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1部分阅读
    迭起。’”

    施雅是個極要面子的人,對男人的威茫真是無計可施,只好咬住嘴唇不再說話,光是“嗯嗯”的嬌喘著,心中期盼他能早點結束。可侯龍濤卻在極力忍耐射精的衝動,因為這一炮的時間越長,他所得到的復仇的滿足感就越强…

    施雅的丈夫年紀大了,性能力自然比不上二十出頭的小夥子,胡學軍又因為荒淫過渡,三十幾歲就也洠颤n競爭力了,十幾年來第一次碰到侯龍濤這樣的強手,連臁甓伎毂幻h出鞘了。幾個連續的高潮過後,她真的不能再做了,連小穴都有點耄щ'作痛了。

    這個男人的抽插太有力了,已記不清子宮有多久洠П蛔驳萌绱寺楸裕质且还申幘沽顺鰜恚艘呀洓'了再戰的力量,“真的不要了…不能再做了…我要死了…你快射吧…”這樣曲腿站著已有一個多小時了,早上又洠c运帲铨垵灿行├哿耍不想就這麼放過她,“求我,求我我就饒了你。”“求你…求你射精吧…”“射在哪?”“射…射在我的小穴裏…”

    “連起來說一遍。”“求你把精液…把精液射在我的…我的小穴裏吧…”感到淫水都快流幹了,女人也洠乃荚俦3质颤n尊嚴、什麼廉恥了。

    侯龍濤猛的拉起她,雙手捏住她的乳房,放開精關,又幹了十幾下,背上一麻,足足打出了十來發。“天啊!”施雅有生以來第一次接受這麼強勁、豐盛的給予,身體被燙的一陣猛抖,大叫一聲,眼前一黑,又昏了過去…

    還有點迷迷糊糊的,施雅躺在沙發上,身上蓋了一條毛毯,只覺一隻手溫柔的搓弄著自己的乳房,撥玩還是硬立的乳頭。“嗯…”真的很舒服,眼皮發沉,怎麼也不想睜開。

    免费txt小说下载

    “醒了還不起來?我就伺候的你這麼爽?”聽到男人的聲音,施雅一驚,想起了昏迷前的情景。一下坐了起來,慌亂的挪到沙發的盡頭,銬子已被摘了下來,雙手拉住毯子擋著身體,驚恐的看著坐在另一頭,正在抽煙的男人。

    侯龍濤的表情似笑非笑,“雅姐姐,咱們的事該怎麼辦呢?”這句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告他強姦,自己不光會丟臉,還不一定告的下來,自己身上一點傷也洠b校隙〞f自己勾引他,另一個員警也會給他作證的。

    “告不成我的。”就像能看到她心裏一樣,男人笑了笑,“咱們還是做筆交易吧。”在女人昏迷的時候,侯龍濤也恢復了平靜,仔細的想了想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把施雅的背景、性格全考懀Я诉m去,“施小龍,你的乾爹我做定了。”

    “我要做你的情夫,如果你不答應,也無所謂,不會對你有任何不利的;如果你答應我,我會幫你除掉胡學軍這個心病,而且我不吃軟飯,不用女人的錢,你也不用擔心我敲詐你。對了,我叫侯龍濤。你考懀6幌挛业慕ㄗh。”

    施雅一聲不吭,看她的眼神很眩s。她不是傻子,不答應真的會對自己洠b胁焕麊幔抗碇溃瑒e的不清楚,這個男人的陰險是不容置疑的。

    現在看來,答應他倒不失為一條可行之策,他雖然洠b泻鷮軍帥,但也算英俊了,而且顯得精明強幹,最令人動心的是它能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性高潮。不可否認,剛才的強姦,是自己最棒的一次性愛體驗。

    在認識胡學軍之前,施雅還是能夠忍受丈夫不在的空虛寂寞的,可胡學軍把她身體深處的情欲激發了出來,卻又洠芰ν耆珴m足她。大半年以來,每當夜深人靜,總是輾轉難眠。已經想過好幾次要再出去找男人了,但有了胡學軍這一回,她也有點杯弓蛇影,有那傩模瑓s洠琴膽。今天這個年青的床上高手送上門來,既能搞定胡學軍,又能找到被逼無奈的藉口,還證明自己對小夥子還有吸引力,不禁在心中已經許了這門“親事”,臉上的表情也鬆弛了下來。

    侯龍濤察顏觀色,知道女人是動心了,只是不好意思先開口罷了,“我還有事,這就要走了,在此之前,我要跟你接個吻。你要是答應我的提議,就別反抗;要是不答應,現在就說出來。”

    等了一分鐘,洠y玫饺魏位卮稹r话褣o掉毛毯,將施雅赤裸的身體拉進懷裏,洠г獾降挚埂!斑怼怼迸藦埧趯⑺纳囝^迎進了嘴裏…第二天,叫上文龍一起,把警服給寶丁送去,“乾洗過了。”“還洗什麼呀,直接給我送回來就完了。”寶丁對侯龍濤的客氣有點不習慣。

    “弄髒了哪兒能不洗啊,褲襠那兒。”“啊!?孫子,你丫玩女人不會脫褲子啊?這是我管政委借的。”“不是洗過了嘛,瞧你丫急的,怎麼跟老娘們似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

    寶丁氣呼呼的檢查了一遍警服,“四張多的老女人有什麼好幹的?你丫那麼多十幾二十的大妞還不夠玩是怎麼招啊?”“什麼?四哥,你還愛搞老屄呢?”文龍也有點吃驚。“什麼老屄,四十出頭,是味道正佳的時候。再說她是陳倩男朋友的親媽,幹起來有意思的很。”“你丫真不是人。”“肏,連你四哥都敢罵,丁兒,給我找根電棍來,我教教他做人的道理。”“我跟丁哥鐵磁,他不一定幫你呢。”男人在一起,要是洠颤n正事,除了聊聊女人,也就是逗殼子了…

    中午時,三個人在附近的一家飯館裏吃飯,寶丁的地盤,自然是他請。“你們丫那是不是洠戮退压蚊裰窀啵园酝醪桶。俊焙铨垵粗藛巍!皠e肏蛋了,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政府機構,民警要是吃飯不給錢,那跟土匪還有什麼區別?”別看寶丁也是個小流氓出身,但在光天化日下,有損員警形象的事,他還真不幹。

    “四哥,昨天我在外面碰見薛諾了,她請我下個月參加她媽的婚禮。你到底要不要她媽啊?”文龍覺的很奇怪,侯龍濤是個說幹就幹的人,怎麼會在這件事上變得拖拖拉拉的。“胡學軍是個吃軟飯的老手,我是想弄到足夠的證據再跟他攤牌的,要不然怕制不住他。況且我是真的喜歡薛諾,不能急的。”侯龍濤叼上一顆煙,在桌上找著打火機。

    文龍給他點上,“不是已經知道他不是當兵的了嘛,還不夠?”“光懀a一條,他能有一萬個藉口搪塞過去,何莉萍肯定會相信他的話,最他媽傻的就是墜入愛河的女人。”寶丁在一旁不以為然的笑出了聲。“笑他媽什麼?你有好主意就說。”侯龍濤抓起手機,做出一個要砸過去的動作。“怎麼招?想襲警?還就不跟你說。”轉向文龍,“我跟你說,聽不聽?”“聽,丁哥你說。”

    “咱們這臭猴子總是把什麼人都想的特眩s、特精明,老想琢磨個法子,能做到對手走一步,他就有三招等著。其實有時候,最簡單、最原始的手段,最能解決問睿!焙铨垵坏貌怀姓j,他說得很有道理,自己有時確實是想得太多,“哈哈,是要給老子上課啊,好好,我洗耳恭聽。”誇張的躬身給寶丁點上煙。

    “從咱們瞭解的情況來看,胡學軍是個職業‘小白臉’,也算是出來混的。妓女有雞頭,他這種人也有鴨頭。懀拈l相,應該是這行裏比較出眾、比較有名的,我三天之內就能把他的老大找出來。哪怕萬一他是個‘個體戶’,懀蹅兙健⒑趲投弦坏牧a浚氵怕玩兒不死他?”

    “你是說,用武力解決?”侯龍濤撓了撓腦門。“對,”寶丁一揚眉毛,“這幾年洋墨水喝的你都洠О詺饬恕!薄熬褪蔷褪恰!蔽凝堃苍谝贿厧颓弧毝〗又f:“對‘德外四虎’那種有點實力的,又是想要他們的命,你用點策略是必要的。可胡學軍算個什麼枺鳎悴痪褪窍胱屗麧l蛋嘛,他不放手,咱們就打到他放手。”

    “你怎麼知道他就洠b锌可剑俊薄翱可剑渴颤n靠山?他要有靠山還用幹這種活?”“我是說黑道上的,我還不想樹太多的敵呢,最好還是能先查清楚。”“肏,就說你丫變得軟弱了吧,老這麼瞻前顧後的。現在在北京的黑道上,誰不得給你侯龍濤侯老闆三分薄面啊,洠藭档綖榱艘粋山西農民和你結仇的份兒上,說不定還樂得送你這個人情呢。”

    “你也說了,他應該是這行裏的紅人,就不會有人捨不得他這棵搖錢樹?”“你丫那…是又怎麼樣,你象徵性的給他們點補貼不就完了,真不明白你他媽怕什麼。聰明起來像個人精,可傻起來也夠急人的,有時候都想給你丫幾個大嘴巴。”寶丁越說越激動,右手在空中左右摚枇藘上隆n凝堃哺吵称饋恚皩Γ檠灸牵「纾瑒e光說不練,我幫你。”掐住侯龍濤的脖子輕輕搖晃著。“呵呵,”侯龍濤不怒反笑,“行行行,這次就聽你們的,幹他一票。”…

    三天之後,接到了寶丁的電話,說是找到了胡學軍的老大,要他晚上出來,見個面談一談。傍晚時分,侯龍濤來到西八裏莊附近的離昌海鮮城,進入寶丁定好的單間。

    除了寶丁,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坐在桌邊,屬於那種一看就是壞蛋的人,體型壯碩,滿臉橫肉。他身後還站著兩個打手模樣的人,都是抱著胳膊,面無表情。見到侯龍濤進來,兩人站了起來,寶丁給他們介紹,“這位是薊門橋一帶的大哥李枺贜asa迪廳附近出洠y募伺12四卸嫉媒凰o費。這位是‘枺恰睦祥浐铨垵峦饫洗髣⒑赀_的幹弟弟。”

    “德外四虎”被滅之後,侯龍濤就要大胖接管了它們的地盤和手下。一是因為大胖本來就是黑道上的人,德外有他不少的朋友,他接手會比較穩一些;二就是侯龍濤本身不想和黑道有太明顯的瓜葛,畢竟對名聲不好。

    李枺粡埿啄樕蠋eo荩f不出的怪異、難看,“侯老闆,久仰久仰,今日一見,果然是氣宇軒昂,不知兄弟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嗎?”他居然會用四字成語,倒是讓侯龍濤有點吃驚,殊不知他書洠д涀x幾年,可武俠小說卻洠倏础?br />

    兩人握了握手,“升哥太客氣了,請坐吧。”三個人又坐了下來,“升哥是道上的前輩,叫我龍濤就行了。要說讓你效勞,我可不敢當,只是有點事想請你幫忙。”“好說,好說,不就是胡二狗的事嘛,李所已經跟我提過了。”

    “那好,咱們先吃飯再談正事。小姐…”侯龍濤朝外叫了一聲。服務員把功能表拿了進來,等幾人點完,不一會兒就開始上菜了…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吃得滿嘴流油的李枺亮瞬潦郑呐亩亲樱忾_皮帶,又吃了兩隻螃蟹,打了個飽嗝,“龍濤,你真是斯文,吃起枺鞅扔械摹▲喿印技殮猓强铣鰜碜觯欢芗t,哈哈哈。”

    這叫什麼話?寶丁一聽就要發火,可被侯龍濤的眼神制止了,他知道李枺皇谴嫘膿p自己,不過是個洠臎'肺的混人罷了。“升哥說笑了,你給我講講那個胡二狗的事吧。”“好,”李枺c上根煙,“大概是十年前,胡二狗和他哥來北京打工,在包工隊裏幹了兩年。有一次給一家有錢人裝修,被那家的富婆看上了,又有屄肏,又有錢掙,哥兒倆當然樂意了。可好景不長,洠Ф嗑镁捅荒羌业哪腥税1現了,雇人把他哥的兩條腿全廢了,胡二狗那天正好不在,算是躲過一劫。”

    “小子學乖了,又回去幹民工。可過了一陣兒,覺得還是當鴨子來錢快,又輕省兒,就跑到nasa,專勾那些空虛的中年颍龑隆5切⊙灸遣欢幘兀恢佬⒕蠢献樱易屓私逃柫怂麕状危簿屠侠蠈崒嵉陌丛6o錢了。”

    “你別說,小王八蛋一捯持,還真他媽招女人喜歡,洠Ф嗑镁统闪薔asa的頭牌,我每年光從他身上抽頭就能有好幾千塊。”“升哥知道他住哪嗎?”“就在薊門橋那邊的出租房,前兩天我的手下還見過他,應該洠О嶙摺!?br />

    “他洠颤n贓病吧?”“洠b校驗樗谴蠹t人,我看他特緊,每個月都派人跟他去醫院檢查一遍身體。怎麼招,龍濤,你想換換口味?”“升哥就別拿我打岔了,這個你收下。”侯龍濤從西裝的內兜中掏出一個鼓鼓的信封。李枺蜷_一看,是一疊人民幣,差不多有一萬塊的樣子,“這是幹什麼?”“我要收拾胡二狗,這是給升哥的一點補償,希望你不要為他出頭。”李枺彦x又扔了回來,“他已經不是我的人了,三個月前,丫那突然說要從良,不幹了。”

    “他是你的搖錢樹,你就這麼放他走了?”“咱們有個原則,來去自由,這樣就算他們在官面上犯了什麼事,也牽連不到我們。哪怕他還是我的人,他得罪了龍濤你,為了交你這個朋友,我也不能保他啊。”

    “那你也收著吧,就算我給升哥的見面禮。”李枺悬c不高興了,“我就是一粗人,但也知道交朋友不能用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