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部分阅读
    ,也不如自己的草窝啊,他还是喜欢在家和父母一起的感觉。

    从南面回来,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河,由于那是环城游船经过的河道,两边一片老旧的平房正在拆迁,本就不是大路,现在路况更是不好,他途经那里时车也就不是很快。“哈…”侯龙涛打了个哈欠,真是有点累了,他不过是闭了一下眼,等再睁开时,真是吓出一身冷汗。

    从左边的一间还没完全拆毁的平房里,突然有一个女孩冲到车前,虽然他拼命的踩刹车,女孩还是在一声尖叫中倒了下去。这下侯龙涛可是倦意全无,赶紧下车,看看女孩伤的怎么样。

    女孩跟本就没被撞到,只是吓坏了,坐在地下一脸的不知所措。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侯龙涛吃了一惊,只见那个女孩除了脚上的一双白袜,和一条带个蝴蝶结的淡黄色少女内裤外,全身都是赤裸的,两条白嫩的大腿上沾满灰尘,苗条的腰身一点多于的脂肪也没有,却也不失成年女人的圆润感,一对还在育中的乳房俏生生的挺在胸前,纤细的双肩在轻轻的颤抖,一张可爱的脸上沾满泪水和汗水的混合物,显的有点脏奚奚的,齐耳的短也是乱蓬蓬的,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还真是个小美人坯子。

    “姑娘,你没事吧?生什么事了?”听到男人轻柔的声音,抬起头来又看到一张斯文的脸上充满关切,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跪在侯龙涛身前,抱住他的一条腿不放,“大哥,救救我吧,求求你…求求你…”说到这,女孩已是泣不成声。“有什么事起来再说,来。”侯龙涛把女孩扶起来,拉着女孩柔弱的胳膊,又看到她紧裹在棉质内裤里俏丽的小屁股,他还真是有点心猿意马呢。

    免费电子书下载

    就在这时,八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从那间房里乎拉乎拉的走了出来,横在两人身前,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副淡黄色的乳罩。侯龙涛看着他们,心里明白的差不多了,八成是这几个坏小子想轮奸这个女孩,正在就要得手时,听到外面的车声受了惊,女孩才趁机跑出来,等他们看见来的只有一个人,才又大胆的走出来。

    “哥们儿,这没你的事,把小妞留下,我们也不为难你,你走吧。”其中一个长像鼠猸染着黄头的冲着侯龙涛说,他看来人开的是高级骄车,也就没敢太嚣张,没必要惹这种有钱人,何况美肉当前,更没心思找别的麻烦。

    侯龙涛一眼就认出这个黄毛叫高磊,四年前他去美国时,高磊还只不过是个跟在文龙屁股后面乱转的小崽子,没想到几年不见,居然有胆子轮奸少女了。

    女孩拉着侯龙涛的胳膊的手紧了紧,“大哥,你千万别扔下我,求你了。”她带着哭腔央求道。“别怕,我不会把你留给他们的。”侯龙涛对她微微一笑,不过这句话他可是硬着头皮说出来的,就算他朋友再多,关系再广,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真动起手来,又要顾着女孩,恐怕这眼前亏是吃定了,他的benz还在边上,要是碰出个好歹,他还真没富到扔个几万都不心疼的地步。

    女孩听了他的话,突然感到一种安全感,居然也还他一个笑脸,就像是忽然绽开的花朵一样可爱,这下侯龙涛什么想法也没了,就是不能让她被这些小王八蛋糟蹋了。“你叫什么?多大了?”侯龙涛脱下自己的西装,给她披上。“薛诺,十六…”女孩这才想起自己是半裸着身子,赶忙拉紧衣服,羞涩的低下头。

    对面的几个人看侯龙涛不但不理会他们,居然还和女孩聊起天来,可沉不住气了。“嘿,你丫活腻了?赶紧滚蛋,别你妈在这碍事,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别你妈屄找不痛快。”高磊的这句话让侯龙涛听着真不是滋味,“强龙不压地头蛇?谁是地头蛇?小丫那你不认的我了?当年我在这混的时候,你他妈还是个小碎催呢。”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挺着了,不能在美少女面前丢脸啊,虽说他手机就在车里,冲回去打11o也不是难事,可如果警察来了,也就没他什么事了,就在这紧要关头,他还在盘算着怎么把身后的小美人搞到手呢。

    高磊显然是这群小流氓的大哥,其它人都在等他话,他稍稍靠进侯龙涛,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你是…嗯,你是侯龙涛。”“好,既然你认的我,我也就不说废话了,这小姑娘我要带走。”说着就要拉薛诺上车。“等等!”高磊心中杀机已起,当着这么多小弟的面,要是让他就这么走了,这人可丢不起,反正深更半夜的,也没人会来这,宰了他拴块大石头往河里一扔,神不知,鬼不觉,还能好好的肏肏那小美人。现在的小孩就是这么狂妄,办事一点也不考虑后果。

    “你想怎么招?”侯龙涛还不知高磊的心思,以为已将他镇住了。“肏,你以为你带副眼镜就成斯文人了?别他妈给我来这套,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这片是我的天下,你也不打听打听,谁不认的我高磊,你还在这摆上老资格了。别说当年我没跟你混过,就算是林文龙来了,我一样不给他面儿。你要是非管这闲事,今天你他妈还就别走了。哥几个,咱们先打人,再打炮。”说着几个小子就朝侯龙涛逼近过来。他没想到当年见到自己都恭恭敬敬叫“涛哥”的小崽儿,现在居然敢起狠来,还真是有点不知该怎么对付,看来只有放手一博了。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是谁这么牛屄啊?连我的面儿都不给啊?”林文龙和两个人从暗处的断墙后走了出来。侯龙涛一看那两个人,自己也认的,都是这一片挺有名的顽主。原来文龙三人刚刚在西便门的一家酒吧喝完酒,到处瞎遛跶,刚好路过这,听见有人大声说他的名子,还有什么不给面儿,就过来看看。

    “四哥,你在这干嘛呢?”文龙一眼就看见了侯龙涛。“你自己看看吧。”“我尻,英雄救美啊。”是人就能看出是个什么架式。文龙走到高磊身边时,高磊点头哈腰的说:“龙哥,您怎么上这来了。”文龙斜眼看着他,“你他妈别叫我‘哥’,我可不敢当,你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哪能呢,龙哥,我就是说着玩的,您别当真啊。”看来高磊还真是挺怕文龙的。

    这时侯龙涛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抬起右手,用食指点点自己的胸膛,接着竖起中指,做了一个“肏”的手势,又伸出拇指,向后点了点,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在场的人,除了薛诺被他挡住以外,都看见了。文龙不愧当了他小二十年的兄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微一点头拉着高磊走到角落里,轻轻的交待了起来。“他们在干嘛?”薛诺从侯龙涛背后探出头来,怯生生的问。“可能是在谈放你走的条件吧。别怕,有我在,没人敢伤着你。”现在他可是真的有这种自信了,人多胆大嘛,新来的三人中,这帮小崽儿哪个也惹不起。

    不一会儿,林、黄二人就走了回来。“怎么样?”“四哥,我看这事你还是别管了,他说的挺有道理的。”“你…你说什么?”侯龙涛故做惊讶的问。“得了,你跟我四哥说吧。”文龙朝高磊一仰头。“涛哥,您救这小娘们干嘛,她就是一小太妹,今儿我们不玩她,明儿她也得被别人肏。大家都是一片的,没必要为个骚屄翻脸,您把她交给我们,让哥几个乐乐,大家以后也好见面,您说是不是。她又不是您女朋友,要是您的女人,我们当然就不会碰了。”侯龙涛心中暗笑,没想到文龙还能教出这么一套一套的话来。他转过头去,露出犹豫的表情看着薛诺。

    这下可把小姑娘吓坏了,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别,涛哥,我…我真的不是坏女孩。”侯龙涛做出一个一咬牙,外加深呼吸的样子,好象是下定了决心。“她就是我女朋友,能让我们走了吗?”“肏,涛哥,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都看见了,您刚才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您这不是摆明了耍我们吗?”“我一见钟情行不行?”“行,您说什么都行。可光您钟情不管用啊,最多算个单恋,那小娘们看不上您啊,她就想被我们哥几个狠肏一顿。”

    薛诺听见这话,赶快说:“我…我也喜欢他。”“什么,什么?你也喜欢他?那你是说他是你男朋友喽?”“是…”“那你亲他一下,让我们看看。”“这…”“得了吧,口说无凭,连亲一下都不肯,还他妈说是你男朋友,一试就穿梆了。”高磊说着就要过来拉人。

    薛诺一见,也顾不得少女的矜持了,在侯龙涛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去你妈的,我妈亲我都比这亲热,还男朋友呢,蒙他妈谁啊?”高磊在一旁哇哇怪叫着,“再给你一次机会。涛哥,要不然您亲她,她要是不反抗,我就信您。”

    侯龙涛转过身来,看着薛诺的俏脸,虽然有点脏,但还是很动人,“可以吗?”“嗯…”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几不可闻。

    侯龙涛轻轻的抱住薛诺的细腰,少女垫起脚尖,双臂生硬的揽住男人的脖子,闭着眼睛,双唇微微张开,侯龙涛的嘴跟着就印了上去。用舌头叩开紧闭的牙关,勾出少女的香舌,轻柔的吸吮着,一手顺着腰背向下滑去,插入小内裤的裤腰里,用两根手指在臀沟的顶端搓弄着。

    嘴里品的是香津嫩舌,鼻中闻的是少女的淡淡体香,又有温香软玉在怀,侯龙涛一下就撑起了帐篷。女孩也感到了他身体的变化,有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并没有推开男人,一是因为高磊刚才的话,二是被这种和男人亲密接吻的快感所吸引,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动。

    就在两人热吻时,文龙又走到一个小孩身边,跟他和高磊耳语了几句,薛诺对这一切都没察觉,她正陶醉在那种由于缺氧而产生的轻微旋晕的感觉中。良久,两人的唇才分开,侯龙涛又小鸡啜米般的吻了她一下,薛诺喘着气,把脸埋入他的胸膛里,轻轻的磨擦着。“行了吗?还要什么证明?”“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涛哥的女朋友我们当然不敢碰了,你们走吧。”高磊装出无奈的样子。

    “等等,等等!”刚才和文龙耳语的那个小子突然怪叫起来,“这小娘们都他妈湿了,他要不是骚屄怎么能亲一下就流水呢。亲一下对这种骚货算什么,她肯定不是真的喜欢涛哥,不能就这么放她走。”一群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集中的薛诺两腿的交叉处,“啊”女孩轻叫一声,双手紧紧的盖在内裤上。

    好看的txt电子书

    “把手拿开,装什么淑女,不知都被干过多少次了,还他妈不让看了。”那小子冲过来,一把拉开薛诺的手。在车头灯的照射下,淡黄色内裤裹住微微凸起的阴户的部分果然有一小片水渍,“呜…不是…我…不知道…没有…”薛诺已羞的语无伦次了,眼泪夺眶而出。侯龙涛上前两步,一把推开那小子,把薛诺揽入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安慰着。

    “涛哥,我这兄弟说的可有道理,您看怎么办吧。”高磊又开始主持大局。“你说怎么办,你还想让她干什么?”侯龙涛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您别生气啊,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她证明不了是真的把您当男朋友,今晚我们就全做他男朋友的。这样吧,我看您也杠了,一定很难受吧,让这小妞给您吹一管儿,咱们就真的说不出什么了。”“什么…什么叫吹一管?”薛诺小声的问。“别在这装清纯,装什么傻,‘吹一管’就是用你的贱嘴吸吮男人的鸡巴,直到他射出来为止。”“你们…你们太过分了!”薛诺大叫起来。“闭上你丫那张屁眼,这轮不到你说话。有什么过分的,涛哥憋的这么难受,还不全是因为你这小骚货。你要真把他当男朋友,用嘴帮他解决一下又怎么了?”“不…不…我不要…”女孩边哭边喊,在寂静的夜晚显的格外凄厉。

    “涛哥,您看,不是我不放她走,她跟本就对您没意思,还是把她留给我调教调教吧。”高磊淫笑着说。侯龙涛拉起薛诺的小手说:“别哭了,我带你冲出去。没人能逼你做你不愿做的事。”美少女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虽然从男人的眼中露出一丝的失望,但表情却很坚定,好象就算是面前有千军万马,也能解困脱围一样。薛诺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激已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甚至产生了种崇拜的感情。

    “嘿嘿。”高磊冷笑一声:“冲出去?涛哥,您言重了,有龙哥在这,您就是要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我也不敢拦您啊。可是您要想清楚了,咱们出来混,最看重的就是一个‘信’字,您要是就这么走了,您的信誉可就屁都不值了。再说,龙哥不可能天天跟着您,您也不可能天天跟着这