出來的。女人的身體在他大力的姦淫下,一點一點的向後移著,直到整個腦袋都垂到了沙發扶手外面。

    男人的嘴已到了婧瑤的脖子上,又親又舔,又是狠狠的吸吮,留下幾個明顯的吻痕。“啊…主人…肏死我了…爽啊…大雞巴主人…好厲害…好有力…啊…”雖然男人只是大刀闊斧的衝殺,還是令她心馳神搖,一點也感覺不到乳房上的疼痛,整個身體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子宮那一點,被大龜頭撞的直欲“哭泣”。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女人的叫床聲,牆那邊胡二狗的慘叫聲,都刺激的侯龍濤更加狂野,抽插的更加強勁。每次都是只留半個龜頭在陰門中,然後一口氣整根插入,恨不得連睾丸也塞進女人的性器中。光是這樣還不夠,男人張開血盆大口,像吸血鬼一樣,在婧瑤嬌嫩的脖子上留下排排齒印。“啊…啊…要死了…啊…”女人椋e劬Γ髲堉欤植磺迨峭纯噙是歡快。“不許再叫了。”明知要讓就快到高潮的女人椋ё焓遣豢赡艿模铨垵是如此下了命令。像一條大狗一樣,把舌頭伸得老長,在婧瑤的嬌顏上瘋狂的舔舐,令她一張俏臉上塗滿自己的口水。

    侯龍濤用盡全力的向下一沉臀部,悶哼一聲,就此不動了。婧瑤的雙腿猛的一陣抽搐,垂在沙發外的皓也不再搖晃,一雙美目睜得大大的,無神的盯著天花板,發出一聲滿足的歡叫,享受男人滾燙的精液打在子宮上的無上快感。

    兩人抱在一起喘息了幾分鐘,男人起身,將占滿各種體液的陰莖放進面色潮紅的美女嘴裏。婧瑤為他清理乾淨,“主人,您…您好棒啊。”“誇我也洠b茫瑒偛抛屇悴灰辛耍氵叫,去,撅起來。”婧瑤費力的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到桌前,趴在貂皮大衣上,把屁股翹得老高,“主人,罰我吧。”一個月來,侯龍濤每次肏完她,都會找點藉口打她的屁股,她已經習以為常了,而且每次被打,都只是前幾下很疼,等屁股麻痹了,還會有產生受虐的興奮感。

    侯龍濤毫不客氣,掄起胳膊就是一下,“啪”的一聲脆響,女人雪白豐滿的屁股蛋兒上立刻出現了一片紅印。這可不是愛人間的眨椋肯露际怯蒙险媪Φ模稽c也不留情。婧瑤扭敚e释危陂_始的幾聲痛叫後,緊接著就是變態的呻吟,“主人打的好,主人真厲害…”正可謂是打人的解恨,挨打的也不含糊。就在打的起性之時,門被推開了一條縫,文龍捂著眼睛的腦袋探了進來,“四哥,你再不出來,可就把丫那打死了。”“這就來。”侯龍濤扒開女人的兩個臀瓣,在她的屁眼上吻了一下,“今天表現得還不錯,我出去後你就睡一會兒吧,別出聲。”說完就開始穿衣服…

    胡二狗被人從牆上摘了下來,架到長桌前面坐下,滿臉的血水,一點也洠b衅綍r英俊瀟灑的樣兒了。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個人叼著一根煙,系著皮夾克裏襯衫的扣子,從裏屋走了出來。“文龍,一會兒幫我把那妞兒的屍體處理了。”“好,四哥,我等會兒就去辦。”胡二狗聽了這人的聲音,不禁一驚,緩緩抹了抹眼睛,那個叫人不要打自己臉的“四哥”,竟然就是自己未來的“後女婿”。

    “哎呦,胡大哥來了,怎麼也洠送ㄖ乙宦暟。俊焙铨垵靡苍谙蜻a邊看,表情誇張的說完就坐到了胡二狗對面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著他。“龍濤…龍濤,我…我怎麼得罪你了?你怎麼會和這些人在一起?”胡二狗開始“從良”的時候,侯龍濤還洠c雒兀匀徊恢肋a個平時舉止文雅的年輕人在北京黑道上的地位。侯龍濤還是一幅笑模樣,“怎麼弄得鼻青臉模y模空媸堑模疫特意交代他們別打你的臉呢。”扭頭不滿的看著大胖,“大哥,你這不是剝奪我親手把他變成豬頭的樂趣嘛。”

    大胖“嘿嘿”一樂,“這可不是我幹的,是馬臉他們動的手。”接著就示意手下人把三個鞋盒子放到桌上,“右邊那兩盒裏是錢,小白臉還真他媽不少掙。”侯龍濤才不在乎那點錢呢,他要的是照片和膠捲。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果不出所料,何莉萍的裸照也在其中,但都是睡覺時的照片,看來她自己都不一定知道。

    除了何莉萍和施雅之外,還有另外四個女人的,都是三、四十歲的樣子,有兩個還頗有幾分姿色,“哼哼,胡大哥,你豔福不湴 !焙芬膊皇莻初出茅彛y男♂虄毫耍m然一臉的恐懼,但心裏卻也在不停分析著局勢。“我肯定是和他無怨無仇,我們倆唯一能扯上關係的就是莉萍,難道是莉萍要他來整我?不可能啊,那娘兒們愛我愛得要命,況且她也不知道我的事,更不知道我姓字名誰、住在哪。這小子見財起異,想搶劫我?更不對了,他不知道比我富多少倍呢。”

    既然想不出個所以然,乾脆決定先試探他一下,套套他的話,再作打算,“龍濤,你聽我說,我這人有這壞毛病,每次交女朋友,都要拍點照片作紀念,我…”

    “行了,胡二狗,”侯龍濤打斷他的話,“你少跟我這兒編故事,咱們也別浪費時間,我明敚e嬖v你,我已經把你的底查得一清二楚了。你的老大李枺俏遗笥眩┭盼乙舱疫^了,你就別耍你那點花花腸子了。”

    一聽他說出這兩個名字,胡二狗知道他是真的掌握了自己的底細,“我…我,濤哥,您找我來有什麼事兒?”這一來,連稱呼都變了,還換上了一臉的奴像兒。在北京這幾年,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要想不挨打,裝孫子最重要。

    免费txt小说下载

    “我問你什麼,你就老老實實的說什麼,我就不再讓你受皮肉之苦,明白嗎?”“是,是,我明白。”“好,你打算什麼時候蹬了何莉萍啊?”“我…我洠Т蛩愕潘剑赖模覀兿聜月就結婚了。”

    “很冷嗎?我看你怎麼直哆嗦啊。”侯龍濤突然改變了話睿!坝小悬c。”“那抽根煙吧。”胡二狗連忙欠身接過他遞來的煙。“我給你點上。”左手打著打火機,右手抓起一邊兒的玻璃煙缸,狠狠的砸在胡二狗湊過來的頭上。

    “啊!”胡二狗慘叫一聲,摔倒在地上直抽抽,鮮血從雙手捂著的地方溢了出來。“你媽了個屄,還他媽敢跟我打馬虎眼,給他包上。”兩個手下過來拉起胡二狗,給他包上傷口,又放回了椅子上。“我再問你一次,你打算怎麼處理何莉萍的事兒。”“我…我…我們…真的是下…下個月就…就結婚啊。”胡二狗已經虛弱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