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νㄌ炝耍们沟木於寂滤褂惺裁慈烁胰撬?br />

    “行了,这没你们什么事了,都回去吧。”侯龙涛朝那些警察说。“别啊,我们都来了,别白跑一趟啊。您看这样行不行?”宝丁跟侯龙涛耳语了几句。“行,警察就是警察,你丫是不是老干这种事啊?”“偶尔,偶尔。”两人看着五个犯人,奸笑了起来。

    张国等人被拉到了仓库外的空地上,才看清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废弃采石场,只有一条土路通向山口。其实仔细一想,侯龙涛的计划有很大的破绽,要是没人报案,警察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就算有人报案,要想找到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一般人在此时此刻可就想不了那么多了。

    几个人的绑绳被解开了,“你们走吧。”“什么?”“您放我们走?”“真的?”几个人都没敢动地儿,现在放他们走也太不和情理了。“怎么了?不放你们,你们吵着要走,现在放你们了,怎么又不走了?还不快跑?等我改变主意,你们可就遭了。”侯龙涛轻描淡写的说。

    五个人面面相觑,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突然看见几个警察正在一边擦着枪,一脸坏笑的看着他们。“我们一跑,他们就会开枪,然后给我们安个拒捕一类的罪名,那…”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在死亡面前,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做到视死如归,更何况只是为了那么一点小事。张国先撑不住了,跪倒在地,“大哥,我知错了,求您…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剩下四人也早就想跪地求饶了,现在有人带头,也全跟着跪下来,又是一片哀求声。

    求了一阵,一个警察拉了一下枪栓,“咔嚓”一声,吓的几人一哆嗦,张军和其中一个伙计居然都尿裤子了。侯龙涛看看工夫也做足了,该是收场的时候了,早上还得上班呢。“哼,大男人尿裤子,也真难为你们了。好吧,我就饶了你们。不过,你们算是欠我一个人情,如果以后我有事要你们做,你们不会拒绝我吧?”光这么放了他们有点不真,提出一点小条件,才合情理。

    “不敢,不敢拒绝。”几个人一看有脱身的希望,自然是忙不迭的答应。“那还不快滚?还要我用车送你们吗?”五人赶快边道谢(也不知在谢什么。),边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坐在宽大的转椅上,想起半个月来,“东星”一天好过一天的生意,经常是暴满,该是扩张的时候了。“当当”茹嫣敲了敲门,走进来,又反手把门关上了,“侯总,这份文件需要您的签名。”“来,宝宝,让我抱抱。”男人微笑着说。

    茹嫣听话的走过来,坐在侯龙涛的腿上。在办公室小小的亲热一下,已成了两人每天的必修课。“宝宝,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衣啊?”在美人的脖子上轻吻了一下,解开了她衬衫上的三颗扣子。

    “啊…坏哥哥…”虽然很怕被人现,可这样在办公室偷偷摸摸亲热的感觉,也更刺激。这个美丽的尤物现自己越来越依恋侯龙涛了,就算是要自己为他去死,都不会有一点犹豫的。

    男人的手已伸入了短裙里,在裤袜包裹的大腿上抚摸,而舌头也在从嫩绿色胸罩内露出的乳肉上舔着。“哥哥…你好坏…”茹嫣感到男人勃起的阴茎正在自己的屁股上顶着。“呤呤…”桌上的电话响了,惊醒了茹嫣,从侯龙涛的腿上下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深情的望他一眼,离开了办公室。“妈的,是他妈谁啊?真会选时候。”男人心里自是极为的不满。

    免费电子书下载

    “你好,iic。”侯龙涛没好气的拿起电话。“猴儿,出事了,你能不能出来?”电话头传来武大气急败坏的声音。“怎么了,有什么事就说吧。”“电话里说不方便,你来我家吧,快点。”看来事情真的有点急手,要不然一向老成持重的武大也不会这么慌张了…

    “你知道我们总行行长被捕了吗?”“我怎么会知道?新闻又没报过。”侯龙涛已到了武大家里。“我也是今天开内部会议才知道的,丫是被密捕的,已经快半个月了。”“跟咱们有什么关系?”点上武大递来的烟。

    “他是贪污,虚开帐户,金额高达几十个亿。他是铁定要毙的,所以一直在顽抗,死也不交代哪些帐户是空头的。所以人大和纪委下了个通知,所有我们行高于一千万的账户都被冻结半年,等到一个一个确认后才能解冻。”这话一出,可把侯龙涛弄蒙了。

    “也包适我那个帐户?”“是啊。”武大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一边。“可…可还有两个月许总就该查账了,到时候那五千万补不上,我就不光是被炒这么简单的了。”问题可严重了。

    “二哥啊,怎么会出这种事啊?你办事可从来都是很稳重的,怎么…”侯龙涛突然觉的有点头晕。“猴儿,是哥哥对不起你…”说到这,武大实在是讲不下去了。一陈沉默之后,侯龙涛抹了一把脸,站起来,“没事,是兄弟就用不着说这种话。我这也就算个挪用公款,又都能如数追回来,最多判个三、五年。等我出来,咱们一样可以从头来过。”“不会的,猴儿,你从来都有办法的,不会就这么完了的。”武大已有点神经质了。

    “二哥,二哥,你冷静点,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也许会有转机的。”话虽是这么说,可侯龙涛心里明白,这一劫八成是躲不过去了。谁能想到,半小时前还是意气风的抱着美人亲热,半小时后就离铁窗不远了。可能这就是人说的地狱和天堂只有一线之隔吧…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办法也没想出来,侯龙涛天天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而且许总每次见到他,都要找点茬训他,更是让他相信,这个女人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送进监狱。中午独自一人来到国贸边上的“金湖”茶餐厅,要了一份午餐,找了张空桌坐下,还真是没什么食欲,愁啊。“嗨,涛哥,一个人啊。”有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抬头一看,是国贸保安部的匡飞。

    匡飞只有十九岁,能在国贸当保安,全靠侯龙涛的推荐。侯、匡两家是十几年的邻居,匡母是一个公园卖门票的。侯龙涛小时侯经常被她带着在那公园里免费游玩,所以一直记着她的好儿。

    匡飞上初中时经常被高年级的几个小痞子欺负,侯龙涛和文龙带着几个人帮他充了一次门面,就再也没人敢在学校里惹他了。本以为做了件好事,没想到小子一下抖了起来,成了学校里的大哥,学习直线下降,只考了个技校。毕业后也没找到正经工作,在社会上闲逛了两年。

    这次侯龙涛回来后,请保安部的几个头吃了几顿饭,混熟了之后,就把匡飞塞进了国贸。匡飞简直是把他当神一样崇拜了,对他的话言出计从,成了忠实的小手下。“涛哥,想不想听点荤段子?”匡飞一脸神秘的说。无非就是看见了哪个ol的内裤,哪个公司的秘书是个波霸一类的事情,侯龙涛还真没多大兴趣,“随便了,你愿意说就说吧。”

    “是关于您那个许总的。”“嗯?说来听听。”匡飞一看自己的主子突然来了兴趣,更是急于表功,口沫横飞的说起来:“上星期六轮到我值班,在您那层巡楼时,看到许总的办公室的门没关严,就过去看了一眼。那个姓郑的秘书正在跟她谈话,我看是她们,就问了句好,然后就走了。”

    “小点声。”侯龙涛打断他的话。“是,是。等我回了大堂,一看记录,她们俩人进来的时候没登记。部里有规定,周末来加班的,都得先在大堂签了名才能上楼。我就拿着登记册又上去了,想让她们补一下。这下可让我看见西洋景了。”

    侯龙涛心想:“看来两人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被这小子看见了,说不定能帮我躲过这一劫呢。”“我再到了办公室外的时候,那门已经关上了,我刚要去敲,现朝走廊的窗户里的百页窗,有一页儿没完全合上。我就想先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这一看,我他妈鼻血差点没喷出来。”说到关键处,不由的提高了声音。

    “嘘…”侯龙涛赶快做个手势提醒他。匡飞一缩头,接着说:“那个秘书正躺在办公桌上,揉着两个露在外面坚挺的奶子,两条长腿搭在桌子外面。那个平常看起来高贵的很的许总正跪在地上给她舔盘子呢,她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抠着她秘书的浪穴,一手在自己的骚屄里搅动,地下都积了一滩她的浪水了。”说到这,匡飞舔了舔嘴唇,好象那淫浪的场面就在眼前一样。

    “许总的窄裙拉在腰上,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勒在屁股沟里,那个大白屁股一晃一晃的,真他妈惹火。我当时就想冲进去肏那娘们儿,可就是没那胆啊,唉。”说着摇了摇头,一副很可惜的样子。

    “然后呢?”侯龙涛听的也有点激动,催促道。“过了一会儿,那秘书从桌上下来,两个女的就抱在一起亲嘴。那个秘书还把许总的内裤从屁缝里拉出来,手指塞进她的屁眼里捅啊捅的。然后许总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您猜是什么?”

    “是什么?”“是一个双头的假鸡巴,她还把那玩意夹在自己的两个大奶子里,用嘴咗呢。我肏,那两大肉球,像两座小山一样,真她妈诱人。可那个秘书好象不愿意在办公室里干那事,说了几句。那屋是隔音的,我也听不见她们说什么。两人又亲了一阵就开始整理衣物。我一看没戏看了,就赶快回到楼下。等了一会,也没见两人出来,八成是直接从地下停车场走了。”

    匡飞说完,长出一口气,“怎么样,涛哥,是不是西洋景?反正我是第一次看两个女人搞。”“你小子不是跟我胡说吧?”“当然不是了,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啊,我要是胡说,就他妈让我不得好死。”一听主子不信,匡飞急忙对天誓。

    “这事你还跟谁说过?”侯龙涛眯着眼瞟着他。“没有,没跟别人说过,就您一人。”“好,你听清楚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决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你又没有证据,要是万一传到了许总耳朵里,她要告你损坏名誉一类的罪,我也保不住你。”“是,是,我知道了。”匡飞心中庆幸自己的嘴还算严,没到处乱说,也庆幸有侯龙涛这么一个大哥…

    躺在床上,手里的香烟冒着白烟,该怎么利用刚得到的信息呢?直接去危胁许如云,别说自己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有,也不一定能镇的住她那样的老江湖。一个不小心,还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逼急了她,只能把事情越弄越糟。

    看来只能先从郑月玲下手,这个二十四岁的女秘书比起许如云来,应该好对付的多。可她们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连住都是在一起,怎么才能搞定郑月玲,而不让许总起疑呢?还不能让茹嫣觉。

    免费txt小说下载

    突然想到许总下星期要回美国述职,而下周末公司的全体员工都会到小汤山的温泉去旅游。茹嫣因为父亲刚做完手术,要照顾他,是不会去的。看来这是唯一的机会,也只能拼一下了…

    豪华大客车上,郑月玲一直在和其她几个秘书聊天,都是些女孩子家感兴趣的问题,侯龙涛也插不上嘴。又想到了小汤山,她一样会集体行动,自己还是没机会接近她。“妈的,这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吗?”真是快烦死了。

    一行人在温泉要住三日两夜,第一天本就只有一个下午,几个女孩子果然是聚在一块,一起泡温泉,侯龙涛连话都没跟她们说上。第二天上午,几个女孩要他跟她们一起打网球。侯龙涛故意没系鞋带,当他跳起来接一个球后,一脚踩在自己的鞋带上,向后退出六、七步,狠狠的摔了个屁蹲,逗的几个小秘书前仰后合。

    虽然几个人一起玩的很开心,可对侯龙涛并没有实质的帮助。他虽强装笑容,内心却是越来越急。吃完晚饭,大家都换了泳衣到楼下去游泳,侯龙涛虽没心情,可也无事可做,就也换了泳裤,准备下楼。

    当他路过月玲和另一个秘书的房间时,门是开着的,月玲正坐在床边看电视,跟本没换衣服。侯龙涛敲了一下门,“怎么不下去啊?”“我不想游。”月玲回过头来看着他。这一看可让她有点脸红了,平常侯龙涛总是穿著整齐,只能知道他的肩膀很宽,现在他可是只穿著一条小泳裤,一身漂亮的肌肉尽露,泳裤里也是股股囊囊的一团。这让一个年轻的姑娘看了,怎么能没有想法呢?

    “为什么不想游?”“不想就是不想呗。”月玲费劲的移开自己的眼光。“真的?”侯龙涛也真是没话找话了。“我…我不会游,满意了吗?”月玲说起话来像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

    这个回答可是出乎意料,本以为是“不方便”一类关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