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老提醒我這個,我心裏有數。不過你今天的意見對我很有幫助,我得好好獎勵你一下。"

    如雲一聽這話,就知道這小子打的什麼主意,趕快看了一眼表,“不行,洠r間了,我四十分鐘後就得走,約好了去和國貿的人續簽樓租的。"倒不是不願意和他做愛,可真要幹上了,兩小時、三小時,就都不好說了。

    侯龍濤就像洠牭剿脑捯粯樱是從辦公桌後轉了出去,蹲在如雲面前。國貿裏的暖氣足的很,女職員不用人要求,一般都很自覺的就在上班後換上單褲或是裙子。如雲也不例外,穿著一套耦合色的窄裙女裝,白色襯衫,肉色的褲襪。

    男人的雙手已經開始在她的小腿上撫摸了,還在不斷的向上移動,伸入了裙子中,在圓潤豐滿的大腿上又搓又捏。“老公,真的…真的不行啊,來不及的。"嘴上反對著,屁股卻不聽話的微微抬起,使窄裙很容易的就被推到了腰上。

    侯龍濤抓住兩瓣肥嫩的大屁股,向外一拉,女人的身子一滑,飽滿的陰阜就到了他的面前。薄薄的褲襪下是一條銀白色的繡花小內褲,男人的鼻子用力的頂了上去,拼命的嗅著,“嗯,好香,真想狠狠咬一口。"

    一手捏著翹臀,一手撫著大腿,長長的舌頭也伸了出來,隔著褲襪和內褲,在陰戶的部位又舔又吻,有時乾脆張大嘴巴,儘量含住很大的面積,玩兒命的向嘴裏吸。“啊…嗯…老公…別簦Я恕拧乱o呀…啊…"如雲雙手按在男人頭上,屁股也一下一下的向上挺,但還是說出了比較有理智的話。既然是這樣,侯龍濤也不好強求,就站起身來。

    可褲子裏的老二正在示威抗議,只好把它放了出來,“還有半小時呢,用你的嘴幫我解決一下吧。"如雲白了他一眼,剛想把眼鏡摘下來,就被制止了。“別摘,戴著眼鏡更有味道。"女人無奈的張開嘴,彎下腰,把大雞巴迹肓颂纯谥小s沂洲壑獍簦笫痔饺胙澴又校瑥碾p腿間穿過,把一根纖纖細指湝的擠入男人的肛門裏,柔軟的舌頭在龜頭上打著轉,又在龜頭後的肉溝裏舔舐,將藏著的少量分泌物也吞入肚中。看如雲口交的這麼賣力,知道她是想讓自己快點滿足,侯龍濤理解她的用心,也就不刻意忍耐了。伸手解開女人襯衫上面的幾顆紐扣,插入胸罩裏,揉捏那對彈性十足的豪乳,另一手搓弄著她的耳側。

    “小云云,你可真是個天生尤物,每次看到你,什麼都不用做,我的老二就能一下直起來。改天你一定得給我乳交才行啊。"正在努力吸吮陰莖的女人聽了,並洠b型v狗⻊眨皇翘痣p眼,從眼鏡上方嫵媚的看著男人。

    口交中女人的這種細微的眨閯幼魇亲钅艽碳つ腥说摹:铨垵吹竭a張高貴、知性的臉龐上出現如此淫蕩的表情,更感到無比興奮。一把抱住如雲的皓,開始瘋狂的肏幹她的小嘴。因為如雲的小手一直握在男人的陰莖上,所以每次插入並不會很深,也就不會讓她感到難過。但從肉棒進出的率、包皮磨擦嘴唇的力度,都能覺出男人的強健。如雲變的恍惚了,陶醉在愛人對自己嘴巴的征伐中。

    眼見這個絕世美人失神的表情,侯龍濤只覺一陣肉緊。就在出精的一瞬間,一個壞主意浮上心頭。飛快的從她嘴裏抽出陰莖,稍稍向下一按,對準了女人的身體。馬眼張開,大量的陽精疾射而出,全打在了美女的胸口、深深的乳溝裏和露在乳罩外的乳肉上。“啊!"如雲驚叫一聲,坐直了身子,慌忙用雙手擋在自己的雙乳下,防止精液順著身體向下流,“唉呀,壞老公,你真是的,射在我嘴裏不就好了,快,幫我拿紙巾擦擦。"紅顏薄怒,真是集美麗和性感於一身。

    侯龍濤才洠屈n聽話呢,壞笑著走到轉椅邊,右手一抬如雲的下巴,左手托住她的後腦,彎下腰,讓兩人的四唇相接。“唔唔…"如雲對這個男人真是一點辦法也洠b校缓冒焉囝^伸過去給他吸吮。吻了一陣之後,侯龍濤又把老二送進女人的嘴裏,要她為自己清理。手也洠чe著,兩指並在一起,把如雲身上的精液均勻的塗抹開來。從視窗射進來的陽光照在她身上,胸口和乳房上亮晶晶的一片。

    “粘糊糊的,怎麼擦啊?你可真夠能胡…"如雲還洠Пг雇辏瑑筛持旱氖种妇腿m了她嘴裏。“誰說讓你擦了,就這樣吧,老能聞到我的味道不好嗎?回家再洗就行了。"侯龍濤幫愛妻系好衣服,低頭在她的脖子上舔了舔,“別走嘛,咱們再來一回合吧。"如雲趕緊逃開,驚訝的看著愛人那再次硬挺的陽物,“你…你最近怎麼這麼厲害啊?"按下對講器,“月玲,快進來。"男人淫笑著逼了過去,“兩人一起來我也不怕,早說了你老公是`戰神'。"

    如雲最終還是被月玲救了,她離開辦公室時所看到的最後的一幅情景是月玲兩手撐著窗臺,侯龍濤扶著她的細腰,從背後將粗大的肉棒慢慢的肏入了兩瓣屁股之間…

    晚上跟哥兒幾個吃完時,武大一臉的春風得意,向大家發著新名片。侯龍濤接過一張看了看,xx發展銀行北京新街口分行副行長。“行啊,二哥,你算心滿意足了,我那一儯髨a什麼時候能還我啊?"“你急個屁啊,放在銀行裏又不會丟了,也洠舜吣愕膫有四個月才能解凍呢。"武大就算在罵人時也是滿臉帶笑,這回可以好好的過過官癮了。

    “大哥,明兒晚上的事都安排好了嗎?"給大胖滿上酒。“放心吧,只要你給的位址洠ye就行。"“別忘了把那輛雅閣也開上。"侯龍濤那張斯文的臉上又一次現出了耄щ'的陰險之色…

    薊門橋枺喜康囊黄鲎夥浚〉拇蟛糠侄际峭獾貋砭┑膭展と藛t。本來有不少的路燈,不知被誰家淘氣的孩子用石頭砸碎了不少,還有很多是因為無人維護而自然損壞的。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幾盞還在工作,可它們根本無法阻擋無邊的黑暗將這裏吞噬。

    馬上就要12:oo了,幾條鬼影出現在其中一個小院門口,看了看門牌號,“老大,是這兒嗎?”被稱為老大的人點上一顆煙,打火機的光亮中映出大胖帶著獰笑的臉,“就是這兒,正對大門的那間房,大家手腳俐落點。”

    往院兒裏扔了塊石頭,洠b袆屿o,“洠Ч罚习伞!币粋小個子向後退出幾米,往前沖了幾步,矮身上竄,一下扒住了牆頭,雙臂一用力,整個人就消失在牆內,看身手還真是練過幾年。

    大門從裏面打開了,等在外面的四個人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院子裏一點燈光也洠b校磥碜≡谶a兒的人都睡了,寒冷的天氣是最適合睡覺的。正屋用的是暗鎖,大胖向先前翻牆的小個子一仰頭。小個子拿著一根鐵絲在鎖裏攪動了兩下,門就開了一條縫,原來他還是個溜門撬鎖的好手。胡二狗裹在大棉被裏,正舒舒服服的做著好夢,突然感到被子被一把扥掉了。剛一睜眼,馬上有人捂住了他的嘴,一把冷冰冰的尖刀貼在他臉上。

    “不許出聲,要不然就宰了你,聽懂了就點點頭。”有人壓低了聲音在他耳邊說。胡二狗趕盡點了點頭,緊接著被拉下了床,雙手被緊緊捆在背後。屋裏的燈被打開了,才看清面前有四個陌生男人,都是一臉的凶像。背後還有一個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刀鋒很利,有自動向肉裏鑽的感覺。“照片在哪兒?”為的人問道。胡二狗很聰明,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大哥,我不認識你們,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大胖從兜裏拿出一張照片看了看,“是胡二狗吧,錯不了。看來不給你點苦頭吃,你是不會合作了。罎子,把他的臉花了。”

    “好。”拿刀的那人一聲答應,手裏的“攮子”(刀子)就移到了胡二狗臉上。“別…別,就在床下。別傷我的臉。”有這張臉在,就有吃飯的本錢,一聽要毀自己的容,胡二狗立刻就招了。大胖在心中暗暗佩服侯龍濤,來之前他告訴自己,只要用毀容威茫隙ㄋ角伞i_始還不太相信,覺得這手只對女人管用。現在看來,自己的這個四弟還真是挺有先見之明的。

    從床下搜出了三個鞋盒子,一盒裏全是膠捲和女人的裸照,另外兩盒中竟然都是百元的大鈔,足有小十萬塊。“你他媽還夠有錢的啊,做鴨子很有賺頭嘛。”大胖把錢盒兒扔給邊上的兩個人,“待會兒全帶走。”

    胡二狗一看他們要拿自己的錢,可比殺了他還難過,也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勇氣,突然向大胖沖了過去,“把錢還給我。”大胖帶來的這幾個人,最少都有八、九年的街邊“架齡”了,要對付一個反綁著雙手的鴨子,那可以說是綽綽有餘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剛剛沖出了兩步,就被兩個人架住了胳膊彎,再難近前分毫。“媽的,要錢不要命啊?”大胖走過去,照準胡二狗的小肚子就是一拳。大胖身高一米九幾,體重二百多斤,拳頭就像兩個鐵錘一樣。挨上他一下,後果不言而喻。

    胡二狗連叫都洠Ы谐鰜恚辉诤韲抵邪1出“呃呃”的兩聲,大量的口水從嘴裏流了出來,看上去就像要嘔吐一樣。“這丫那怎麼這麼噁心啊。”一個手下會意的從後一揪胡二狗的頭髮,令他抬頭向天。

    大胖又是狠狠的幾拳,兩個架著胡二狗的人突然一起撤了手,他的身子就像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上了床。大胖跟過去,一腳踩在床上,“那輛雅閣呢?”

    胡二狗臉色慘白,滿身的虛汗,像一條離了水的魚那樣,張大嘴不住的喘著氣,哪兒還有力氣回答。“肏,不開口是吧。拉起來,我再給他來一套‘必殺嘔吐拳’嘗嘗。”

    “在…在…薊門小…小區…枺y十…十號樓前面…”胡二狗可不想再當沙袋了。“罎子,去把車開來。”拿起床頭櫃上的一串鑰匙扔給罎子,上面掛著一個車門的遙控器。罎子邊往外走邊嘟囔著,“可挺老遠的,你媽的,停門口不就完了。”可在這種地方,財不露白才是明智的選擇。

    要說幾個人的動靜也不小了,八成也有鄰居聽到了,可入室搶劫、復仇打架在這裏是司空見慣,早就形成了一種默契,事不關己不勞心,這樣就不會惹禍上身了…門頭溝的大山中,一個廢棄的採石場的偅龓煅y燈火通明。從外面看並洠b惺颤n特別,可偅龓煅y有一面新砌起來的磚牆。牆的外面只有幾張普通的沙發,一張長桌,十幾個小痞子正在喝酒聊天。

    牆裏面就別有洞天了,開了一桌麻將,兩張真皮的長沙發上坐著幾個人,面前有一台三十四吋的大彩電,幾個人正在玩兒“街霸”一類的格鬥撸颉詮纳洗卧谶a兒處理了張國、張軍哥兒倆的事後,侯龍濤覺得這兒是一個不錯的整人之所,就雇人把這裏整理了一下。本來就是劉南舅舅公司的產業,也不用交什麼租金。洠氲竭a麼快就能派上用場。

    今天下班後,李寶丁、李昂揚、項念休和左魏幾個高中時的好友找侯龍濤出來吃飯,晚上的事兒自然也就叫上他們了。幾個人都是電子游戲迷,行惡之前也不忘了切磋幾把。“哈哈,ko,knockout,死猴子,你丫又輸了,滾下去吧。”一休大嚷大叫著。“肏,好久不練了,讓你丫先美幾輪。”侯龍濤把手柄交給一邊的寶丁,“幫我報仇。”拍了拍跪在兩腿間的女人的臉蛋兒,“喂,你他媽用點心。”

    女人抬頭看了他一眼,趕緊更加賣力的上下動著腦袋,正是任婧瑤。高中同學聚會,自然不能少了這朵班花了。她穿著一件貂皮大衣,黑色的長絲襪,黑色的高跟鞋,可大衣裏卻是真空的。

    這是侯龍濤的命令,她可不敢不從。一個月的性奴生活中,也對這個主人有了一定的瞭解,只要乖乖的聽話,他就會像一個溫柔體貼的男朋友。有時也會稍稍的抗拒,但只要他一瞪眼,自己不知怎麼,就怕得要死。

    侯龍濤把手伸進婧瑤的大衣裏,把玩她堅實的奶子,轉頭對一休說:“這妞兒不錯,大奶子大屁股,幹起來特爽,尤其是她那屁眼,又緊又嫩,別提多給勁了,你要不要試試?”一休很瞭解他,知道他的女人決不會給別人上的,這麼說只是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讓寶丁贏自己。可還是聽得有點激動,被寶丁連給了兩個重拳,“你丫別他媽勾引我,老子不吃這套。”

    婧瑤卻被嚇壞了,自己又不是一個人盡可夫的蕩婦,哪能被人當成物品一樣送來送去的,可如果主人真要這麼做,是說什麼也不敢反抗的,只能加勁吸吮男人的陽具,希望他能看在自己如此盡心服侍的份上收回成命。

    侯龍濤明顯感到了快感的增強,享受了一會兒,“嘿嘿”一樂,把婧瑤拉起來坐在自己腿上,在她嫩嫩的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