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部分阅读
    ‘信’字,您要是就这么走了,您的信誉可就屁都不值了。再说,龙哥不可能天天跟着您,您也不可能天天跟着这个小婊子。我话说到这分上,再清楚也没有了,您看着办吧。”

    “小子,你是在威胁我了。好!我名誉不要了,你要报复就来找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奈。”侯龙涛好象豁出一切的样子,拉了薛诺就走。没想到女孩一下挣脱了他,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从眼角掉落下来,上牙紧咬着下唇。

    侯龙涛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你想留下?”薛诺没说话,然后好象是下定了决心,突然跪在他的面前,拉下他西裤的拉链,用颤抖的双手掏出了侯龙涛半硬不软的阳具。“你这是干什么?”虽然这完全是根据他的计划,但侯龙涛还是对出奇的顺利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涛哥,你是好人,我不能让你为了救我就不顾自己的安危,我是真的喜欢你。”薛诺的声音变的很镇定,也停止了哭泣,可能是因为想清了自己的行动吧。

    只见她红唇一张,将侯龙涛的半个老二纳入了嘴中,然后就双手扶着他的胯部,一脸迷惘的不动了。侯龙涛感动的快哭出来了,既当了“英雄”又得了美人心,有这种福气的人,世间能有几个呢?“傻屄,连口交都不会,真他妈笨,动你的头啊。涛哥,您还是教教她吧,难道咱们还在这站一辈子啊。”高磊在一边说着风凉话。虽然少女一动也不动,但侯龙涛还是能感到她嘴里的温热湿润,再看到她紧闭双眼的清纯模样,刚刚软下去的肉棒又复活了。

    薛诺也感到嘴里的东西在不断的变大,把男人的性器含在嘴里,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自己居然自愿的做了出来,心里不但没有厌恶感,反而还在为自己能使面前心爱的男人舒服而高兴。

    侯龙涛右手轻按住薛诺的后脑,左手抚摸着她的脸蛋,开始慢慢的在她嘴里抽动起来。薛诺睁开眼睛,抬眼看一下他,现他正对着自己微笑,一脸的爱怜。美丽的姑娘好象受到了莫大的鼓励,开始自觉的前后活动着脑代,用湿润的双唇磨擦着男人青筋暴突的阴茎。

    “看看看,小屄开始骚了吧,早知道丫那是个贱货。”高磊还在一边口沫横飞的叫唤着。“行了,你滚吧,这没你的事了。”文龙走过去,给了他一脚,小声的说。

    好看的txt电子书

    薛诺还在尽心尽力的服侍着男人,虽然侯龙涛的肉棒不是巨大无比,但对于一个十六岁少女的樱桃小口来说,还是过于粗长了,她最多只能含入一半多一点。每一次圆大的龟头顶到她喉头的粘膜,跪在地上的小美人都有要呕吐的感觉,但她还是坚持继续咗着硬挺的鸡巴,一出一进的半根肉棒上涂满了女孩的唾液,在车灯的照耀下,闪着淫猥的光芒。多于的口水还来不及吞下,就被阴茎撞了出来,流的她一身都是。

    还不成熟的少女的口交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简单的含入再吐出,侯龙涛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占有这个女孩嘴巴的男人,他也是靠着这一点的征服感来维持鸡巴的硬度,可光凭这点刺激,还不足以让他射精。虽说他可以抱住女人的头,像强奸一样疯狂的抽插,很快就能到高潮,可那样的话,刚得到的女人心可也就跟着飞了。权衡利弊之后,他还是决定慢慢来。

    林文龙走过来,在他耳边说:“四哥,你慢慢享受,我们先走了,别忘了星期天晚上在三哥家打牌。”侯龙涛点点头,看着他们消失在断墙后,才把已经由于在一群陌生男人面前半裸身体,做出这么下流的事,而产生强烈的羞怯感,变的迷迷糊糊的薛诺拉起来。

    “好了,他们都走了。”他温柔的扶着女孩的双肩。还在呆的美少女半晌才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一头钻进侯龙涛的怀里,好象世界上只有那个地方是最安全的。侯龙涛一边轻抚着她的黑,一边安慰道:“诺诺乖,别哭了,这不是没事了嘛。来吧,我送你回家。”说着便搂着她来到车旁。

    “我的…我的衣服还在那间屋里。”薛诺乖巧的摇摇他的手臂。“噢。”侯龙涛这才想起带着这么一个半裸的少女确实也不大方便,就进屋去把她的七分裤,t…shirt和一双网球鞋拿了出来,乳罩还是被那帮小子拿走了。

    看着薛诺羞涩的转过身弯腰穿上裤子的样子,虽然那向后撅起的屁股还不算很圆润,也足以让男人着迷了。薛诺穿好了衣服,将西服递了过来,“谢谢…”还没等她说完,侯龙涛就将她拉到了身前,“还跟我说谢谢,你不是把我当男朋友了嘛,跟男朋友用说谢吗?”“我…”话语嘎然而止,两人又吻在了一起。这一刻,火热的唇舌比一切的情话都更能打动少女的心。良久,唇分,一条由唾液形成的透明丝线还连在上面,就像是舍不得两人分开一样…

    敞蓬的benz开上了长安街,电报大楼上的大钟已指向了1:3o,可北京八月的夜晚还是十分的闷热,但是因为车快的缘故,又有空调向外放冷气(也他妈不怕费油,要的就是这屌样。),也能有微风拂面的感觉。

    “你家住哪?”“我…我不要回家。”“为什么?”“…”侯龙涛没得到答复,转头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伸出右手,温柔的按住她的一只手背,“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有什么难处,我会和你一起分担的,咱们已经不是外人了,对嘛?”这话要是对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成熟女人说出来,跟本就是一堆狗屁,可对于还对爱情抱有无限憧憬的少女来说,无异于爱的宣言、炙热的情话。

    薛诺的小手翻了过来,和男人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我是离家出走的,我爸爸在我刚生下来不久就死了,十六年来,我妈妈一个人把我养大,她在外面自己做生意,收入也不少,我们母女俩一直过的挺好。可就在几个月以前,我妈她交了个男朋友,现在弄的要结婚,我为这事跟她吵了好几回。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又来找我妈,肯定又要干那事,我想想就生气,就跑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就到处瞎逛。结果走到河边上的时候,就被那几个坏蛋…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唉,是这样啊,那你就先在我那过一夜吧,明早我再送你回去。你也再好好想想,其实你妈妈没什么错的,要是早上你还想不通,咱们再好好谈谈。”

    说话间,车已开到了天伦王朝。两人来到大堂的net柜台前,“侯先生,这么晚才回来,这是您的钥匙。”柜台小姐恭恭敬敬的态度让薛诺的心中产生了一种甜美的感觉。是人就会有虚荣心,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有身份、有地位呢?名车、豪华酒店、温柔体贴、为了救自己不顾自身的安危,和自己每天见到的那些十几岁的男孩比起来,他不光是英雄,还是白马王子。几样加在一块,薛诺早就对这个男人芳心暗许了。侯龙涛过来拉着她的手,向电梯走去,她能明显的感到前台小姐正用嫉妒的眼光看着自己,这更是让她说不出的自豪,“羡慕吗?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免费txt小说下载

    进入套房里,侯龙涛从浴室取出一件浴衣给薛诺,“我先洗个澡,等我进去了,你把衣服换下来,我出来你再洗。我会让人把你的衣服拿去洗,早上就能送回来。我很快的。”说完就又走进了浴室。

    安理说,让女孩先洗才显得有风度,他当然知道,可看看表,已经快2:oo了,再不节省时间可就来不及了。等侯龙涛洗完出来,薛诺已换好了衣服,“你去洗吧,今晚你睡我的床,我睡厅里的沙。“那…那怎么行…”“没什么不行的,那沙也不小,别说了,快洗吧,早点睡。”也不等薛诺再说,拿起她换下的衣服,走了出去,还把卧室的门也带上了。

    在外屋里,侯龙涛找出姑娘的小内裤,上面还留着刚才女孩流出爱液的痕迹,放在鼻子前闻闻,一股少女体香混着淡淡骚味的奇特味道飘了过来,说不清是香是臭,反正很能刺激男人的感官,这就是性味。

    饭店的人来取走了衣服,侯龙涛脱掉上衣和长裤躺在沙上,只穿著一条三角裤。他一副难受的样子盖上被单,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身高一米八三,那沙只有一米七长,又是真皮的,软的很,整个人都陷下去了。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妈的,难道我的计划不成功?我看错她了?忘恩负义的小娘们,再不出来,冲进去强奸你。”真的有点沉不住气了。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无声的打开了,头湿湿的女孩一手扶着门框,探出大半个身子,看来是刚洗完澡,女人洗澡就是费劲。“涛哥,你…你进来睡吧,你看你在沙上多难受啊。”怯生生的声音响起。“总算来了。”侯龙涛心中一阵狂喜,表面上却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不用了,我这挺好的,总不能让你睡沙啊。”“里面的床那么大,足够咱们俩…两个人睡的。”“不好吧…”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再坚持一次,小宝贝,再坚持一次,我马上就进去疼你。”

    没想到的事情生了,薛诺慢慢的蹲了下去,轻声的抽泣起来。侯龙涛赶紧把她扶起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啊?”“我知…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呜…不进屋来睡…”“你知道?'那可麻烦了。'”“你…你是不愿意…呜…不愿意跟我睡一张床…你是嫌…嫌我的身子脏…”“啊?怎么会呢?你怎么会脏呢?”侯龙涛有点摸不着头脑。“我…我被他们欺负的时候…呜…他们对我…对我说了好多难听的话…还…还在…在我身上乱摸…乱抓…呜…你一定是…是嫌弃我…可我刚才…已经…已经仔仔细细的洗过了…你怎么还…呜呜…”薛诺越说越伤心,已经成了个泪人。

    这倒是完全出乎侯龙涛的意料,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的心事还挺重的。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一双眼睛充满泪水,迷迷茫茫的,真是让人又怜又爱,只想把她抱在怀里,永远也不再让人欺负她。往下一看,本就有点宽大的浴袍,因为刚才下蹲时的拉扯,腰带自己松开了,前襟向两旁打开着,白嫩的乳房向前挺着,两颗小小的乳头由于暴露在被空调吹的凉凉的空气中,而轻微的勃起。在笔直的双腿尽头,有一片黑色的阴影。薛诺因为正处于激动的状态中,根本就没注意到。

    为了达到能让这个小美人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目的,也真难为侯龙涛,居然强忍住了把她按在地上狠肏的冲动。他双手扶住那张美丽的脸孔,稍稍的低下头,伸出舌头从她的下颌开始,一直向上舔。薛诺顺从的闭上双眼,让他在自己的两个眼帘上来回亲吻,将自己的泪水吞入肚中。

    “诺诺,我怎么会嫌你脏呢?别说他们没能把你怎么样,就算你真的被…你在我心里还是一样的纯洁。有些事不是你能控制的,但你的心是怎样的,你自己最清楚。我不跟你睡一张床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你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吗?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和你这样的美女同床枕,我怕把持不住,伤害到你。那样的话,我跟那些坏人还有什么区别呢?”侯龙涛说着就把被骗的一楞一楞的美少女揽进怀里。

    薛诺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双臂紧紧抱住男人的腰,让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将脸枕在他厚实的胸肌上,耳中听到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心中充满了平安喜乐。侯龙涛趁机把双手探入浴袍中,在女孩雪嫩的背臀间轻抚。少女敏感的奶头挤压在男人热力十足的皮肤上,迅的充血变硬,轻微的快感从乳尖生出,这才觉自己已是浴衣大开,裸身相对了。

    薛诺害羞的本性使她觉的应该把浴衣整理好,可她怎么也舍不得离开侯龙涛的身体。能和倾心的男人肌肤相亲是任何一个坠入爱河的女人都渴望的,不管是六、七十岁的白老妪,还是十六、七岁的纤纤少女。侯龙涛现了少女欲拒还迎的憨态,心中一乐:“该是让你主动现身的时候了。”

    他脑中想着许如云成熟性感的容貌、张玉倩可爱的屁眼,使自己的阴茎不断涨大,直至三角裤已不能完全包裹住它。黑红色的龟头从裤腰处挤了出来,正好顶在女孩凹陷的肚脐眼上,还好象不经意的轻摇身体,好让身前的美肉能觉出它非凡的硬度。

    “涛哥,你…你很难受吗?”薛诺果然已将心爱的男人是否舒服置于自己的羞耻感之上了,同时更为自己的身体能让爱人如此心动而自豪无比。侯龙涛赶快尴尬的说:“我…你快进屋睡吧,我一会儿就事了,你把门锁上吧。”还做出要把她推回卧室里的样子。

    这回不用人命令或是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