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4部分阅读
    “我肏他妈,是谁?我埋了他们丫那。”文龙还是第一次看侯龙涛这么生气,“四哥,算了吧,他们都毕业了,上哪找去啊。”侯龙涛真是快要气疯了,也更觉的有责任好好保护他心爱的女孩。可他没想到,往后的七年里,他再也见不到这个让他牵肠挂肚的美人了…

    没几天就开学了,侯龙涛一下就被高三的复习所淹没了,虽然他是个小痞子,却对父母很孝顺。两人又对他有很大的期望,他也就只能拼命的学习了。知道陈倩高中上的是崇文门中学的空服人员培训班,可怎么也没时间去找她,只能给她写信了。

    一连十几封信都没有回音,侯龙涛也本能的感到不太妙,可陈倩的那句话始终让他相信两人是有未来的。两个月后,终于收到了一封回信,看着信封上娟秀的字迹,他兴奋的心情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我现在过的很开心,不想要男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白纸黑字…当时侯龙涛正忙于高考,没时间照料他那颗破碎的心,也就没感到很痛苦。等上了大学,那就像是进了游乐场,天天就是跟一帮同学到处玩闹。他甚至觉的一个固定的女朋友会成为他快乐时光的障碍。在那三年里,侯龙涛从没再想到过陈倩,他又变回了一只小蜜蜂,不相信真爱的存在。他完全忘记陈倩了,至少他觉的是,直到…

    侯龙涛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因为要在上海出关,飞机先得在虹桥机场降落。着6的时候,他感到有点不对,滑行的度太快了。机舱里的乘客们在摇动,红灯在闪烁,他看见有浓烟从引擎里冒出来(实际上那是由于轮胎和地面磨擦而造成的,但那时候他可不知道)。

    侯龙涛想,就这样了,他的时刻到了,因为他就坐在右机翼边上。如果引擎爆炸的话,他肯定是最先飞上天的。飞机最终在冲出跑道后停了下来,离前轮五米的地方有一道防火沟。要是那飞机再晚停几秒,他就再也不用去美国了。

    在飞机上的时候,当那些氧气罩从机舱顶弹出的一刻,侯龙涛真的是热泪盈眶,但那些眼泪不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流的。不是说他不怕死,在生死一线的时刻,根本就没时间害怕。一种极端的悲哀让他不得不哭泣。

    一瞬间,他想起了陈倩,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她了,那种感觉让他比死还难过。侯龙涛终于明白了,他从来也没有忘记那个女孩,她只是藏起来了,藏在男人心灵的最深处。侯龙涛仍然深爱着陈倩。他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

    当一个男人在死亡面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个三年内从没想起过一次的女孩,这是爱吗?他认为是。侯龙涛惊奇的现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和一个女孩一起渡过他的余生。不知道应该感谢上天让他明白了他的真实感情,还是该恨他让他的生活变的毫无快乐可言。在美国上学的前两年里,没有一天不是在对陈倩的思念中渡过的。他知道单相思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也试过一些方法,去了net的校友录,但初中里没她,高中连她的班级都没有;让文龙问王丽怎样才能找到她,可文龙没把这当回事,可能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信侯龙涛会真的爱一个女孩;虽然侯龙涛每年都会回国一次,但想在短短的一个半月间在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里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他只好天天都疯狂的学习,争取早日完成学业,好回国专心的寻找梦中的女孩。他不在乎那会让他花多少时间、精力、金钱。唯一让他困惑的是,虽然希望渺茫,但如果他真的找到陈倩时,她已是别人的妻子了,那他该怎么办?他的良心不容许他破坏别人的家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能力。),但要他忘掉陈倩,更是做不到。

    后来宝丁从警院毕业,进了派出所,帮侯龙涛查到了所有于二十二年前出生在北京的叫陈倩的女孩的地址。侯龙涛写了一封长信,把对陈倩的感情和思念全写在了里面,给每个人,希望上天能看在他一片诚心的份上,让奇迹生一次。

    侯龙涛知道陈倩八成已经有了男朋友,更不敢奢望光凭一封信就让她接受自己,但他真的不能再忍受不知道陈倩身在何处,生活的如何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出的信件如同石沈大海,真是让他伤心欲绝。后来又生了一件事(不是中奖。),使他再次变回了一个花花公子…“先生,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女人娇美的声音将侯龙涛拉回了现实中,面前的女人分明就是陈倩,个子长高了,身体也成熟了,可那张美伦美奂的脸庞除了增加了几分妩媚,一点没有变。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你不认的我了?”“侯龙涛…”女人小声的说。“你没收到我的信吗?”“收到了…”陈倩躲开男人的眼光,“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她收到我的信了,但她选择不给我回,七年前是这样,七年后还是这样,这个女人的心里跟本没有我。”侯龙涛的心里好乱,平时的灵牙利齿、出口成章的本事都消去无踪。他一转身,在人们能看到他眼里的泪水之前,冲出了营业厅…

    闭着眼睛在车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仍然不能平静下来。虽说薛诺、茹嫣和月玲长的都不比陈倩差,可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在男人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手机响起,“喂。”侯龙涛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侯经理,你在干什么?请你马上到公司来,我们已经等了你十分钟了。”听到许如云严厉的声音,才想起今早她要向各部门主管传达总公司的指示。

    “侯龙涛,现在不是儿女情肠的时候,还有一件大事要办呢。”侯龙涛强迫自己暂时不再想陈倩,向国贸开去…

    到了公司,自是免不了被当众大骂。“臭婊子,让你再嚣张一天,过了今晚,看咱们谁是谁主子。”狠刀刀的暗骂着,突然看到月玲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对许如云不满的表情,心里也不由的一甜,还是有女人爱自己的。

    离下班时间还有两小时的时候,侯龙涛就借故离开了。在外面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拿着月玲给他配的钥匙,到了四环边的一片涉外公寓区。许如云的房子是一幢二层的小洋楼,很漂亮。

    把车停的远远的,提着一个皮包从前门大摇大摆的进入室内。不到三分钟就有两个巡逻的保安从楼下经过,要不是月玲事先把保安的活动规律告诉了他,决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潜进来。

    虽说以侯龙涛的着装,谈吐,还有所驾驶的车辆,就算被保安拦住也能脱身,可如果说是找许总或是月玲,等一会儿她们回来时,很有可能会被告知此事,那就不太好办了。要是说找别人,又不知道具体名字,岂不是直接就露馅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第一步是成功了。先在房里巡视了一遍,把地形了解清楚。走进宽畅的卧室,一屁股坐在床上,颠了两下,还挺软的,很适合玩**游戏。

    反正许如云要和月玲在外面吃完饭才会回来,干脆躺在床上歇一会儿,晚上要干的可是体力活,先得养精蓄锐啊,没想到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被楼下自动车门开启的声音惊醒,赶快把床单拉平,躲入了旁边的客房里。

    两个女人从通向车库的侧门进入了一楼的大厅,坐在褐色的真皮沙上,许如云的脸有点红,更增美艳,显然是喝了点酒。月玲亲热的揽住许如云的脖子,“云姐,在美国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了,来,让姐姐亲亲。”说着,两个女人就抱在一起,两条红嫩的舌头缠了起来,还在对方的身体上抚摸着。“云姐,咱们上楼吧。”月玲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拉着许如云来到卧室里。“月玲,先洗个澡,再把我带回来的东西换上。”拿出两个印有victoria‘ssecret字样的纸袋,把其中一个交给月玲。“那云姐在这洗,我去客房。”“为什么?以前不都是一起洗的吗?”许如云不解的问。

    “可以增加神秘感嘛。”说着就提着袋子跑了出去。“这丫头,不知从哪学来的这一套,也好,会更有乐趣的。许如云一边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套装。

    “我得先洗个澡,云姐在等我呢。”在客房里,正被侯龙涛抱住上下其手的月玲费力的说。“你给她吃药了吗?”“嗯,我也吃了一颗呢。”在“亚当夏娃”新买的性药,没什么特殊作用,就是能刺激雌性激素的分泌,使女人的高潮来的更快一点。

    月玲开始洗澡了,侯龙涛打开纸袋一看,是一套浅灰色的内衣、吊带袜和一双银色亮皮高跟鞋,却没有内裤。“臭娘们,还挺有品味的嘛。”等月玲洗完了,把这套一换上,才看出那胸罩根本就只托在乳房的下缘,让它们更加上翘,大半的乳肉和乳头都暴露在外。丝袜的上缘是一圈宽宽的蕾丝花边,加上两条吊带连到腰上的吊袜圈上。

    从后抱住她,手指插入了女阴中,“宝贝。”“啊!坏蛋!”月玲一下蹦开,回头看着男人长裤上撑起的帐篷,“你怎么都…”“谁让你这么性感的。”“我得过去了。”“我教你的话都记住了吗?”“放心吧。”“去吧,看你的了。”在女人的圆臀上拍了一下。

    卧室中的许如云是和月玲一模一样的下着,而胸罩换成了欧式的束腰,全是黑色的。光这两套“衣服”,就起码要几百美金,看的出她对性生活的情调和质量还是很在意的。月玲走进屋来,关上门,在锁头上拧了一下,却没真的锁上。许如云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月玲,你好漂亮。”“再漂亮也没有云姐美啊。”两个女人又抱在了一起,捏揉彼此的屁股。

    热情缠绵的接吻,使两对丰满的乳房不停的相互磨擦,四颗鲜红的奶头早以硬立。如云伸手抠摸着月玲的阴户,觉她和自己一样,也是淫水泛滥了。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平时要爱抚很久才能达到的效果,现在只是几分钟就出现了。

    二女倒在大床上,做起了水磨工夫。月玲斜躺着,如云则侧向另一边,四条圆润的丝袜美腿交叉着,两副美妙的阴户紧抵在一起。两个美人拉住对方的一个脚踝,下体拼命的磨擦,“咕叽,咕叽”的水声随之响起。

    “啊…啊…云姐…好舒服…唔…”“我…我…也好美啊…”如云拉下月玲的一只高跟鞋,把她的脚尖塞入嘴里吸吮着。药物开始起作用了,只磨了一小会儿,二女就都觉的离高潮不远了。

    月玲的阴阜是“光板无毛”,可如云却长着浓密乌黑的阴毛,它们在磨擦时不断的刺激着月玲的耻丘和阴核,让她提前败下阵来。一手猛拽如云的小腿,一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奶子,身体僵硬,“啊…云姐…我…我不行了啊…”“等…等姐姐一下…”如云也已到了紧要关头,在月玲高潮后又狠狠的蹭了几下,也泄了出来。

    两条软软的身子躺到了一起,“月玲,咱们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太想念对方了吧。”“那咱们再来一轮吧。”如云坐起来,一脸媚笑的看着月玲,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条很特别的内裤。

    皮制的内裤裆部有两根黑色的像胶阳具向两边伸出,向里的一根比较短小,向外的那根就粗长了许多,假龟头上还有一粒粒的突起。如云夸张的伸出舌头,在假龟头上舔了一下,斜着眼看着月玲,“今晚想要姐姐怎么伺候你啊?”

    正从门缝偷看的侯龙涛张大了嘴巴,舌头伸出老长,表情可谓卡通之极。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iic中国的总经理,在床上居然如此的风骚。虽然从匡飞和月玲的嘴里有一点了解,可一个是说的不清不楚,另一个又是不好意细说。如今亲眼所见,真是出乎意料。

    月玲也坐起来,拿过如云手里的内裤,也在龟头上舔了一下,“云姐,今天就让妹妹做一回男人吧。”如云笑着躺下去,“小丫头,平时求你你都不干,怎么突然主动起来了?”月玲把内裤套进双腿,拉到膝盖上后,换成跪姿,“我也想疼疼姐姐啊。”上牙咬住下唇,下颌上扬,双目微闭,将短小的那一头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内。如云看着她的样子,呼吸又开始粗重起来,“几天不见,月玲身上的媚气好象增长了不少,也许真的是太想我了吧。”却没想到,女人就像花朵一样,只有经过了男人精液的滋润,才能如此的盛开。

    月玲跪坐在如云的腰上,一手伸后,轻拨着如云的阴核,“云姐,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啊…姐姐都…啊…都听你的…”如云又被挑起了情欲,闭上眼娇喘着。月玲从床下拉出了侯龙涛事先放在那的皮包,找出两副手铐。因为她的手一直在玩弄着如云的阴核,如云只顾着闭目享受了,完全没注意她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