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部分阅读
    ,满意了吗?”月玲说起话来像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

    这个回答可是出乎意料,本以为是“不方便”一类关于月经的事,没想到她是个旱鸭子。“那你就一个人在屋里待着?”“不然还怎么样啊?”侯龙涛走了进来,好象无意识的关上了门,又悄悄的上了锁。

    “我陪你待会吧,一个人多无聊啊。”“那好啊,咱们干点什么呢?”月玲说着就坐上了床,把床边的地方让给侯龙涛。月玲穿著一条紧绷的仔裤,就算是坐着,也能看出那被裹的紧紧的圆臀的形状,一件黑色的吊带小背心包着不大不小的乳房,两个乳头在上面顶出两个小点,明显是没戴胸罩。

    “打会儿牌吧。”侯龙涛拿起桌上的一副扑克,“敲三家会吧?三十分一结,差一分一百块。”“赌钱啊?我可没你那么富。”月玲虽然工资很高,毕竟是个女孩,这种游戏还是不太适合她。

    侯龙涛也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了,“那我要赢了,你就让我亲一下;你要赢了,我就让你亲一下。”“美的你啊,正反都是你占便宜。”“那这样吧,赢的问输的一个问题,输的必须得说实话。”自信这个提意不会再被拒绝了,刺探别人的秘密是女人的天性,越年轻越是如此。

    免费电子书下载

    月玲果然答应了,“好,好,那快开始吧。”就扑克这个东西本身来说,运气是最重要的,只有在牌势相当的时候,技术才会起作用。侯龙涛第一局就输了。“哈哈,你可不能赖啊。”月玲高兴的说。“你问吧。”男人一副沮丧的样子。“你的女朋友是谁,干什么的?”侯龙涛犹豫了一下,“茹嫣。”“茹…柳茹嫣?那个冷美人?”月玲真是像现了新大6,越来越觉的这个游戏好玩了。

    “是啊,可你千万别跟别人说,要不然我可就有麻烦了,你知道公司是有规定的。”侯龙涛双手合实,做出一个作揖的动作。“好,你放心,我给你保密。”说完又歪着头看着他,“你们俩还真是挺配的。”

    接下来两局,侯龙涛又全输了。被问了两个很尴尬的问题:和茹嫣展到什么地步了;何时失去的处男。他都如实的回答了。第四局,侯龙涛终于赢了,“哈哈哈,可算轮到我了。”“问吧,问吧。”月玲无所谓的说。侯龙涛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为什么许总那么讨厌我?”“啊?这…没有吧…”女孩没想到男人会有此一问,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有?是人都能看的出来,要是有人知道为什么,那就是你了。我觉的我有权力知道我哪得罪她了。”“我…”“你不会是想耍赖吧?你们女孩就是这样,愿赌不能服输。算了,反正我也忍烦了,大不了我不干了,直接向总公司告她一状,非把她也拉上不可。”侯龙涛装作生气,站起来就要走。

    “我…我说,可你一定不能去问云姐啊。”“我也有把柄在你手里啊,就不怕你说吗?”一看有戏,又坐了下来。“你没得罪过云姐。”月玲低着头,开始讲述许如云的故事。原来许如云二十二时就曾结过一次婚,本来还算美满,可两年后也没有子讯。找了个中医一查,说她是“宫寒不孕”,这辈子也不能生孩子。她丈夫为这事就跟她离婚了,许如云没想到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会如此无情无义,受了很大打击。

    那以后她就到美国读书,一心扑在学业上,用了八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进了iic后更是平步青云,一直坐到iic中国总经理的位子,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业务。就在心灵上的伤口渐渐愈合的时候,侯龙涛的出现又让她想起了绝情的前夫。

    不知是侯龙涛的幸运,还是不幸,他长的很像许如云的前夫,都是高高大大,斯斯文文的,又留着相同的形,脸形也是一摸一样。许如云就不自觉的对他很不友好,还时时找他的麻烦。虽然时间会证明这是侯龙涛的幸运,可现在他可不知道。

    本以为许如云是因为是同性恋才会讨厌男人,月玲也会很简单的说出这个原因,没想到却是有这么一段历史。但侯龙涛认为这与自己无关,“那她也不能迁怒于我啊,说她公报私仇吧,又算不上。”看着男人生气的样子,月玲有点害怕了,“云…云姐她真的是好人,你千万别报复她啊。”“报复?她是我上司,我怎么报复她?不过倒是你啊,月玲,成了她的牺牲品。”此话一出,月玲更是不知所谓,“我?牺牲品?什么意思?”“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啊,跟几个男人上过床啊?”因为一开始女孩问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侯龙涛问出来,也就不是显的太唐突。“我…男朋友…上学时交过两个…没…没上过床…”女孩回答这样的问题,还是有点扭扭捏捏的。

    “就是啊,说白了,你还什么好东西都没试过呢。她许如云是过来人了,该尝的甜头都尝了,拉着你这样的小姑娘玩同性恋的游戏,她也真狠的下心。”男人用上了他的杀手锏,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你…你说什么…什么同性恋…我…我不明白…”月玲虽然极力的否认,但她慌张的神情和不连贯的话语,早就把她出卖了。

    同性恋在大6并不被大众所接受,他们的活动仍处于半地下的状态,在社会上更是遭到冷遇、歧视,甚至是家人也不能容忍他们,所以月玲最开始的慌张和否认也就不足为奇了。(编者话:就我本人而言,对女同性恋的态度是五五开;男同性恋嘛,我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简直就是恶心加缺心眼。)

    “哼,”男人冷笑一声,“你不认?你忘了上周六你们在公司里干的好事了?”“你…你别胡说…”“好,我胡说。前两天,保安部的人给了我一盘录像带,说是无意中拍到的,关于咱们公司周末加班人员的,不知该怎么处理,要我拿主意。你看我该怎么处理它呢?”侯龙涛这时已坐到了离月玲很近的地方。

    月玲也想起那天确实是有一个保安上过楼,更是对他的话深信不移了,“你…你想怎么样?”“你说呢?只要姓许的在公司一天,我就没好日子过,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把她拉下马。和下属在办公室里搞同,估计总公司也不会容忍这种事的。要是再让媒体知道了,别说你和那姓许的,就连公司的名誉也保不住。”说到这已是咬牙切齿了。

    月玲大学一毕业就进了iic,一直受到许如云的照顾。许如云三十五岁生日时,月玲在她家喝的烂醉,第二天一早才现和许如云两个人光着屁股躺在一张床上,阴道里还插着一根假阳具。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月玲从没跟男人睡过,也就没觉出有什不好来,最近还搬去和许如云一起住。

    她的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从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和挫折,在家有父母疼,在学校里因为长的漂亮,也是男生追逐的对象,等工作了,又有许如云像姐姐一样宠着。今天被侯龙涛一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呜呜”的哭了起来。

    本以为这个女人跟着许如云这么多年,怎么也该学的精一点,没想到她只不过是一只被惯坏了的金丝雀,离开主人,就毫无自卫能力了,一吓就软。侯龙涛刚想好的一大套威胁的话都用不上了。看着月玲双手抱腿,把脸埋在膝头间哭泣的样子,是该由红脸变白脸的时候了。

    侯龙涛坐的更近了,搂住女人轻抖的肩膀,用极温柔的声音说:“我要对付的只有姓许的一个人,这次把你迁连进来,真的不是我的本意。许如云她受过伤害,对男人不信任,我还能理解。可你又年轻又漂亮,别说没吃过男人的亏,就连男人的好处都没享受过,怎么就甘心和她做那种为人不齿的事呢?”

    “你…你们男人…呜…有…有什么好…就连你…你不也是…呜…来欺负我…”月玲抬起头来看着侯龙涛,两人的脸靠的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的到。侯龙涛又用上了他的拿手好戏,眼神中充满了爱怜,让女人不由的想到他并不是个坏人。

    “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可我要是不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搞掉许总,我在iic也待不长了。我…”男人站起身来,一跺脚,“就放过她一次。”接着就把自己和武大的事跟月玲说了,“我敢保证将来我会后悔的,但我没法狠下心来毁了你,我会把那录像带处理掉的。”

    “真的?”月玲没想到他会为了自己放弃大好前程,甚至不惜坐牢,感激之情自是不言而喻了,“我…我会跟云姐求情的,我想…”“没用的,有了能拔除眼中钉的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放弃的。”月玲也知道这是实话,许如云对侯龙涛的成见已深,是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改变的。

    “那…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任何事。”“任何事?”男人转过身来,眼里放出奇异的光彩。“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的。”月玲也从床上下来了。“你老实的告诉我一件事,难道你就从来没对男人感过兴趣?就对男人的身体一点也不好奇?”“这…也…也不能说没有过,可…可云姐说…说和她那个的感觉跟和男人没区别的…”月玲想起刚才自己看见侯龙涛的身体时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不由的也对许如云的话产生了疑惑。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陪我一晚。”“什么?”月玲没想到对方明知自己是同性恋,还会提出这种要求。侯龙涛在女人还在楞的时候,已把她揽入了怀里,两张脸几乎贴在了一起,“月玲,我喜欢你,从我第一天到公司,我就一直很在意你。”“可…可你和茹嫣…”

    “是,我也是真的喜欢她,可我是男人,花心是我的本性。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毛病,一看到娇柔貌美的女人就忍不住要追求。可能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总认为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给女人幸福。本来我可以慢慢的让你爱上我,可现在,我的时间不多了,只求能好好的疼爱你一次。”侯龙涛绝对有信心,能让这个从没尝过肉味的年青姑娘掉进自己的**陷阱里,不能自拔,只要一次就足够了。

    “我…可…”从女人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她正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只要再推她一下,她就会从悬崖边上掉下去了。“你要是不答应,我也不会怪你的。我明白我面临着牢狱之灾,跟本没法给你任何承诺,你本身又不喜欢男人,我确实是有点一厢情愿了。全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唉,真是对不起。”话虽如此,可抱着女人的手臂却没有一点放松。

    像侯龙涛这样“优秀”的男人,在耳边倾吐“真情”,已经是极大的诱惑,又想到他宁可坐牢,也要保全自己的名誉,本就不是真正的同性恋的月玲实是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我…我答应你…”

    “真的!?”侯龙涛一脸的喜出望外。“嗯…”月玲坚定的点点头,打定了献身的主意。雨点般的亲吻紧接着落到了她的脸上,“啊,龙涛,去你的房间吧,我怕有人回来…”因为侯龙涛的级别高,自己有一个单间。两人拉着手,走过空无一人的走廊。侯龙涛把门锁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床前的女人,嘴角露出一丝淫笑,轻拍一下泳裤中的老二,“你争点气,要不然咱哥儿俩可就牢里见了。”

    从背后抱住月玲,双手直接伸进了背心里,抓住两个上翘的乳房揉捏着,“玲儿…”舌头插进耳孔中钻着。“啊…”女人闭上眼睛,微微抬头,两臂后伸,捏在男人坚实的屁股上。了一阵,月玲扭过头来,张着嘴主动的求吻。男人的舌头刚一探进去,就被猛的吸住了,看来这个小妞已被许如云训练的很敏感了,只被玩了几下奶子,就情欲高涨了。手离开了涨大的乳房,一手攥住女人的一个臀瓣,一手解开她仔裤的扣子,插进了内裤里。由于这种提裆的仔裤实在是太紧了,手指到了阴唇的上方就再也下不去了,可也正好能按到阴核。侯龙涛拼命的在那粒小肉球上压揉着,大幅度的画圆。

    月玲和许如云玩的时候,总是要互相先在不重要的部位爱抚很久,可侯龙涛却上来就直奔要害。弄的月玲一下就快感如潮,光着的双脚向上垫起,两手也从男人的臀上换到了脖子上,用力向下拉,阴户向前猛挺,淫水狂流,就像杓在男人身上一样。

    “啊…啊…涛…太激烈了…啊…受不了啊…”紧咬的牙缝中挤出一连串的娇叫。“这就受不了了?还没真正开始呢,我一定要让你知道男人的好处。”侯龙涛心中一喜,这么嫩的女人,还不得被自己干疯了。

    拉住女人的裤腰,用力的一把拉到她的脚踝,圆滚的屁股被带动的一阵乱颤。抓着两条滑嫩的大腿,从腿弯一路向上舔,在雪白屁股蛋上轻咬一口,“啊…涛…嗯…要…要啊…”月铃自己玩弄着阴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