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币恍Γ敖形摇职帧!薄鞍。。俊薄霸趺戳耍课姨焯旖心憬悖惚阋艘舱剂瞬簧倭耍裉煳铱傻谜一乩矗驳冒岩院蟮亩枷日踝拧!?br />

    酒精,性欲,俊男,能让女人疯的三样东西,现在全在曲艳的身上起著作用,让她怎能拒绝呢?她低头亲着男人的脸,在他耳边娇媚的说道:“好爸爸,快来疼女儿吧,人家好想啊。”光是说了这句话,就几乎让曲艳达到轻微的高潮。如此淫荡的话,她做梦都没梦到过,现在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也随之产生。

    该是侯龙涛尽做男人的义务的时候了。他扭头叼住曲艳的嘴巴,两人的舌头就缠在一起,双手扶住她的美臀,轻轻的向下压去。“啊…”这次不是疼痛,而是快乐的呻吟了。在侯龙涛轻柔的引导下,美女慢慢的适应了他的尺寸,坐直了身子,双手撑在他的胸口上。

    细腰下突然向两旁阔展的屁股开始前后左右的摇动,横流的淫水涂的侯龙涛一小腹都是,龟头蹭着嫩嫩的子宫,逐渐让成熟的女人疯狂。“啊…爸爸…我美啊…美死了…快…快…再快点…”曲艳两手伸入上衣里,用力揉捏自己的奶子,脑袋左右晃动着,带动带着波浪的半长在空中飘舞。

    侯龙涛猛的向上挺动,女人这才像想起什么一样,开始用阴阜上下套弄男人的肉棒。“来,让爸爸玩玩你的奶子。”伸手拨开曲艳的双手,将随着身子上下抛动的乳房捏住,搓弄两颗深红色的乳头。

    曲艳套弄的动作不断加快,“啊…亲爸爸…我…我要泄了…要泄了…救我啊…”侯龙涛赶快捏住她的两个臀瓣,使劲向两边拉,力量大到把女人紧闭的肛门都拉开了。女人在到达高潮前,身体会完全失去力量,要是这时不帮她一把,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很大伤害。

    他向上挺着屁股,直到曲艳大叫一声“泄了啊…”。紧接着,全身颤抖的女人倒了下来,重的砸在侯龙涛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虽说女上男下式比较省力,但对于侯龙涛这种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就显的过于温和了。

    他一翻身,将还在高潮余韵中的美女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身子向左侧过来,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还是硬梆梆的鸡巴一下插入红肿的阴户,开始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曲艳无力的呻吟着。侯龙涛抱住她的右腿,左手伸前,揉着她的乳房,“乖女儿,爸爸肏的你爽不爽?”“爽…啊…太爽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

    听了身下女人的浪叫,侯龙涛更是疯狂的挺动,“美人,爸爸的鸡爸大不大,粗不粗?”“粗…好粗啊…大鸡巴爸爸…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又要泄了啊…”曲艳无意识的乱喊着。

    侯龙涛又拼命肏干了几十下,在曲艳泄身后,拔出将近临界点的肉棒,插入她的嘴里,将精液射了进去。虽然女人尽力的吞咽着,但还是有一些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丢了三次精,又在醉酒中的曲艳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8:oo多,曲艳终于醒了过来,从落地窗外射进的阳光照在脸上,有点睁不开眼,头疼的很。她突然觉自己是赤裸裸的,嘴里还有苦苦的味道,一抬眼,又看到已经着装整齐的侯龙涛正在抚摸着她的大腿,这才想起昨晚的一切。

    她“啊”的一声大叫,蜷起双腿挡在身前,又把被单也拉了过来。“艳姐,你醒啦。”侯龙涛探过头来,想要亲她一下。“啪”他狠狠的挨了一个大嘴巴。“你…”他有点犯傻。

    “你…你这个混蛋,流氓,你把我强奸了。我…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你…你怎么能…”曲艳哭叫着冲进浴室里,“砰”的一声撞上门。“我强奸你?是你强奸我吧。”侯龙涛心里念道着,但还是得劝劝啊。

    “艳姐,艳姐,你开门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他轻敲着门。“有什么好说的,你滚,你滚啊…”曲艳在里面大叫着。侯龙涛看看表,“艳姐,我得去和许总开会了,你要告我,我也无话可说。你今天就别去公司了,我…”“你滚!”

    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向大门走去。就在他打开门的时候,浴室的门也开了。曲艳露出个头,“小猴子,我一会儿会自己走的。”“嗯。”“还有啊…爸爸,下次再跟你的同学聚会,记的叫我啊。”说完,也不等他回答,就又把浴室的门关上了,留下一头雾水的侯龙涛站在那里。女人啊,永远没法真正的弄懂她们…

    侯龙涛紧赶慢赶,等到了公司,还是迟了几分钟,被许总当着各部门的主管训了一顿。“肏你妈,老妖婆,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早晚有一天我非把你…算了,想也白想。”他一路嘀咕着回到投资部。

    “侯总,早上好。”坐在桌后的柳茹嫣面无表情的向他问好。“好。”侯龙涛经过这一个多星期的相处,也已习惯了她的这副样子。再美丽的女人,要老是冷冰冰的,他也没兴趣。“昨天和艳姐玩的开心吗?”茹嫣破例的多说了一句。“嗯?”侯龙涛回头看她一眼,她还是用后脑勺对着自己,“还行吧。”看茹嫣没什么反应,就进办公室了。

    坐在宽大的转椅上,回味着茹嫣刚才的话,能明显的从她的语气中感到一股浓浓的醋味。“难道她对我有意思?对啊,像她这种性情高傲的女人,又有那么多人追,就算她喜欢我,也不会上赶着倒磕的,我得主动点。”男人心中的火种被点燃了,哪有近水楼台不先得月的道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侯龙涛多次私下里约茹嫣出来,可都被婉言谢绝了,往她家送的花也被如数的退回,在公司里更是对他敬而远之。慢慢的,侯龙涛也心灰意冷了,更可怕的是,这对他的自信心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但除了这件事外,一切都很顺心。宝丁如愿的当上了所长,侯龙涛马上就在他的辖区里开了两家连锁网吧,起名“东星”。投资了三百多万,全都是最好的设备、装修。因为附近没有什么竞争,上座率还是很高的,又有警察罩着,也就没有当地的小流氓去捣乱。

    由于他定的价格低于市面上的平均水平,就连一些外片的人都不惜坐几站车去他那里,但收入自然也就不很高,可侯龙涛不在乎,他是有长远打算的。和薛诺的感情展的也很顺利。少女心里总是存不住东西,她把自己和侯龙涛的事写在了日记上,被她母亲何莉萍无意中看到了。何莉萍起初很是生气,女儿小小年纪就和大人谈恋爱,她当然不干了,一是怕薛诺受骗,二是怕影响她的学习。

    好看的txt电子书

    可经过一段时间,现女儿的学习并没有退步,还懂事了不少,对自己要再婚的事也没以前那么抵触了,又常听薛诺说起侯龙涛对她是如何的体贴爱护。何莉萍本就不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也就对两人的事睁一眼闭一眼了。

    侯龙涛和她们母女俩一起吃过两顿饭,第一次见何莉萍时,他真是不敢相信她是个有十六岁女儿的人。何莉萍已经三十八岁了,长的和薛诺像极了,眉宇间居然还带着跟薛诺一样的娇媚可爱之气,只是身体成熟的太多了。虽然没见过她的男朋友,但侯龙涛已在心里把他的十八代祖宗都肏遍了。

    曲艳在公司里并没对他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也没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侯龙涛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一天晚上加班,曲艳主动找他,两人在他的办公桌上做了一整夜的爱,侯龙涛才明白自己成了她的情人。但也无所谓了,他也不用为破坏人家的感情而内疚了…

    一天早上,侯龙涛来到公司,看见茹嫣趴在她的桌子上睡着了。一个多星期以来,天天都是这样,虽然自己没被她接受,可看着美人一天比一天的憔悴,他心里还真是不忍。上前轻轻摇醒她,茹嫣睁开还带着血丝的惺松睡眼,看见是侯龙涛,她马上坐直了,“侯总,我…”“你是不是生病了?”“没有,我没事。”“你脸色可不大好,要是不舒服可得跟我说。”“我知道了。”

    茹嫣一整天精神都不好。“她肯定有什么不对。”侯龙涛心中暗想。晚上加班到8:oo,下了班以后,悄悄的跟在她后面,想看看她到底都干些什么。茹嫣在一家小饭馆里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坐车到了三里屯,走进了一家叫“蓝梦”的中等规模的酒吧。

    这时天已经黑了,侯龙涛停好车,也跟了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不怎么样的装簧,让他一皱眉。四下看看,却不见茹嫣的踪影,这可有点奇怪了。坐在一张角落里的桌子旁,要了一杯可乐,看看报价,也就是中下档次。

    这时,一扇写着“非公莫入”的门打开了,走出一个身穿印有555广告的天蓝色连衣短裙的香烟女郎。她手里托着一大盘散装的香烟,挨桌请客人品尝,这个香烟女郎竟然就是茹嫣。

    “好啊!上班睡觉,原来是为了晚上来干这个。难道当我堂堂iic投资部经理的秘书还不如干这种只有大学女生才干的活?”侯龙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又一转念,“不会有人这么傻吧?”

    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屋子中间的一张方桌喝酒,两个人都有点喝多了,脸红的像关公。茹嫣走过去,其中一个很壮的抬起醉眼色迷迷的瞄着她。趁茹嫣给他点烟的时候,拉住她的胳膊,茹嫣一下站不稳,坐进了男人的怀里。她立刻站了起来,秀美的脸庞羞的通红。

    两个男人大笑了起来,接着就伸手要撩女孩的短裙。茹嫣赶紧向后退了两步,两个男人跟着站了起来,向她逼过去。旁边几桌的客人只是看了一眼,就又转头做自己的事。“真你妈没素质,这么漂亮的女人有难都不救,肏。”侯龙涛看不下去了,别说受辱的是她心仪的女人,就算不是,只要够水灵,也不能坐视不管啊。他从墙脚的纸箱中拣出一瓶还没开过的heineken,插在后腰处,走了过去。“茹嫣。”“啊,侯总…”茹嫣看到侯龙涛突然出现,有点不知所措。“你们想干什么?”侯龙涛对两个男人说。“不干什么,就是想看看漂亮女人的小裤衩,怎么了?要他妈你管,呃…”壮汉打着酒嗝说,一股臭气飘了过来。

    侯龙涛捂着鼻子,“你先去刷刷牙再来跟我说话。”“哥,这四眼…他妈骂…你,怎…怎么办?”另一个小个子也醉的可以了,说话都不利落了。“抽小丫挺的。”侯龙涛把车钥匙扔给茹嫣,“去我车里等我。”“侯总,您…”“去啊!”茹嫣接了钥匙,进里屋拿了自己的东西,小跑着出了门。“哥,那小妞跑…跑了,追不…追啊?”“跑不了,等干倒这四眼,再出去找她开…”

    没等两人说完,侯龙涛先冲到那个壮汉身前,蹦起来,居高临下抄出别在后腰的酒瓶,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啊”壮汉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直哼哼,碎玻璃和酒水向四周飞溅,极为壮观。于此同时,侯龙涛的头上也挨了小个子一酒瓶,不过一实一空,功效可就大不相同了。

    忍着头上的疼痛,转身一脚踹在小个子的肚子上,差点没把他踢飞起来。这时,从柜台后有几个伙计冲了出来,还一边大喊:“敢他妈打我们老板。”侯龙涛一瞧形势不妙,看来这小个子是这里的主人,怪不得那壮汉抱完茹嫣,她都不跑呢。侯龙涛可不傻,打不过就撤呗…茹嫣等在车里,一双小手还在哆嗦,从小生长在书香门地的她哪见过那架势。突然听见一陈酒瓶爆裂的声音,接着就是男人的惨叫和叫骂声。她虽然很害怕,但内心深处也还知道不能让侯龙涛一个人为她冒险。

    她打开车门,正要出去,就见侯龙涛从酒吧里冲了出来,“你出来干什么?快把车打着了。”侯龙涛一边朝她跑过来,一边喊着。茹嫣赶紧照他的话做。侯龙涛来到车前,连门也顾不得开,一下蹦了进去。又有几个男人从酒吧里冲了出来,手里都拿着家伙,“小丫那别跑。”“打死丫那。”

    benz已经起步了,从后视镜里看见他们还是追了过来。“傻屄,两条腿还想跟四个轮子赛,以为你们是红军啊?”侯龙涛心里骂着,明知他们绝对追不上了,故意不狠踩油门,慢慢的远离他们,让旁边的美女真有种虎口脱险的感觉。

    “啊,侯总,您的头…”借着路灯的光亮,看见有血从男人的额角顺着右脸颊流了下来,“咱们上医院吧。”茹嫣的俏脸吓的苍白。侯龙涛伸手一抹脸,看看手上的血迹,“不用,就是皮外伤,包一下就行了,去医院还得被问这问那的。”

    车开进了工体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打开风挡上的一排小灯,察看完自己的伤口,侯龙涛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药箱,交给茹嫣。“里面有纱布,?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