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7部分阅读
    锤尽乙亍乙媸堑幕啊亍拦心敲炊嗄腥恕摇摇矣猛蚶锾鎏龅牡秸饫凑夷懵稹亍亍卑赵剿翟缴诵模薜亩伎齑还戳恕?br />

    这下侯龙涛有了种手足无措的感觉,“难道她就是在我面前才这么浪?有点难以相信。要说不是吧,她现在的样子又不像装出来的。奶奶的,女人也太他妈难懂了吧。”从来也没真的讨厌过这个女人,就是一直有口气憋着,现在也算出来了。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了,“我真他妈是个废物。”心里骂着自己,蹲了下去,掏出块手绢送到女人的面前,“别哭了。”

    爱琳接过手绢,起身坐到沙上,继续抽泣着。侯龙涛也坐了过去,“当初可是你要分手的,干嘛现在又来找我?你在那边就真的没有男朋友吗?”“男朋友我找是找过,可感觉都没你那么好。”“你不就是要性高潮嘛,还管什么感觉不感觉的。”“是,我是…淫荡…呜…可每次…他…他们一碰…呜…我的身子…我…呜…我就觉的别扭…根本就没情绪了…”

    侯龙涛点上根烟,“你别告诉我我是你唯一的情人,我走了你就没跟男人上过床。”“为什么不能告诉你,事实就是这样的。”爱琳猛的转过身来,一双含泪的杏眼盯着他。“不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呜…呜…”女人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行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一提到孩子,爱琳的身子一颤,扑进男人的怀里,哭的更厉害了,“我…我的孩子…呜…没有了…呜…”

    “什…什么意思?”侯龙涛吃了一惊。“我…我父母的房子失火了,两个孩子都…”“那吴老先生呢?”“他们也…呜…我什么亲人…都没有了…我…”一口气接不上来,女人昏了过去。

    想起吴老先生和太太对自己的照顾,侯龙涛心中也不禁一阵难过,要是自己还在美国,不知道会不会也有自己一份。把爱琳抱到卧室的床上,从浴室里拿出一块湿毛巾,给她擦着脸上的泪水。

    “唉,也够可怜的,大老远来找我,就为了一点身心上的安慰,我未免有点太小肚鸡肠了。”想到这,一掐爱琳的“仁中”,把她弄醒了,“爱琳姐,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都已经这样了,也改变不了了。”

    女人侧过身,背对着他把脸埋在枕头里,肩头耸动着,“你…你走吧,我不会再烦你了。”她的短裙卷起,黑色的内裤和丝袜把中间那段裸露的大腿映衬的更加白嫩。侯龙涛脱了鞋袜,一手从爱琳的身下穿过去,隔着衣服捏住她的大奶子,一手插入她的内裤里,抠挖还很湿润的小穴,光着的脚在她的小腿上磨擦,感觉丝袜柔滑的质感,“琳姐姐,没肏的你叫我‘亲爹’,我怎么能走呢?”

    “你…你不生我的气了?”爱琳扭过头来,咬着嘴唇。“你不是什么亲人都没有了,你还有我呢。”阴道中的手指用力的搅动了两下。“啊…啊…”女人转过身,紧抱住他的身子,送上红唇。

    把爱琳的内裤拉到圆滚滚的屁股下,在臀肉上捏了捏,又把沾着淫水的手指硬捅进她的肛门里,“今天这儿我也要。”“嗯…都给你…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啊…”女人只想以被情人征服肉体的快感来减小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

    爱琳手扶床栏跪在床上,连衣裙下提上褪,在腰间堆成一个圈;一字型的黑色蕾丝胸罩被推到乳房上,两个奶子被揉的不断变换着形状;裤挂在腿弯上,两条裹着丝袜的美腿微微的颤抖,雪白的大屁股间,一根粗长的肉棒在她的阴门中进出。

    “怎么样?爽不爽?”“爽…啊…爽死了…”“那就叫的再浪点,你叫的越浪,我肏的就越狠。”侯龙涛大力的抽插着,捏乳的双手挪到了女人屁股上,把手指插入一张一合的褐色屁眼里,向两边扩张,为一会儿的肛交做准备。

    女人的细腰像要断了一样向下塌着,肥美的屁股拼命向上挺,迎合男人凶悍的肏干,“啊…大鸡巴…啊…大鸡巴的亲爹啊…奸死我了…爽…爽啊…再肏…呀…肏啊…肏啊…子宫要被撞透了…让我死吧…”

    爱琳的脑袋猛摇,长飘舞,阴精一波一波的向外泄出。又是好几个月只靠手淫度日,今天终于又尝到了大鸡巴的滋味,世上没有什么能和它相比,只想永远这样被情人奸淫下去。女人已经丢了四次,“咿咿呀呀”的连话都说不清了,身上更是香汗如雨,扭动也几乎停止了。“琳姐姐,你还行不行啊?别太勉强了。”侯龙涛稍稍的放慢了一点度,好久没戴着套玩女人了,隔着一层像胶膜,再怎么薄也能觉出来,快感绝对没有肉着肉的强烈,照这么下去,再让这个女人泄个五、六次也不成问题。

    爱琳立刻感到了男人的抽插减了,声嘶力竭的大叫道:“不…不要停…我还要…要…啊…不要管我…啊…肏死我啊…我不累…”身体又开始极力的扭动,可叫床声还只是断断续续的。

    又让她高潮了两次,侯龙涛将一直在后庭中抠弄的手指拔了出来,“我现在就要你后庭的第一次。”双手把女人圆大的两个臀瓣拼命向外分开,将大肉棒缓缓插进爱琳紧小的屁眼里。由于有避孕套上的淫水润滑,女人并不觉的太疼,只是胀得要命。

    侯龙涛一手轮流揉搓两个乳房,另一手不断捏弄她的阴核,粗大坚硬的肉棒在她雪白肥厚的双臀间由浅到深,由慢到快来回进出着,带动娇嫩的肛肉翻进翻出。就这样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女人又泄了两次,才结束了这场床上大战,爱琳早就昏了过去…

    一觉醒来,男人正靠坐在一边抽着烟,把头枕到他胸口,让他搂住自己的肩傍,“我为什么还穿著丝袜啊?”“哼哼,我喜欢呗。”用腿磨了磨她的腿。“龙涛,我问你件事,行吗?”“问吧。”“要是现在我说我愿意和他离婚,你还会要我吗?”女人看着他的眼睛,一脸的期盼。“可我还只是个暴户啊,满足不了你的虚荣心,而且我已经有了四个很好的女朋友,不可能让你做正房的,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了呢?”侯龙涛把烟掐灭。

    “你可能不信,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着你。不光是在肉体上,也在感情上。以前我说我不需要爱情,那是假的,一是我有孩子做感情寄托,二是不想让你在我这么一个二手货上下太多功夫。可我现在孩子没有了,心灵上的空虚快把我折磨疯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来找你了。”女人的眼睛又湿润了。

    “别一大早就哭哭泣泣的,我又没说不要你,只要你能忍受跟我过普通人的生活。”侯龙涛真的可怜她,反正也是个美女,再分点感情给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爱琳的眼中闪过喜悦的光芒,随即又变的黯淡,“你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做的。”“怎么?又在耍我?”从她的眼神知道另有原由,所以语气中并没有责怪的成份。“不是,我不是耍你啊。我是怕…我一跟他离婚,他就会fire你的。”“呵呵,能为我着想,这就是做我的女人最基本的要求。你不是知道我是个有野心的人嘛,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对我很重要,怎么会让他fire我呢?只要他在位一天,我的工作就有保证,你尽管和他离吧。”

    这番话真是让爱琳喜出望外,拼命的在侯龙涛的头脸上亲着、吻着,“你怎么这么肯定呢?”“没有你我还不能太肯定;有了你当证人,再加上他收受我贿赂的录音带,我想他不会傻到惹祸上身的地步。”

    “你好阴险啊,”女人一脸的欢喜,“你对以后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男人的通病就是爱在女人面前表现,侯龙涛自然也不例外,“我要垄断北京的网吧业。”“网吧?”“就是internetbar啦。”“噢。”没能从女人那得到预想中的响应,“怎么了?”“没什么,只是你的网吧再多,也顶多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二流商人,不过我可不在乎,你就是只有一家小饭馆,我也跟定你了。”爱琳觉自己有点失言,赶忙表着决心。

    “二流商人?北京小四十家网吧,一年的毛利可以达到四千万。”侯龙涛知道这个女人在美国的上流社会混了很久,也有不少关系,对她的意见还是很重视的。“我是说社会地位不是光用金钱衡量的,而且每年四千万,还是毛利,真的不算多。你要真想出人头地,就要想办法打入到上层社会,这的网吧我不知道,可在美国,去网吧的人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就算你能在他们当中有名气,也还是不入流啊。”

    侯龙涛认真的考虑着爱琳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可现在也只能等机会了。接下来的几天,多多的向她请教美国大企业家的事情,竟有受益匪浅的感觉…

    免费txt小说下载

    爱琳在北京停留了一个星期就回美国了,她现在心里只想着赶快离婚。在机场送她时,一番依依惜别就不用说了。回国贸的路上,接到茹嫣的电话,说是医院刚刚打电话到办公室找他,邹康年醒了,侯龙涛立刻直奔“安贞”。

    先见了老人的主治医师,“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是很难让人理解的,他脑中的血凝块并没有消失,还堵塞着脑血管,可他却醒过来了。不管怎么样,你先去看看人吧。”来到病房,一直护理邹康年的那个护士正在跟他聊天,看到侯龙涛进来了,就站起身对老人说:“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伙子。”然后对侯龙涛点了一下头就出去了。邹康年指了指床边的椅子,“过来坐吧。”侯龙涛过去坐下,看老人的脸色虽不是很好,但却显得很有精神,“大爷,您觉得怎么样?”邹康年笑眯眯的拉住他,手指不经意的搭在他手腕上,“还行吧。孩儿啊,我听护士说,你经常来看我,咱们非亲非故的,你为了什么呢?”侯龙涛把事故的经过说了一遍,“虽然撞您的不是我,但我也有一部分责任,后来又知道您没有别的亲人,我…我不是可怜您,您的岁数都够当我祖爷爷的了,让您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躺在这,我真的过意不去。”

    这番话说的有情有理,老人笑的更亲切了,“你就不怕我醒过来讹你?这年头好人可不容易当啊。”“讹我?我对您有愧,要是用钱就能解决的了,我还求之不得呢。”侯龙涛一脸的内疚。

    “好,是条有情有义的汉子,很合我的脾气。”邹康年点了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孩儿啊,是不是有很多女娃娃喜欢你啊?”“这…是护士告诉您的?”跟这么一个老古董谈男女之事,是人就会抹不开。

    “哈哈哈,大丈夫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不是护士跟我说的,就算在我昏迷的时候,我对外界的事物还是有感觉的,有几个不同的女娃娃陪你来看过我吧?”

    老人的话语中透着一顾豪爽之气,侯龙涛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四个,个个都是一等一的美女。”邹康年忽然收起笑容,“孩儿啊,你身体可不太好啊,照这样下去,不过六十就会有性命之忧。”

    “啊?没有啊,我壮着呢,能吃能睡,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呀。”被这不知何来的一问弄得有点懵。老人摇摇头,“等你真觉出来,那就晚了。”“那您是怎么知道的?”“你面有黑气,说明你根基不实,又过分消耗。”捏了捏他手腕上的指头,“而且你脉相不稳,却不明显,表示你是日后有忧。”“呵呵,您是中医啊,还是看相的啊?”开始还把老人的话当回事,等听了他如同武侠小说般的解释,就只觉得可笑了。“要是别人不信,我也不会跟他们多说,可你不同,我就给你讲讲。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就当是听故事吧。”

    “好,您讲吧。”邹康年慢慢的闭上眼睛,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开始讲述一个让侯龙涛终身受益的“传奇”。“我家祖籍杭州,是江南一带小有名气的医药世家。照现在的话讲,是男性性功能疾病的专科,不知令多少男人又尝床笫之乐。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家一向被江湖人士看作旁门左道,登不得大雅之堂。”

    “我家有一配药的祖传秘方,吃了之后,无论一夜之间行房几次,也不会感到疲累,长期服用,还有强筋健骨、益寿延年的功效。也像其它一些世家一样,传男不传女,而且只传长子。”

    “等等,等等,您是说吃了您的药,就能金枪不倒、长生不老?”侯龙涛觉的老头大概还没完全清醒。“哈哈哈,”邹康年被他的话逗得大笑起来,“我的是中药,不是老君的仙丹,虽说我中华传统医药博大精深,却也不能改变自然规律。”

    “雍正末年,正值邹家第二十三代传人邹正业主家。一日,有五人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