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8部分阅读
    律。”

    “雍正末年,正值邹家第二十三代传人邹正业主家。一日,有五人前来求医,听口音是京城人士。为的是一少年公子,衣着并非华丽无比,却是气宇轩昂,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但眉宇间却有淡淡的黑气,明显是行房过度所致。”

    “其实正业公只需开出药方,必可药到病除,但他不想把祖传秘方用在这种好色的官宦子弟身上,便东拉西扯的和他谈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那公子也不以为意,只是陪着正业公聊天。”

    “可经过这番谈话,现那少年竟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而且颇有抱负,言语中不时流露出治国平天下的豪情。正业公对他的身份不禁产生好奇,但当着四个随从又不便相讯,于是便在他耳边说出病因。”

    “那少年一听,大喜过望,忙问有何方法可医。正业公说是祖传秘方,不可为外人见,要那公子随他到内室。四个随从虽面有难色,但他们的主人却欣然前往。”“内室中,两人又聊了一阵,正业公便开口相问。那少年也不隐瞒,竟是微服下江南的四阿哥弘历。1736年,也就是干隆元年,正业公被招进京,成为御医院中一员。由于他的灵丹妙药,还被干隆御赐镶黄旗满姓‘钮祜禄’。”

    “老头的想象还挺丰富,八成是电视剧看的太多了。”侯龙涛越听越觉的是在编故事,老人爱说,他也不好打断,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全当是逗老头开心了。“史上不乏好色之君,大多数都因贪恋女色而荒废朝政,精力不济是其中一大原因。干隆生性风流,后宫三千佳丽,外加私访之时的民间女子,要是没有我家的秘药,他怎么可能夜夜春宵的同时,还能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寿至八十,成为罕见的长寿之君呢?”

    “到了干隆末年,干隆因为年事以高,在朝政的处理上犯了很大的错误,不思学习洋人的先进技术,一喂以天朝上国自居。正业公对此虽有看法,却又无能为力,只得告老引退,但已在京城住了几十年,也就扎下根来了。”

    “太假了。”侯龙涛有点听不下去了,心中不信,嘴上却不能直说,“您的药那么厉害,您怎么会无儿无女呢?”邹康年眼圈一红,竟然老泪纵横。“我本有一儿两女,一个孙子。我那孙子在红卫兵的派系武斗中被打死了,后来他敌对的派系又不知从哪挖出我家祖上当过清朝的御医的事,我的三个孩子全被以封建制度的卫道士的罪名抓起来了。”

    “我的儿子被整死了,小女儿活活的被二百多个红卫兵轮奸了三天三夜而死,我的大女儿因为年纪大一些,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但也被轮奸了十几次,回家不到两天就也咽气了,我的老伴受不了打击,二十年前就自杀了。只剩下我这把老骨头,在这苟延残喘。”

    无意中问到了老人的伤心事,令他如此难过,侯龙涛更是愧疚,“大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既然是这样,咱们爷儿俩又这么有缘,大概天意如此。以后我会赡养您的,咱们来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邹康年抹了一把泪,“孩儿啊,你有这心,就算我没看错你。我大限将至,也不用你的照顾了,只望你能把我家的祖传秘方再传下去,不至让这‘旁门左道’的中华医学断了香火。”

    “您可别这么说,您气色这么好,怎么会…”“我一生用药,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清楚的。你没听说过‘回光反照’吗?一般人都只有那么一会儿,可我由于常期服药的缘故,延长了这个时间。”

    免费txt小说下载

    “其实我活在这个世上,早就没什么意义了,只是一直也没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不要再说废话了,你记住,‘当归’半钱…”老人开始说药方,侯龙涛赶忙找了纸笔,一共二十三味药和它们的用量,一样不漏的记了下来。

    “‘金鳞草’是其中最名贵,也是重要的一味,缺了它,这就是一副普通的补肾良药,吃了也只有好处,绝无坏处,只是没有那种奇效了。”邹康年说完,像是终于把最后的一件事交代完了,一脸的轻松躺了下来,“你走,我想歇一会儿,有点困了。”…

    走出医院,“这也有点他妈太离谱了。”看着手里的药方,侯龙涛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头没必要骗我吧?他倒还真是有点不同于常人的地方。肏,试试总没有坏处的。”来到附近的“同仁堂”抓了药,“金鳞草”果然名贵,半两居然要九千多。回家让老妈帮忙煎了一锅,把一剂的分量混进可乐里,叫匡飞喝了,然后带着她去找了两个妓女。第二天早上,两个“久经沙场”的女人,居然被这个被他女朋友说成是‘快枪手’的匡飞搞的爬不起床。“涛哥,真他妈爽,昨晚我射完又硬,干了那两妞二十多次,真是有如神助啊。”匡飞根本就不知道是那杯可乐的功劳。

    侯龙涛一听,不禁心中大喜,想到明天如云和月玲就要回来了,“嘿嘿嘿,小云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神。”如果不是收到医院来的邹康年的死亡通知书,这一天应该算是很完美的了…

    如云和月玲的班机中午时降落在都机场,因为几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公开,就由公司的司机去接她们,而侯龙涛则带着茹嫣去家里等。一早就喝了一服药,只觉小腹中暖洋洋的,能感到有一股力量在四肢百骸中流淌,说不出的舒畅…

    两个女人回到家,打走了司机,叫了几声,并没人回答。月玲不高兴的说:“龙涛不是说好了在家等咱们的嘛,怎么不见人影呢?”“怎么了?你怕他不要你了?”如云笑着说。“云姐你真是的…”两人有说有笑的向楼上走去。

    刚到楼梯口就楞住了,一件一件的衣服扔在楼梯上,一直到卧室门口。打开卧室的门,地上有一条女式的小内裤,床上的被褥也乱得很,只是不见人。“嗯…嗯…啊…嗯…唔…”一阵女人的呻吟声从虚掩的浴室门里传了出来,二女对望一眼,会心的一笑。也不用说什么,就开始脱衣服,一个多星期不见自己的爱人,都有点难以忍受了。

    浴室里,茹嫣双臂垫在脖子下面,趴在按摩浴池的边缘上,头耷拉在外面,笔直的长垂下,挡着脸,口中断断续续的出娇喘。侯龙涛舔着她的肩膀,双手揉搓着她的乳房,下身还在不停的挺动,“宝宝…”

    一抬头,两个一丝不挂的美丽裸女走了进来。侯龙涛一笑,在茹嫣的脖子上吻了一下,“宝宝,你的救兵来了。”茹嫣吃力的抬起头,“嗯…姐姐们…啊…快救我啊…我快被哥哥他弄死了…嗯…嗯…”

    二女赶忙进入浴池中,一左一右的抱住男人的身体。“老公,别欺负茹嫣了,我来吧。”如云说着就转过身,两手撑住浴池边,圆滚的丰臀在水中轻轻的摇动着,还回过头,用妩媚的眼神挑逗着他。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从茹嫣的阴道中拔出肉棒,走到如云背后,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月玲赶紧把茹嫣扶到一边坐下,茹嫣拉住她的手,“玲姐姐,哥哥他今天好厉害,都在我身子里射了三次了。”月玲一听,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更加的忍不住了。

    侯龙涛没有立刻肏如云,而是把她拉进怀里,两个人的舌头都伸在嘴外,互相轻触着。“小云云,想我了吧?”“嗯,老公…”如云紧紧的抱住爱人,歪头把香舌送进他嘴里。月玲撅着嘴凑过来,身体贴在侯龙涛的背上,两手搓弄着男人硬梆梆的阴茎,“人家也好想你的嘛。”三个美女,哪个也舍不得冷落了,女人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啊。侧过身子,搂着二女的细腰,她们各有一个臀瓣落入了他的手掌里,在四个高耸的乳房上轮流吸吮,四颗小红樱桃全都骄傲的向上翘着。“老公…啊…好想你…”“嗯…龙涛…”两个女人不自觉的在男人的头顶上接起吻来。

    侯龙涛顶开两人的头,分别吮了吮她们的嘴唇,“咱们还是到床上去吧,那比较宽敞,能把你们三个人都摆弄的开。”“啊?我…我可不要了,我真的够了。”茹嫣一听,赶快就要把自己摘出来。

    “那好,你就在旁边看我怎么疼爱你这两个姐姐吧。”说着在如云和月玲的屁股上各拍了一下,“你们冲一下就出来吧,我先带茹嫣进去。”把软绵绵的茹嫣横抱出浴池,帮她擦干身体,又抱回卧室里。

    把她压在床上,吻了又吻,“宝宝,你歇会儿,等缓过来,我再跟你大战一千回合,好不好?”“嗯,哥哥,你真的不累吗?”“嘿嘿,一会儿你不就知道了。”男人一脸坏笑的给她拉上被子。

    看见如云和月玲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侯龙涛并着腿坐在床上,指了指自己一柱擎天的阳具,又拍了拍两腿边的空地,向二女张开了双臂…

    侯龍濤摟著側臥在身旁的兩個美女,和她們接吻,三個人的舌頭相互攪動著,不時有口水流到他身上。開始時,二女還只是用手在男人的胸口上摩挲,等吻到動情時,就都移到了他的下身。如雲上下套動著堅硬的肉棒,不時用掌心揉動龜頭,還把舌頭插進侯龍濤的耳朵裏伸縮;月玲一手撥弄著睾丸,另一手從男人的背後探出,在如雲的奶尖上輕揪。侯龍濤一提如雲,把她舉到小腹上坐好,兩顆雪白的大奶子正好對著他的臉。如雲一把將男人的頭攬入自己的乳峰中,“老公…她們也要你疼啊…嗯…”侯龍濤捏住這兩團日思夜想的嫩肉,又吻又舔,又是輕咬,弄的如雲直用陰戶在他一棱一棱的腹肌上猛蹭。月玲正在為愛人口交,先把粗長的陰莖一點不漏的舔了兩遍,又把深紅色的龜頭含在嘴裏,湝的吮了幾下,緊接著就將它迹牒韲抵心ゲ痢km然已經盡了力,還是有一小段留在外面。空閒的一隻手探到自己胯下,用力揉著勃起的陰核。侯龍濤最喜歡這種深喉的口交法,被弄得很是舒爽,不自覺的向上挺臀。這可苦了月玲,洠紫戮痛贿^氣來了,只好把它吐了出來。這時如雲的屁股正好在向下蹭,月玲一推肉棒,“噗哧”一聲就插入了如雲的陰門中。“啊!”如雲快樂的叫了一聲,在香港時,也和月玲做了幾次,可怎麼也比不上愛人這熱氣騰騰的真傢伙。男人把身體向下挪了挪,變成平躺在床上,抓住如雲的乳房,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扭嬌埽讋雨幥o。

    “玲兒,來,讓我親親你的小妹妹。”在一邊自慰的月玲聽到愛人的召喚,立刻跨跪到他的臉上,上身向前趴,雙手捏住如雲的屁股,舔著她的肚臍眼。如雲一手向後撐住床面,一手揉著月玲的乳房,三人配合的很好。

    一男一女叫“69”,一男兩女就不知道叫什麼了。侯龍濤伸長舌頭,在月玲無毛的陰阜上舔來舔去,又插進陰道中吸食她的愛液,可無論怎麼努力,卻是越吸越多,好像永無乾涸之期一樣。一邊摸著美女的大腿和圓臀,一邊就把手指捅進了她的屁眼裏。

    “老公…我要啊…肏我…肏我…啊…嗯…”“濤…再舔…好舒服…啊…想死你了…啊…”兩個女人被他搞的叫床聲不斷,就像是在比賽一樣,一聲高過一聲,一聲浪過一聲。就連在一旁,裹在被窩裏的茹嫣都聽得面紅耳赤,心中不禁又生出一絲渴望,愛液也流了出來。伸手摸了摸唇,還有些耄щ'作痛,只好輕輕的揉著自己的陰核。“啊…老公…要來了…要來了…啊…啊…”如雲帶著哭腔喊叫著,月玲趕忙識趣的起身躲到一邊。侯龍濤坐起來,抱住如雲的大屁股,把她快的拋動著。

    陰道內的膣肉一陣痙攣,如雲終於泄了出來,嬌喘著抱住愛人,和他熱烈的接吻。男人並洠b型v箳亜樱旑^還在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懷中豔婦的子宮,把她推向另一個高潮。其實月玲也已經塊到高潮了,可侯龍濤正在用心幹著如雲,她也只好找出一根長長的雙頭假陽具,插入自己的小穴裏抽動,不一會兒就也泄身了。等快感過後,看到那一對男女還在交媾,兩人抱的緊緊的,一邊親吻一邊小聲的說著情話,突然有點被落下了的感覺。

    月玲剛想過去撒嬌,一轉頭,正瞧見被窩中的茹嫣椋a垡Т降臉幼樱蛔又虚g的部位還有枺髟诓煌5娜鋭樱椭浪谑忠恕!肮沔堂妹茫垵焕碓蹅儯蹅冏约簛斫鉀q嘛。”想到這,就拔出假雞巴,拿在手裏,輕手輕腳的下了床,繞到茹嫣的背後。

    拉開被子,也鑽了進去,從後面抱住茹嫣的香體,揉捏她奶子的同時,在她耳邊嗲聲嗲氣的說:“好妹妹,哥哥不疼你,姐姐疼你也是一樣的。”茹嫣正陶醉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冷不防被一個香噴噴、軟綿綿的身體從後面貼住,先是一驚,立刻就知道是月玲了,反正她也就是親親、摸摸,也就又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