衷觞n了?跟你們有什麼關係?”“那車現在在哪?”“借人了。”“借誰了?”“這是我的私事,有必要告訴你們嗎?”

    “施女士,你不要有抵樱榫,這對你洠Ш锰帯罱緟^內接連發生了幾起架車搶劫案,案犯下手狠毒,造成了兩死一傷,有目擊證人證實罪犯所用的是一輛掛此牌照的本田雅閣。根據車管所提供的檔,那車是你的,本來我們應該直接把你傳訊到局裏,但考懀y侥愕纳矸荩瑧摬皇前阜钢唬m隳芘浜衔覀兊墓ぷ鳎瑩䦟嵦峁┚索。”寶丁好歹也當了幾年員警,說出這些話來,還真像那麼回事。

    “這…這跟我洠шp係,我的車早被偷了。”施雅有點怕了,這是刑事案件,還出了人命,她那點權利可就不夠用了。“被偷了?什麼時間?地點?為什麼不報案?剛才還說借人了,現在就變成被偷了,你不是要耄Рm什麼吧?”

    女人被寶丁一連串的問睿龁柕糜悬c發蒙,“今年初丟的,就在樓下,我…我覺得也不是新車了,就…就洠蟀福瑒偛拧瓌偛攀且粫r洠搿瓫'想起來,才說借人了。我…”施雅還在編著謊言,可連自己都覺得不能自圓其說。

    侯龍濤已經不耐煩了,猛的一拍茶几,杯中的茶水都濺了出來,“別再編故事了,”女人被下了一跳,惶恐的看著他,“你一個月工資才多少?一輛小四十萬的車丟了都不心疼?你是不是把警方當傻子了?”

    不等女人回答,侯龍濤繼續陰沈的說:“實話告訴你,三個案犯中的兩個已經被捕了,只有一個在逃,車就是他的。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部分的情況,現在是給你一個機會表明清白。我跟你說,就這件案子本身來說,知情不報、包庇藏匿都不是小罪,對你的處罰完全取決於你的態度。”施雅雖然不像以前那麼囂張了,但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也不是一點不懂法,並洠b型耆粐樀梗澳銈儭銈冇惺颤n證據說我知情不報,我的車就是被偷了。”

    在她的心裏,在逃的那人不一定就是胡兵,就算真是他,而且被抓住了,頂多也就是把他們之間的事說出來,自己從洠1c過搶劫,雖然名譽受損,但也不會有大事的;另外還有一點僥倖心理,要是那人能逃脫,那就更洠П匾f在就把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說出來。

    “你是要跟我們耍賴到底了?你分明是有所耄Рm。”“你這人怎麼這麼說話啊,什麼叫耍賴,你又洠b凶c據,不能胡說。”女人恢復了鎮定,一點也不示弱。雙方都是一陣沈默,施雅感到很不自在,那個叫李寶丁的員警除了長的有點兇惡,洠颤n特別的,可這個戴眼鏡的,雖然長的斯斯文文,也不難看,但眼神卻很銳利,看的自己非常不舒服,“你們要是洠b袆e的事就請回吧,我洠颤n能幫你們的。”

    “市局對這案子很重視,限我們一個月內破案,現在只剩下不到一個星期了,要是洠b兄卮筮m展,我們都洠Ш萌兆舆^。所以我們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希望你能盡一個公民起碼的義務。”寶丁的語氣有一點焦急。

    “原來他們是有求於我。”施雅心想著,臉上閃過一絲不屑,“我什麼也不知道,你讓我怎麼說?不要再在這浪費我的時間了,我要洗澡了。”說著就站起來要送客,看兩人洠b幸叩囊馑迹霸觞n,還不想走嗎?”

    免费电子书下载

    “你不讓我們好過,我們也不會讓你舒服的。”侯龍濤不急不緩的說,“咱們心裏都明白,你有事洠дf出來,而你不提供線索,我們很難在一星期內抓到人,既然你逼我們走極端,就別怪我們不擇手段了。

    “你…你什麼意思?”女人看著他狡詐的神情,不禁退後了一步。“哼,‘瘋狗亂咬人’你聽說過吧。我們也不費勁的抓那個人了,回去跟那兩個在押的一說,讓他們咬定那人是主犯,你是窩贓的。他們這叫坦白,可以換取減刑,他們一定會照辦的。”

    “哪…哪有這麼容易,光懀麅蓚在押犯的話,洠藭嘈诺摹!笔┭烹m然在嘴上不讓步,可臉上卻現出驚慌的神色,慢慢的坐回沙發上。“是,當然不能光懀麄冋f了,你不要忘了,還有你那輛車呢,在你銀行存款的後面加一個零,或是搜查你家時發現大筆現金,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人證、物證、贓物都有了,就算洠b心愕目诠部梢灾苯佣愕淖锪恕!?br />

    這個四眼員警老是陰沈沈的,看著他就覺得緊張,開始能聽到女人由於慌張而產生的喘氣聲了。她也是官面上的人,很清楚這些員警是什麼都幹得出來的。又是一陣沈默,施雅在腦中飛快的權衡著利弊,“我可能認識你們要找的人,但我真的洠1c他們的事,我說的話你們能保密嗎?”“好,咱們今天的談話不會離開這間屋子的。”“我丈夫是個事業型的男人,常年在外,有時連過年過節都不回來。今年新年時,他就待在法國洠貋恚瑸榇宋液退陔娫捬y吵了一架,就跑到一家酒吧喝悶酒,認識了一個叫胡兵的男人,和他發生了一夜情。”

    “胡兵?是他嗎?”寶丁把一張照片放在茶几上。女人看見上面那個英俊挺拔的男人,俏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就是他。”“不是他的真名,據我們瞭解,他叫胡學軍,但也不一定是真名。你接著說吧。”

    “我本以為那一夜過後,就再也不會見到他了,但卻被他纏上了。可能他偷看了我皮包中的工作證和身份證,知道了我的身份和住址,經常到我家來找我,不是要財就是要色,我稍有不從,他就威茫盐覀z的事說出去,讓我名聲掃地。我是個有身份的人,這種事怎麼能讓別人知道呢,只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還逼我拍了幾卷裸照,我就更不敢不聽他的話了…”提起了悲慘的經歷,施雅痛哭了起來。

    “看來這是個外強中乾的女人,十分軟弱。胡學軍,算你丫撿著了,我當初要是用這招對付我的小云云,肯定不會成功的。”侯龍濤看著這個半老徐娘,還真是風韻猶存。

    “然後呢?你把車也給他了?他一共從你這要走了多少錢?”寶丁發給侯龍濤一根煙,兩人也不徵求主人的意見,就自顧自的點上了,現在他們已經完全控制住了局面,大爺樣就露出來了。

    “前後加起來光現金就有十多萬了。”“他一般都什麼時候找你?”“洠b凶既兆樱扛魞扇炀蜁䜩硪淮危蛇a四個多月以來,他一直也洠哆^面,我以為一切都過去了呢,洠氲侥銈儠䜩碚椅摇薄皨尩模磥硎且驗橛辛撕卫蚱季筒灰a娘們了,王八蛋還一個接一個的來啊。”侯龍濤站起身,慢慢的踱著步,“只不過是又找到了一個受害者,用處不大。”想著想著就走到了電視櫃前,看見上面放著一個像框,裏面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腦袋裏“嗡”的一聲,拿起像框仔細的看了看,“這是你兒子?”施雅回過頭,“是。”說完又轉過頭抽泣著,並洠ё⒁獾剿樕瞎殴值谋砬椤!八ゼs會了?”“是。”“要很晚才回來?”“是。”問到這,侯龍濤已是咬牙切齒,胸中的妒火熊熊燃燒到不可抑制的地步。

    上前兩步,照準女人的後脖梗,狠狠的來了一記手刀。施雅連叫都洠Ы幸宦暎碜酉蚯耙粨洌従彽牡乖诹说厣希粍右膊粍恿耍巡杓干系谋右沧驳沽耍pn的茶水撒了一片。

    這一計畫之外的舉動讓寶丁吃驚不小,“猴子,你幹什麼?”趕快探了探女人的鼻息,才略感放心,只是昏過去了。“丁兒,你先走吧,把手銬給我留下就行了。”侯龍濤面無表情。“你打算怎麼處理她?”寶丁把手銬遞過去。“你還信不過我嗎?”“那好,”出門之前,寶丁又提醒他,“不過你他媽明兒可得把警服給我送回去。”多年的共處,在兩人之間建立起了絕對的信任,而且他知道侯龍濤足智多郑a麼做一定是有理由的。蹲下去把施雅的雙手反剪到背後銬在一起,審視著這個女人的身體,可能是因為養尊處優,又經常鍛煉的關係,雖已是四十多歲了,體形卻一點也洠ё邩樱钟薪∶婪陌是很能讓男人動心的。

    在她的乳房和屁股上捏了捏,又結實又有彈性,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像框,惡狠狠的嘀咕道:“你和我心愛的姑娘好,我就來嫖你媽。”原來照片中的男孩竟然就是陳倩的男朋友。侯龍濤一眼就認出來了,只是怎麼也洠氲疥愘粚幙珊鸵粋年輕她三歲的小崽子談戀愛也不要自己。

    狂怒、嫉妒、懊惱、迷惑、傷心、自卑…各種不同的感情一股腦的襲來,讓他一下就失去了冷靜。被一種復仇的心理所控制,才對女人下了重手。用鑰匙鏈上的瑞士軍刀從後領口插入,向上一挑,劃開一個小口,用力向兩邊撕開,“呲啦”一聲,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背肌和黑色的乳罩帶。一陣狂撕猛拉後,施雅已是一絲不掛了。

    把這只大白羊面朝下放到客廳的方形餐桌上,將她雙腿分開,黑色的陰毛中是兩片深褐色的大陰唇。光從顏色上看,還是何莉萍的陰戶更誘人,也難怪胡學軍有了後者就不要前者了。

    先用手掌揉了揉她的臀峰,又在臀縫中搓動幾下,兩指按在陰唇上,大拇指壓住還藏在包皮中的陰核用力旋轉,最後再把中指插入陰道中摳挖。普通的強姦很難產生快感,主要是因為大多數案犯需要不斷的使用暴力來制止被奸者的反抗,又洠颤n前戲就急於插入,造成被奸者生理上的巨大痛苦和心理上的恐懼和抵樱?br />

    但現在施雅是在昏迷的狀態中,侯龍濤又把她下身的大部分性感帶都照顧到了。中年女人的身體不僅敏感,而且諏崳⌒〉奶舳壕妥屗辛朔磻幍乐械氖种敢淹耆慌说姆置谒鼑恕?br />

    “颍飩儯a麼快就濕成這樣了。”看著中指上亮晶晶的粘液,男人自言自語道,“就算不被人逼,她也肯定耐不住寂寞。”從拉鏈中掏出堅硬的肉棒,“噗哧”一聲就捅進了陰門中,雙手抓住她的臀肉,開始肏幹。

    “嗯…嗯…”施雅悠悠的轉醒過來,先是覺得身上有點涼,緊接著就有一波一波的快感從下體傳到全身,小穴中有自從三個月前丈夫再次離開後就從未嘗過的極度充實感,很明顯,正有男人在姦淫自己。“啊…嗯…快停…停下…不要…不要…你是誰…”記憶慢慢的回來了,知道一定是那兩個員警中的一個,可頭扭不過去,根本就看不到身後,而且無論她怎麼責問、求懇,男人除了性交中的喘息,是一聲不出。在這種情況下,施雅本能的做著選擇,更希望在身後的是那個戴眼鏡的,至少他長的還算招人喜歡。

    身體被肏幹的前後移動,勃起的乳頭在粗糙的桌面上來會磨擦,也產生不小的快感。“呀…啊…你…你不能…不能這樣…求求你…快拔出去吧…啊…你是員警…嗯…你這是入室…入室強姦…啊…執法犯法…啊…啊…”女人意識到自己快要高潮了,在僅存的一點理智中,還是不想再被強姦的情況下暴露出自己居然enjoyit。

    侯龍濤可不理她,只顧拼命的抽插,雖然相對來講,這個女人的陰道比他幾個女朋友的都要寬鬆一點,但姦淫她的快感卻一點也洠b幸虼硕鴾p少。大概完全是心理作用,“施小龍,王八蛋,我正把你媽玩的哇哇叫呢,我幹死你媽,幹死你媽。”

    “啊…啊…啊…”陰道內液體突然增多,膣肉也在大幅度的收縮,讓施雅又怕又盼的性愛巔峰還是不顧意志的到來了。女人拼命向後仰起的頭,緩緩落了下去,全身的骨架猶如散了一般,酥麻的美妙感覺令她說出的反抗之詞都像是在和男人眨椤?br />

    “嗯…唔…求你…求你停止吧…你再不停…我…我就要叫了…”眼簾低垂,一幅不勝柔弱的樣子。侯龍濤壓下上身,揪下她的汗帶,在她臉上舔了一口,“真的要我停嗎,你捨得嗎?”說著又是兩下重重的撞擊。“啊…啊…”“洠дf不讓你叫啊,挺好聽的,我喜歡,你接著叫吧。”

    施雅知道他是誰了,現在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說高興吧,分明是在被強姦;說難過吧,可又快感如潮,還是由自己認可的男人造成的。“啊…我是說…要叫人…”“好,你想叫我什麼呢?老公?愛人?還是警官呢?”

    男人的裝傻眨ψ屖┭偶壬鷼庥钟x得無助,“是…是叫救命…”“哈哈,我這麼厲害嗎?把雅姐姐肏到要生要死了?不過你還是不要這樣叫的好,萬一被外面的人聽到,沖進來救你,那可就成了大新聞了,‘北京藥檢局副局長、市人大代表在家中被強姦到高潮迭起。’”

    施雅是個極要面子的人,對男人的威茫真是無計可施,只好咬住嘴唇不再說話,光是“嗯嗯”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