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砻恳淮缂》簟!彼底啪驮谂说谋成衔橇似鹄矗钡皆睬痰耐尾俊?br />

    “茹嫣,让我吻你的屁股吧。”“嗯…”茹嫣的脸埋在床里,出不清不楚的声音。双手拉住裤袜的腰口,一口气扒到了双膝下。雪股玉臀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差点让男人流出口水来。

    茹嫣纯白的小内裤样式很简单,边缘上绣着一圈小牡丹花,显出它主人的清雅高洁。侯龙涛将她的内裤勒进深陷的臀沟中,轻轻的向上一提一放的刺激她的小穴,舌头在柔软的臀瓣上舔着,一根手指伸前,隔着内裤揉着她的阴核。

    茹嫣的屁股向后撅起,“啊…哥哥…不要…不要摸那里…不可以…”话还没说完,让她更羞耻的事生了。侯龙涛开始在她浅褐色的肛门上舔起来,每个皱褶都没落下,还把舌尖顶进她的菊花蕾里。

    茹嫣虽然外表高傲,但那种傲气完全是由于内心的自卑感所造成的,她必须装出一副很难接近的样子,以防止自己“丢人”的身世被现。现在她自认是身上最肮脏的地方被她最看重的人看到,不光是看到,还是在用口舌品尝,让她怎么受的了,居然哭了出来。

    “呜…哥哥…求求你…不要…呜…别舔那里…脏啊…呜…”一边哭,身体一边猛抖,像要把浅插在屁眼里的舌头甩出来。“傻宝宝,你身上怎么会有脏的地方呢?”没想到美女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赶快把她翻过身来,压上去又是一阵热吻。等她的情绪慢慢平伏了下来,侯龙涛的唇舌才又顺着她的身体向下移去。

    吻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激烈热情的会使女人来情绪;轻柔绵密的会让女人有安全感。等侯龙涛再次亲到了茹嫣的下身时,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最后的武装解除了。当内裤离开美人的阴户时,一条爱液行成的丝线还连在上面,由粗变细,最终断开。

    刚刚平静下去的美女抬起头,看见男人正痴痴的盯着自己最隐密的私处,简直要羞死了。“啊…哥哥…不要看…羞死了…”上身坐起,两手挡住自己的阴户,茹嫣已是满面红霞了。

    温柔却很坚定的拉开白嫩的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两边,由于侯龙涛已先一步跪在了两条修长的美腿中间,压住了还挂在小腿上的裤袜,茹嫣跟本没法并拢双腿。

    “茹嫣,你的阴户好美啊。”“啊…”第一次将性器暴露在男人面前,虽然是心爱的男人,但还是感到很羞耻,有一种要晕过去的感觉。茹嫣刚想说什么,侯龙涛已将头埋入了她的大腿间。

    “哥哥…不要…啊…”美人的软语相求更显出她的可爱,侯龙涛伸出舌头,将她散乱的乌黑阴毛舔的湿湿的,让它们服服帖帖的粘在耻丘上。闻着阴道中散出的阵阵处女幽香,侯龙涛实在是没法再温柔下去了。

    猛的含住两片合在一起的阴唇,舌头用力的挤进嫩红的屄缝中疯狂的上下舔弄,吞咽着美女香甜的爱液。茹嫣开始时还不停的叫着“不要”,可几分钟后就被挑起了性欲,紧咬的嘴唇中出了“唔唔”的哼声。

    侯龙涛吸吮她充血的阴核,一根手指插入小肉洞中轻抠慢挖时,美处女开始配合男人的玩弄了。茹嫣左肘撑着床面,左手死命的抓住床单,右手插入侯龙涛的头中搓弄着,细滑的臀肉不断向里缩紧。

    正当侯龙涛咗的“咻咻”有声时,茹嫣十根纤细的脚趾突然猛的向前蜷起,紧接着又极度向后展开,本来扶在男人头上的手由向下按变为向上提,脖子拼命后仰,“啊…哥哥…快躲开…有…有东西…”话还没说完,一道甘美的阴精就射到了侯龙涛稍稍离开的脸上。

    “宝宝,没想到你还是‘喷潮’呢。”侯龙涛摸着脸上粘粘的阴精,高兴的说。正在体验着初次高潮后舒畅感觉的美女听了这话,虽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可也本能的感到是很令人害羞的事,真是想找个地缝躲起来。

    脱下茹嫣的裤袜和内裤,又吻了吻还在吐着蜜汁的玉洞,然后贴近她的脸蛋说:“宝宝,给我好吗?”茹嫣眯着双眼舔去了爱人脸上的液体,“哥哥…我怕…求你怜惜我啊…”“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将一个枕头垫在女人白嫩的屁股下,娇美的阴户向上凸起到适合插入的高度。女人紧张的闭上双眸,两手抓住男人宽厚的肩背,准备迎接自己的初夜。侯龙涛扶住大鸡巴,对准可爱的穴口,深吸一口气,屁股沉了下去。

    虽有爱液的滋润,但处女的阴道何其紧窄,粗长的肉棒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就被一层薄薄的肉膜挡住了去路。肉膜的韧性很好,轻轻的往里顶,只能把它拉伸,却不能扯破。“嗯唔…”茹嫣明显的是在忍耐着疼痛,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紧闭的眼角滑落。现在决不能心软,否则就前功尽弃了,侯龙涛的屁股又是猛的一沉。这次是尽根全入,龟头顶到了子宫,睾丸撞到了阴阜,身下的美人永远的告别了处女。“啊!”茹嫣被巨大的疼痛所击中,大量的泪水浸湿了头下的床单,尖尖的指甲刺入了男人的肌肉里,向两边拉开,留下几道深深的抓痕。

    侯龙涛想抽出阴茎,又被狠狠的抓了一下,马上停下来。“哥哥…别…别动…好疼…”茹嫣边哭边说。看着她尤如晓露芙蓉的脸庞,真是心疼的要命。接吻、捏乳、揉臀,能用的方法都用了,虽然能感到阴道中有更多的爱液分泌出来,甚至于穴肉已开始自觉的包紧肉棒向里吸吮,可茹嫣还是一副痛苦的样子,真是怪了。

    “宝宝,还很疼吗?”“还有一点…我能忍的住…哥哥你来吧…”“可你…你的表情为什么还是…?”“哥哥…你现在是不是…是不是正在肏我啊…?”“啊?嗯…也可以这么说吧。”侯龙涛越来越觉的奇怪了。

    “哥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当然了,别说是一件,就是一千件,一万件,我都答应你。”现在才讲条件,不觉的太晚了吗?“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求哥哥你不要把我给别的男人,不管他们出多少钱,我只让你一个人肏。”本已停止哭泣的女人又流出了眼泪。

    “噢,原来如此。”侯龙涛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茹嫣是又想起了往事。抬起身来,拉着她的手来到两人性器结合的地方,“宝宝,你看,咱们现在是连为一体的,世界上没有人比咱们更亲密。那个混蛋只想要你的身子,可我不是,你的身,你的心,我都要。我爱你,也要你爱我,我决不会伤害你的。不管你以前的遭遇有多悲惨,你现在可以将它们全部忘记了,我会让你幸福的,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

    看着半根露在自己阴户外的肉棒上粘着一丝丝的血迹,又听着爱人的郑重承诺,茹嫣心中的最后障碍也被去除了,“嘤咛”一声投入男人的怀里。烟消云散,侯龙涛压在美女的身上,屁股不停的耸动,两手抚摸着她的长,吸吮她的香舌。茹嫣的两条长腿弯曲的撑在床上,脸上的痛苦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春意,“啊…哥哥…好舒服…我…我…好爱你…啊…哥哥…”

    侯龙涛也已是气喘嘘嘘了,因为先前流了不少血,体力有点不支了。鼓足余勇,做出了最后的冲刺,终于把茹嫣送上了绝顶的高潮。“啊…啊…我…哥哥…啊…”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喊过后,火一般的阴精直接打在了续势待的阴茎上。

    好看的txt电子书

    茹嫣泄精的力量比侯龙涛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强,把侯龙涛浇的舒爽无比,精关大开。本想抽出来再射,可已来不及了,大量的阳精喷洒在茹嫣新鲜的子宫里,把她烫的一阵颤抖,感到无比的放松,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当茹嫣再次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侯龙涛侧着身从后抱住她的腰,舔吻着他的肩膀,“宝宝,睡的好吗?”“嗯…”美女转过头来,两人吻在了一起,两条滑腻的舌头死死的缠在一起。

    侯龙涛的手抓着两个弹性十足的肉球揉捏着,下体紧紧的贴在女人圆翘的屁股上,硬挺的阴茎压在深深的臀沟里。“啊…哥哥…”茹嫣知道身后的男人想要什么,感到了他对自己身体的无限迷恋,淫水也随着幸福感的增强而湿润了阴道。侯龙涛抬起女人的左腿,身体向下挪了一点,肉棒向前一送,就被温热的小穴包容住了。虽然这个姿势抽插起来有点费劲,可茹嫣美丽的身体,紧凑的阴肉还是让他兴奋不已。茹嫣一手摸着在自己蜜洞中不断进出的鸡巴,一手抓住正搓揉乳房的手,“啊…哥哥…美死了…用力…啊…我要你…哥哥…”“宝宝,你的小穴好紧…夹的我好美…”

    几分钟后,茹嫣已接近高潮了,“哥哥…我…我不要这样…不要你在我背后…”“怎么?这样不舒服吗?”“不是…我…我要抱你…哥哥…我要抱你啊…”女人的高潮迫在眉睫了。对于美女的这种要求,侯龙涛又怎么会拒绝呢?拔出肉棒的一瞬间,茹嫣出一声失望的叹息。“别急,小宝宝,哥哥这就来疼你。”坐在床边,托着圆臀的双手一撤力,向上直立的大鸡巴猛的捣入了娇嫩的穴道,狠狠的撞到子宫上。

    “啊…”茹嫣高亢的叫了一声,抱住侯龙涛的脖子,拼命的在他的头上亲吻。盼望中的高潮到来了,美丽的女人心里明白,她这一生也离不开这个心爱的男人了。

    “宝宝,咱们继续好吗?”等到女人静静的享受完了高潮的余韵,侯龙涛又开始上下抛动她的身体。“哥哥…哥哥…”茹嫣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只能用她认为是最亲密的叫法一遍又一遍的呼唤自己的爱人。

    捞起一把涌出的爱液,涂在美人紧小的屁眼上,用指甲剐着上面的皱褶,食指用力挤了进去,轻柔的压迫她的肠避。这下可让茹嫣疯狂了,身体离开男人的胸膛,和脖子一起向后仰着,笔直的长像瀑布一样垂下来,左右甩动着。

    “啊…哥哥…要…要来了…哥哥…给我吧…”随着身体激烈的摇动,又一波的高潮即将到来。侯龙涛一口含住上下抛动的乳头,细细的舔吸着。

    茹嫣的身体突然停止了活动,接着是痉挛,阴道里的嫩肉间接性的抽搐,将男人的精液也吸了出来。“啊…”侯龙涛闭上眼睛倒在床上,女人也随着趴在了他身上,伸出红嫩的小舌头,舔着男人汗湿的胸口。

    翻过身来,压着美丽的女人,“宝宝,你真是太美了。”“哥哥…”茹嫣的双手在男人的背上轻柔的抚着。碰到了昨晚留下的抓痕,“嘶”侯龙涛从牙缝里吸进一口气。“哥哥,你怎么了?”茹嫣赶忙起身,看着那一道道的伤口,“这…是我抓的吗?”

    “我自己可够不着。”侯龙涛一笑。“哥哥,我…对不起啊,还疼吗?”说着,好象又要哭出来一样。“宝宝,早没事了。再说,这跟你吃的苦比起来,又算什么呢?”“哥哥…”茹嫣简直爱死面前的男人了,湿润的舌头小心翼翼的舔过每一条伤痕…

    上班的路上,问茹嫣一晚没回家,她父母会不会担心,才知道她父亲已经住院了,她母亲在医院陪床,跟本就不在家。将茹嫣放在建国门桥上,因为公司有禁止同部门的员工之间谈恋爱的规定,两人的关系只能在暗中展,这也正合侯龙涛的意。虽然他已做好了当爸爸的心理准备,可茹嫣正好是在安全期里,并没有怀孕。

    到公司之前,给文龙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昨晚的事。等进了公司,一群人都问他头上的纱布是怎么回事,只好说是撞在了门框上(也够他妈背的。)。二十分钟后,茹嫣也来了,还是冷冰冰的美人。侯龙涛心里明白,只有在他怀里,冰才能溶,雪才能化…

    中午接到二德子打来的电话,说是晚上要一起吃饭。下了班,先送茹嫣到了医院,告诉她不用为手术费担心,尽快的安排她父亲的事。两个人一阵热吻后,才恋恋不舍的分开了。到了西便门的顺风海鲜城,一进包间就骂上了,“又他妈是三哥选的地儿吧?”“是我选的,怎么了?”刘南从门外走了进来,扇了侯龙涛一瓢儿。“我吃不惯这种高档的地方,不舒服。”“少废话,又不是吃不起,你他妈就坐这儿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脸让在一旁服侍的小姐出去了,“四哥,你这头怎么招啊?”“不怎么招啊。”“就这么算了?咱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马脸是最爱到处找麻烦的。“那孙子比我伤的重多了,我也没大事,算了吧。咱们也不小了,没必要到处找茬打架了。”侯龙涛因为昨晚得了茹嫣那个大美人,也就没有非要报仇的心了。“我到觉的老六说的没错,你这亏不能就这么认了。”从来都是站在自己一边的刘南这次却帮着马脸了,让侯龙涛觉的这件事不会光是打打人那么简单的,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